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娘娘請說。”

陳太妃立刻抹乾了眼淚,望着蘇綰。

蘇綰說道:“你知道太上皇現在記不得任何人任何事,他身邊不能離開人,需要一個人侍候他,所以我想請太妃娘娘幫忙照顧一下太上皇,太妃應該知道,皇上初回京,有很多朝政上的事情要處理,我呢身邊還有兩個兒子,根本無暇分身。”

再說太上皇是她公公,她總不好親手親腳的親身侍候。

這事只能是太上皇的女人才能做。

太妃驚訝的開口:“那太后娘娘呢。”

這事太后娘娘可以做的。

蘇綰則淡淡的說道:“太后娘娘身子不大好,不能侍候太上皇,所以我想到了太妃娘娘,不知道太妃娘娘?”

“好。我願意侍候他,我一定會照顧好他的。”

陳太妃很高興,她和太上皇都老了,他們能相伴着說說話也不錯。

“那好,我讓人帶太妃娘娘去甘泉宮,太上皇眼下便在甘泉宮那邊。”

“好。”陳太妃立刻站起了身,蘇綰眸光深沉的望着太妃,緩緩的說道:“太妃娘娘,皇上對太上皇的感情很深,如若太妃娘娘照顧好了他,我想太妃的人生一定會圓滿的。”

蘇綰的話陳太妃一下子明白了,如若她侍候好了太上皇,她的兒子女兒,這一輩子都不愁了,因爲皇上會罩着他們,。相反的她若是生出不該有的心思,皇上不會放過她,不會放過她的兒子女兒的。

陳太妃輕笑起來:“皇后娘娘放心吧,太上皇,他是我的夫君。我會盡心盡力侍候好的。”

“嗯,我相信太妃娘娘,我讓人帶你過去吧。”

蘇綰立刻喚了聶梨過來,讓她帶陳太妃前往甘泉宮。

待到太妃走了後,蘇綰陷入了沉思。

想着太妃先前說的話,阿紫是父皇喜歡的人,父皇想娶的人只有阿紫一個人。

正因爲如此,即便他傻了癡了,他的心中還是記得自己喜歡的人。

除了阿紫外,他還記得蕭煌。

他一生中所愛的人只有阿紫和蕭煌。

如若說這兩個人沒有關聯,打死她她都有些不相信。

阿紫死了,他最愛的人就是蕭煌了,如若蕭煌是太后所生的人,他未必有多愛,如若他愛太后所生的兒子,那麼蕭文昊也是太后所生的,王爺爲何不稀罕。

卻獨獨喜歡蕭煌呢,所以說蕭煌其實很可能不是太后的兒子,而是阿紫的兒子,是王爺深愛女人的兒子。

如此一來就可以說得通很多事了,例如蕭煌其實和太后並不十分的親近。

太后對於蕭煌更多的是害怕。

太上皇爲何如此喜歡蕭煌,因爲他是他最喜歡的人生的兒子。

太上皇之所以對太后很好,那是因爲太后對蕭煌一直很好。所以太上皇纔會對太后好的。

太后之所以下得了狠心要害死蕭煌和她,因爲蕭煌並不是她的兒子。

她要推蕭文昊上位,那是因爲蕭文昊纔是她的兒子。

蘇綰越想越覺得自己所想的是對的。

她正想得入神,寢宮外面蕭煌走了進來,看到蘇綰整個人陷入了沉思,連他走進來都沒有發現,不由得詫異的伸手抱起了蘇綰。

蘇綰一驚醒了,擡頭看到蕭煌。

蕭煌望着她說道:“想什麼呢,這麼入神,連我進來也沒有發現。”

蘇綰望着蕭煌,心情激動的說道:“蕭煌,我好像無意間發現了一件事。”

“什麼事?”

“你坐下來我與你說。”

蘇綰示意蕭煌坐下來,她則坐在蕭煌的大腿上,伸手摟着蕭煌的脖子,很認真的把先前太妃所說的話和蕭煌說了一遍。

“我聽了太妃的話,前思後想了一下,你很可能不是太后的兒子,你其實是那個叫龍紫的兒子。”

蘇綰說完,蕭煌一臉不可思議,隨之搖頭:“不可能吧,我從小到大就沒有聽到一點的口風。”

蘇綰堅定的望着他說道:“那我問你,如若你是太后的兒子。她怎麼就能下狠心那樣算計我呢,她算計我就是想算計你,這天下的父母再狠心也不至於想害死自己的兒子吧。”

“當然這天下也有那種禽獸不如的父母,但你看太后對文王的愛就知道,她根本不是那種不愛孩子的父母,她愛,只不過她愛的是文王,既然她有愛,如若你是她的兒子,她怎麼狠得下心來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你根本不是她的兒子。”

蘇綰的話使得蕭煌沉思了,他想到了自己對自個的母后親近不起來的感覺,兩個人總好像保持着一段距離似的。

雖然母后對他一直很好,但她他就是無法親近。

難道綰兒說的是真的,母后並不是他的母后。

父皇心中所喜歡的那個阿紫,纔是他的母親。

可是爲什麼他從來沒有聽父皇說過,也沒有看出任何的異常。

極品全能學生 “這。”

蕭煌不知道說什麼了,蘇綰則望着他堅定的說道:“你要想知道太后是不是你的兒子,今晚只要看一場戲就好了。”

如若太后真的不是蕭煌的母后,那麼他處治起來就要容易得多了。

太后若真是蕭煌的親孃,總歸讓他無法下手,所以蘇綰決定今晚演一齣戲,戳穿太后的真面貌。

因爲她總覺得太后若是蕭煌的親生母親,絕不會想害死自個的兒子的。

蘇綰的話,蕭煌沒有反對。這便是同意了蘇綰的意見了。

接下來兩個人不再說這個話題,而是傳了吃的東西進來,蘇綰陪着蕭煌吃了一點東西,便讓他去處理朝政上的事情了。

夜幕降臨,宮中燈光迷濛,好似攏了一層輕霧似的。

整個皇宮如夢似幻,仿若天宇仙宮一般。

數道身影仿似幽靈似的直奔養德宮而去。

養德宮的寢宮內外,一片安靜。

寢宮裏慢慢的升騰起一抹輕霧,輕霧之中,有一個肩披黑髮的女子腳踩輕霧,徐徐的走了過來,一邊過來一邊說道:“陸敏,你爲何要害我兒,爲何害他。”

這輕叫聲,在寢宮內不斷的盤旋,牀上本來迷迷糊糊睡着的太后,忽地一驚驚醒了。

一臉的汗水,她睜着一雙眼睛望着那輕霧之中的女子,身穿一襲紫衣,飄飄逸逸,腳不沾地的往她的牀前滑來,一邊滑來還一邊說:“你爲何要害我兒,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太后此時其實已經中了蘇綰命人下的神智錯亂的藥,她的大腦已完全混亂了,一片迷糊,所以那紫衣女子一出現,她便害怕了起來,拼命的往牀裏縮去。

“龍紫,你來幹什麼,你快走,你快點走。”

“我來帶你前往陰曹地府,省得害我的兒子。”

“不是我想害他的,是他,是他太過份了,這麼多年來我對他那麼好,他竟然不思報恩,還那樣對我們陸家的人,他該死,他該死。”

太后受了刺激,很多事都不受控制了,望着那紫衣女子大喊大叫的。

“他和你一樣可惡,你也該死,明明只是一個上不了檯面的東西,竟然還妄圖霸佔着王爺,我纔是皇上指婚給王爺的正妃,可是王爺爲了你,理都不理我,所以你也該死。”

“哈哈哈,你以爲我有多喜歡你嗎,我只是假裝對你好的,假裝喜歡你的,可是你呢,就跟個傻子一樣還叫我姐姐,呸,我沒有你這樣不要臉的狐狸精妹妹,不過那又怎麼樣,我故意和你要好,連王爺也相信了,我找大夫替你看病,大夫說你體虛,王爺便相信了,讓我燉補品給你吃。”

“我燉啊燉,我每天都燉,你還當我對你好,其實你吃那些補品多了,胎兒就會過大,母體很容易就會難產。”

“果然啊,眼看着你足月了,你的肚子越來越大了,我只是在你生養的時候,小小的動了個手腳,你便大出血了,難產而死了,你的兒子成了我的兒子,我假裝對他好,王爺便感動了,哈哈哈,我不但得到了一個兒子,我還得到了王爺,你有什麼,你什麼都不是,你就是一個死人。”

“死鬼,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題外話------

親愛的姑娘們,推薦目前潛力榜第一瑾瑜大大的書《攝政王的心尖毒後》

此書絕對棒棒的,歡迎姑娘們捧場:

口蜜腹劍,忘恩負義?那就魚死網破,同歸於盡!

機關算盡九死一生,雙手染滿鮮血,終至母儀天下

怎能拱手相讓於披着羊皮視如親妹的豺狼堂妹?

待一切灰飛煙滅,簡潯睜開雙眼,才發現莫名回到了起點

既然有幸再來一次,她當然要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才能不負自己前世睚眥必報,蛇蠍毒後的“美名”

不過在那之前,她得先把某條粗大腿找到,趁早抱起來纔是

誰讓粗大腿的主人,日後有大作爲呢? 養德宮的寢宮外面,此時正立着幾個人,爲首的正是蕭煌和蘇綰兩個人。

兩個人本來是想查看看阿紫是不是蕭煌的母親的,沒想到卻聽到這意外的一幕。

阿紫竟然是太后害死的。

蘇綰驚訝至極,然後下意識的望向身側的蕭煌,看到蕭煌一身的煞氣,臉色青黑得可怕,一雙黑瞳好似燃起了洶洶的火焰一般,暗夜之下的他,像一頭野獸似的。

任誰聽到自個的親生母親被人害死,自己還認賊作母,都不可能平靜得了的。

何況這個女人竟然還想害死那個疼愛他的父皇。

他怎麼能忍受。

蕭煌再也忍不下去,也聽不下去了,一路直奔養德宮的寢宮而去。

房間裏,太后尤不自知,還在那裏囂張的叫囂着。

“你看,這麼多年,王爺還不是對我很好,他就算喜歡你又怎麼樣,他不是一樣和我生兒育女的,他對我好得不得了,哈哈哈,你個死鬼就算從前霸佔了他的心又怎麼樣。”

“你們一個個傻子,我每次想到你叫我好姐姐,我就想笑,尤其是想到你臨死拉着我的手,把自個的兒子託付給我,我就真的好想笑,王爺呢,他看我對蕭煌好,竟然連帶的也對我和顏悅色起來,哈哈哈,我對蕭煌好,只是因爲他可以利用罷了,如若不是他,我又如何和王爺和平共處呢,我又如何生下昊兒和蓁兒呢。”

太后越說越得意,完全的忘了面前的女人該是個鬼,她該害怕。

得意使得她忘記了去害怕。

“還有蕭煌,即便貴爲皇帝又怎麼樣,還不是口口聲聲的叫我母后,哈哈,我每次想到這個,就笑死了,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想到這些便忍不住笑起來。”

太后在牀上東搖西擺,隨之微微的瞼上眼目,臉上是醉人的笑意。

這一切都是因爲她的傑作,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她就會慢慢的回味這些。

想到這些,她就覺得自己的人生很成功。

本來她被先帝指婚給蕭琮,蕭琮並不喜歡她,他喜歡是那個從小陪他到大的女人,他對她愛如診寶,即便皇帝賜進靖王府的她,他也是看也不看一眼的。

因爲他的不理會,所以她在王府被那些下人譏諷嘲笑。

那時候的日子一點也不好過,不過很快她就拿定了主意,決定了如何做。

她對那個狐狸精假作笑臉,可笑那個女人心思單純,還以爲她是真的拿她當妹妹呢,對她一口一聲姐姐的叫着,還勸王爺對她要好一些,因爲必竟她是皇上賜進府的王妃。

後來王爺果然對她好多了,不過即便那樣她也不能忍受,王爺是她的,她纔是王爺的正妃,她不介意王爺納妾,但絕對不能容忍王爺不愛她,反而愛一個小妾,更過份的是那個小妾竟然懷孕了。

她的兒子要佔了長子之名,這讓她如何能忍。

不過這些苦水她都吞了,哄着那個女人,就爲了殺了她。

一切都照着自己的計劃而行,和那個狐狸精成爲姐妹,然後暗中動手腳,使得她的胎兒越來越大,最後在生產的時候,稍微的動了一下手腳,那女人便大出血了,而那個女人也如她預料的一樣,要保住自個的兒子。

所以她自己便死了,王爺當時傷心極了,恨不得陪了她去,可是看到她生下來的兒子。

終於忍住了傷心,整日抱着兒子待在她們原來住的院子裏。

她一直陪在王爺身邊,盡心盡力的照顧着蕭煌,那時候她費的心力並不比一個親身母親少。

因爲她所有的籌碼都在這個兒子身上。

果然,她的用心王爺看到了,再加上她時不時的勸着王爺,要好好的照顧着蕭煌。

王爺終於走出來了。

後來她建議,自己把蕭煌認到名下,作爲王府的嫡長子,這樣一來蕭煌纔會有一個正統的身份。

王爺自然高興,立刻同意了,還認同了她的理,把王府的老一輩的人陸續的都送走了。

再後來,王爺與她有了夫妻之實,他們生下了文昊,又生下了蓁兒。

太后想着往日的種種,哈哈大笑。

直到寢宮門前的花鳥屏風,被人轟的一掌給打碎了。

太后才止住了笑聲,不過此時的她神智失常中,看到走進來的蕭煌,並不覺得害怕,只眨着一雙眼睛望着蕭煌。

蕭煌身後的蘇綰幾大步走進來,飛快的用銀針扎醒她。很快牀上的女人醒過神來。

只是一時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迷茫的望着寢宮裏赤紅着一雙眼睛怒目瞪着她的蕭煌。

“煌兒,你怎麼來了?發生什麼事了?”

她說完後驀的想到什麼似的,緊張的問道:“難道是你父皇出什麼事了。”

蕭煌擡手一拳朝着太后坐着的大牀襲擊了過去,轟的一聲響,大牀應聲而碎,太后撲通一聲的摔坐到地上去了。

她臉色變了,驚叫出聲:“煌兒,你做什麼。”

蘇綰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伸手便把旁邊的一個身着紫衣的女子拉了出來。

這女子卻是紫玉。

太后看到紫玉,腦袋嗡得一聲響,似乎有什麼東西閃過,

她飛快的想着,隨之想到了之前發生的一切,她的臉上血色慢慢的退了下去,整個人抖簌了起來,拼命的搖頭。

“不,不,煌兒,你聽我說,你是我的兒子啊,你是我的親兒子。”

“我先前只是鬼迷了心竅,所以纔會胡言亂語的,你要相信我。”

她流着淚一路朝着蕭煌爬了過來,意欲抱住蕭煌的腿。

蕭煌此刻對她說不出的嫌棄,往常這個女人對他和綰兒所做的事情,便讓他覺得討厭了,但他礙於母子情份,所以沒有動過她。/

沒想到她卻不是他的母親,那他還和她客氣什麼。

蕭煌眼看着太后要抱上他的腿,直接的擡起一腳便把太后給踢了出去,隨之他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太后,陰沉無比的說道。

“呵呵,你做了那麼多惡毒的事情,竟然不知悔改,還如此的得意。你不是嘲笑別人的無能嗎,那接下來但願你笑得出來。”

蕭煌說完轉身往外走去。

身後的太后聽了他的話,說不出的恐慌,連爬幾步掙扎着尖叫起來:“你要做什麼,你想幹什麼。”

“我做什麼,你不知道嗎,你的一雙兒女,不就是你用鄙卑手段得來的嗎?既如此還留着幹什麼。”

太后臉扭曲了,尖叫出聲:“不要,你不要動他們,他們也是你的弟妹。”

“他們也配,從此後他們就是朕的仇人。”

蕭煌冷漠的聲音遠遠的傳進來:“你以爲除了那一對該死的東西外,我會放過陸家人嗎?”

此言一出,太后再也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轟的一聲昏倒了過去。

而外面再沒有人理會他。

蕭煌和蘇綰二人領着人一路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