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主任主持招生工作多年,有自己的原則,優秀人才是一定要堅持錄取的,如果有人行賄的話,每次不會超過2、3個人,而且資質不能太差。

這樣做既能撈到油水,同時又不會大面積降低招生質量,不至於被飛豹學院的上級領導責怪。

耶律彩雲跟隨陳蒼山走出廣場。

庶女狂妃:鬼帝大人寵翻天 「謝謝你,陳公子。」

「有什麼好謝的,從今天起,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陳蒼山有些興奮地說道,握著耶律彩雲的手。

能夠當著耶律彩雲的面搞定這件事情,讓他感覺很有面子。 到了傍晚時分,所有人的基因圖譜檢測結果都出來了。

盧主任根據基因檢測結果,將最具進化優勢的前三十名資料拿出來。

然後又根據戰力測試結果,將戰力值排名前三十位的資料拿出來,然後根據基因檢測結果來對照戰力值。

一般情況下,先天基因具備進化優勢的前三十人,他們的戰力值也不會太差,一般也會排名在前三十名以內。

盧主任將兩個指標的資料配對完了之後,發現一個奇怪的問題。

戰力值排名第一的楊嘯,居然找不到基因檢測資料。

致命誘惑:霸道首席偷孕妻 「什麼情況?」

盧主任讓兩名助手去找楊嘯的基因檢測圖譜,最後從一個垃圾桶裡面找到了被丟棄的基因圖譜。

「基因圖譜不明,預測進化價值為零。」

盧主任看到基因檢測圖譜上標註的文字,簡直傻眼了。

尼瑪,戰力值排名第一的人,基因檢測圖譜的價值居然為零?

這怎麼可能呢!

盧主任找到負責基因圖譜檢測的工作人員,指著楊嘯的基因圖譜問道:

「什麼情況?你解釋下,怎麼就價值為零了?」

那名工作人員自然不知道楊嘯的戰力值為第一名,當即說道:

「盧主任,根據我們以往的經驗,這種無法識別的基因圖譜,基本上沒有價值的,屬於正常進化中的失敗者。」

盧主任將楊嘯的戰力值檢測數據往桌子上一拍,大聲說道:

「你有沒搞錯,此人王級基因高級境界,戰力值4米5,如此高的戰力值,怎麼可能基因檢測價值為零?」

「這?」

工作人員看著楊嘯的戰力值數據,頓時傻眼了,額頭冷汗直冒,心想,難道是我出錯了?

工作人員重新找到了那塊滴有楊嘯鮮血的水晶片。

每個人的水晶片上都有單獨的代碼。

仔細檢查了一下,這塊水晶片的確屬於楊嘯的。

工作人員再次將楊嘯的血液樣本放入了檢測儀器中。

「嘀嘀」,

儀器發出了報警聲,屏幕上顯示出來的基因圖譜和眼前手中的一模一樣。

「這,什麼情況?」

盧主任和幾個手下都糊塗了。

戰力值測試第一名,但是先天基因的圖譜檢測價值為零,這是什麼鬼?

「楊嘯的獸魂是什麼?」

「他的資料表上,獸魂一欄填寫的是『不知道』,」

「嗯?」

眾人都是一愣。

盧主任再次拿起楊嘯的詳細資料掃了一眼,果然,獸魂一欄填寫的是:

「不知道。」

楊嘯覺得自己沒有填寫錯誤,他的確是不知道啊,尼瑪從基因進化開始,到現在3年時間了,連自己的獸魂是什麼都不知道,說出去真是笑掉大牙,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有人一拍腦袋,說道:

「盧大人,我明白了,此人的獸魂沒有出現,但是四項基因屬性卻在不斷提升,估計他是利用大量的資源強行提升自己的基因進化,

可是,一個人如果沒有獸魂的話,基因進化的價值的確不大啊,帝級基因就是他進化的天花板。」

「現在的情況怎麼辦?楊嘯這人還錄取不?」

有人問道。

眾人看著盧主任。

盧主任沉思片刻。

如果楊嘯的基因進化天花板就是帝級的話,錄取的意義就不太大了。

來飛豹學院修鍊的人,突破到帝級基因初級是最基本的要求,一般經過數年的特殊修鍊,都可以進化到帝級中級和高級,甚至極少數的天才能夠突破到皇級。

培養皇級人才很難。

所以,培養帝級基因高級境界的超級強者就成為飛豹學院的主要培養目標,這樣的超級強者可以支撐起帝國的發展和壯大。

……

吃晚飯的時候,胖子高樓特意找到了楊嘯,要請楊嘯喝酒。

楊嘯對於耿直憨厚的高樓倒不反感,加上冰兒和高樓還能聊幾句,楊嘯也就同意了。

客棧對面的酒樓太多人,而且陳蒼山等人就在裡面大廳辦了兩座酒席慶祝,耶律彩雲自然是在的。

為了避免高樓看了傷心,楊嘯便主動提出來去別的飯館吃飯。

三人沿著大街往前走,找了一個人不少太多的酒樓,要了一個包廂。

高樓這次沒有點那些昂貴的招牌菜,在楊嘯這個戰力爆棚的高手面前,他還是有些自知之明,不敢再炫富。

「冰兒,想吃什麼,隨便點,胖叔叔請客。」

高樓將菜譜放到冰兒面前。

冰兒只是個孩子,隨便點了幾個菜。

高樓又讓楊嘯點了幾個菜,然後他自己又點了兩個,吩咐服務員兩一壺好酒。

三杯酒下肚,高樓的話匣子便打開了,痛斥耶律彩雲攀附權貴,陳蒼山利用權勢誘惑良家婦女。

豪門擄婚 楊嘯問道:

「我看那耶律彩雲也不是窮人家的孩子,樣子還有些高冷,怎麼會一見到陳蒼山便主動投懷送抱了呢?」

高樓端起一杯酒,昂頭喝下,長嘆一口氣,說道:

「楊兄,蒼山城你沒聽說過嗎?」

楊嘯搖搖頭。

「唉,楊兄可有點孤陋寡聞了,」

「嗯?」

「蒼山城可是一座大城,在飛豹帝國算得上排名前十位的大城市,人口在千萬以上,陳蒼山的父親既然是蒼山城的城主,自然擁有大量的財富和崇高的權利,一般人聽了陳蒼山的身份,都會難免巴結他的。」

「我和彩霞來自一個小城市,雖然在當地還算富貴人家,可是,就我們那點錢和陳蒼山比起來,自然是差了太遠了,

彩霞資質一般,要想進入飛豹學院修鍊有些困難,

耶律彩霞的家族到了彩霞這一代手中,已經岌岌可危了,不僅沒有男丁,連後代的基因進化水平也很低,整個耶律家族都快急瘋了。」

楊嘯點點頭,他和戴維,秦雨、星雲飄雪交往久了,對於巫星上的一些情況還是了解一些。

一個家族要想立足,家族內一定要有幾個強橫人物,有幾個超級高手,否則,就只能看別人的臉色,而且家族也會逐漸走向滅亡。

高樓又喝了一杯酒,嘆息道:

「唉,彩霞也是有些慘,整個家族都都把命運寄托在她的身上,如果他不能進入飛豹學院,突破帝級境界,整個耶律家就算是完了。」

「所以彩霞姑娘一聽說陳蒼山的父親是蒼山城的城主,便立即看到了希望,和他交好,對嗎?」

楊嘯問道。

「嗯,應該是這樣的,彩霞和我從小玩到大,我對她還是比較了解的,只要能夠完成光復耶律家族的夢想,她可以做出任何努力和犧牲,別看她的戰力值只有3米6,就這個成就還是她日夜苦練的結果。」

「可是,她這個成績要進入飛豹學院,也很難啊。」

楊嘯表示懷疑。

「那就要看陳蒼山是否願意幫助她了,聽說,那個負責招生的盧主任是陳蒼山父親的生死兄弟,關係很鐵的。」

楊嘯突然發現,耶律彩雲溫柔甜美的外表下面,隱藏著一顆可怕的心。

這樣女人誰碰誰倒霉。 威風凜凜的二十三紫金騎來到趙束面前時,趙束滿臉驚訝,這可是特殊兵種啊!

竟然會出現在這個小小的鎮子里,還是玩家帶領的?

「咕隆!」

萌妃駕到:御王殿下的小嬌妻 趙束咽了口口水,看向賀翎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敬畏:

「賀領主……這…這也是大唐的軍隊嗎?」

「正是!」

看到趙束羨慕的目光,賀翎不由得面色微喜,下巴也隨著挺了挺

「真是卧虎藏龍的地方啊,怪不得您的大名在整個玩家裡都如雷貫耳,實力竟然這般深厚,有您這特殊兵種參戰,此戰十拿九穩矣!」

趙束不假思索道

看著眼前這一個個威風十足,霸道絕倫的紫金騎兵,趙束感覺自己雙眼都要放光了,這若是陵縣的兵種,那今日可就不是自己來求賀翎了,而是賀翎求著自己加入陵縣了,特殊兵種不僅屬性高超,實力卓越,也是極為稀有的存在,放眼整個東漢能夠稱之為特殊兵種的有幾隻?

「好了,收收你的口水,我們準備出發吧!」

賀翎不屑的看了一眼趙束的羨煞表情,隨口說道。

「嗯?」

趙束一聽,瞬間為之一怔:

「您…您的意思是,我們就帶著這些精銳去嗎?」

「對啊!」

賀翎點點頭,不置可否

「可能是在下跟您說的還不夠清楚,黃巾軍十萬之數列陣在前,玩家們幾輪衝刺下去,也沒有對其造成太大的傷亡效果,您這些士兵雖然勇猛,在十萬軍隊面前恐怕是……」

趙束面色凝重的說道,用這十幾個人就想對抗十萬,簡直是天方夜譚,痴人做夢啊

「哈哈哈!」

聞言,賀翎卻是大笑,看到趙束眉頭緊皺,臉色不悅,這才緩緩開口:

「難道你們平常打仗都是無腦亂沖的嗎?我還以為古人對打仗了如指掌,一出手就是陰謀陽謀并行,一動嘴就是橫縱聯合成八國之丞相呢!」

「何談古人?」

趙束有些迷茫,不知道賀翎在說什麼

……

陵縣,雙方休戰期

黃巾軍修整軍形,紮營布陣

縣城內人心惶惶,時刻準備應付城外黃巾來犯

玩家們和npc部隊在城裡都很自覺的分為兩股,沒有混在一起,npc看不起玩家,玩家也懶得去搭理他們,只是為了保護陵縣,不得已要在一起作戰

「古代表,你回來了!」

古昇從城樓上下來,面色略有不悅,其他玩家連忙圍了上來,現在只有古昇有權利代表玩家去找縣令談判,交流戰況。其他玩家是沒有權利接觸到縣令的,那些官員們一個個養尊處優的,平日里都是頤指氣使的,玩家們在他們眼裡就跟奴隸一樣。

「嗯!」

古昇點頭,胸口怒氣不散,憤懣不平的一拳砸在一個木樁上

「怎麼了,談的怎麼樣?」

一個關係好點的玩家,上來問道,之前讓古昇去和縣令談談,看看能不能商量一下不要讓玩家白白送死了,最好讓大家和npc軍隊在一起作戰,這樣能減少很多傷亡,這也是大家都很關心的問題

「那群畜生,根本沒把我們玩家放在眼裡!」

古昇搖搖頭,氣呼呼的說道,眼下卻又別無他法

「靠!那他還讓我們來幫忙,感情是讓我們來當活靶子啊!」

「就是!我們乾脆直接加入黃巾軍得了!在這受窩囊氣?」

「不行啊,加入黃巾軍,就相當於以後都貼上標籤了,要想招納名仕,拜師學徒什麼的,你看有人理你沒!」

「連現在都撐不下去了,你還考慮以後?」

……

玩家們議論紛紛,甚至開始爭吵起來

「都安靜!!」

古昇不耐煩的大吼一聲

看到全場都為之一靜,這才壓住性子,緩緩開口:

「但是他們也答應了,去找賀翎幫忙!等賀翎一來,局勢肯定會有所改變,我們玩家的地位也將獲得他們的重視!」

「賀翎!?」

眾人詫異,之前就聽說賀翎也加入戰場選擇了陵縣,後來就沒見到人影了,眼下npc看不起玩家的舉動很讓玩家們氣憤,若是賀翎能來露一手,簡直是玩家們的福利啊,大神出手,總得讓那群npc驚訝一番吧?

「沒錯!之前這個狗縣令給賀翎使絆子,害人家懶得搭理他們,現在他們覺得難以對付這些黃巾軍了,就決定派人去求助了!」

古昇看著這一群玩家,語重心長的說:

「這也將是我們玩家展現實力和尊嚴的一次!」

「哼,我覺得大神也不要來,他們想要人家來,就讓人家來,來了又使絆子,下三濫的手段,真是讓人不齒,一個個的還趾高氣揚的,也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就是,別來了,來了怕把這群npc給嚇死!」

「哈哈哈!」

……

玩家們鬨笑道,儘管如此說著,心裡卻還是很期待賀翎的強勢到來!

不遠處,npc部隊里,幾名將領正在聚首私聊,聽到玩家們一陣陣鬨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