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這一幕,馬尚龍直接在包廂裏叫了起來,大聲喝罵:“蠢貨,這個時候怎麼能夠醒過來呢?應該一直裝死啊!”

只可惜,他的聲音根本傳不到那人的耳中,後者只有滿臉的疑惑,似乎還在回憶剛剛發生的事情。

但是一瞬間的功夫,他已經是成爲了人羣的焦點,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猛地移轉,從林傑的身上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

剛剛還口吐白沫,一副垂死掙扎模樣的人,這會兒看上去,倒像是生龍活虎了,難免不讓人懷疑,之前的一切,都是僞裝的。

林傑笑了笑,突然上前,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領,冷聲道:“你不是食物中毒了麼?”

“我?”那人還有點迷糊,不過這一次倒是很快反應過來,連連點頭,道:“沒錯沒錯,我是食物中毒了!”

說着,作勢就要繼續倒下去,卻是被林傑牢牢的鉗制住,根本無法倒下去,反而是被扯離了地面,臉上登時攀滿了驚恐之色。

“你……你想做什麼?”

“食物中毒了?我怎麼看你都像是健康的很啊!”林傑冷笑一聲,道:“不過既然你已經食物中毒了,這會兒那應該要洗胃了!”

“我來幫幫你怎麼樣?”

話音才落,林傑的拳頭已經是呼嘯而至,重重的撞在了他的胃部附近,小腹中當即傳來一陣陣絞痛之感,翻江倒海。

那人的表情頓時難看下來,扭曲到幾乎變形,甚至連悶哼都發不出來,只是低下頭去,艱難的扭動着身體,試圖擺脫林傑的控制。

可惜,這一切都是徒勞的,他也只能任由林傑這般折騰。

“哦?看來力道還不夠啊!”林傑看着這傢伙並沒有開口的意思,冷笑着開口,臉上滿是戲謔之色,再度舉起了拳頭,還特地在那人的面前晃動了一下。

“林傑!”

看到這一幕,方彩鈴哪裏還能夠忍下去,趕忙出聲冷喝,試圖阻止林傑。可是後者置若罔聞,絲毫沒有理會她的意思。

“林傑,你想徹底搞垮香榭裏麼?”方彩鈴幾乎要瘋掉了,出現了食物中毒的情況,或許還可以解釋,這要是將人打成了重傷,以後還怎麼繼續營業?

但是,林傑始終不爲所動,只是冷冷的觀察着面前的這個傢伙,沉聲道:“怎麼樣?現在感覺如何?”

那傢伙的面色已經是完全慘白了下來,幾乎是難看到了極致,一雙眼睛,都是漸漸失去了神采。如果繼續下去,恐怕用不了兩拳,這個傢伙就要一命嗚呼了。

見此情形,一旁的醫生也是迅速上前,趕忙開口道:“住手,你怎麼能夠這樣對待患者呢?難不成,你們的餐廳就是這樣對待問題的麼?”

至於這個傢伙的生死,醫生並不是很在意,只要能夠將這件事全部蓋在香榭裏的頭頂,壓實了,就算是死了,也算是值得了。

林傑的臉上閃過一抹冷笑,看都不看那醫生一眼,哼道:“我怎麼辦事,要你指教麼?”

聞言,方彩鈴也是禁不住的泄氣,她心中清楚,想要阻攔林傑,怕是根本沒人能夠做到,至今爲止,但凡那些想要阻攔他的人,無一能夠成功。

鄭梓辛,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事到如今,她只能夠相信,林傑不是一時頭腦發熱的人,也不會對香榭裏有什麼不利,做這些,或許是有着其他的目的。

“我……我說!”

就在這個時候,那幾乎看上去已經是要嚥氣的傢伙,終於是出聲了,喃喃的吐出了幾個字,道:“我說,我都說。”

“說什麼呢?”林傑裝作沒聽懂的樣子,笑着問道。一旁的醫生,面色卻是陡然難看下來,當下就要上前阻攔,卻是被林傑身後的人起身攔住。

以他那點力氣,哪裏是那幫人的對手,很快便是被丟到了一邊。

被林傑控制的人,也是被緩緩放了下來,直接癱軟倒地,喃喃的道:“我沒有食物中毒,剛剛都是裝的,因爲他們給了我錢!”

說着,擡手便是指向了醫生的方向。

頓時,人羣中一片譁然,剛剛還紛紛指責林傑的人,此時頓時滿臉驚訝,面面相覷,各自攀上了濃濃的凝重之色。

原來,剛剛林傑是已經看破了這一切,所以纔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一切的緣由,都伴隨着這一句話,頃刻間得到解答。方彩鈴滿臉的焦急,變成了滿臉的欣喜,心中暗暗慶幸,剛剛並沒有執意的去阻攔他,否則,恐怕結果就不會這麼輕鬆了。

被林傑暴揍過的傢伙,很快便是將事情的原委全部交代。

從馬尚龍一開始的交代,到那個醫生找上門來,一切的事情,全部交代了個清清楚楚,事情登時真相大白,衆人之中,滿是議論的譁然之聲。

“所以,這一切都是馬尚龍的主意是麼?”林傑丟下了那人,目光轉而落在了那個醫生的身上,冷聲開口。


此時的醫生,已然是沒了之前的憤慨之色,反而是緊張的看着林傑,一句話也不說。他心中很是清楚,以他現在這種情況,根本沒可能脫身的。

只不過,現在的他,還寄希望於馬尚龍。

可惜他根本不知道,此時的馬尚龍,已經是在包廂裏暴跳如雷,連聲臭罵他不會做事,居然找了這麼一個蠢貨。

到現在,非但沒有將事情解決,反而是招來了更多的麻煩。

要是這件事被林傑追究個沒完,很可能對於金碧輝煌而言,就不僅僅是因爲促銷會帶來的這麼一點麻煩了。

必然是末日之災。

不能這樣下去,必須要想辦法補救!

馬尚龍在房間裏焦急的來回走動,因爲這件事情的發生,直播早已經被關閉,他根本無從知道現場的情況,只能是憑藉臆測,還有等待消息了。

“不行,我必須要主動出擊!”馬尚龍深吸了一口氣,聯繫上了司空月,這個時候,他唯一能夠想到的人,就是這位老人了。


司空月聽說這些事情的時候,面色也是陡然難看下來。

他怎麼也沒想到,馬尚龍居然愚蠢至此,這種低劣的手段,不是擺明了送死麼?但是因爲馬尚龍的身份,倒也是不好直接指責。

目光一轉,便是落在了不遠處閉目養神的馬天遠的身上,看來事到如今,也只有這位馬家的家主才能夠解決了。

幾步上前,將事情的原委講述了一遍。此時的馬尚龍,就在包廂裏坐立不安,急切的等待着司空月的回覆。

對於這一切,林傑還毫不知情,此時的他,正在擺弄着雙手,發出咯吱咯吱的脆響聲,打量着身體已經是在微微顫抖的醫生,笑道:“看來你也是有點食物中毒的跡象,都傷到腦子了,我來幫你回憶一下?”

說着,陡然出拳,便是重重的砸了出去,那醫生都來不及反應,就看到拳頭迅速的在眼底放大,頃刻間的功夫,已然是迫近了鼻尖。

突如其來的攻擊,瞬間想到了之前那個傢伙的慘狀,下意識的緊閉了雙眼,不敢去看,靜靜的等待着被打飛。

然而,等待良久,都沒有感覺到那恐怖的力量,戰戰兢兢的睜開了眼睛,纔看到拳頭居然是停在了鼻尖的位置。

“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這一口氣還沒有緩過來,拳頭忽然動了,徑直砸在了他的面門之上,鑽心的痛楚,陡然間瀰漫了全身。

尖利的慘叫聲,陡然間充斥了整個廣場,落在了每個人的耳中。那醫生徑直向後倒去,捂着鼻子痛苦的嘶吼着,隱約中,似乎還帶着幾分哭腔! “蠢貨!”得知了這件事的馬天遠,連杯子裏的茶水也是沒了興致,擡手便是將杯子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面色陰沉的可怕。

從秦少天的事情發生之後,他就是順勢將這位一直視爲驕傲的長子,從國外找了回來。本指望他能夠帶領金碧輝煌踏上新的高峯,至於一個林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哪知道,接踵而來的,是各種各樣不好的消息。只是如此也就罷了,至少金碧輝煌還在,這些事情還不至於動搖到金碧輝煌的根基。

哪怕是沒有半分的前進,至少金碧輝煌還能夠撐上幾年沒問題,依舊是可以作爲南海市的龍頭,只要時節到了,接待一些有足夠分量的人物,一切都還會回來的。

但是,馬尚龍做的這些事情,卻是無異於自尋死路。就算是林傑的這個促銷會能夠翻天,也絕對不至於能夠將金碧輝煌扳倒。

馬尚龍此舉,卻是無形中幫了林傑一把,將金碧輝煌送到了風口浪尖。

“老爺,你看,接下來?”司空月最是能夠理解此時馬天遠的心情,從當初的一個小飯館,做到今天的地步,他是如今僅剩的見證者。

沒想到,數年之後,居然是被自己的兒子,親手葬送到這般地步,換誰都是無法接受的。如果是司空月自己,恐怕早已經將這個不孝之子,趕出家門了。

只是他更清楚,相比自己,馬天遠明顯更加疼愛這兩個兒子,是絕對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最可能的解決辦法,就是更加乾脆的解決掉香榭裏以及林傑,這些一切可能威脅到金碧輝煌的東西。


果然,馬天遠沉吟良久,緩緩的開口道:“司空,看來這一次需要你親自出手了,將這個什麼林傑,處理的乾淨點。”

“知道了,也不是第一次了。”司空月聽着早已經預料當中的答案,微微一笑,點頭道。

馬天遠對於這有着幾分不敬的話,並沒有太多的在意,他心中很是清楚,要不是因爲當年的他,僥倖救下了司空月,哪裏會有如今的金碧輝煌。

司空月的實力,遠不是他所能夠想象的,他所要做的,就是在這個人還聽話的時候,儘可能的穩固金碧輝煌的事業罷了。

叮鈴鈴!

包廂裏的馬尚龍,急切的坐立不安,都準備衝出包廂了,忽然手機急切的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居然是許久不曾聯繫的父親,臉上非但沒有半分緊張,反而是充滿了欣喜。

“喂,爸!”不過,接通電話的時候,他還是保持了一定的穩重,否則,要是讓父親知道他現在方寸大亂的這個樣子,只怕得失望透頂了。

他不知道的是,馬天遠對於這個兒子,瞭解太深了,而且這一通電話,也並不是什麼安慰,而是他從未想到過的一盆冷水。

徑直從頭澆到了底,都來不及反應,等到馬天遠說完,他整個人還是愣住的。

“什麼?要我出國?”馬尚龍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面對林傑的時候,他的父親,居然讓他去逃避!

“沒錯!如果你繼續呆在這裏,只能是應對無盡的麻煩,而且,還會給金碧輝煌帶來前所未有的危機!”馬天遠沉聲開口,在他看來,這是最好的辦法了,只要馬尚龍出國,等到風頭過去,由司空月解決了林傑,這一切都依舊可以回來的。

但是,此時的馬尚龍卻是完全不理解,在他看來,不管面對什麼樣的危機,他都要迎戰,而現在這個樣子,無異於將他拋棄了。

不僅在林傑的面前,已經是敗下陣來,更令他難受的是,這擺明了是將他當作了替罪羊,去承受這一切。

這對於他而言,是前所未有的打擊,是絕對無法忍受的。

“這是命令,我已經是安排了飛機,你今天晚上就走!”停頓片刻,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了馬天遠沉悶的聲音,如聲聲炸雷,落入了馬尚龍的耳中。

嘟嘟嘟!

他還想說點什麼,馬天遠已經是掛斷了電話。馬尚龍身體一顫,差點沒摔倒在地,扶住了一旁的沙發才站穩了身形,緩緩的坐在了上面,到現在還不願意相信眼前的一切。

“我居然敗了麼?”

此時的林傑,對此根本不知半分,而且也顧不上管這些,而是滿臉凝重的看着面前的醫生,後者正在老老實實的交代問題。

經過那一拳的洗禮,他頓時明白了與林傑之間的差距,繼續這樣下去,很可能真的會被打死的。之前爲了那鄭梓辛,所發生的一切,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坦白。

林傑順手拿手機全部錄了下來,緊接着便是聯繫了警察局。一聽到是林傑的報警,都不詢問到底是什麼事情,直接問了地點,便是迅速趕來了,生怕慢上一分鐘,就要有人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看着地上慘兮兮的兩人,爲首的杜夢晴,也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這樣子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了,看來這兩個傢伙也是很識時務的,不然的話,今天只能給他們收屍了。

“杜隊長,麻煩了。”

“你要是少惹點麻煩,我寧願不聽到這句話。”杜夢晴沒好氣的白了這個傢伙一眼,怎麼一天到晚,這傢伙都沒有什麼好事呢?

每次兩人的見面,都是在這種局面之下,實在是讓人有點不爽。

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杜夢晴很快就是將這些想法拋到了腦後。攛掇誤陷,意圖造成社會混亂,加上之前的事情,馬尚龍這一回,真的是無法避免了。

“我看他也是到頭了!”杜夢晴深吸一口氣,對於馬尚龍的所作所爲她也從來沒有什麼好感,這幾次經歷的事情,更是讓她更多了幾分不屑,這種人,簡直是社會的毒瘤。

“你放心,我一定會嚴肅處理的!”

“這樣最好了!”林傑微微一笑,道:“除暴安良這種事,我最相信杜隊長了!”

杜夢晴看着這個樣子的林傑,心中卻滿是無語,這傢伙嘴上說的好聽,還不就是爲了甩麻煩給她麼?

不知道這次去找馬尚龍,又要折騰多久。

但是她更清楚,如今的時間纔是最重要的,一旦給馬尚龍跑了,這件事還真的是沒話可說了。懶得和林傑繼續扯皮,轉身上了警車,便是直奔金碧輝煌而去。

相比回到警察局請示還要應對一大堆的麻煩,還不如直接來一招先斬後奏。

馬尚龍還在包廂裏煩惱,忽然聽到了門外傳來了響亮的警笛聲,眉頭頓時皺緊,走到窗邊瞄了一眼,就看到了十幾個警察,在杜夢晴的帶領下,大步走了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