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嗎?”

“是。”

“哈哈,好,隨本王入洞房,本王傳你無上功法,再賜你長生不老藥。”秦始皇大笑一聲,一時間,他和楊彩潔身邊全被黑霧籠罩,緊接着裏面傳來一陣“啪啪啪”的聲音。

周圍的人臉色怪異,萬萬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居然會是這樣。

林柔在張小凡身邊也是面紅耳赤,輕聲道:“他們怎麼這樣啊,真是的。”

“咳咳,沒辦法,歷史上秦始皇統一全國之後,就開始荒yin無度,尤其是爲了尋找長生不老藥,他不知道耗費了多少財力,所以變成這個樣子也正常。”

“好吧,不過這個楊彩潔真是倒黴啊。”林柔無語的說,“對了,接下來可是倩倩姐上場了,你說她會怎麼樣啊?”

“她應該沒問題。”張小凡也只能這樣安慰林柔,隨後看了一下排名,在蘇倩倩後面,正是自己。

很快,場上的黑霧之中,楊彩潔的聲音越來越高昂,經常看動作大片的人都知道,這是要昇天的節奏,場上不少男生看的都心癢難耐,不過也只能等待。

很快,黑霧散去,楊彩潔穿着素紗出現在衆人面前,她裏面應該什麼都沒穿,面色紅潤的依靠在秦始皇胸膛上,輕喃道:“陛下,你可真是威猛,臣妾差一點就受不了了。”

“哈哈,愛妃你也很不錯,弄得本王很是舒暢,好了,本王也應該走了,愛妃你要保重好身體。”

“是,大王,不過……你剛纔說的長生不老藥……”

“嗯,差點就忘記了。”秦始皇點點頭,一顆黑色藥丸直接扔入了楊彩潔口中,說道:“本王多年尋找的長生不老藥,你留着吧,好了,本王該回去了。”

不一會兒,秦始皇的身體緩緩散去,楊彩潔神色一冷,隨着藥丸吃入身體之後,她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並不是很標緻的她,肌膚居然快速變得更加圓潤,年齡也看起來年輕不少。

“當年秦始皇尋找長生不老藥,估計真的被他找到了。”張小凡羨慕的看着楊彩潔說道。

“不過爲什麼歷史上沒有記載呢?”蔣介偉說。

“一個是年代久遠,另一個,據我估計秦始皇得到長生不老藥之後,一定也走上了修仙的道路,最後前往了另一個世界,這從他的話語中應該能夠看出。”張小凡猜測說。

“這麼說來,這些強大的歷史人物事實上大多都沒死,而是進入了其他空間?”

“應該是吧,否則的話,就算紅包羣再強大,總歸也不能將人復活吧?”張小凡說着,周立平開始了,這一次他搖到了五,他朝春穎說:“你就在我後面,走吧。”

春穎點點頭,走了五步,之後四組人馬又走了一段時間,很快,蔣曉紅和楊彩潔紛紛都走到終點,現在除了周立平他們小組,其他人都已經完成了一個人。

周立平這時候自己也挺急的,好在他們小組的人都走的比較平均,幾乎每個人都走出去了二三十格。

終於再次輪到周立平,他搖動骰子,發現是數字六,他當即大喜,指着身後男生說道:“你走吧。”

男生點點頭,因爲周立平,蘇倩倩和春穎前面的六格都會遇到對手,到時候免不了一場廝殺,所以只能是他走。

男生往前走了六步,突然一道黑色的旋風捲起,一箇中氣十足的聲音說道:“黑旋風李逵來也!”

男生也不是善茬,他雖然害怕,但是第一時間攻擊了過去,咬牙大罵:“李逵又如何,給我死!”

本來若是來個什麼帝皇將相這些,男生心想到時候拍拍馬屁弄點好處,沒想到來的是攔路賊李逵,所以他第一時間攻擊了過去。

李逵面色一變,胸口直接被男生劃破,他大罵道:“小二,傷我作甚。”

“殺的就是你。”

“哼,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呀呀呀,去死!”

李逵直接抓住男生脖子,輕輕一捏,便一命嗚呼,恐怕男生死的時候都想不通,爲什麼對方會這麼強大。

李逵扔掉屍體,大笑幾聲喊道:“老子做鬼也不服啊……”

身影緩緩消失,其他小組一片慶賀,因爲周立平小組又死人了,他們現在屬於最弱勢。

周立平暗罵了一聲沙比,隨後搖動骰子,運氣不錯,居然又是六。

這一刻,張小凡深吸一口氣,“終於輪到自己了麼。”

他走了上去,在他面前不遠處就是蘇倩倩,不過蘇倩倩根本沒有回頭看他,讓張小凡很無奈。

周立平拿着骰子道:“張小凡,要不要你投?”

“算了,你運氣不錯,你來吧。”張小凡搖頭說。

“那好。”周立平也沒拒絕,隨後是數字三。

“我走吧。”周立平笑了一下,這下子,他已經離勝利盡在咫尺。 緊接着是二一組,由於蔣曉紅已經勝利出局,所以現在由另一個男生投骰子。

他投到數字四,嘿嘿一笑,剛剛到達預定的格子,一道黑風閃現,緊接着一個哀怨的女聲傳來:“周幽王何在。”

身影漸漸凝實,衆人驚呆了,這是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她雖然素面朝天,但是卻豔麗的猶如仙女,她冷若冰霜,不苟言笑,目光冰冷的掃視全場。

“周幽王爲博我一笑,烽火戲諸侯,五年後酉夷太戎大舉攻周,幽王點燃烽火,諸侯卻再也不願相救,最後幽王落得一個自刎的結局,是我褒姒……害了幽王。”

女子說話的時候面露哀傷之色,但是她越是這樣,卻越是美麗,場上不要說男生們,就算是女生們居然也生出一股憐憫之感。

“這個就是褒姒麼?果然美麗,怪不得周幽王爲了博褒姒一笑,會做出烽火戲諸侯的傻事,周幽王真的是被迷住了。”張小凡看着這張美麗的面容,不由得也有些癡了。

連張小凡也這樣,投骰子的男生就更不濟了,喃喃的說不出話。

褒姒嘆了一口氣,說道:“哎,幽王已死,我獨活有什麼意思呢?既然如此,你們這些人也都死吧,烽火狼煙……”

話音落下,褒姒居然直接化成一道道黑色的火焰,呈現一個扇形的模樣,朝着四周擴散而去。

棋局上的人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便看到黑色火焰朝着他們攻擊而去。

“搞什麼!”一個男生連忙發動精神力抵擋,他實力不弱,廢了好大的勁纔將黑色火焰毀滅。

不過他旁邊一個女生就沒那麼強了,黑色火焰直接貫穿了她的身體,她來沒來得及慘叫,身體便化成了灰燼,消失在原地。

一時間,場上打鬥聲,慘叫聲此起彼伏,而召喚出褒姒的二一組男生更是死的不能再死。

張小凡直接發出一道火球,火球和黑色火焰對撞在一起,直接爆炸,緊接着張小凡便看到褒姒含笑着道:“幽王,我來找你了~”

身影緩緩消失,而棋局上,起碼已經死了一半以上的人。

張小凡這邊,春穎右半身被火焰灼燒,好在最後滿地打滾才熄滅了火焰,最後立刻塗了藥膏纔好點;蘇倩倩發動她的金剪刀將火球直接切成兩半,沒有受傷;周立平全靠着張花的巨斧,才擋下了火球,不過饒是如此,也是臉色蒼白。

“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吧,開始吧。”猛鬼先生面無表情的說着,彷彿他沒有看到有人死亡。

接下來是二二組開始投,經過剛纔的烽火狼煙,他們組死傷最慘重,一下子只剩下了一人,早已經在安全區的趙樑冷喝道:“一羣沒用的東西,看來我們小組已經輸了。”

說完他不再關注,直接離開了這裏,對他來說,他已經勝利出局了,就算他們小組再輸了,也只是死棋局上的人而已。

緊接着幾個小組又投了幾次骰子,這幾次運氣都不錯,大家走了好幾步,但是都沒有碰到什麼歷史人物。

很快,周立平和春穎相繼勝出,二一組另一個男生也生出,二二組和二三組也分明有一人勝出,棋局的進展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的等待着。

接下來是張小凡投骰子,他投到四,本來是想讓蘇倩倩走的,畢竟她已經離終點不遠了,但是蘇倩倩走四格的話會和別人碰到,想了想,還是自己走了。

突然黑風一閃,一股和之前差不多的帝皇之氣傳出。

“誰再次喚我曹孟德?”

張小凡瞳孔一縮,運氣這麼差,曹操居然被我碰到。

“哈哈哈,傻了吧,又是碰到曹操。”不遠處已經有人幸災樂禍,因爲之前的時候,孫思邈也碰到的是曹操,但是拍馬屁那些對曹操根本沒用,反而直接被曹操殺死,所以場上的人幾乎都已經認定,張小凡此次必死無疑。

“哼,之前的時候我就看到他這麼狂妄,看他不爽了,現在死了也好。”一個棋局上的男生笑呵呵道。

“是啊,他實力可是很強勁呢,但是再強又如何,碰到曹操這種梟雄,還是會死。”

雖然他們陣營不一樣,但是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所以這些人都聊到一塊去了。

外圍處,唐龍也目光一凝,緊接着搖頭道:“真是可惜了。”

“確實可惜,張小凡居然會遇到曹操,如此一來,必死無疑。”慕容風輕嘆一聲,“本來我還是以他爲強勁對手的,現在看來,他以後不在了。”

“哦?這樣看來,你認爲他很強咯?”唐龍說道。

“這是自然,張小凡這個人我看不透,每當你認爲看透他的時候,你會發現,他有新的祕密,每當你以爲發現了他的新祕密之後,你會發現,他比你想象中的都要強大。”

唐龍眼眸閃爍,突然說道:“呵呵,我相信你的直覺,不過這一次他遇到的可是曹操,估計凶多吉少了吧。”

慕容風想要說什麼,張了張嘴,最後嘆氣着點點頭。

此時此刻,幾乎所有人都認爲張小凡會死,而張小凡本身也是神色緊張,他看着威武不凡的曹操,深吸一口氣,不卑不亢道:“你就是曹操。”

“你是什麼東西,竟敢直呼本王姓名,你不要命了?”曹操冷冷的說道。

“哼,曹賊而已,人人得而誅之,我直呼你姓名又是如何,在我心中,我只服那些大英雄。”張小凡冷冷的看着曹操說。

此言一出,全場皆驚,所有人都認爲張小凡這一次一定完了,死的一定渣都不剩,竟然這樣辱罵曹操,嫌命長啊。

蘇倩倩眉頭一皺,提醒道:“小凡注意你的言辭。”

“哼,沒啥好主意的,曹賊,可敢一戰?”張小凡指着曹操罵道。

曹操眼睛一眯,冷冷的說:“我孟德替漢天子征討四方,對內消滅二袁、呂布、劉表、馬超、韓遂等割據勢力,對外降服南匈奴、烏桓、鮮卑等,統一了北方,並實行一系列政策恢復經濟生產和社會秩序,如今,你居然這樣說我。” 曹操說完,眼神冷漠的拿出了他的寶刀,這是一把長約一米,寬五公分,刀柄鑲嵌着七顆寶石的大刀,一拿出來,張小凡便感知到一股無與倫比的壓力襲來。

“好刀!”只是看一眼,張小凡心中暗道。

“這把刀,叫七星寶刀,乃是我當年假裝給大奸臣董卓獻刀之時,殺他的刀,寶刀一出,必要見血。”曹操冷冷道。

張小凡絲毫未懼,坦然道:“你雖然殺了董卓,也確實做了你所說的事,但是你所做的一切,你敢說是爲了漢天子?”

曹操眼睛一眯。

張小凡笑着說:“說到底,還是爲了你自己罷了,你挾天子以令諸侯,如此大奸大惡之事你都做了,你還有什麼臉面說自己是大忠臣。”

“完了完了,小凡這一次真的死定了,居然揭曹操的傷疤。”蔣介偉一臉憂愁的說。

胡小天雖然看不見,但是他能算命,這一刻,他離開拿出銅板,呢喃了幾句,喝道:“張小凡是吉是兇!”

“嗡……”

胡小天悶哼一聲,臉色蒼白。

蔣介偉連忙扶着他着急道:“算的怎麼樣?”

“對方等級太高,我只算到了兩個可能。”胡小天痛苦的說。

“什麼可能?”

“要麼大凶,要麼,就是大吉!”

場上,曹操眼睛直視張小凡,突然,七星寶刀舉起,說道:“小子,竟然敢這樣說我,膽子真夠大的,你可敢一戰。”

“戰就戰!”張小凡剛說完,曹操身上的氣勢猛然提升,張小凡心中一顫,對方的等級根本看不出,這也就是說,對方的等級遠遠超出了自己。

“你這麼弱,爲什麼敢與我一戰?”曹操問道。

щщщ тTkan ¢ O

“我雖然弱,但是我最敬佩關羽這種忠肝義膽之輩,最是看不起你這種大奸大惡之輩,所以我寧死也不願向你屈服。”張小凡手直接指着曹操說道。

曹操突然放下了刀,悵然道:“原來你也最佩服關羽。想當年,我死了無數人馬,才活抓關羽,最後敬佩他的忠肝義膽,放他離去,當時我的謀士都勸我殺死關羽,以絕後患,知道我爲什麼最後還是沒殺嗎?”

“爲什麼?”張小凡如實問。

“因爲我也敬佩他,我雖是大奸大惡之輩,但是我生平也希望能像關羽那樣,只可惜,我哪怕成爲了魏王,但是有些事,不是我能夠左右的。”

曹操說着,滿意的看着張小凡,點頭說:“你很不錯,有幾分關羽的影子,世人都認爲我曹操殺人不眨眼,但是不知道的是,我唯獨忠肝義膽之輩不殺。”

七星寶刀突然朝張小凡扔了過來,道:“來的急,沒什麼賜給你的,這把刀你就拿着吧,記住,出刀必見血。”

張小凡愣了愣,正要道謝,哪知道曹操狠厲的說道:“不必謝我,當年我放了關羽,也沒想要他謝我,要謝,你謝自己吧,好,我走了。”

曹操身影越來越暗,他悵然的聲音緩緩飄蕩,“世人皆看錯我曹操,誰人能夠懂我啊,世人皆看錯我曹操,哈哈哈……”

所有人都驚呆了,全都震驚的看着張小凡,沒想到,張小凡非但沒有死,反而給他撿了這麼大一個便宜,這把七星寶刀一看就不是凡物,很有可能是和趙樑所得到的龍袍是一個檔次,如今被張小凡得到,這絕對是一把神兵利器啊。

胡小天鬆了一口氣,“看來真的是大吉。”

林柔等人也都擦了一把冷汗,誰能想到,傳說中的曹操做事居然這麼賤,你拍他馬屁反而被殺,一直罵他反而被他佩服。

張小凡撿起七星寶刀,這把刀入手有些重,揮動的時候無比吃力,速度要慢上一大截,但是張小凡沒有覺得可惜,對他來說,武器重只是因爲自己現在實力低所以才這個樣子,假以時日,等自己實力強大之後,還是能夠輕鬆使用的。

看着周圍人驚歎的目光,張小凡鬆了一口氣,事實上,自己面對曹操能夠活下來,也不算是僥倖,之前孫思邈面對曹操的時候他就已經想到曹操的性格。

熟讀歷史的人都知道,曹操當年能在兩國交戰的情況下還放了大將關羽,這就說明曹操也不是那種嗜殺之人,所以,若是面對曹操的話,只要讓自己的性格表現的和關羽差不多就行。

張小凡就是用的這種方法,才讓得曹操沒有對張小凡起殺意,反而還賜給張小凡七星寶刀。

•тt kán•¢○

“瑪德,這運氣也太好了。”

“是啊,這都行,我待會也罵人吧。”

“你個腦殘,那也看罵誰。”

棋局上相熟的幾個人聊着天,眼中很是羨慕的看着張小凡的武器,接下來,是二一組投骰子,他運氣不太好,黑風閃過,一道霸氣十足的聲音傳來,“精忠報國。”

只見一個英俊的高大男子出現在男生面前,他皺眉道:“金軍在哪?”

“你你……你說岳飛?”男生猜測道。

“不錯,我就是岳飛,當年被秦檜設計所害,不過現在我已修煉至無敵修爲。”

“參見嶽將軍,秦檜已死,金軍也已經覆滅。”

“什麼?世界居然過得這麼快,那我北宋呢?”

“宋朝……也覆滅了……”男生剛想說現在是什麼年代,沒想到岳飛眉頭一皺,淒厲道:“報國無門啊,沒想到我宋朝已經覆滅,既然這樣,你也去死吧。”

岳飛大刀狠狠的將男生頭顱斬下,淒涼的說:“兒愧對母親,愧對國家啊……”

轉眼間又死了一個人,棋局上的隊員們眼神驚恐,隨後一個個隊員小心翼翼的投着骰子,終於,輪到了張小凡。

張小凡投了骰子,數字是五。

他看了看自己和蘇倩倩,蘇倩倩若是走五步的話,就到安全區了。

“你走吧。”張小凡朝蘇倩倩說。

蘇倩倩也沒多囉嗦,點點頭,走了五格,剛剛在安全區站定,沒想到黑風一閃,一個霸道的女聲傳來:“武媚娘在此,誰敢不服!”

只見,一個**的熟婦眼神嫵媚的看着蘇倩倩,她身披鳳袍,頭戴各種珠寶,含笑的對蘇倩倩說:“你找我?” 武媚娘,後世稱之爲武則天,乃是歷史上唯一得到普遍承認和衆人皆知的女皇帝。

她攻於心計,心狠手辣,兼涉文史。

先後殘忍地虐殺了王皇后和蕭淑妃。

之後,她讓自己的兒子李弘做了太子;爲高宗出謀劃策,採用先易後難的策略,先後罷黜了褚遂良、韓瑗、來濟,最後除掉了長孫無忌。至此,高宗基本實現了君主集權。

基於此可以看出,武則天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所以這時候,張小凡看到蘇倩倩遇到的居然是這個人物,他不由得擔憂了起來,但是這時候他又不能上去幫忙,可謂是心急如焚。

不過蘇倩倩卻是鎮定自若,她微微欠身,道:“參見武帝。”

“你知道我是誰?”

“史上唯一女帝,何人不知。”蘇倩倩說道。

“很好,既然你知道是我,那麼跟我走吧,我會封你爲貴妃。”

蘇倩倩眼神閃爍,眼前的武則天雖然是個女人,但是熟知歷史的人都知道,武則天智力極高,史稱素多智計,兼涉文史,不過她手段極其恐怖,殘害無辜,手段兇殘,連自己的骨肉都不會放過。

尤其是登基後,疑心頗重,不但致自己的兒子於死地,她還用酷吏,造冤案,晚年的時候,又荒yin無度,極度奢靡。

所以對付這種人,不能以平常人對之。

蘇倩倩委婉的說:“小女子才疏學淺,無法做貴妃。”

“哼,那你的意思是不肯了?既然如此,我看你長得還算標誌,就做我男寵的女人吧。”武則天一甩鳳袍,犀利的說道。

蘇倩倩突然擡頭,笑着道:“遵命。”

“哈哈,好,難得你有這個眼色,你放心,我男寵的技術個個都很是高超。”武則天嘿嘿笑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