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更像是在等一個時機。」

「那就任由他們去吧,我們現在先不要管他們。」

庄塵繼續扒著自己面前碗中的食物,吃完之後就匆匆的來到了工作室裏面。

看着被白團團挑選好的那些中草藥,除了被曬乾,沒有辦法進行二次種植的。

庄塵把其他的通通挑選了出來,趁白團團現在還沒有過來。

他拿起針頭熟練地砸在了自己的血脈裏面,抽出了一大罐血液。

緩緩地滴入了它們的身上,把它們這些復活。

隨後再找個時間讓它們種植下去。

庄塵把自己復活的這幾個藥草,搬到了藥草院子裏。

挖了一些泥土,將它暫時的種植在花盆裏面。

【盯!恭喜宿主完成任務,獲得1000積分,擁有一次轉動未知輪盤的機會。】

聽到系統冰冷的聲音,庄塵的嘴角勾起了一笑的看着那自動翻倍的積分。

庄塵站起身子接收了系統的獎勵,他用力的轉動着系統獎勵的未知輪盤。

那讓人眼花的輪盤飛速的轉動了起來。

不到一會兒,未知輪盤緩慢的停了下來。

上面的指針最終的停在了鍊鋼技術,庄塵輕皺着眉頭。

此時心情有些複雜,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啥?

「有一個技能傍身總歸是好的。」

庄塵拍著自己的胸口,自我的安慰著。

兩日後。

庄塵種在藥草園子裏面的藥草,都已經慢慢的可以進入了採摘的狀態。

庄塵看着藥草院子裏面,散發着淡淡中藥味道,倒讓他覺得有一些沁透心脾。

「庄大……」

聽到的遠處傳來的叫喊聲,庄塵轉過頭看着裘吟吟邁著細碎的步子朝他跑過來。

「孔小姐過來找你了。」

庄塵知道她這次過來是找自己為什麼,看了一眼地里的藥草。

他並沒有進行採摘,而是轉頭往前面走了過去。

庄塵回到了屋子跟孔慈交流了一番,就目送着她離開了農莊。

孔慈剛走出距離農莊的一個小路上,就突然的被一群黑衣人給包圍住了她的去路。

她的臉上最開始還有着一絲驚訝,不過很快便被平靜給代替了下去,

她淡然地環視着這一群人。

「果然如庄大所說這一群人是朝我來的。」

她在心中感慨著。

「把你手中的藥物全部都交出來。」

「我倒是有點好奇,你們是怎麼知道我手中有藥物的呢?」

孔慈懷疑自己的身邊出現了姦細,她的一舉一動都被躲在暗中的人給監視着。

所以才會有這一群人,如此迅速的得到消息來包抄着她。

「你就不要管我們是如何知道的?

你只需要把它交給我們,今天說不一定還能夠活着出去。」

「如果我說不呢?」

孔慈倔犟的昂起自己的腦袋,誓不向他們低頭。

。 第五十章論文刊登

一男一女兩個中年人從房間裡走出來,女的雖然歲數稍大,但是長得和景田有七分像,徐娘半老風韻猶存,不難分析其年輕之時定然也是一位傾國傾城的美女。

男的穿着襯衫,充滿着威嚴,顯然是長期處於高位而養起來的上位者威嚴。

“叔叔、阿姨下午好,我是秦元清,都是我不好,早該上門拜訪!”秦元清連忙上前拜見。

不用想也知道,這定然是景媽和景爸,看到景爸一臉不善,秦元清心中咯噔一下,怎麼忘了這個茬,女兒是父親的貼心小棉襖,現在被人搶了,心情能好纔怪。

秦元清暗自驚呼大意了。

“孩子,快進來坐!”景媽一臉笑意,不斷打量着秦元清,臉上笑意更盛:“不錯,不錯,長得是普通了點,不過一看就是懂事乖巧的孩子。”

心情頓時欲哭無淚,有這麼損人麼,雖然自己不是什麼大帥哥,可是勉強算是小帥哥啊,什麼叫長得普通點。

然後就聽到景媽都是誇獎,秦元清暗自嘀咕着,莫非這就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滿意?

秦元清提着東西進去,景田挽着他一隻手,一走入房子裡,秦元清頓時明白什麼叫有錢人,什麼叫豪宅。

客廳,是紅木傢俱,一看就是有很久的年頭,估計都是古董了。牆上掛着畫,都是山水魔畫,竟然還有一幅齊白石的畫以及張大千的畫。

“你們爺倆先泡泡茶聊聊天,我去做飯!”景媽拉着景田進入廚房。

別啊,景媽,您怎麼可以離開呢。

秦元清頓時感覺到壓力大,這景爸臉上板着一張臉,一臉嚴肅,着實是讓人不敢親近。

“來,小秦,喝杯茶!”景爸泡了一杯酒,給秦元清。

秦元清受寵若驚,連忙接過茶杯。

“小秦現在學業怎麼樣?”景爸問了一句。

秦元清靦腆地微笑道:“叔叔,學業還行,剛剛證明了《梅森素數週氏猜測》,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證明《孿生素數猜想》。”

“《周氏猜想》?《孿生素數猜想》?”景爸一臉茫然,這是什麼,怎麼沒有聽說過?

秦元清見狀,連忙給景爸解釋梅森素數以及周氏猜測、意義,又將孿生素食解釋一遍,可是景爸還是一臉茫然,秦元清頓時就放棄了,跟普通人說這個,簡直是對牛彈琴,說再多、再仔細都沒用。

“叔叔你看,這是美利堅頂尖數學專業雜誌《數學紀事》發來的短信,他們在今天這一期期刊將會刊登我的論文。”秦元清打開郵箱,給景爸看了一下。

“不錯,不錯,才大一就能寫論文,還能在美利堅頂尖雜誌發表,這很好。”景爸頓時態度變得好了許多。

感受到景爸態度的變化,秦元清心中鬆了一口氣,這老丈人真是難搞。

然後又聊着即將開始的國慶大閱兵,這一下兩個人就有了共同語言,東南西北的討論着,比如國慶大閱兵會不會超過世紀大閱兵,會有多少人蔘與等等。

“不錯,不錯,小秦你很不錯,沒想到你有這麼強的愛國情懷,對國家今後發展這麼有信心。”景爸表示讚賞,然後話音一轉:“現在啊,很多年輕人崇洋媚外,總是以爲國外的月亮圓,這是不可取的。”

“爸,你還不知道吧,秦元清可優秀了,在軍訓的時候現場創作了一艘軍歌叫《強軍戰歌》,被總政治部和宣傳部領導看中,在全軍推廣呢。”景田端着一盤螃蟹放在桌子上,一臉驕傲地道:“我找的男友能不優秀麼,不優秀我還看不上呢!”

“《強軍戰歌》是你寫的?我想起來了,老徐是說過,去水木大學聽到一個新生唱歌,被深深觸動,沒想到是小秦你!”景爸這下子態度就更好了:“等會咱爺倆好好喝一杯,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漂亮!

秦元清對於景田這一助攻,只想大聲喝彩。

景爸將秦元清和家裡的情況瞭解了一遍,也沒有什麼不滿意的,聽到秦元清將錢給景田保管,景爸笑着說道:“小秦啊,我這個女兒從小嬌生慣養,花錢大手大腳的,你錢要自己保管,可別給甜甜保管,不然準把錢揮霍了。”

“爸,你說什麼呢?”景田這時候聽到,可就不同意了:“這段時間我拿去投資的房產,哪個不是漲了至少10%,還不到一個月呢!”

景爸笑而不語,沒有多說什麼。

很快,景媽已經將飯菜準備好了,六菜一湯,都是家常菜,衆人上桌,依次做好。景爸笑道:“我去拿一下珍藏十年的茅臺,這還是當初去貴省,老戰友送的!”

景爸沒多久就拿着一柄茅臺,上面都是灰,顯然放了很久。一打開酒瓶,頓時酒香撲鼻,讓人毛孔大開,一聞酒香就知道是好酒。

。。。。。。

粵省,羊城中山大學,教學樓外。

下課鈴聲響起,一箇中年人收拾了一下就邁出教室,這個中年人就是中山大學的數學教授‘周海鍾’,從1981年起他在學術刊物上發表語言學、數學、信息科學、新興交叉學科等方面的論文120多篇。

他提出的‘模糊數理語言學’(1986年)、“語言混沌論”(1991年)和“網絡語言學”(2000年)受到數學界的關注。特別是他在著名數學難題—梅森素數分佈的研究中提出的科學猜想被國際上命名爲‘周氏猜測’,更是名聲大噪。

就在周海鍾準備返回辦公室,恰好看見,數院的常主任拿着一份期刊,滿面紅光地向教室走來。

“周教授,恭喜你啊。”一見面,常文興便興高采烈地握住了周海鍾教授的手,一個勁兒地晃着,“恭喜恭喜!”

被晃的一臉懵逼,周海鍾教授一頭霧水地看着常主任。

“……常主任,你是不是……把什麼事搞錯了?無緣無故幹嘛恭喜我。”

常主任愣了下,問:“你沒看最新一期的《數學紀事》?”

“很久沒留意了,我最近沒關注數學方面的事。”周海鍾搖頭道。

數學家只是他的一個身份,他最有分量的身份卻是語言學家,所以正常介紹他,基本上都是稱他爲語言學家、教授。而不是數學教授,相比起在數學方面的成就,他在語言學的成就可就大得多。

常主任沒說什麼,一把將手中的期刊塞到了他的手上,笑着說:“那這份你拿回去看,從第一頁開始,到十五頁。看完了,你就知道我爲什麼恭喜你了!”

揣着滿肚子疑問,周海鍾教授拿着期刊回到了辦公室。

將提包順手擱在了辦公桌上,靠在辦公椅上的他,帶着疑問翻開了《數學紀事》。

當翻開第一頁看到論文標題的瞬間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關於梅森素數分佈規律的討論以及周氏猜測的證明》!

周海鍾彷彿遭了雷擊一般,渾身一顫,自從他提出周氏猜想後,也花費了不少時間去證明,可惜最終以失敗而告終。

他自然也希望,能夠有數學家將此猜想證明,那周氏猜想就不是猜想,而是周氏定理。

周海鍾反應過來後,迅速地開始看起來,邊看邊用筆驗證,周海鐘不得不承認,這一片論文邏輯嚴謹、算式清清楚楚,毫無漏洞,確實是證明了《周氏猜想》!

“我怎麼沒有想到,可以從這方面入手!”周海鍾將《數學紀事》放在桌子,不知不覺中,眼淚流了下來,這是欣喜的眼淚。

多少數學家,提出著名的猜想,可是到死的時候也看不到有人證明了猜想。他提出周氏猜想至今十幾年,就有人證明了,他比大部分數學家都要來得幸運。

“秦元清,水木大學大一學生!?”周海鍾翻到第一頁,看到作者的介紹,一陣恍惚“是那位高考滿分狀元麼,沒想到他才進入大學纔多久,就證明了我的猜想。”

與此同時

水木大學數學系,已經拿到十本《數學紀事》,正在翻看《數學紀事》的數學教授一個個驚呼起來,他們沒有想到《數學紀事》的第一篇論文竟然是關於梅森素數以及對周氏猜測的證明,而且看作者還是他們水木大學的人。

這。。。。。。怎麼都沒有聽說有人在研究攻克周氏猜測呢。

秦元清!?

這些教授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可能,開什麼玩笑,研究梅森素數的教授,單單在水木就有十幾個教授,但是沒有人證明。可見這個猜想的難度到底有多麼難,怎麼可能是一個大一新生證明的呢。

可是再三確認,作者就是秦元清,就是他們學校的學生,包括手機號碼、qq號和郵箱都是一模一樣。

數學系的教授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然後第一反應就是聯繫秦元清,由不得他們不驚動,要知道整個水木大學,去年發表的論文不計其數,但是上頂尖期刊的就只有區區五篇。

由此可見,要在頂尖專業期刊發表論文是多麼困難。很多教授一輩子都難以發表一篇論文,可是現在一個剛剛開學的大一新生,已經有這麼一篇論文在手了。璇風瓑浼氬啀璇.. 每天除了打魔獸,什麼都不幹。

等到蕭煜能夠輕鬆打敗一頭八階魔獸后,靈汐就對蕭煜說,「好了,我們可以出去了。」

「出去?」蕭煜停下手邊的動作,「汐汐,我們出去后做什麼?」

這些天,他們吃的東西都是在魔獸林里打的野味,蕭煜剛才就是在處理這隻野兔。

聽到靈汐的話,就把野兔放下,走到靈汐的身邊。

「我們先逛著,一個月後,智林山莊有一場大比試,到時候我們過去。」

靈汐的記憶里,記得那次,范崇禮在上面大出風采,很是得意。

而他之所以能夠這樣,就是因為他得到蕭煜的靈根,成功突破了靈士成為大宗士一階。

在大比試上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給他吸了不少的女弟子的目光。

凌雪菲原本是很有優勢的,但因為范崇禮有太多的追求者,導致凌雪菲變得不太自信。

以至於她沒有心情想其他的,就想著讓范崇禮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

可是要怎麼才能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凌雪菲想到了紫雲宗。

她爹是紫雲宗宗主,將來誰能做紫雲宗的宗主,跟她可是有很大關係的。

娶了她,就可以做紫雲宗的下任宗主。

范崇禮過的那叫一個好,出門有各個宗門的女弟子獻殷勤,回到紫雲宗,又有凌雪菲對他獻殷勤。

范崇禮的人生過的很順暢,修為高,人緣好,地位也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