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傢伙兒都「恨」反了,朱和墭沒有急著號召眾人割辮子入伙,而是吩咐大波玲道:「玲姐,時間不早了,大傢伙一定餓了,給他們一人發一壺甘蔗酒,一包白糖。」

肚子餓了就用白糖下酒?有這吃法?

一群人正糊塗的時候,跟著朱和墭一塊兒來的「原儒武士」已經開始發糖發酒了。

酒是甘蔗酒,不是「黑朗姆」,而是「金朗姆」,一樣是難得的好酒,很難讓人相信是用甘蔗渣和熬糖的下腳料釀造出來的。

而白糖……則更讓人吃驚!

打開紙包之後,喬林都林家的子弟們看到的是一粒粒雪白的沒有一點雜色的白糖。

喬林都林家自己也是種甘蔗榨白糖的,可他們林家生產出來的白糖和朱和墭讓人發下來的白糖一比,好像只能稱為「黃糖」了!

林如江、林如海兩兄弟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白的白糖,都大吃了一驚。

「怎麼那麼白?」

「這是誰家的白糖?難道是貴嶼都於家的糖?」

聽見兩人的發問,朱和墭笑著道:「這是北廠貢糖……是用宮廷秘方進行脫色的極品白糖。

不過這秘方的成本並不高,只比黃泥漿脫色的白糖貴那麼一點兒。但是這色澤可比那黃乎乎的白糖好太多了。

還有這個酒……也是北廠生產的大明春貢酒,主要的原料就是甘蔗渣和熬湯剩下的黑漿,再用秘法調香陳化而得,你們都品品吧!」

在場的林家人都沒聽說過「北廠」,但是東廠、西廠大家都是知道的。

既然有東西廠,那麼南北廠也是該有的。

於是也沒人往這方面多想,大傢伙就開始享用了,吃糖的吃糖,喝酒的喝酒。

糖……當然是甜的!雖然白一點,但吃起來還是那味兒。

可這「金朗姆」酒,的確是難得的好酒!

當然,也不是吹朗姆酒多好,而是這個時代潮州鄉下也真沒啥好酒。朱和墭勾兌出來的金朗姆擱這兒當然是極品,他要沒這手藝,怎麼可能把高仿洋酒的生意幹得那麼紅火?

看見一夥林家人都來了興趣,朱和墭就笑著對他們說:「孤家是幹什麼買賣的,你們也知道。賣糖賣酒的生意,孤家是看不上的……孤家現在之所以讓揭陽城內的北廠釀酒製糖,就是想把這兩門手藝傳出去,給潮州的鄉親們搞出兩個能賺大錢的產業。

所以北廠現在是開門收徒的,而且傳真本事!你們林家人想不想學?想不想跟著孤家一起賺大錢、干大事兒?」

朱和墭說的話半真半假,白糖的生意他的確沒興趣……但是酒廠的買賣他不會全放,雖然他會把釀造甘蔗酒的手藝傳出去。但他只傳釀造原酒的手藝,調香和人工陳化的手藝是不傳的。

其實調配金朗姆、黑朗姆也不算什麼大本事,因為朗姆酒不貴啊!朱和墭真正看中的還是那些高酒精度的原酒……有了這些原酒,他就能勾兌出其它更高檔的洋酒了。

另外,朱和墭還可以用這些原酒調配出經濟價值更高的香水!

不過對於林家、喬家、於家這樣的潮州宗族來說,甘蔗渣釀酒和特級白糖的買賣已經很賺了。

而且……朱和墭已經說了,北廠現在開門收徒,林家不派人去學,別的宗族也會派人去學。

到時候人家的糖更白,而且還會用甘蔗渣釀酒,賺得盆滿缽滿的,林家的黃糖怎麼辦?賣給誰去?

而林家要學這本事……那可就是崇禎皇帝的徒增孫了!

尚可喜要打贏了,不得滅了族?

不過,不是老尚不能打,奈何朱三有神雷!

所以跟著朱三太子家反清復明,是很有搞頭的!

林如江、林如海兩兄弟可不傻,腦筋一轉,已經明白了其中的厲害關係。於是雙雙起立,對朱和墭揖拜一禮:「世子爺在上,喬林都林如江、林如海,願率林家一族上下一千餘口,追隨世子,反清復明,驅逐韃虜,再興華夏!」 雲曦不想給蔣衡霖這個熊孩子臉,是因為她很清楚,他這個時候找上門肯定是老爺子發話讓他幫忙了。

他少爺不過是想讓她求他,然後他再裝模作樣給她一個台階下,好讓她對他感恩戴德。

到時候,他就能狠狠羞辱她一番,享受報復的快澸!

看到她求他就能讓他爽,這麼腦殘的心理,她實在懶得恭維!

雲曦周六周日沒來上補習班,課後班主任多問了幾句,讓她不要落了功課。

班主任剛一走,黎思諾抱着課本從她身邊走過,冷哼了聲,「裝模作樣!」

雲曦一臉莫名,被黎思諾這麼天天嫉妒羨慕恨,她這得是有多榮幸?

中午放學的時候,趙羽墨過來找雲曦去吃飯,說起了梁欣怡在隔壁學校學習的事。

韓婉靈臨走都不忘幫梁欣怡安排學校,可見她還沒打算放棄這顆棋子。

原因很簡單,梁欣怡是最接近她,甚至可以說最恨她的人了。

韓婉靈要培養眼線將來方便對付她,那麼身為她的表姐,梁欣怡無疑是最好的一個。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她倒是很期待韓婉靈回來的時候,手段能高一點。

「我聽說梁欣怡在附中的班上很受男人歡迎嘛,你懂的啊~~」

趙羽墨拋了一記媚眼過來,雲曦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是她的能耐,比起雲紫菱那個刁蠻的小姐,梁欣怡比較能忍!我都想送她一個『忍者神龜』的稱號了!」

「話說,都鬧這麼大了,你爸媽怎麼還不把她趕走啊?」

之前就聽雲曦說起過梁欣怡的德行,一想到這個吃裏扒外的賤人還在雲家,趙羽墨滿肚子忿忿不滿。

「我媽覺得她是福星,留着噁心我呢!我爸沒把她放在眼裏,如果不是覺得將來有可能還有利用價值,他早讓人把她送回去了。」

而且,她也不希望梁欣怡那麼早回鄉下。

現在還不是梁欣怡一家來京都鬧騰的時候,一切等她考上大學再說。

她還要利用舅媽來離間她爸跟她媽,她爸選舉要是過了,她就讓她爸來點婚外情調劑調劑。

男人一生最大的喜事只有三件:陞官,發財,死老婆。

她爸那麼貪婪,這三件事對他來說絕對是人生之最了!

到時候,雲家雞飛狗跳雞犬不寧的日子,她可很期待呢!

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一到墨綠色迷彩服的身影突然跑了過來。

雲曦定睛看了眼,這才看清楚眼前高大的大男孩。

「向元久,怎麼是你啊!」

「雲曦,我要去慕少帥的部隊了,是那個傳說中最厲害的特戰隊!」

「恭喜啊!」

「雲曦,謝謝你!要不是你,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往上爬了!」

「不用謝我,以後保家衛國靠你了!」

雲曦踮起腳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哥兒們義氣,「加油!你媽媽那邊不用擔心,會有人安排好的!」

「我都安排好了!我……我今天就要走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見到你,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雲曦點點頭,「行,那你加油!我們還要去吃飯,就不耽誤你時間了!」

部隊對時間要求嚴格,她不好拖他後腿。

「好……那我走了……你、你保重!」

說着,他深深看了她一眼,擰著眉轉身往車子跑,生怕下一刻,自己會捨不得。

趙羽墨在邊上戳了戳雲曦的手臂,「這小子不會是真喜歡上你了吧?」

「開什麼玩笑!」雲曦沒好氣的拍掉她的戳戳手,「走吧,我都快餓死了,今天請你吃牛肉麵!」

「不行,我請你,有事相求!」

「行,吃完再說!」

。 夜北梟的關注點,在江小狼的身體上,這讓江南曦心頭很暖。

她解釋道:「小狼從兩歲的時候,他就已經發現了自己的特殊。我當時就給他檢查了身體,他沒有任何異樣,身體發育也完全正常。只要他的手不和別人的身體接觸,他就不會看到別人的未來。而且墨先生給他用特殊材料,製作了一副手套,必要的時候,他可以戴手套的。」

夜北梟驀地想起,第一次見江小狼的時候,高子羨就是對他的手套非常好奇。而他也看了那副手套,當時他卻沒有想到,眼前的小不點,會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他當時只覺得江小狼有點眼熟,卻沒有想到,他和自己小時候,幾乎一模一樣。而他也想不到,自己會有一個兒子,所以才沒有第一時間,和江小狼相認!

現在想起來,他都有些追悔莫及!

他望著江小狼,有些愧疚地問道:「你當時看到了什麼?你當時就知道我是你的爸爸?」

江小狼有些得意地笑了:「嗯。你還記得嗎?我當時故意讓你看我的手套,我其實是故意摸你的手。但是我看不到你的未來,我也看不到媽媽的。所以,我覺得你肯定是我爸爸!」

夜北梟在江小狼的小屁股上揉了一把:「你當時為什麼不提醒我?」

江小狼撇撇嘴:「我討厭那隻鸚鵡!」

「鸚鵡?」

江南曦噗嗤一笑:「他說的是高子羨,他有點話嘮。」

夜北梟明白了,說道:「子羨是個好孩子,心思單純,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他對我說過,他很喜歡你,所以,你也不要和他有什麼隔閡。」

江小狼撇撇嘴,沒說話。

江南曦問道:「你剛才說,你爺爺吃紙灰,是怎麼回事?」

江小狼說:「剛才上樓的時候,爺爺牽了我的手,我就看到,他在睡覺的時候,一個老女人,把一張畫著奇怪的符號的黃色的紙,點燃燒成了灰,放在爺爺的牛奶中。爺爺喝了牛奶,就睡覺了!」

江南曦和夜北梟對視一眼,兩個人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但是他們能猜到,能靠近夜遠山,並且在他的牛奶里動手腳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劉敏華。

她燒黃色的符紙做什麼?難道是她要搞什麼歪門邪道?她到底要做什麼?

夜北梟雖然是痛恨夜遠山的無情無義,但是夜遠山畢竟是他的親生父親,他也不能看著他被劉敏華給害了!

因此,他說道:「你們在家裡休息,我回去看看。」

如果劉敏華敢到什麼鬼,他絕對不會放過她!

江南曦說道:「你一個人回去,恐怕會打草驚蛇。這樣,我們一家三口都回去,就說回去談婚事的。你爸爸走的時候,我感覺他態度不是那麼強硬了,所以,我們趁熱打鐵。」

夜北梟點頭:「也好。」

但是,他還是打電話,給自己留在老宅的人,問他們劉敏華最近這段時間,可有什麼異常的舉動。

那人告訴夜北梟說,劉敏華過幾天就會出一趟門。他曾經跟蹤過她,但是每次都跟丟了,因此也不知道她去做什麼。

其餘時間,她就在家裡,陪著老爺子,倒也沒有什麼事。

夜北梟蹙眉,罵了一聲廢物。讓他不要再跟蹤,有什麼情況,及時彙報就好! 這從外部看來僅能容下至多四人同坐的船屋,掀開帘子入內一看,竟然別有一番天地,顯現出一間近百平米的木飾屋子。檀香瀰漫,竹簾重重,掀開簾帳,進里一觀,只見屋子中心擺放着一方茶几,一位身穿白衣銀髮及地的女子正在沏茶,那完美的側顏一見便知是……費倫娜。

九尾走路悄無聲息,但女子已然感受到他的到來,輕言一句:「先知,請坐。」並無抬頭。

九尾淡然地走到她的對面,坐下,無言地等待女子將壺中的茶水倒在他面前的杯中。他表面漠然地看着女子的臉龐,虛默卻分明地感受到了他不同尋常的心跳頻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