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話頓時灰頭土臉,看來和這老頭拌嘴純屬自投羅網。我只得朝着一旁正在看熱鬧的李奇說道:“你小子別在這裏隔岸觀火,趕緊想辦法,看怎麼對付那煞胎?”

李奇呵呵一笑,然後對我說道:“別急啊!求叔其實也並不是真的忽悠她!那套說詞主要還是爲了忽悠那孩子體內的煞胎用的,而且子時是一天之中陰氣最盛的時候,那包辰砂在那時燒就可以真強那孩子的陽氣,那煞胎到時就會忍不住跑出來,到時我們在設計降服它。”

一旁的求叔接話道:“小子,你現在知道你求叔沒有騙人了吧,充其量就是騙個鬼而已,我只是不想打草驚蛇,那煞胎在那小孩的體內應該有些日子了,如果驚動了它,到時來個魚死網破,豈不是害了那孩子,所以幹這行除了要膽大還得心細,最重要是——”

“嘴皮子利索!”我接道。

“行,算你小子開竅了。不過光靠嘴皮子還不行,還得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你還有的學呢?”求叔得意地說道。

和求叔這老頭處久了之後才發現這老頭除了貪財之外其實人真的還很好相處,沒什麼脾氣,對我和李奇也很好,每次賺來的錢都是我們拿大頭。

就是有兩件事情讓我很納悶,一是這老頭的腿到底是怎麼瘸的,他從來沒有和我提起,就連李奇也說不知道。

第二件事就是這老頭的本事,就拿那卜算之術來說,我就沒見他正經算過,而且他好歹也是茅山正宗,不可能對這驅魔抓鬼的事情一竅不通,就像今天這樁子事,他明顯比我們牛,一眼就能看出那孩子身上的魔怔。

要知道我這個地獄使者可都沒有看出來啊?我有時甚至覺得這老頭深藏不露,說不定以前就是一個驅魔高人。

但是每當看見他猥瑣的忽悠小學生手裏的巧克力時,我便打消了這種想法。

李奇告訴我那辰砂對那小鬼起到刺激的作用,所以我們兩個只要今晚去那小區樓下,想辦法將那小鬼從那小孩子身上引出來就行。

可是這時我就開始犯愁了,於是我便對李奇問道:“你說什麼?那辰砂還不能將他逼出來嗎?”

李奇對我點了點頭說道:“是啊!你不是也開陰陽眼看見了,那小子的煞氣多猛啊!一點點辰砂只是讓他感到不適而已,再說了我們做的太過,不然會打草驚蛇,到時他察覺了,便會對那孩子不利,所以我們要引那孩子出來還得動動腦筋。”說完他便不住的看了求叔一眼。

我當時心想,你看他有什麼用啊?難道你還指望求叔這個老神棍。

求叔此時挖着鼻孔,他見李奇看着他,便順手一彈然後吊兒郎當的說道:“我到是知道一個辦法,說不定可以引蛇出洞!”

“什麼辦法?”李奇詫異的問道。

我心想這李奇也挺傻的,求叔能有什麼好辦法?可是再看求叔那胸有成竹的樣子,又不是在開玩笑,於是我便沒有打斷他的話。

(本章完) 在求叔的遊戲廳裏,我和李奇瞪了求叔半響,等着這老頭對我們說出他那引鬼出洞的妙計。

要說求叔這老傢伙我可是真看不透他,有時候像個老神棍,沒事就上天橋下裝瞎子。沒事和城管拼上幾組爆發力,風聲緊就躲在店裏欺負小學生。

但是這老神棍關鍵的時候總是能跟我們驚喜。

他告訴我們那是在八幾年的時候,他當時遊歷四方,記得到過一個小縣城。當時那裏也沒有什麼娛樂設施,就連黑白電視也不是什麼每家都有,但是在我們那裏有一個川劇團,據說每個周都會演上幾場川劇,像什麼《御河橋》《訪友》啊,當時縣裏的人特別喜歡看,每到晚上就會有很多人去捧場。因此求叔也去湊了湊熱鬧。

那是有一天晚上演的是《御河橋》,算是一出大戲,人物多,時間長足足兩個多小時,而且十分熱鬧,場下有很多人看,可是看着看着便發覺不對勁了,戲臺上算上龍套才只有十多個人,演着演着居然越來越多,由十多個變成了二十多個!

這是怎麼回事兒呢?當時求叔也看傻眼了,臺下有好事兒的一看,頓時大叫一聲“鬧鬼了!!”然後往回跑,原來那些人中居然還有一些以前縣城裏已經死了的老頭老太太,它們臉色煞白,但是也塗了通紅通紅的紅臉蛋兒,在那臺上當着龍套,演的正高興呢,原來,這些已經過世的人見到這齣戲也耐不住寂寞出來湊熱鬧了。

聽求叔講,那些參加扭秧歌的人都大病了一場,這事纔算罷了。

我有些不解的問道:“這和引那小鬼有什麼關係啊?”

求叔笑了笑說道:“你還不明白嗎,這不是和唱戲引鬼是一個道理,那煞胎雖然兇惡,但是畢竟還是孩子,應該對玩具之類沒有什麼抵抗力,只要在那樓下附近弄出玩樂的聲音,應該就可以將它引出來,只是如何消滅他還只有看你們的本事了。”

說罷求叔便拿出了剛纔那陳萍家的地址,他告訴我她家住在二樓,只要我們注意點,不要驚動四周的鄰居將那小鬼引出來就行。

你還別說,求叔這老頭這回出的還真是個好辦法,可是問題又來了,我們用什麼玩具來逗它呢?

此時李奇最先說話了,玩具啊!我小時候喜歡玩四驅車還有跳皮筋,要不彈玻璃球也行。我小時候可是公認的玻璃球小王子啊!

我和求叔都驚愕的看着這玻璃小王子,臉上同時露出了鄙視的表情,我心想這老小子捉鬼和泡妞本事的確沒得說,爲什麼有時候就這麼缺心眼呢?

跳皮筋!彈玻璃珠子!你還真他大爺的童心未泯啊!先不說倆大老爺們深更半夜跳皮筋是何等猥瑣的場景,就單說這遊戲從可信性上就明顯不符合啊。這能有多大動靜啊!

還是求叔老謀深算,他看了李奇一眼,搖了搖頭說道:“你們小時候那些玩意都不好使,現在的孩子都精貴着呢!誰還玩你們那

玩意,真是不懂市場需求。”

Wωω_ ttkan_ ¢ ○

說罷只見求叔從抽屜裏拿出一個psp,然後對我們說道:“用這個吧,現在的小屁孩兒一般都對電動感興趣吧。用着個東西要比這小子想的餿主意靠譜的多,還彈玻璃球,你在那兒彈通宵也沒用!”

我看求叔這樣子,於是便拿起那psp對說道:“求叔,你真是高啊!這辦法不錯,能引鬼又不會被人當成傻子。”

李奇這時猛的一拍桌子然後說道:“求叔你可真是老奸巨猾,啊!不是深謀遠慮啊!我那迷魂咒正好也可以排上用場。”

求叔白了他一眼說道:“你那山寨的就別用了,那東西還是孩子,而且煞氣挺大,你那迷魂咒對他的作用應該不大,就別擾民了!”

於是這引鬼的計劃就初步達成了,之後便是一些細節上的問題,很不幸這次哥們兒又被李奇這小子推進了火坑。

他告訴我這引出小鬼之後,必須先得設法將它困住,因爲一旦讓它逃回那孩子的身體裏,我們就沒轍了。 從簽到開始當千億神豪 這傢伙的煞氣可不比那懾青鬼弱。

於是李奇覺得還是用上次對付懾青鬼那個艮山構棗之陣,很快便到了中午,李奇和我在求叔這裏吃完便飯之後,便出門了,爲的就是去那陳萍的小區先去勘察地形。

要知道和惡鬼打仗天時地利人和也是缺一不可,天時嘛!求叔已經跟我們選好了,就在午夜子時,雖然那是妖邪最活泛的時辰,可是我們就得在那個時候纔好引出那小鬼。

所以這地利就十分的關鍵了,我和李奇吃了午飯,在準備好了那小子常用的百寶袋後,便朝着那陳萍的地址去了。

那小區的地址也是在城裏,離求叔這裏也不太遠,我和李奇搭着回去的公交,便很快的到達了那個小區。這地界兒可和上次那鬼屋不同,沒有那裏僻靜,相反在這小區的對面正是最繁華的商業街。

我和李奇剛下了公交車,就在這時我的兜裏猛然一震,隨即從我的身上便飄出來一個倩影,那正是林若曦,這一直以來,她除了在寢室裏陪她的妹妹,就是呆在我的U盤裏,這不我今天一個不小心便將她揣了出來。

我見到這位大姐這光天化日的就這麼出現了,不由的嚇了我一跳,我連忙對她說道:“大姐啊,你怎麼就出來了啊,不是說好了平時沒我的召喚,你就好好呆在U盤裏嗎!你跑出來瞎晃什麼啊!這青天白日的,你不怕太陽啊。”

那林若曦聽我這麼說頓時臉就一紅,就像個受了氣的小媳婦一樣,只見她嬌滴滴的對我說道:“我……我就是覺得在U盤裏呆着挺沒意思的,我想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再說了,今天是陰天。”

我聽她這麼說,這才擡頭看了看天空,果然是陰天,看來這位大姐的確是憋壞了,於是我便對她說道:“對了,若曦你可不可以替我們在那小區四處查看一下?看裏面又沒有什麼人煙稀少的空地,要離D棟二樓

附近不遠。”

那林若曦有些不樂意的崛起了小嘴,她對我說道:“人家剛出來,你就指使我替你跑腿!我見這邊挺熱鬧的,就想去看看順帶買身衣裳。我現在可以凝成實體了,總不能老穿男孩子的衣服吧!”

我頓時想起來了,記得這女鬼若曦在前不久就已經能凝出實體了,記得那天是週六,濤子他們回家了,李奇又去陪劉婷婷了,寢室就剩下我一個人。

這若曦就是在那天晚上成功凝出人性的,那天晚上可嚇了我一跳,因爲這姑娘凝成人形之後身上連身像樣的衣服都沒有,光溜溜的看的我老臉通紅。

後來我便隨便給她找了套我的大T恤和大牛仔褲給她換上,最後還給她套了一件不倫不類的運動服。由於她很少在外面以實體的形態出現,因此我就一直沒有注意到這茬。

現在她在這裏提起,我纔想起,於是我便對她說道:“大姐啊,你這是鬧哪出啊!難道還要讓我領你去買身衣服啊。”

李奇在一旁哭笑不得,於是他對我說道:“煤子,這就是你不對了,若曦妹子,這些日子可是沒少幫你啊,你小子的內褲都是人家洗的,到了晚上還要幫你抓鬼,你真把別人當你使喚丫頭了啊。”

聽他這麼一說,我頓時老臉一紅,他說的的確沒錯,這林若曦絕對是沒的說,她和若凡雖然長得一模一樣,但是性格卻是天壤之別,若凡要是生到現在就是一個網癮兒童加腦殘哈妹,若曦卻是一個典型的乖乖女。而且這些日子也着實的幫了我們不少的忙,看來時間久了我漸漸的對她產生了依賴,所以見她出來,便忍不住想讓她幫我查看地形。

我想到這裏也覺得有些過意不去,自己這明顯懶啊,根本就沒有考慮過若曦的感受,於是我便對若曦說道:“這樣吧,若曦你想上哪兒,反正我們現在還有時間,我陪你四處逛下吧,那裏就有條商業街,我陪你去買身衣服吧!”

若曦聽我這麼說頓時露出了喜悅的神色,只見她眨巴着大眼睛對我問道:“你說的是真的,我可是要顯出實體的喲!”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然後對一旁的李奇問道:“你去不去啊?”

李奇對我嘿嘿一笑說道:“我就不去,你們慢慢逛吧,我去那小區裏面看看。地形勘察的差不多了我就過去找你們。”

於是我便讓林若曦就近找了一間女廁,然後顯出了人形。等她出來的時候我也看楞了,因爲她這身打扮的確挺嘻哈的,上身一件運動T恤,下身一條運動褲,還穿着我的板鞋,本來她也算一號美女,可沒想到這身穿到她身上整個就一不倫不類啊。

於是我帶着她,直接走向了城南商業街,這個地方是本市最大的服裝批發市場,面向的消費羣體多半是城鄉結合部以及鄉鎮三四級市場。就這麼說吧,某寶上的服裝店,都是在這裏定的貨,只要花一百塊,就能給若曦妹子從頭到腳換一身。

(本章完) 我領着這女鬼妹子若曦走在這條商業街裏,由於今天是週末又是下午,這裏出奇的熱鬧,剛一進這條街,一旁的小門市便傳來了一陣叫賣聲。

這四周人挺多的,由於現在林若曦已經顯出了實體,所以她這身打扮到是很惹眼,一個好好的大姑娘竟然穿的這麼不倫不類,愣是跟個傻小子似的。

還好這裏人多眼雜,穿什麼的都有,不然非引起圍觀不可。

很快林若曦便看花了眼,她走着走着便走到了我的前面,剛好這一排全是賣女裝的,那真是琳琅滿目,花色繽紛,尤其夏天女孩子的衣服花樣特別多,什麼露肩的,露背的,露腰的,露胸的……把林若曦看的都臉紅了。

我見若曦這小模樣,不由覺得好笑,於是便對她說道:“這麼了,害什麼羞,我告訴你吧別不好意思,現在女孩露的越多越好看。”

說罷便將林若曦推到了那家女裝店裏,那店裏的老闆娘一看就是回來事的主於是便連忙熱情的上來招呼我們。

“小夥子帶女朋友買衣服啊!喲小姑娘長得真水靈,你們這可是來對地方了。”

我連忙將林若曦推了進去然後對那老闆娘說道:“你就把她重新包裝一下就行了。我個大老爺們就不跟着瞎摻和了!”

說罷我便掏出了那二百五遞給了老闆娘,然後便走到了一旁瞎晃了起來。

這裏下面的商業街雖然盡是便宜貨,可在這商業街的盡頭可是一棟豪華的商業大廈,那是人民商場,那裏面東西的價錢和天壤之別。卻取了這麼一個和諧友愛的名字。

看來這社會有錢才能叫人民啊!我正在胡思亂想着,忽然,我眼前一花,似乎有個紅色的人影在我身前一晃而過。下意識的擡起頭,卻是一切如常,根本沒什麼紅色的人影。

我正在納悶,卻在這時那提示音從我的腦中再次響起:正東方向500米處發現惡鬼,請立即抓捕!

我頓時一愣,這纔想起,我這陰陽玉環已經升級了,現在白天也能用了,於是我轉身朝剛纔那家女裝店走去。

同時也抄起了電話撥通了李奇的號碼,告訴他我的位置之後便讓他立即趕過來。

我回到那家女裝店的門口,那老闆娘正笑眯眯的推着滿臉羞紅的林若曦走了出來。我擡眼一看,眼前不由一亮,這哪裏還是那個打扮奇葩的小哈妹,分明就是個女神級的超級白富美啊。

就見林若曦這回穿上了一條貼身的瘦腿褲,把她苗條纖弱的腿部曲線勾勒得非常完美,腳下踩着一雙簡單的黑白套色平底鞋。腳踝和部分小腿都裸露在外。白皙到完美的肌膚給人一種相當震撼的視覺衝擊力。

若曦頭上隨意紮了個馬尾,上身則穿了件無袖的v領小t恤,但這衣服稍稍的小了那麼一點點,剛好露出她的小肚臍,和那毫無贅肉的纖細腰身……

我見到她這模樣差點一口老血就噴出來了,這也太

誘惑了,原來這小妞身材這麼惹火,由於她鬼魂狀態的時候是一身的白壽衣,長衣長袖嚴嚴實實的,什麼好身材都看不出來。

再往臉上看。更是清純的一塌糊塗,什麼叫眉如遠山黛。眼似秋波橫,肌若含凝脂,脣如點絳紅,面賽桃花豔,身出水芙蓉!

這就是說她的!一旁的老闆娘還在一個勁的誇她張的俊,我看了半天,這才忽然想起剛纔提示音的事情。

於是我便連忙付了錢後,提着大包衣服,然後拉着她進了店裏的更衣室,告訴她趕快化身爲靈體,又有新任務了。

她也不含糊,立馬跑到了試衣間,幾秒鐘之後,只見她又恢復了靈體形態飄了出來。

我和她一人一鬼,朝着那提示音的方向趕去,那方向正是那人民商場。

剛剛走到商廈中間,電梯口的位置,忽然頭頂有些人聲嘈雜。

擡頭看,我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心中就是一驚! 只見在四樓的護欄扶手上,竟然站着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雙腳踩在扶手上,表情激動的望着下方,搖搖欲墜!

竟然有人要跳樓,但這還並不是讓我大吃一驚的原因,而是因爲,在年輕人的身邊,漂浮着一個穿着大紅衣服的人,詭異的笑容掛在臉上,似乎在年輕人的耳邊低語着什麼。

我看着這一幕頓時大驚,因爲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那個身穿大紅衣服的傢伙肯定不是人!我連忙開啓了識別功能,只見成像儀上面赫然顯示着鬼魂二字。

紅衣鬼!傳說我登時心中就是一驚,要知道這種鬼可是怨氣極重,而且多半是女鬼,這傢伙怎麼是男的啊!看這情形,它分明是在蠱惑那年輕人自殺啊!那可是四樓啊!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在此時在年輕人的身後,跑過來一個女孩,尖聲驚叫着似乎在喊年輕人不要做傻事,但小夥子激動的胡亂喊叫着什麼,又指着女孩不停的責問,根本不聽女孩的話。

由於環境有點亂,加上距離有點遠,我只隱隱聽到小夥兒說:“你就買吧,你就往死裏買吧,這日子沒法過了!”

然後女孩說:“我一個月纔買這一次衣服,哪個女孩不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你怎麼就那麼小心眼!”

小夥子又喊:“我一個月才賺3000,你花2000買衣服,你還讓不讓我活了啊,不讓我活了我這就去死!”

接下來的話就聽不清了,小夥子也越喊越胡言亂語,語無倫次,就像着了魔一樣,眼神也漸漸呆滯。而那一旁的紅衣鬼臉上則露出十分妖異的笑容。

我此時算是明白了,看來這紅衣鬼這是藉着小夥子心頭的魔障和憤惱,成功的迷惑了他自殺!

我見狀不好連忙對一旁的林若曦說道:“若曦,你快飛上去阻止那個紅衣鬼!”

只見林若曦猶如一隻沖天的飛鳥,以一個非常曼妙的姿勢,一個呼吸間,就飄到了四樓的位置!

林若曦已經在和紅衣鬼對峙,雙方似乎在交談着什麼,我見到這一幕,心中不由疑惑難道他們認識?

只見林若曦的表情是義正言辭,紅衣鬼的神色卻是不屑一顧,爭執了片刻,就見林若曦好像怒喝了一聲,緊接着雙手一分,兩條長袖便從雙臂甩出,朝着那紅衣鬼當頭擊下。

我去!他們居然打起來了,那紅衣鬼對她的攻擊毫不在乎,冷哼一聲,擡手一擋,那白袖登時被擋在空中,滴溜溜盤旋亂轉,無法擊下。見到這幕,我心中暗道不好看來這傢伙應該是個狠角色。

現在情況十分的緊張,我此時也是心急如焚,而周圍其他人卻看不到這情景,幾個看熱鬧怕事不大的還衝上邊喊。

“到底跳不跳啊,痛快點,不跳我們就走了。”

“大家閃開點啊,別一會迸身上血。”

“拉倒吧,我出五十塊錢,賭他不敢跳。”

“那可不一定,現在的人脆弱着呢,我也出五十,賭他一會就跳……”

幾個閒出屁來的傢伙居然在下面開起了賭局,立刻就遭到了幾個好心人的指責,於是下面也亂了,有人罵他們沒道德,有人說他們沒素質,雙方居然也七嘴八舌的吵了起來。

只見此時林若曦和紅衣鬼依舊僵持在半空,那紅衣鬼很是輕鬆的接住了林若曦的攻擊,用戲謔的眼神看着她。看來這紅衣鬼的本事絲毫不在林若曦之下,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麼來頭。估計也是一個boss級別的惡鬼。

而他們倆這麼一僵持,要跳樓那位可就遭罪了,站在扶手上晃晃悠悠的,神情已經平靜下來,卻漸漸轉爲呆滯,似乎恢復了些神智,但還是有些迷糊。

後面那女孩更是緊張,想要衝上去拉他下來,又不敢輕舉妄動。我見到這狀況也不敢輕易的上去,只得呆在原地繼續向上看去。

商場的工作人員也早衝了過來,卻也是束手無策,一個經理模樣的人趕緊打了119求助,隨後拿個大喇叭衝上頭喊:“小夥子,你要冷靜,千萬別衝動,只要你好好的下去,今天你們在這所有的消費全部免單!”

一聽這話,跳樓的小夥子似乎有了反應,迷惑的撓了撓頭,那女孩趕緊大喊:“你快下來吧,我答應你再也不亂花錢了,你看,人家都說了,今天買的東西都免單。”

西遊百妖帳 小夥子剛纔一直處於迷茫狀態,但聽到免單的事,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喜色,連連點頭表示同意。

此時衆人才鬆了一口氣,我知道這都是林若曦的功勞,要不是一直在騷擾那紅衣鬼,轉移他的注意力,那小夥一定還會被紅衣鬼迷住,那別人喊什麼話,小夥子都是聽不見的。

就在所有人以爲小夥子很快就會下來的時候,變故突發,這夥子竟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笑着向前邁出了一步!

一連串的驚呼聲瞬間響起,就見那小夥子一個倒栽蔥就從四樓急墜而下!

(本章完) 這實在是太意外了,最緊張的時刻他都沒跳,到最後所有人都認爲他要回心轉意的時候,不知爲何,他卻凌空邁步直接從四樓走了下來。

周圍的人呼啦一下就退開了,中間剛好讓出一個空圈,就像是特意給年輕人留出來的似的。

所有人都跑了,生怕濺身上血,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黑影忽然凌空飛過,剛好接住墜樓的小夥子,身子一旋,穩穩的落在地上,隨手把那小夥子丟到地上。

這一切實在發生的太快了,以至於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等我回過神來定睛一看,卻大吃了一驚,只見那救人的居然是一個女人。

只見她穿着牛仔褲,穿着一身警察制服,滿頭大波浪捲髮束在腦後,前凸後翹,身材火辣,一頭的幹練。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不正是上次和我發生爭執的那個兇巴巴的女警嗎!

我去,這也太神了吧,這身手都快趕上張無忌了,因爲這一切實在太不可思議了,那小夥子可是從四樓掉下來的啊,一個普通人怎麼能做到。

由於當時我開啓了陰陽眼,我看到她的身上居然透着如同防護罩一樣的黃光,我頓時就楞住了。這是什麼情況啊?

衆人見到這一幕,都徹底傻眼了,那小夥子是平安無事啊!連那小夥子都懵了,卻也徹底清醒了。

“我、我這是怎麼回事,我剛纔難道是從樓上跳下來的?”他喃喃的自語着,不可思議的望着樓上,那女孩卻早已經嚇得癱軟在地,此時正在好心人的幫助下往樓下趕來。

就在這時從一旁出來了一羣警察,救護車也來了,人羣也漸漸的疏散開了,那個跳樓的男子也被人送上了擔架,雖然他只受了一點皮外傷。

周圍的人卻在七嘴八舌的議論着那個救人的女警,的確剛纔那一幕實在太邪乎了,只見那個女警就跟個沒事人一樣,正指揮着那些警察做善後工作。

我此時正在納悶,忽然後面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回頭一看,正是李奇。

“奇哥,你怎麼纔來啊!剛纔你看見沒有?”我連忙對他問道。

李奇此時正目不轉睛的盯着那個女警,然後微微的點了點頭,很顯然剛纔的那一幕他也看見了。

我連忙緊張的問道:“你說那個女警會不會是……”

“遁甲傳人!”李奇接道。

我本來想說鬼上身的!李奇卻搶先說出了這幾個字。我正想要問他那女警身上的黃光是怎麼回事。但是李奇卻對我說道:“對了,那女鬼林若曦呢?”

對了,我猛然想起,居然把她給忘了,我連忙擡起頭往上面望去,只見那四樓之上一紅一白的兩隻鬼魂,卻早就不在了。

“遭了!她剛纔正和那紅衣鬼對峙呢!”我一邊說話,一邊四處張望。

李奇這才問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敢情他也是剛到就撞見那女警飛身救人了。

我連忙將剛纔樓上那紅衣鬼的事情告訴了他,並和他四處

找尋林若曦的下落。

就在這時一道白影從天而降,落地卻是歪歪斜斜,正是林若曦。我見她的情況不是太好,便連忙上前扶起了她。

“若曦,那個紅衣惡鬼到底是何方神聖啊?”我連忙向她問道。

“他,他是喜氣鬼,也是和我們逃出來的十大boss鬼之一,本領高強,我鬥他不過,讓他給跑了。”林若曦氣喘吁吁的說道。

“喜氣鬼!你說你遇到了喜氣鬼!”李奇驚呼道。

我也十分納悶,那紅衣鬼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喜氣鬼,這種鬼據說是意外慘死在葬禮上的,所以,它通常只會出現在葬禮的酒席中,凡是見到它的人,必死無疑。可是這裏壓根就不是葬禮啊?他怎麼會在這裏出現?

“的確是他,至於他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我也不知道。”林若曦弱弱地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