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盡皆色變,他們親眼看到葉峰和雲劍空進去羅剎族族地的,現在怎麼可能憑空消失了,

酷愛總裁 ,」一個跟隨白天寒的神衛忽然低聲說道,

聞言,洛天不由冷笑:「你不要血口噴人,」

「哼,血口噴人,」一個冰火神殿的長老冷笑道:「如果不是他們把消息泄露給九幽邪教的人,他們現在為什麼都不見了,」

「葉大哥是精武書院的人,又是神將,他為什麼要幫助九幽邪教,」谷悠然冷笑道:「更何況,不久前九幽邪教的人還想殺了葉大哥,此時精武書院的長老都知道,你若不相信的話,可以去問精武書院的長老,」

「或許,那隻不過是他和九幽邪教聯合起來做的一場戲,目的是為了成功的混入人族聯盟,混入精武書院,」冰火神殿的長老冷笑道,

「放屁,」小魚兒罵道:「以葉老哥的天賦,天下所有門派都會搶著收他為徒,他何必和九幽邪教的人做戲,」

「嘿嘿,這可就要問他自己了,」冰火神殿的長老嘿嘿笑道,

「我若真的是九幽邪教的人,第一個人殺的就是你這種顛倒是非的人,」一道冷笑聲忽然傳來,

眾人臉色微變,都凝目看去,只見遠處有兩個人飛來,居然是葉峰和雲劍空,

「你就是葉峰,」白天龍冷冷的看著葉峰,

「你又是何人,」葉峰看著白天龍,淡淡開口,

白天龍沒有回答葉峰的話,他冷笑道:「你和雲劍空剛才去了什麼地方,為什麼不再羅剎族族地,為什麼置其他神衛於不顧,」

「我們被傳送陣傳送走了,所以沒有在羅剎族族地,」雲劍空先葉峰一步開口,

「還真是巧,傳送陣不把別人傳走,偏偏把你們兩人傳送走,而且你們一被傳送走,我們和羅剎族族地的神衛就遭到了九幽邪教的圍攻,」白天寒冷笑,

「哼,如果你們不是九幽邪教的姦細,豈會在關鍵時刻消失了,」那個冰火神殿的長老冷哼一聲,

葉峰看著冰火神殿的長老,冷笑道:「葉某是精武書院的人,你說葉某是姦細,是不是也在說整個精武書院都是姦細,」

冰火神殿的長老頓時語塞,

「白某會把此事上報給長老會,希望你們兩人真的是被傳送陣傳送走的,」白天龍大袖一揮,飛入船艙,

「開船,回精武堂,」白天龍的聲音從船艙中傳出,

白天寒和冷凌天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飛行寶船,

嗖嗖嗖,三嗖飛行寶船破空飛走,

「葉兄,若非是我讓你跟我一起潛入羅剎族族地,也不會發生這些誤會,」雲劍空看著葉峰,歉然道,

「此事與雲兄無關,」葉峰笑道:「即便沒有此事,白天寒他們也會找其他介面刁難我,」

雲劍空深吸口氣,說道:「葉兄,我現在就回精武堂把事情的經過告訴長老會,否則如果白天寒他們顛倒是非的話,會對我們非常不利,」

語氣微頓,他接著又說:「葉兄,此事交給我就行,事情有結果之後我會傳訊給你,」說著,他遞給了葉峰一枚傳訊玉簡,

葉峰接過玉簡,正色道:「那就有勞雲兄了,」

雲劍空抱拳告辭,取出飛行寶船,與其他跟隨他的神衛乘坐著飛行寶船破空飛走,

雲劍空等人走後,洛天說道:「葉老弟,你說,究竟是誰把消息泄露給了九幽邪教的人,」

葉峰目光一閃,「來圍剿羅剎族的人,誰都有可能,」

「會不會是白天寒他們想陷害你,所以……」谷悠然看著葉峰,猜測道,

「如果真是白天寒他們做的,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輕易放過他們,」葉峰眼中閃過一抹殺機,

「哼,白天寒他們為了對付你,居然連這種事都做得出來,」小魚兒冷哼,

「事情尚未調查清楚,我們不能妄下定論,或許是其他人搞的鬼也說不定,」葉峰沉吟道,

眾人沉默了,

這時,葉峰取出一枚傳訊玉簡貼在眉心,隨即捏碎了傳訊玉簡,

「我已經把事情的經過告訴副院長,副院長會派人調查此事的,」

葉峰看著眾神衛,接著說:「極西之地的任務已經完成,諸位就到大葉劍宗修養幾日吧,」

「多謝隊長,」眾神衛笑了起來,

當即,一行人乘坐著飛行寶船飛向了大葉劍宗,

一天之後,葉峰等人回到了大葉劍宗,

葉峰安排好一眾神衛,與姬瑤光一起進入了萬劍閣,一進入萬劍閣,鬼母就迎了上來,沒好氣的說:「你快去瞧瞧那莫愁那小丫頭吧,她又在跟別人斗酒了,」

「又是刑天龍嗎,」葉峰臉色微變,

鬼母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那傢伙是誰,總之,那傢伙是刑天龍帶回來的,」

「刑天龍帶回來的人……」葉峰目光一閃,問道:「他們在什麼地方斗酒,」

「演武場,」鬼母說道,

葉峰轉身走出了萬劍閣,姬瑤光和鬼母緊隨其後,

演武場,

小莫愁果然在和別人斗酒,此人居然是武戰歌,

寇爽和沈慕婉等人全部都在觀戰,表情很是緊張,

在小莫愁和武戰歌附近,全部都是空酒罈,兩人已經不知道喝了多少壇酒,

武戰歌的臉色通紅,小莫愁雖然也是如此,卻比武戰歌要清醒一些,

「武老弟,你還能堅持嗎,」龍天行傳音給武戰歌,

「快頂不住了,」武戰歌傳音,

「要不要換我來,」龍天行傳音,

「不行,輸給一個小丫頭太丟臉了,」武戰歌傳音,

「丟臉總比當場醉倒強一些,」

「可是……我好歹也是精武書院的大師兄,就這麼輸了,會不會太丟臉了,」

「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輸的體面一些,」

「什麼辦法,」

武戰歌傳音問道,

龍天行沒有回答武戰歌,他突然從地上抄起一個酒罈,砸在了武戰歌頭上,哐啷一聲,酒罈粉碎,

武戰歌先是一愣,隨後馬上抽搐一下,倒在了地上,他眯著眼睛瞅了瞅龍天行,傳音道:「快把我抬走,」

聞言,龍天行看著小莫愁,嘆道:「我這輩子最看不慣大人欺負小孩,這傢伙都這麼大年紀了,居然還這麼無恥,居然跟你斗酒,實在該打,」

寇爽等人一愣,小莫愁嘟著嘴,「你把他打暈了,誰陪我喝酒,」

「嘿嘿,改天,改天我找個小孩陪你喝酒,這樣別人就不會說我們以大欺小了,」龍天行嘿嘿一笑,突然抱起武戰歌,逃也似的飛走了,

演武場外,葉峰看到這一幕,笑著搖了搖頭,


「哼,刑天龍和那小子明顯在耍賴,」鬼母冷哼一聲,

「如果我沒有猜錯,他的真名恐怕不叫刑天龍……」葉峰笑道,

「不叫刑天龍……你的意思是說,他是用假的身份加入大葉劍宗的,」鬼母臉色微變,

「你知不知道和莫愁斗酒的人是誰,」葉峰問道,

鬼母搖頭,

「他是精武書院的大師兄,武戰歌,」葉峰笑道:「能和武戰歌在一起的人,除了同為八大天王的人之外,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

鬼母臉色微變,「他究竟是誰,」

「龍天行,」葉峰笑道,

「龍虎門的人為什麼要混入大葉劍宗,」鬼母疑惑,

「或許……他覺得好玩也說不定,」葉峰笑道,

鬼母還想開口問什麼,葉峰忽然色變:「有人進來萬劍洞天,」


「難道是九幽邪教的人,」鬼母色變,

葉峰忽然恢復了平靜,笑道:「劍王和心魔公子來了,」

果然,遠處飛來兩個人,正是劍王蕭寒衣和心魔公子,

心魔公子和劍王同時在葉峰身邊落下,劍王打量著葉峰,笑著點了點頭:「不錯,」

「萬象境大圓滿,」心魔公子臉色微變,上次他見葉峰的時候,葉峰只不過是萬象境中期而已,沒想到沒過多久葉峰居然連渡了三次心靈大劫,

「心魔,她就是我跟你說的人,」劍王忽然朝著演武場上的沈慕婉看去,


心魔公子也看了過去,當瞧見沈慕婉的剎那,他的臉色忽然一變,

葉峰臉色微變,他已經隱隱猜到,心魔公子和劍王究竟為什麼會突然來大葉劍宗了,


「果然是……」


心魔公子身影一閃,瞬間就出現在沈慕婉和寇爽等人身邊,他的出現,使得沈慕婉等人盡皆色變,

葉峰和劍王等人也飛到了演武場上,

「大哥,這位前輩是四大公子之一的心魔公子,」葉峰說道,

「心魔公子,」寇爽等人臉色微變,

「可以給我看一下你的道種嗎,」心魔公子滿臉慈愛的看著沈慕婉,

沈慕婉猶豫了,朝著葉峰瞧去,葉峰笑著點了點頭,她這才開啟道種,頓時,一個個古老的經文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果然是心魔道種,」心魔公子大喜 「心……心魔道種,」沈慕婉色變,

寇爽和楚陽也很吃驚,沈慕婉居然擁有和心魔公子一樣的道種,

「你願不願意拜我為師,」心魔公子滿臉期待的看著沈慕婉,

沈慕婉看著心魔公子,疑惑道:「我為什麼會擁有心魔道種,」

「我也姓沈,」心魔公子深吸口氣,緩緩說道:「八千年前,沈家遭到九幽邪教攻擊,族人幾乎已經死絕,我爺爺當時還只是個孩子,他是從死人堆裡面爬出來的,」

「我父母死在了妖族手上,他們……他們都沒有道種,」沈慕婉咬著紅唇低聲說道,

「你的先祖應該也是當年沈家倖存下來的人之一,」心魔公子說道:「我爺爺有沈家的傳承……你的先祖應該沒有,所以,他的後人才會一代不如一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