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聞人雪和周陽走後,褚宏宇原本溺愛的臉色,頓時變得冷峻無比,用着那淡淡的話語,卻不容他人拒絕的音色說道:“怎麼?我的話不好使了麼?”

“這些年,破壞我的規矩的人,死的可不少了!你們是不是也想……嗯?”

“校長!我們……”

獨臂老者剛要說話,褚宏宇打斷道:“你趙家人在這裏挑選自己的嫡系,我一直都睜一眼閉一眼!不然,早就捅到陛下那了!我只要說一句趙家想謀權篡位,你認爲趙家能存在幾次?”

聽着褚宏宇的話,獨臂老者等人臉上冷汗直流。

“再者說!他們這些人,都是國之棟樑!你們這樣做,不是把我國的棟樑,往外逼麼?”

“我說過,在我的地盤內,不允許私用刑罰!即便是三大家族也不例外!就是出了事,我給頂着!怎麼?我說的話都沒有用了是麼?”

“這一次我給趙仁宇一個面子!你們可以不死,也回去告訴他,想找茬,別在我面前!別在我的地盤!同時,給趙仁宇說,這個叫周陽的,是我侄女的心上人,滾吧!”


褚宏宇的話語落下,獨臂老者等人如同大赦,紛紛告退。

同時他們也聽出來了,這褚宏宇想要保周陽一命,當然是用他們幾個人的命,換周陽的一命。

只不過,在趙仁宇的眼中,這幾個人的命值不值得周陽這一條命,那就不好說了。

看着幾人走後,褚宏宇嚴峻的面容頓時變得慈愛,卻有着一絲無奈,搖頭嘆道:“雪兒啊雪兒,你可知道你的心上人,有多少麻煩!”

“修煉者,逆天修煉,血腥中度過不假!可是面對趙家這等龐然大物,他能活麼?”

“可惜了……” 離開報道部後,看着身邊的聞人雪,周陽總覺得聞人雪有些陌生,剛纔那伶牙俐齒,憤怒的話,倒還符合聞人雪的個性。可隨後,那小女兒姿態,卻是讓周陽大開眼界。

出了門後,兩人一直保持沉默。

周陽是不知道怎麼問。

聞人雪則是不知道怎麼說。

“周陽,反正你對這裏的宿舍不瞭解,我帶你去吧。”

聞人雪視圖打破兩人的尷尬氣氛。

“嗯。”

沉思的周陽低着頭,輕‘嗯’了一聲。

“你怎麼不問我?”聽着周陽淡淡的輕嗯,聞人雪皺着鼻頭,不滿的嘟囔道。

周陽看着天,沉思良久,隨即,轉頭看着聞人雪緩緩說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祕密,你有,同樣我也有!我知道,你不是害我就行。當然,如果你想告訴我,你肯定會告訴我的,對麼?”

“其實……”聞人雪點點頭,緩緩說道:“我怕告訴你,你會討厭我。”

“怎麼會呢?”一個寧願等待他兩年的女孩子,周陽不知道自己有什麼討厭她的理由。

“周陽,你應該知道帝國有三大元帥吧!”看着周陽點頭,聞人雪奇怪的問道:“那你怎麼會不知道聞人家族呢?”

“這……”周陽頓時尷尬不已,“不是我不想了解,而是我一直也沒有這個心思,說句見笑的話,三大元帥除了趙家,其他兩家我都不知道。”

“噗”。看着周陽有些羞澀尷尬的面容,聞人雪嗤笑而出,捂嘴笑道:“你呀你,真不知道你還是不是紫耀帝國的人。”

“三大元帥,趙家其一,吳家是第二,而我們聞人家是第三。”看着周陽的疑惑,聞人雪繼續微笑道:“對於我們三大家族的孩子,也是要同其他人一樣,需要磨練。”

“修煉的人,哪有不經過血的洗禮的呢?”

“所以,家族的長輩,會安排各家族的人,去各影衛內校,進修!但,卻不允許家族的孩子,進入預備軍校!也就是如這西大軍校這樣的預備軍校。”

“而我呢,是一女流之輩!哪有那麼大的野心。雖然家族裏知道我喜歡你,而且也同樣阻止了!不過,你也知道我的個性!”

“這還得要說,父母,爺爺奶奶,還有宇叔,他們都慣着我,疼我!”

“宇叔,你也見過了,就是褚宏宇!他是我父親的結拜兄弟。”

雖然聞人雪是微笑的說話,可這些話中,周陽聽出來了,聞人雪是違背了家族的意願,非要來找自己!而且,非要來這西大軍校。更加的是,這一等就是兩年之久。

“你……”周陽心中有些感動,輕聲道:“爲了我你這樣做,不值得的。”

“誰說不值得!”聞人雪杏目一瞪,氣憤的說道:“我喜歡誰,我自己做主!我想要跟誰在一起,誰也攔不着!”

“我知道我喜歡你就好了,別的我不管!”


聽着聞人雪現在說話那驕縱蠻橫的味道,周陽微微一笑,“這個性格纔像你啊。”

“你!”聞人雪一聽周陽這樣說話,倒也樂了,她真不知道,是跟周陽生氣好,還是不生氣好。

兩個人就這麼閒聊,周陽卻一字未提他喜歡聞人雪的話,隨後,周陽被聞人雪帶到了他分配的宿舍。

“這就是宿舍?”

周陽不敢置信的說道。

“嗯,對啊!”

聞人雪理所當然的點點頭。

周陽不敢相信,這西大軍區的宿舍竟然如此豪華。每一個人,都將擁有一棟單獨別墅模樣的宿舍。

是一人一棟。

“難道有什麼不對麼?你要知道,能當上將軍的人,能有多少?而這西大軍校的面積,比一般的城池都要大上不少!如果按照城池的分佈來講,單單是這個軍校的面積,足以是百萬人居住的大城!”

“人少,面積大,一人一個房子,還多麼?”

聽着聞人雪的解釋,周陽恍然的點點頭。

“我今天就不進去了!我想你也累了,早休息一下,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

“雖然通過了考覈,但是這軍校還是有一些預備將軍的規定!而且,也還有其他任務,具體的我不多說了!你看看腕帶,那裏都有。”

“啵。”

話語落下,聞人雪在周陽毫無準備之下,親了周陽的臉頰。

鼻尖嗅到一摸誘人的體香,隨後感覺到一個柔軟的身軀擁入懷中,在自己的臉頰上如蜻蜓點水一般,匆忙劃過。

待周陽剛剛回過神來,那柔軟的嬌軀卻是脫離了自己的懷抱。留在自己身上的,則是那淡淡的體香。

“你。”

聞人雪看着周陽驚訝的看着自己,杏目一瞪,臉上卻是緋紅,像極了熟透的蘋果一般。

跺着小腳,逃也似的跑開了。

看着離開的聞人雪,周陽只覺得自己的心裏,有着更多的無奈。

······

深夜,周陽的宿舍。

房間內豪華大氣,各種傢俱齊全,比之影衛內島的簡陋,自然是天差地別。

“如影衛內島一樣,在這裏每個月生活都要繳納積分!而且還是一千!”看着腕帶之中的信息,周陽嘴角一挑:“不過,這裏卻不讓挑戰!”

“倒是有些意思!”

“幻靈塔和魔能塔倒是都有,而且比之影衛內島,還要多!可這積分到底從何而來呢?”周陽皺着眉頭,連續翻了好多頁內容,在最後看到:“戰場殺敵?”

“賞金任務?”看着這麼兩個介紹,周陽挑起了眉頭,“沒了?就這兩項?”

“這第一項,戰場殺敵,原來是通過傳送陣,給傳到前線最近的一個城市,然後參加軍隊,輔助軍隊然後殺敵。”

“這第二項,賞金任務,倒是有些意思!誰都可以委託任務,但是需要交納委託金,也就是積分!完成的人,自然獲得積分。平時,學院裏,也會放一些任務在裏面!”

“擊殺一些江湖大盜,和一些尋寶,看護,等等任務!”

看到最後,周陽眸子一亮,“咦!還有等級劃分!一到九級不等。”

“一級最小,九級最大!相對的,等級越高的任務,積分也就越高!”周陽眸子鋥亮,心中瞭然,“這賞金任務就好似在外面的懸賞!如當時趙家等人懸賞自己一樣。”

“只不過,這個任務只在學院內傳播,而外面沒有!外面的,也傳不到這裏面來。”

“六級任務,尋求神晶一枚,積分兩萬。”看着懸賞的任務,周陽一臉的吹噓,“嘖嘖嘖,這神晶還有人懸賞,而且還是六級任務,積分兩萬。”

“也對!神晶比之地龍根也是相差不多!只不過,第一次使用效果上佳,後面則是不太好了。”

“八級任務,尋找地龍根一份。”

“八級任務,尋找神器戰靴一雙。”

“九級任務,尋找神器鎧甲或武器一件。”

“有點像拍賣了。不過,現在的這個腕帶,和勞瑞給的腕帶,我一共有兩個腕帶,我總不能一手一個帶着吧。”

“周陽。”

周陽正在皺眉之時,突兀聽到勞瑞的聲音,疑惑問道:“怎麼?”

“你現在的這個腕帶不怎麼樣,交給我,半個小時我把這個腕帶的資料融入一下我給你的那個,同時,給你連接了。”

“這也行?”

聽着勞瑞的話,周陽興奮的一問。要知道,此時周陽正愁自己怎麼帶着兩個腕帶呢。

如果,別人看到周陽帶着兩個腕帶,還不知道怎麼想呢。

“你也不想想我是什麼?對於你們這些落後的器械,我稍稍就能改造,放心,交給我吧。”

······

清晨,周陽帶着勞瑞已經給改造過的腕帶,正在製作魔法卷軸。

在龍神宮時,魔法卷軸已經被他使用的幾乎消耗一空!

沒有魔法卷軸,周陽這個陣師,那自然就是毫無戰鬥力的。再者說,周陽打算用學院的傳送陣,去臥龍城,然後把方安然接來!如果遇到韋家的阻攔,周陽也好對戰。


“滴。”

腕帶上傳來輕鳴,夾雜着一絲震動,周陽停下手中的動作,打開腕錶看去。

“周陽,現在有空麼?”

看着腕帶的編號,周陽嘴角一挑,回覆道:“沒什麼重要的事!有事?”

“滴。”

“就是想見見你,帶你去軍校轉轉。”

看着這麼直白的話語,周陽不忍拒絕,隨即心中也想到:“也好!把昨晚給爺爺和安然的信件,也寄送出去。”

便回覆道:“行,你來找我吧。”

看了一眼匍匐在自己不遠,正在吸收昨晚自己給它神晶的白靈,周陽收拾一下眼前的東西,然後站起身來。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