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啊,怎麼沒看過。不過你提小說幹嘛?”對於周振的問題,王猛有些懵。

“七仙門裏的人,都和小說裏面一樣,飛天遁地,無所不能。”

“真的假的?你這是小說看多了吧?想忽悠我也入坑?”現在的王猛明顯不信。

“不信?那你看好了。”說着周振的手,放在的課桌腿上。輕輕一握,課桌的腿就彎了。

雖然課桌腿是空心的鋼管。可普通人是捏不彎的。

王猛看了一眼桌腿,自己也試了試,頓時就瞪大了眼睛。“你也是修仙者?”

周振搖頭道,“不是,我現在只是武者,和七仙門的人比起來連個屁都不是。這是一次機會,加不加入隨你便。”

“加入,必須加入啊。”此時的王猛內心激動。加入七仙門就等於成了修仙的人,不加入那就是傻子了。

李小七從教室離開,就去了喬娜的辦公室,此時的辦公室裏,也沒了以往的吵鬧。一片寂靜。

看着李小七進來,鄭佳沒好氣的說道,“罪魁禍首來了啊?不是我說你,喬娜乾的好好的,你怎麼就讓她離職了呢?以後你養她啊,你能養的起嘛?”

李小七對鄭佳露出了一個微笑,他不怪鄭佳這麼說,因爲她也是爲了喬娜好,伸手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張卡,“這裏有五千萬,應該能夠養的起喬娜。”

不只是鄭佳,辦公室裏麪人都愣了,五千萬啊,她們一年的工資也就十萬左右。這輩子也不可能有五千萬啊。

看着發愣的衆人,李小七又拿出了一張卡,“這裏應該也有幾百萬吧,具體的我也不記得了,別人送的。”第二張卡是宋圖給的。

“娜娜,他說的是真的?”鄭佳盯着喬娜問道。

喬娜點點頭,表示是真的。

“哎呀,娜娜你可以啊,本來還以爲你找了個小白臉,你想到你卻找了個富二代啊,必須請客。”

“就是,必須請客,否則都對不起我們同事一場。”

喬娜無奈,“好,我請客行了吧?”

衆人鬧了一會。鄭佳又問道,“就算你有錢,可也不能讓喬娜連班都不上了啊。她一個人在家多無聊啊。”

“我沒說讓她一個人在家啊,我也要退學了。我們準備結婚了。”這是李小七真實的想法,雖然他還不到結婚的年齡,可以先辦婚禮啊。

喬娜聽李小七這麼說,心頭一陣甜蜜,李小七可從來每和她說過結婚的事。

安靜的辦公室,又熱鬧了起來,“你們這都要走了,而且還是結婚,不會是喬娜你有了吧?”

“鄭佳,你別亂說,沒有的事。”對於沒有孩子,喬娜也有些鬱悶,也麼就懷不上呢,都不如小白。

“這還用問,肯定是有孩子了。”

“恭喜恭喜啊。”

和衆人鬧了一會,約定了請客的時間,李小七和喬娜也去校長哪裏辦理了手續。

шшш. тт κan. c o

校長一再的挽留,不過看着二人心意已決,就沒有在說什麼。

二人從學校出來,說不出的輕鬆,喬娜看着校門,還有一些不捨得。

“捨不得了?”

喬娜點了點頭,“是有點捨不得,不過我更捨不得和你分開。”

李小七摸了下喬娜的頭,沒有說話,二人上了車,就驅車去了喬娜的父母家。 二人來到喬娜父母的家裏,李小七也和喬大海羅芬說了二人一個退學,一個離職的事。

喬娜的父母,還是挺好說話的,沒有怪二人,而二人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讓喬娜父母去黑省。

“叔叔阿姨,我們這次來,想讓你們和我去黑省住。”

“我們就不去了吧。”喬大海拒絕道,自己的家就在京城,而且自己的棋友什麼的都在着,黑省在好,也不是自己的家啊。

“叔叔,您先別拒絕,我這麼做也是有考慮的,但是其中的事,我不方便說,您就去黑省吧。”李小七肯定不會把紀元重啓的事告訴他們。

這時喬娜也說道,“爸媽,你們就聽小七的吧,小七的本領,你們也知道。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我們能做的也只有不給他添亂。”

喬娜雖然不知道李小七到底隱瞞了什麼,可是她知道,這絕對不是小事,要不然也不會選擇退學。

“這樣吧,我和你媽再商量一下。明天給你們答覆行吧。”一下子讓喬大海離開他還有些不捨得。

“行,那你和我媽商量一下,我們一會還有事呢,要請同事吃飯。” 喬娜說着,就站起來了身,和李小七離開了。


吃飯的時間是中午,現在時間還早,不過二人也是爲了給老兩口商量的時間,所以才離開的。

二人走後,喬大海問道,“媳婦,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

羅芬瞪了一眼喬大海,“這有什麼好商量的,聽小七的就完事了。要不是小七你能有這麼好的身體?小七說的話準沒錯。”

“可是……”喬大海說了句可是以後,想了一下,還真沒有什麼藉口。

“可是什麼?捨不得你那些下棋的朋友?下棋到哪不能玩?小七和我們說的可是正事,再說了我們離娜娜近一點,就能看着點兩個人了,你不想抱孫子了?”

羅芬的一句你不想要孫子了,就像是一把劍,刺中了喬大海的心臟,讓他瞬間的清醒了。“我去,我必須要去黑省。”

對於喬大海來說,什麼故土難離。棋友,和孫子比起來都是扯蛋。

“這就對了。我們已經老了,現在能幫年輕人的,就只有聽他們的。”

在二人商量的時候,李小七和喬娜來到了富麗國際酒店。中午要請客吃飯。當然要選一個好一點地方了。

李小七來到前臺,和前臺的服務人員說道,“給我開一個大一點的包房,今天中午用。”

服務員很有禮貌的說道,“對不起先生,我們的包房都是提前預訂的。”


服務員的話。讓李小七一愣,“我以前在這裏吃飯也沒提前預訂啊。”

“先生,這不是小長假剛過嘛,不過來京城旅遊人還是特別多的,我們現在也沒有空着的包房了。”

這時喬娜從外面走了進來,“小七,訂好了嘛?我剛纔已經通知我同事了。”

李小七搖了搖頭,“還沒有,他們說這裏沒包房了。”

喬娜的同事不少,做大廳顯然不合適,“那怎麼辦?要不我們換一家?”

“別換了,還挺麻煩的,酒店一般都有空餘不外訂的房間。我給周星打個電話問問。”

李小七說着,就拿起電話打給了周星。

“師傅,你這是又想我了嘛?”周星接到李小七的電話就問道。

“你師孃可是在我旁邊呢,你不怕她收拾你?”

“我纔不怕呢,師孃不會怪罪我的。”

“別開玩笑了,我找你有事。你家酒店有沒有空餘的包房,我中午要用。”

“師傅,您都沒說您在我家那個酒店,我怎麼給你問啊?”


李小七尷尬,他還真不知道周星家裏有幾個酒店。“富麗國際酒店。”

“我知道了師傅,您放心就算沒有,我也讓他們給你騰出來一個。”

“那倒是不用,沒有就算了。”

“好的,師傅。”

周星掛電話,周力在旁邊問道,“你師傅的電話?什麼事?”

“沒什麼事,就是去咱家酒店吃個飯,沒包房了。”現在的周星有些能體會到自己老弟周振的無奈了,自己不管做什麼,爺爺都會問一句,完全沒自由,她有些想念弟弟不上學的日子了。

周振在家,那就是她的擋箭牌了,不是她討厭自己爺爺,只是從周力的嘴裏從來沒說過別的,只有修煉二字。

“你師傅在咱們家酒店?那個酒店?告訴下面的人,一定要招待好了,不行你就親自過去。”

“我知道了爺爺。”

酒店裏,喬娜看李小七掛了電話問道,“星星怎麼說?”

“還不知道,等一會吧。”

李小七二人沒等多久,一個一身西服套裝的男子,就出現在了二人的面前。

“請問您是李小七先生嘛?”男子很客氣,還帶着微笑。

“我就是,你是?”

“李先生您好,我是這酒店的經理,您的包廂已經準備好了,我給您帶路。這邊請。”

李小七說了聲謝謝,就和喬娜跟着這個經理去離開了。

這一系列的操作,看呆了前臺,剛纔李小七打電話的時候她還以爲,李小七隻是想在女生的面前裝一下。

誰能想到,還真被他弄到了包房,要知道現在由於包房的緊缺,很多的老顧客都要不到包房的。

李小七二人來到樓上,對於這個包房還算挺滿意的,看了看時間,也快到中午了,二人索性就沒回家,在包房裏等了起來。


中午,喬娜的同事都來了,看着這裝修豪華的酒店,都有些驚訝,他們沒想到,喬娜會在這裏請他們吃飯,這裏的一頓飯,估計他們的一個月工資都沒了。

鄭佳抱着喬娜的手臂,“娜娜,你這也太下本錢了吧,只是一起吃個飯,沒必要訂這麼好地方吧。”

“是啊娜娜,得多少錢啊?”

喬娜笑着說道,“都是小七訂的,我也不知道。請你們吃飯,你們負責吃就行了,剩下的就別管了。”

“這可是你說的,兄弟姐妹們,今天我們吃大戶。都可貴的點,讓娜娜心疼一下。”

“對,我們就可貴的來吃。”衆人雖然這麼說,可也只是開玩笑。

等服務員把菜單馬上來後,衆人不淡定了,這也太貴了吧。雖然剛纔叫着要吃大戶,可現在讓他們點菜,都不知道點什麼了。

衆人把菜單遞過來,又傳過去。

李小七看着衆人的動作,也都知道他們的意思,肯定是嫌貴,不敢點了。不過他也沒傻到問出來。

爲了讓衆人不糾結,李小七隻能開口道,“服務員,菜單我們就不看了。把你們這的招牌菜都上來吧。”

“好的,先生。”服務員應了一聲,就退下去了。

屋裏的衆人,此時也鬆了口氣,本來他們覺得就算再貴能貴到哪去?可是看着那一個菜,都快趕上他們一個月的工資了。真心不敢點啊。

經過了這件事,衆人也對李小七心生好感。沒過一會,本來有些冷的氣氛,又熱鬧了起來。

衆人談天說地的聊着,只有李小七默默的聽着,沒有差話,不是他高冷,是他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你們先聊,我去下衛生間。”李小七和衆人說了一下,就出來包房。

來到包方外面,李小七向衛生間走去。可到了衛生間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到了一股能量。

這能量對於李小七來說特別的熟悉。這是能量石的氣息。這種能量石只有在機器人的身上才能出現。

因爲他的主要作用就是,給機器人提供能量,李小七之所以熟悉,是因爲他和沈香曾經抓捕過機器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