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神這個東西,真的是很怪的東西了,有的時候被人一直盯着,肯定也是有感覺的。

李不忘現在隔着窗戶,直勾勾的盯着張昊天,希望他現在能感覺到各種不舒服。

果然,這個辦法還真的是好用了!

張昊天總覺得有誰正在盯着自己看,心理抓心撓肝的不舒服。

擡頭看過去的時候,眼神正好和李不忘的對了。

當張昊天看到李不忘那個眼神的時候,心理一顫,心說這李不忘是有什麼話要對自己說啊!

爲了讓李不忘抓緊時間說一下,張昊天指了指自己的手錶,又指了指別墅裏面,那意思是在告訴李不忘,自己很快能進去了,讓他做好準備,等下也好跟自己離開這個地方。

這次來這裏的目的是帶他離開的,所以,一會兒最好全都配合一下,這樣也避免出現更多的麻煩事兒。

李不忘趕緊擺手,那意思是在告訴張昊天,自己現在不想走。

爲了讓張昊天可以趕緊離開這裏,李不忘用右手指了指張昊天他們,又指了指遠處,還用兩根手指做出走路的樣子,想告訴張昊天,趕緊帶着他的人離開這裏。

張昊天有些詫異了,這是什麼意思?不是讓來救他的嗎?爲什麼現在又改變了?

這到底是要救呢,還是要怎麼樣呢?

爲了讓李不忘知道自己現在的疑問,張昊天指了指那隻女鬼,又用詢問的眼神看着李不忘,想讓他知道知道,這是他的那隻女鬼讓自己來的,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李不忘繼續搖頭,還擺手,然後讓他們趕緊離開。

最後的時候,李不忘還用手指指了指將軍那個房間的方向,之後又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那是在告訴張昊天,要是再不離開這裏,大將軍真的可能發現他們,然後,他們真的沒什麼活着的希望了。

李不忘知道,自己這麼做不僅僅是爲了他好,也是爲了自己好,要是將軍真的發現了他們的存在,肯定會懷疑到自己身的。

尤其是那隻女鬼現在在張昊天的身邊,要是被將軍發現了,肯定會聯想到更多的,到那個時候,很多事情都要不好辦了。

張昊天還是不太理解,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前腳讓自己來救命,後腳,這又讓自己趕緊離開這裏,這到底是什麼道理?

在張昊天很不理解的時候,房子裏有小鬼正好朝着窗外看。

本來那隻小鬼只是想看看窗外,順便想想自己到底要不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是這麼一看,小鬼竟然看到了那隻女鬼的身影!

這讓那隻小鬼心裏瞬間緊張起來。

要知道這隻女鬼可是私自出逃的,現在還都是這些鬼要抓回來的,好好的,爲什麼出現在這裏了?

那隻小鬼並沒有看到張昊天,但是也來不及看更多了,直接去喊自己的同伴了。

李不忘站的較高,自然也看的到那隻小鬼的狀況。

爲了不讓張昊天還有自己的小鬼出現問題,再被他們給抓住了,李不忘趕集又衝着張昊天做了手勢,想要他們趕緊離開這裏。

那隻小鬼現在肯定是通風報信去了,所以接下來,弄不好真的會驚動將軍了,到時候,真的是不太好辦了。

張昊天似乎明白了李不忘的意思,雖然不明白這當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但是有一件事兒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完全不需要營救,他在別墅裏面好好的。

既然李不忘都這麼告訴了,張昊天也沒猶豫,直接帶着墨衣還有那隻女鬼,朝着他們剛纔來的方向跑,生怕跑的慢一點兒了,被別墅裏面的那些小鬼發現了。

轉了個彎,女鬼實在是不明白了,狠命的掙開了張昊天,“你這是幹什麼啊!咱們不是要進去救我家主人嗎,爲什麼又跑回來了,你不會是不想管吧。”

很顯然,這隻女鬼已經很着急了,這次來的目的是爲了李不忘的,現在好了,還沒等進門呢,這怎麼往回來了?

“你沒看到李不忘什麼意思嗎?”張昊天覺得腦袋疼,這隻女鬼是不是智商有問題啊,好好的,爲什麼不能好好的想想問題呢?真的還要什麼事情都說的很清楚明白纔可以嗎?

“什麼意思?他是不想連累別人,所以纔會這樣的,所以他才自己一個人留在裏面受罪,你爲什麼不明白呢?”這隻女鬼都快要氣到跳腳了。

自己主人不過是善良了一下,是不想連累其他人,這個張昊天怎麼這麼不理解呢?

張昊天也不理解了,“你還沒明白嗎?”

“明白什麼?我知道你們不肯幫忙!”女鬼還較勁兒了。

“你自己看啊,你家主人跟大將軍的距離,其實根本不遠啊!當時那種狀況,要是他真的想出來的話,直接跟着咱們一起走了,他是不想走,你也不用管什麼原因,總之,他是不想離開,所以纔會讓咱們趕緊走的!”

張昊天解釋着,希望那隻女鬼可以明白,自己也是答應了她的,也是打算這麼做的,但是李不忘那個人啊,肯定是還有他自己的想法,所以纔會讓這些人趕緊離開的。

“是我說你們不明白纔是,我家主人那麼好的一個人,他是害怕連累你們,也是這個原因,其他還能有什麼?”

女鬼也是執着了,說什麼也不肯相信張昊天的話,一門心思的是認爲張昊天不肯幫忙,所以纔會弄出這麼多的事兒來的。

“你看看,你怎麼不聽勸?我都已經答應你了,也已經來這裏了,你還要我怎麼辦?”張昊天也是無語了,真的,這個女人啊,思維放肆真的太可怕了,尤其是做了鬼之後,這個執念,根本說不通了。

“是你們不想幫忙,還來狡辯!”

這會兒女鬼也沒什麼耐心了,既然他不肯幫忙,那自己回去看看,自己想辦法把主人從別墅裏面帶出來!

眼看着那隻女鬼漸行漸遠,還是朝着別墅方向去的,張昊天想要攔着她的,但是被一隻沒吭聲的墨衣攔住了。

“你管她做什麼?”

“那邊現在應該是很危險,不然李不忘也不會弄個抹脖子的樣子出來,這要是真的會去了,還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事兒呢。”

“多管閒事!”

“這怎麼能算是多管閒事呢?咱們本來是來幫他們的啊!”

“說你多管閒事你還不明白,你看我全程有說過什麼話嗎?”

“那你是什麼意思?”張昊天不理解了。

的確是,墨衣從出發到現在,根本連半個字都沒說過,他這是什麼意思?

“我告訴你,李不忘那個傢伙,現在雖然是遊走在兩邊,但是有一點,他跟將軍都那麼多年了,咱們不說有什麼感情在裏面,說這麼多年他都守過來了,還在乎這麼一點兒嗎?所以,只要是將軍那邊說什麼事兒了,讓他又覺得可以繼續下去了,他肯定會重新回到將軍身邊的。”

“這個我知道啊!但是現在咱們不是要利用他嗎?”

張昊天還是不太明白,這件事兒之前說過了的,現在爲什麼又提出來了?

還有,這個事兒最開始墨衣也都是同意了的,爲什麼現在看着這個樣子,是要變卦?

“所以說,現在僅僅只是利用,剛纔你沒看到,但是我看到了!李不忘還算是可以的,他能讓你趕緊離開,其實不是因爲別的,是因爲有一隻小鬼出現了,也看到了,但是我不知道他是看到你了,還是看到我了,或者是看到誰了,總之,看了一眼,然後跑回去了。”

“是嗎?”

“是!我當時看的很清楚,那隻小鬼一回去,肯定是去喊人了,這樣一來,這原本是一件十分保密的事兒,也變得公開了,這要是繼續留在那邊的話,還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情,太危險了,我不能冒這個險。”

墨衣十分鎮定的說着,實際,剛纔要是張昊天不想走,墨衣也要拽着他趕緊離開的,誰知道會不會讓將軍也出來抓啊,現在這種時候,一定要保存實力,能不動手,儘量別動手,沒什麼好處的。

但是張昊天心裏並不是很擔心自己,畢竟自己現在已經安全了,但是那隻女鬼,現在知道會怎麼樣了!

“那,咱們現在要不要追去看看?”張昊天看着那隻女鬼離開的方向,心裏開始擔心了。

要是真的像是墨衣剛纔說的,那隻女鬼現在回去了,肯定會遇到危險的,到時候,真的不知道她會不會被抓住,也一樣帶進去。

實際,這會兒剛纔那隻通風報信的小鬼已經帶着同伴回到了剛剛的位置。

他們本來是想來抓住那隻女鬼的,但是當他們到了那邊的時候,根本連個影子都沒有了。

可在那些小鬼因爲沒看到那隻女鬼的而爭吵的時候,那隻女鬼,竟然自己又回來了!

“你們看那邊!”之前的那隻小鬼指着女鬼的方向,大聲的喊了一嗓子。

這一聲十分尖銳,讓整個別墅裏的鬼全都聽到了,李不忘自然也聽到了。

本來李不忘看着那隻女鬼離開了,也放心了,乾脆也直接去了那邊休息了。

現在聽到那些小鬼在那裏說什麼女鬼的,李不忘趕緊又走回到窗子邊,想看看外面到底是什麼情況,到底是不是自己養着的那隻女鬼回來了。

只是,她們可是姐妹兩個啊,平時也都是不分開的,現在爲什麼只有一隻?另外那一隻呢?

李不忘心裏各種疑惑,但是還是不敢吭聲,生怕將軍那邊聽到自己的聲音,再懷疑什麼事兒。

自己現在本來是遊走在邊緣的,說不什麼時候,變成哪一邊兒的人了。

這件事兒並不是完全的取決於自己,而是要看兩邊到底是如何對待自己的。

但是有一個事兒目前是可以肯定的,是在自己徹底觀察出結果來之前,還是要好好的安分守己的。

作爲將軍這邊的人,至少現在,自己是不能這麼背叛了的,算是真的要背叛,自己也不可以現在表現出來,因爲很多的事兒,還沒明朗呢!

於是,李不忘趕緊使勁兒的盯着外面的那隻女鬼,希望她可以注意到自己的眼神,看到自己的存在,這樣一來,那隻鬼或許可以來得及快速逃跑。

算是來不及逃跑了,也希望她千萬不要把自己說出來。

現在不是大義凜然,更不是站出來做什麼的時候,現在自己要保護好自己,因爲只有保護好自己了,纔能有更多的發展,也纔有以後!

還有,要是連自己都沒有了,那麼另外那隻女鬼,也算是徹底的沒了希望了,只要是自己還在,算是這隻女鬼損失了,另外那隻,也還是有希望的。

然而,那隻女鬼還是較蠢鈍。

她確實看到了李不忘的眼神,但是她誤會了。

在女鬼看來,李不忘的那個眼神是在告訴她,一定要想辦法把他救出去。

於是這女鬼趕緊點頭,那意思是在告訴李不忘,自己會想盡辦法的,無論如何,都會盡快把他給救出來的!

李不忘真的要哭了!

爲什麼這隻女鬼明顯沒有另外那隻聰明呢?這都是一個親媽生下來的,爲什麼不一樣呢?自己當初煉化的時候遇到了這樣的問題,這隻較麻煩,另外那隻較聰明,什麼都想的很多,做的也很好。

要是現在站在這裏的是另外那隻女鬼,自己肯定不用這麼糾結了!

只是,現在正站在這裏的,是這隻較笨的,自己到底應該用什麼辦法,才能讓她明白自己現在心裏的想法呢?

無奈之下,李不忘只能衝着那隻女鬼不斷的做動作,希望她能明白,現在不是來幫自己的時候,現在是要藏起來,隱藏好自己的時候啊!

那隻女鬼真的已經愚蠢到家了,看着李不忘做那些名下是讓她趕緊離開的手勢,還以爲是李不忘讓她好好保重自己,千萬不要出什麼事兒呢!

李不忘真的要無語了,爲什麼自己都表達的這麼清楚了,她還不明白?

眼看着那些小鬼全都躍躍欲試,恨不得現在出去抓住那隻女鬼了,李不忘心裏更加着急了。

李不忘知道,要不是將軍規定了,說是要離開這個房間必須要留下一縷魂魄,這些鬼早衝出去了!

到這會兒,李不忘倒是忽然感謝將軍的那條規定了,因爲有了這條規定,自己養着的那隻女鬼,纔能有離開這裏的機會。

眼看着那些小鬼還在叫囂着,像是隨時準備衝出去一樣,李不忘趕緊又衝着那隻女鬼招手,希望她不要再耽誤時間了,趕緊離開這裏,這地方,真的不是她應該留下的。

張昊天這會兒已經追出來了,但是在到了近前的時候,張昊天還是停下了腳步。

朝着別墅那邊張望的時候,張昊天發現了那邊的小鬼,這也讓張昊天捏了一把冷汗。

這可怎麼辦?

要是自己現在衝過去的話,那邊的小鬼肯定會看到自己的,到時候,自己要是再把那隻女鬼帶走,他們肯定會懷疑自己是跟那隻女鬼一起的。

這樣一來,勢必要牽扯到李不忘的身。

也是說,弄不好到時候將軍會把自己跟李不忘混在一起,覺得自己和李不忘是有關係的,到時候,李不忘的狀況肯定會更加糟糕的。

加那個什麼將軍的,他原本很心胸狹窄,疑心病還很重,一個弄不好,瞬間咔嚓掉了李不忘也是可能的。

所以,現在自己真的不能當着那些小鬼的面這麼衝過去。

眼看着那隻女鬼還在不斷的想辦法衝進圍牆,張昊天真的很想問問了,這隻女鬼到底是什麼情況?是真的打算幫助李不忘呢,還是想要幹什麼?

這要是真的打算幫助李不忘,那別在這裏搗亂啊!這要是不行的話,你讓開是了,爲什麼一定要在這裏沒完沒了?

這不是忠心耿耿,這是愚蠢至極!

這也不是要幫助李不忘,這是在把他朝着死亡的邊緣不斷的推!

張昊天真的很想問問這隻女鬼了,是不是跟李不忘有什麼深仇大恨啊,不然,爲什麼要這麼做?

然而,現在真的也不是時候,更不是什麼好的機會,張昊天也不好這麼衝過去,唯一的辦法,是這麼盯着,心裏默默的祈禱着,希望這隻女鬼不要太傻了,多少能有一些智商,至少那邊的小鬼都已經躍躍欲試了,她趕緊逃跑啊!

與此同時,雙胞胎的另外一隻,也是那隻十分聰明的,正帶着周瑩瑩和周偉光,還有前世,穿梭在鬧市區的大街小巷。

那些少了魂魄的厲鬼雖然能力減少了,但是好心是一丁點兒也沒少啊!

他們當年生活的那個年代,什麼時候也沒有這麼好的東西,眼看着這個世界的繁華,看着車水馬龍,他們從一開始的懼怕,正慢慢的變化成新,好玩兒。

原本他們以爲的城市,竟然變得這麼有意思,這讓他們幾乎流連忘返了,恨不得永遠留在這個花花世界裏面了。

那些鬼各自憑藉着自己的興趣愛好,有的去了商場,看那些好看的小姑娘不斷的更換着漂亮的衣服鞋子,羨慕不已,有的直接去了各種餐廳,看着那些美味佳餚,舌頭都快要掉下來了。

還有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喜歡什麼,這邊看看,那邊瞅瞅的,根本沒有一個能讓他們停留下來的地方。

這也讓周瑩瑩他們的工作麻煩了不少。

好在那隻女鬼十分聰明,做事也十分靠譜,帶着他們一路沿着鬧市區的街道,各種巡察。

每次找到了,會簡單的商量一下,瞄準那些厲鬼,讓周瑩瑩或者是周偉光用符,把他們逼着進去那些瓷娃娃裏面,再好生的封印了,讓他們出不來。

不得不說,將軍的這個命令真的是太好了,那些厲鬼原本還有些心眼兒的,但是現在因爲魂魄確實,所以一個一個的,反應多少都有些遲鈍了。

每次抓住一隻,周瑩瑩都會覺得很開心,心裏也覺得這個將軍啊,真的是太愚蠢了,竟然能想到這種沒什麼太大用處的,甚至是可以幫助自己的辦法。

要是將軍繼續這麼下去的話,估計用不了多久,這個將軍自己把自己給咔嚓掉了!

前世看着周瑩瑩那麼開心,心裏倒是覺得不太合適。

這個將軍雖然不信任這些鬼,並且現在還變相的幫助了自己這邊,但是將軍是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的,算是他失去了這些幫手,只要是他想,分分鐘又可以重新召喚出來一大批。

所有這個城市的鬼,全都可以在意瞬間變成將軍的手下,他們幾乎沒有選擇,只要是不聽將軍的差遣,他們很有可能瞬間魂飛魄散。

這年月,所有能滯留人間的各種鬼,全都是對人間多少有些依賴的,他們纔不想魂飛魄散呢,所以,他們也肯定會聽從將軍的話的!

前世這個想法並沒有直接說出來,因爲現在時間還不到,再者說來,這種事情,也真的是沒辦法防備,總不可能控制將軍心裏的想法啊!

但是這種事兒也必須要心裏有數,不然,到時候將軍真的這麼做了,那自己這邊,可算是措手不及了!

這邊前世憂心忡忡,那邊周瑩瑩很快感覺到了。

眼看着周偉光帶着那隻女鬼去抓下一隻小鬼去了,周瑩瑩悄聲的問了前世一句,“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兒沒直接說啊?”

前世被問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了,自己的確是有很多的事情沒說出來,但是不是自己不說,是現在不是時候啊! 第191章我不許你玷污陸司寒的形象

沒有一絲猶豫,姜南初點燃了那本承載了陸薰茵所有愛意的日記本。

陸薰茵剛剛抵達頂樓花園就發現手機還忘在房間內。

「莉莉絲小姐,我有樣東西落在房間了,您再稍等我一會。」

陸薰茵說著就要下樓。

「有什麼東西這麼重要,我不過就是想要和你說幾句話,你難道連這個面子也不賣給我嗎?」

「當然不會,不如這樣吧,您和我一起下去拿,怎麼樣?」

莉莉絲沉默不語,目光微微有些閃躲,這時候下去不是正好就和姜南初撞上了嗎?

「我累了,不想走動,不過就是聊幾分鐘,你怎麼總有想著走。」

陸薰茵打量著莉莉絲,莉莉絲不習慣說謊,她的眼神總會不自覺的往右邊瞄,自己就算再蠢也感覺出來她在阻攔。

「如果我非要下去看看呢。」

陸薰茵說著直接推開莉莉絲,朝著房間跑下去。

莉莉絲一邊追上去,一邊撥打姜南初的電話。

「南初,不好了,陸薰茵看出我不對勁,她現在正在往房間趕,你那邊解決了沒有?」

莉莉絲焦急的說。

「沒事,就讓她來吧,正好我也有一些話想要對她說。」

幾分鐘陸薰茵衝進房間就看到她當做寶貝一般的日記本即將燒成灰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