白拓沒管那麼多,就算雲飛要去死,白拓也會陪着,兩個人上了岸,在附近找了一輛馬車絕塵而去,唉,不會騎馬是硬傷啊•••

劉海和戰無雙就站在船上看這雲飛離去,沒有說話,但是兩個人的心都不平靜,劉海在想着,如果自己有一天被抓了,雲飛會不會這麼急衝衝地救自己?想想雲飛這個人,想想兩人的過往,劉海相信雲飛會的,雖然事情沒有發生,但是光想想就覺得心裏被堵住了•••

戰無雙沒想到還有這麼傻的“領導”,但是他相信雲飛說的是真的,沒有人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突然又相信愛了••••••

那些士兵不知道雲飛可以爲了他們不顧一切,如果他們知道了,不知道會怎麼想,雲飛也沒想讓他們知道,做事只求本心,人都是有心的,誰對自己好,自己都明白,總是想着說出去讓人知道自己對他好,那就落了下成,那也不算真的好。

乘坐馬車,速度肯定沒有騎馬快,雖然雲飛緊趕慢趕,還是用了九天時間纔跟秦嶽等人會合,風塵僕僕就是對雲飛最好的寫照了。

“秦嶽,事情怎麼樣了?”雲飛下了馬車問道。

“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受一番苦是免不了的,羈押的牢獄已經打探清楚了,不過事情的原因還不知道。”秦嶽說道。

“城防軍有多少人打聽過沒?馬其頓皇帝在不在烏拉城?”雲飛問道。

“這個沒有打聽,掌櫃的你要做什麼?”秦嶽嚇了一跳,掌櫃的問這些想要做什麼啊? 復仇總裁的結髮妻

魑郎的那一斧充滿了死意,使得整個東方鬼城裏顯得更加的陰森恐怖,就在鬼界衆人都絕望之時,突然一個虛弱的聲音道“住手,魑郎。”

這一聲聽上去雖然很虛弱,而且也沒什麼威信,但是對魑郎好像還是挺管用,因爲魑郎自聽到那聲音後,本已劈出的一斧不由的就急急收住了手。

衆人也都愣住了,因爲沒有人相信有人在這個時候可以制止住魑郎,但是此時魑郎偏偏就停了手,衆人都好奇的轉頭看時,只見一個滿頭紅髮的女子正站在那不遠處院落的門口,緊緊的盯着魑郎手中的嬰孩。

魑郎頓時就驚道:“聖女。”

原來這女子竟是魔界失蹤了三千年的聖女魔嬰,也是剛剛產下這嬰孩的女子,魔嬰對於魑郎的話是充耳不聞,她只是緊緊盯着魑郎手中的嬰孩,無助的道:“你放開我的孩兒,把我的孩兒還給我。”

魑郎微鄂,道:“什麼?”

藥師佛在一邊笑道:“魑郎大人,難道到了現在你還不明白嗎?魔嬰是在向你討要自己的孩兒啊,我想你不會一定要人家骨肉分離吧,哈哈……”

魑郎臉色鐵青的道:“聖女,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

魔嬰滿臉淒涼的道:“我現在只想要回我的孩兒。”

魑郎望了魔嬰一會兒,咬咬牙道:“聖女,請恕屬下無禮了。”

魔嬰驚叫道:“不要啊,你快把我的孩兒還給我。”

在場的何止魔嬰一人變色,鬼界衆人無不大驚失色,張衡、杜子仁、蔡壘和神荼這四大鬼帝更是出手圍攻魑郎,想逼他放下手中的嬰孩,唯一毫不在意的人就是佛界幾人,尤其是藥師佛更是微笑不語。

對於鬼界衆人的出手,魑郎並不是太在意,他只是急速的變動着身形,躲避鬼界衆人的凜冽攻擊,就在鬼界衆人再次出手的時候,魑郎突然喝道:“住手。”

張衡等人頓時就乖乖的停了下來,因爲此時魑郎的開天斧正架在了那嬰孩的脖子上,他的如此舉動鬼界衆人哪有不停手的理由?

魔嬰頓時驚叫道:“不要。”

魑郎盯着魔嬰冷冷的道:“聖女,你可知道你一再的維護這嬰孩,那就是違背了魔尊大人的意願,要是魔尊大人知道的話,你可知道你會有怎樣的後果?”

魔嬰哭道:“我知道,但是我是實在不忍心我的孩兒就這樣的死去。”在此時,魔嬰流露出的完全是一位女人的母性。

魑郎冷冷的道:“要是放過了這嬰孩的話,那魔尊大人一統九界的願望就一定會受到阻礙,到時,你我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尤其是你,我看你如何在魔界裏生存。”

魔嬰哭着道:“只要我的孩兒平安無事,我願意離開魔界,今生今世都不再跨入魔界半步。”

“什麼?”魑郎大驚,他萬萬想不到的是,爲了一個嬰孩,魔嬰居然願意離開魔界,甚至於是自己的性命,到底是什麼會讓魔嬰有着如此大的改變,三千年前的那個冷若寒冰,向來都沒有感情的聖女到底到哪裏去了。魑郎感覺自己是一點都不瞭解眼前的這位聖女,

吃驚的何止魑郎一人,就連鬼界衆人都不由的怔住了,他們想不到的是,魔嬰爲了一個鬼界的孩子,居然可以放棄自己的性命,甚至是離開魔界都在所不惜,雖然說這個嬰孩是她所生的,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個嬰孩根本就是鬼界的一位前賢轉世之身,其實跟魔嬰也沒有太大的關係。

魑郎望着魔嬰冷冷的道:“要是沒有了魔界的庇護,不管你走到哪裏都不會有好下場,九界之中任誰都可以取你的性命。”


張衡突然喝道:“廢話,只要魔嬰姑娘願意,我鬼界的大門可以隨時都爲她敞開,更何況她還是鬼界的恩人呢。”

杜子仁和蔡壘同時道:“不錯,誰要是與魔嬰姑娘過不去,那就是與我鬼界爲敵,到時,我鬼界的千萬鬼兵定會與他周旋到底。”

魑郎怒道:“找死。”他想不到的是,在這個時候,鬼界衆人也都會插上一手。

魑郎的話音一落,站在他身後的火魔和水魔同時跨前一步,一個噴火,一個施法放水,準備和鬼界衆人大戰,他二人的出手雖然很華麗,不過在衆人眼中,他二人就如同尋常百姓家養的狗一樣,只要主人一個吆喝,馬上就竄出來。

就在衆人都劍拔弩張之時,藥師佛突然道:“善哉,善哉!諸位可否聽貧僧一言。”

藥師佛已經開口,鬼界衆人當然不會有什麼意見,水魔和火魔也都知道藥師佛的神通,更何況魑郎也沒有說話,所以他倆也只是相互的看了看,然後向後退了一步。

藥師佛笑着對魔嬰道:“女施主,要是鬼界願意收留你的話,你是否願意留在這裏?”

魔嬰看了看魑郎手中的嬰孩,哽咽的道:“只要我的孩兒無恙,魔嬰到哪都是一樣。”

藥師佛點點頭,然後轉身對鬼界衆人道:“剛剛爾等所說的話可否當真?”

張衡立刻道:“當然當真。”

蔡壘道:“我等願意發下毒誓。”

藥師佛笑着道:“那就不必了。”然後他笑着對魔嬰道:“既然這樣,那魔嬰施主就在鬼界長住吧,有了鬼界的庇護,我想不會有人敢對你輕舉妄動的。”

魔嬰點了點頭,道:“可是我的孩兒……”

藥師佛笑道:“無妨,無妨。”他又笑着對魑郎道:“魑郎大人,你看現在可否將那嬰孩歸還給魔嬰,讓他們母子團聚呢?”

魑郎怒極大笑道:“那就看你們是否有這個本事。”

藥師佛笑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貧僧也就沒有辦法了,那就請吧。”

魑郎一愣,道:“什麼?”

藥師佛笑道:“動手殺那嬰孩啊。”


魔嬰立刻就哭道:“不要。”

張衡等幾人更是道:“佛主,這是爲什麼?”

藥師佛高深莫測的道:“在這鬼界裏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由這嬰孩而起,今天這一切就由他而結束吧。”

張衡急道:“可是……”

藥師佛笑道:“一切都是因果循環啊。”說完,他突然大喝道:“還不動手。”

魑郎頓時被嚇了一跳,不過他還是咬了咬牙道:“好,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遂了你的心意吧。”說完,就狠狠的一斧劈向了那嬰孩。

魔嬰大叫一聲,頓時昏闕了過去。


月光菩薩見了,急忙過去將魔嬰扶了起來,因爲鬼界衆人之中只有她一人是女人。

看着魑郎劈下的那一斧,張衡頓時大叫道:“魑郎,我鬼界就是剩下一兵一卒,也定會要你血債血還。”其餘幾人都已不忍心再看,尤其是魅姬,雖說她以前也殺了好多的人,但是這次不知是怎麼回事,就是不忍心再看下去。

場中最鎮定的就數那藥師佛,因爲從始到終他都一直在微笑不語。

就在場中所有的人都以爲那嬰孩已經死於非命的時候,怪事突然就發生了,魑郎劈出的一斧的的確確是劈中那嬰孩,但是那嬰孩卻並沒有當場斃命,而是那開天斧竟完全的嵌進了那嬰孩的身體之中,再也無法移動分毫。

魑郎驚道:“這是怎麼回事?”

鬼界的衆人也都大驚不已,過來半晌,他們都高興的叫了起來,因爲他們看到那嬰孩依然無恙。

魑郎又一次的道:“這是怎麼回事?”此時,他心中是無比的震驚,因爲他是怎麼都想不明白,爲什麼這開天斧會嵌進那嬰孩的體內無法移動分毫,而那嬰孩居然還依然活着。

爲什麼?

這到底是爲什麼?

魑郎是百思不得其解,所以纔會忍不住的問出來。

藥師佛笑道:“哈哈,冥冥中一切皆已註定,看來,這句話說的是一點都不假。”

魑郎向着藥師佛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魑郎知道,這藥師佛一定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藥師佛笑道:“由於得到了你的功力的幫助,他將提前現世,而你的那開天斧也將爲他。”

“現世?”魑郎大驚道:“那他是誰?”

魑郎的這句話代表了場中好多人的心聲,大家都想知道這嬰孩到底是鬼界的那位前賢轉世之身。

藥師佛笑道:“他的前世已經結束,他現在叫修羅。”

“什麼?修羅?”

在場的所有的人頓時就都被震驚住了,這嬰孩竟是修羅,傳說中的修羅。

魑郎搖了搖頭,不相信的道:“怎麼可能?”

藥師佛笑道:“越是不可能的事就越容易發生。”

張衡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我鬼界裏傳說萬年現身一次的修羅現在竟然真的轉世了。”

杜子仁也笑道:“不錯,我現在的鬼界還怕誰?”

蔡壘和神荼也同時笑了起來,是啊,修羅轉世,這對於鬼界來說的確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只要有修羅坐鎮鬼界,魔界一定不敢在這鬼界裏猖獗。

魑郎看了看手中的嬰孩,突然狠狠的一掌劈下。

就在魑郎一掌劈下的時候,那本來嵌在修羅身體裏的開天斧竟直直的飛了出來,迎向魑郎劈出的一掌。

魑郎頓時大驚,他就是再厲害,也不敢用自己的手掌來與那開天斧硬碰,所以,他急忙拋開手中的嬰孩,而他本人卻一下子就退出去了好遠。

魑郎一拋開那嬰孩時,那開天斧也自行的飛了回去,又嵌進了那嬰孩的體內,就好像那開天斧本來就是他的身體一部分一樣。

魑郎驚疑不定了一會兒,道:“傳說中的修羅不是男女同體的嗎?那爲什麼這嬰孩……”

藥師佛笑道:“你看。”

這時,那修羅的身上竟冒出了陣陣青色的濃煙,而修羅也跟着慢慢的旋轉起來,那速度是由慢及快,最後,衆人的目光已經跟不上修羅轉動的速度了。


時間不長,修羅就已停止了轉動,待那陣陣濃煙散去時,只見場中立着一個面容奇醜的男子。

魑郎看了一下道:“怎麼一下子就長大了,真是不敢相信,但是他還是一個人,沒有見到男女同體。”

藥師佛笑道:“再看。”

只見那修羅微微一晃,整個人就“突”的一下子就變成了一個貌美如花的女子,只是那女子的目光太寒,讓人不由的充滿了寒意。

此時,她看着魑郎,突然大喝道:“魔界衆人竟敢步入我鬼界,找死。”話音剛落,她就十指如劍般的刺向了魑郎。

魑郎一聲冷哼,是一點都不在意修羅的出手,就在修羅出手的同時,他也一掌拍出,掌心中更是藍光大閃。

修羅毫不爲動,而且招式是一點都沒有變化,一抓就抓在了魑郎的手心之上,而魑郎的魔功對她來說好像沒什麼作用。

魑郎大驚,想不到眼前的這修羅就是如此的強悍,他在大驚之下,快速的掙脫了出去,而後就急忙向後退去,不再敢貿然出手。


修羅一招得手,並沒有乘勝追擊,而是轉身又變成了那男子的樣子,然後慢慢的走到已經暈闕的魔嬰身邊,此時,他的眼中充滿了柔情。

鬼界衆人見修羅只一招就傷了魑郎時,衆人無不高興的。

藥師佛突然對修羅道:“老友,恭喜你轉世成功。”

修羅轉過頭來,聲音沙啞的道:“多謝。”

藥師佛道:“不謝。”

就在這時,從空中突然掉下兩個人來,衆人一看,竟是那血魔和青魔神,此時, 總裁,先有後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