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窄小的船屋,黨靈芸也後悔了,可是她真的不敢走了。

雖然她知道一切都是顧銘做的,但是親眼所見后的恐懼,還是讓她無法消化。

可是話已經說出來了,現在離開的話,她怕顧銘殺了自己。

就算是她死了,也不會有人知道。

想到這裡,黨靈芸還是選擇留在這裡,至少,有顧小蕊陪著她,她還是安全。

如果讓顧銘知道她的想法,不知道會被氣成什麼樣子。

難道他就是那麼喜歡殺戮嗎?

「你們住在這裡吧,我到外面去!」顧銘微微一笑,起身準備出去。

「哥,外面晚間很冷的。我想黨主任不會介意你留在這裡的!」顧小蕊微微一笑。

「這裡本來就是你們的家,能收留我一晚,我已經知足了!」

黨靈芸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想到和陌生男子住在一個房間內,她的俏臉瞬間羞紅,低著頭不敢看顧銘。

「哥,你看黨主任都同意,你就留下吧,要不然那些人半夜再來怎麼辦?」

顧小蕊一把拉住顧銘。

顧銘不知道顧小蕊在想什麼,但是依他對顧小蕊的了解,她根本不會有什麼複雜的想法。

既然黨靈芸都已經同意,那他還在堅持什麼呢?

「那好吧!」

顧銘很是無奈,如果換成其他人,他早就拒絕了。

可是面對顧小蕊,他沒有絲毫辦法。

接下來的問題又出現了,房間里只有兩張床,而且都是單人床他們怎麼睡?

顧小蕊也頭痛起來。

家裡並沒有多餘的被子,如今晚上的天氣很冷,如果不蓋被子的話,是會生病的。

「哥,要不我們打地鋪吧!」

顧小蕊說完,便去準備。

看著忙碌的顧小蕊,顧銘更是無語。

黨靈芸一聽,頓時是臉色更加羞紅。

這都要叫什麼事呀!

她剛想轉身離開,當看見外面那漆黑的夜空時,頓時又退了回來。

「鋪好了!」

看著自己的傑作,顧小蕊微微一笑,可是怎麼睡呢?

雖然自己和顧銘以兄妹相稱,又在同一個房間內住了幾天,可是那時畢竟是分開住。

可是現在……

黨靈芸看著顧小蕊為難的樣子,鼓勇氣說道:「那個,我還是回去吧?不打擾你們了!」

「黨主任,難道你怕害了嗎?你看外面多黑呀,而且路燈也關。反正大家都是合衣而眠,對付一夜就好了。哥,你睡中間,我和黨主任一人睡一頭!」

顧小蕊說完,也不管顧銘同不同意,直接安排了。

而且,把燈並掉了。

屋裡一黑,黨靈芸不由的鬆了一口氣,至少大家誰也看不到誰尷尬的一面。

可是顧銘呢?

他的實力已經恢復,別說是黑衣,就是黨靈芸裡面穿著什麼,只要他想知道,就沒有他不知道的。

既然,顧小蕊已經安排了,那就等她們睡著以後再離開吧。

三人躺下后,很快就傳來了顧小蕊的酣睡聲。

顧銘看了一眼,顧小蕊確實是睡著了。

可是黨靈芸並沒有睡。

聞著身邊兩種不同的體香,讓顧銘瞬間有股著邪火。

太久沒有和女人離的這麼近了,太多的想法涌了上來。

特別是黨靈芸這樣的漂亮女人,怎麼能夠不讓他火大呢!

顧小蕊睡覺不老實,總喜歡動來動去。

很快,顧銘就被她擠到了黨靈芸這邊,兩人緊緊的靠在了一起,雖然隔著衣物,可顧銘還是清楚的感覺到黨靈芸的體溫在不斷的上升。

她的身體在不停的顫抖著,顯得很緊張。

「我出去睡吧!」

說著,顧銘準備起身。

但是卻被黨靈芸一把拉住。

「還是睡在這裡吧,別把小蕊驚醒了!」

黨靈芸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這句話的,只感覺自己的臉滾燙,就好像發燒一樣。

她慢慢的轉身,背對著顧銘側躺著。

這讓顧銘感覺地方大了不少。

可是下一刻,顧銘再次被顧小蕊擠向了黨靈芸。

「我還是出去吧!」

顧銘知道黨靈芸並沒有睡,於是輕聲的說道。

「躺下吧,你向我一樣側個身子吧,我想那面的地方應該夠她用了!」黨靈芸的聲音再次傳來。

顧銘很無奈,可是轉念一想,人家女人都不怕,自己一個大男人還怕什麼?

當初和自己那些女人在一起的膽子哪去了,難道現在就怕了嗎?

想通之後,顧銘翻身側躺,面對著黨靈芸,慢慢的向她靠了過去。 聞著黨靈芸身上的體香,顧銘漸漸的火氣上涌。

他的強烈反應,黨靈芸已經感覺到了。

可是如今已經退無可退,只能默默的承受著,身體漸漸的開始無力。

一夜無語。

直到天亮,顧銘才急忙跑出房間。

整整一夜,他都在痛苦的煎熬著,而黨發靈芸的情況和他差不多,一夜未睡,感覺著男人的氣息,渾身就像是被上萬隻螞蟻在爬一樣的難受。

……

海景區。

作為山海市市中心的存在,這裡可是富豪們的天堂。

而此時,在這裡的一個別墅內,一名中年男人憤怒的咆哮著。

「你是說,成兒他們突然被火燒死了?」

黨正英一臉的陰沉,質問了許多遍,可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黨先生,我們雖然離的遠,可是我們手中有望遠鏡,黨少爺等人確實是被火燒死的,那些火是突然出現的。」

一旁,一個光頭大漢忐忑不安的說道。

「這不可能!」

黨正英無法相信這是事實,就算對方再厲害,也不可能釋放火焰吧?

而且剛才這個人已經說了,那些火是突然出現的。

難道說顧家那兩兄妹的背後有強者的存在。

除了這個可能,黨正英再也無法想像出其他的可能來了。

「看來是那個高人在背後保護你呀!」

黨正英微微一笑,眼中滿是激動之色,絲毫沒有任何的喪子之痛。

與此同時,黨正平的家中。

仙武神煌 「你說的都是真的?」黨正英看著眼前的人,不由的問道。

「是真的,而且小姐昨天晚還留在船屋!」

「好!太好了!」

黨正平大笑起來。

雖然不知道女兒是怎麼認識顧銘的,但是想到他身後強者,黨正平就忍不住激動。

就算他們是窮人又如何,黨家以前也是窮人。

但是見過李德方的手段,以用女兒身上護身符的厲害后,黨正平便改變了想法。

就算他把黨家發展成世界第一家族又如何,他們始終都是普通人。

如果想要強大,那就必須有向李德方那樣的武者做靠山。

而顧銘身後的人則是他們黨家的最後選擇,而且看女兒的樣子,應該是喜歡上了顧銘。

黨正平越想越激動,越想越興奮,笑聲也越來越大。

「多派些人保護好小姐和顧銘家兄妹!」黨正平大笑道。

……

此時,黨正英坐在高束疾馳的轎車中,臉色卻十分的平靜。

昨天老爺子雖然被救了回來,已經清醒,可是他的身體卻不允許他說話。

這讓黨正英鬆了一口氣,否則,等待他的下場只有一個,那便是身敗名裂,被趕出黨家。

到時候,整個黨家將會大哥黨正平的。

可是天算不如人算,就算他們救回老爺子又如何,以他現在的身體情況,根本不可能繼續再活下去。

而且那裡有自己的人二十四小時盯著,如果黨正平幾人搞什麼小動作,他就會第一時間知道。

雖然兒子死了,可也算是找到了幕後的黑手。

儘管他的人沒看見顧銘釋放的火焰,但是想來和他背後之人有關。

「相比一個兒子,黨家才是最重要的!」

帶著笑意的黨正英,微微閉上了雙眼,不管在想著什麼。

很快,黨正英的車子來到了海灘,將車停在了公路邊上。

「老闆,顧銘就住那裡。我們現在就去見他嗎?」司機問道。

黨正英點了點頭,結果他還沒打開門,就大聲說道:「開車,快開車,我們快走!」

司機頓時傻眼了,不知道黨正英發什麼瘋,便還是乖乖的照辦。

在車子緩緩駛遠,肉眼可見的船屋不見后,黨正英這才鬆了一口氣,同時臉色再度陰沉了起來。

「黨靈芸怎麼會在這裡,她們到底想幹什麼?如果那個高人真的就在這裡,那麼自己的麻煩可真的大了!」

就在黨正英剛剛離開時,剛走出船屋的黨正英便看見了他。

剛想接近,卻見那輛轎車就不見了蹤影,比飛機開的還要快。

「難道只是路過嗎?」

黨靈芸皺起眉頭,一臉的疑惑的。

昨天晚上黨成可是死在這裡的,她可不相信自己這位二叔只是從這裡路過那麼簡單。

別說是黨成死了,就是二叔的所有子女都沒了,黨靈芸堅信他都不會掉一滴眼淚。

竹馬在身邊:豪門千億老婆 看來他來這裡的目的和黨成是一樣的了。

就在黨靈芸正準備離開時,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你要走嗎?」

黨靈芸一看,臉色不由的羞紅起來。

一想起昨晚的情景,她的臉就跟被火烤了一樣的滾燙。

「嗯!」

黨靈芸低著頭,小聲輕嗯了一聲。

「要不要我送你?」顧銘淡淡一笑。

「不,不用了!天亮了,我自己可以走了!不管怎麼樣,我都謝謝你救了我們一家人!」黨靈芸再次道謝,可是她卻不敢抬頭看顧銘。

對此,顧銘也明白,並沒有說什麼。

可是見才黨正英的車子來過,他怎麼又會不知道呢。

雖然不知道車子內的是誰,但是顧銘猜到,一定是黨家的人。

「不用謝謝,這是我應該做的!我這裡還有一個護身符,你要時刻戴在身上,能夠保你一命!」

顧銘走到黨靈芸的身邊。

看著她此時的樣子,顧銘不由的想起秦思雨來。

因為,她們兩人的性格太像了。

也不知道她們在小天地內怎麼樣了。

黨靈芸一聽,頓時驚訝的抬頭看向顧銘。

四目相對,僅僅一瞬間,黨靈芸便渾身顫抖起來,感覺好像被電了一樣。

腿一軟,直接向顧銘撲了過來。

顧銘一把扶了過去,隨即無奈的苦笑起來。

因為他的手放在了不該放的地方。

不過手感很好,彈彈軟軟的,尺碼也比較大,到少有36吧!

「你,你能把手拿開嗎?」

就在顧銘想入菲菲的時候,黨靈芸羞的都要找個地洞鑽進去了。

「啊?啊,你沒事嗎?我不是故意的!」顧銘故意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厚著臉皮呵呵的笑了笑。

可是人家黨靈芸臉色薄呀,那臉紅的都快滴出血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