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孔一縮,蕭凡緊盯着那顆完好無損的能量球,手指之中夾着的血色小刀瞬間化作一道貫穿天地的紅芒迎了上去!

咔嚓!

蕭凡似乎聽到了靈魂破裂的聲音,殺兵之魂悲鳴着飛了回來,定睛望去,血色的刀身之上,裂開了一道觸目驚心的破痕,讓蕭凡一陣的心痛!


嗷嗷嗷!

蕭凡背後的六道光圈中,突然跳出一個身高萬丈,全身籠罩在紫色火焰之中,其腳下還踏着兩條紫色火龍,面目猙獰,頭生獨角,背後更是張開着一對火紅色的能量羽翼!

巨人狂吼着一把抓向能量球,頓時被能量球暴虐的力量將整隻大手撕扯成碎片,蕭凡以聖火意念凝聚而成的這聖火巫祖化身,也無法奈何的了那毀滅能量球!


嘴角撇起一絲淡笑,似乎那來自於對生命的威脅,依舊無法撼動蕭凡的心神,再次緩緩伸出右手,聖火巫祖的化身化作漫天的火焰在蕭凡的掌心中凝聚而成了一顆紫色火焰升騰的丹丸!

一切好像過的很漫長,又似乎還不到一個彈指的瞬間。蕭凡微微一笑,望向上空的黑暗教皇,道:“火之意志凝聚極點,也有毀滅意味,雖然不如你的黑暗毀滅玄妙,但是阻攔一下,應該還是可以的。”

話音一落,蕭凡屈指一彈,紫色的火丸以超越空間的速度轟然與毀滅能量球撞在一起!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刺目光華讓所有人不禁眨了眨眼睛。

而在衆人眨眼之後的這瞬間,火丸完全被毀滅能量球崩碎,但是黑暗毀滅之球也明顯的暗淡了許多,那沉重的毀滅氣息,也淡了許多。

眼見此景,蕭凡嘴角的笑意更濃,單手對着毀滅之球一點,背後六道光圈中的那顆黑暗神核便化作一道流光迎向了毀滅之球!

啵!

很輕微的聲音,聲音小到用耳朵都無法聽到,只有靈魂才能察覺到這細微的聲響。毀滅之球在快要撞擊到蕭凡之前,終於湮滅在他的面前!

黑暗神核也消耗不小,被蕭凡召喚回六道光圈,擡眼望向籠罩在漆黑色長袍中的教皇,蕭凡緩緩開口道:“天地規則之下,你無法使用九天通天的至強神通,你是根本無法奈何的了我的。”

黑暗教皇的臉籠罩在一片漆黑色的迷霧之中,讓人無法看清楚他的表情,看到蕭凡擋住了自己那顆毀滅光球,他也知道自己無法奈何的了這個東方人,冷冷一哼,黑暗教皇撕開空間,道:“我就不信你永遠不去九天,等你去了九天,我一定會殺了你!”留下了這麼一句話,教皇和紫魅便步入空間裂痕離去了。

黑暗教皇走了,蕭凡的臉上依舊掛着淡漠的淺笑,身影緩緩從空中落下,六道光圈隱入靈魂識海,卻是噗的一聲,噴出一口殷紅的鮮血!

兮若連忙過來扶住蕭凡,關切問道:“蕭凡哥哥,你受傷了?”一邊說着,一邊將蕭凡嘴角的血跡抹掉。

安慰的拍了拍兮若的後背,蕭凡笑道:“若兒,我沒事的。只是經脈受了點震盪罷了。黑暗教皇的確很強,如果他跟我死纏爛打的拼命,我還真無法將他逼走。”

境界上的巨大差距,讓蕭凡在最後那顆毀滅之球上受了點暗傷,只不過蕭凡隱藏的很好,黑暗教皇沒有察覺到,而且黑暗教皇畢竟忌憚光明教廷,因此也不可能盡全力跟蕭凡拼命,那樣的話,只會讓光明教廷的人白撿便宜罷了。

掃了一眼在不遠處圍觀的一羣精靈,蕭凡看到了那披着瀑布般碧絲,頭戴着皇冠的精靈女王,不知爲何,蕭凡心有所動的對着她微微一笑後,便拉着兮若騰空而起,隱匿了氣息,兩人準備離開西方大陸,前往滄海駐地。

蕭凡的這一笑,卻是讓精靈女皇很是詫異,看着蕭凡離去的方向,女皇的手指放在可愛小巧的嘴脣上,自語道:“他爲什麼要對着我笑?”

旁邊一個長老很是不高興的說道:“這個東方人真該死,他竟然敢褻瀆我們至高無上的女皇陛下!”

當然,這個長老的一番話,直接被精靈女皇無視掉了。

其實,他們又哪裏知道,蕭凡之所以那微微的一笑,是因爲明悟了生靈道玄機,情繫天下蒼生之後,突然心有所感萬物生靈的可愛而會心的一笑。

只是不知道這位精靈女皇是否會因此而多想呢…… 咻咻咻!

十二道身影猛然衝出,各自發動強悍攻擊,此時後有追兵,前有妖氣滔天的雙尾狼,容不得大意。

「無劍!」

童川雙手抱劍猛然劈出,一道月牙劍芒劃出,於此同時阿浩等人的攻擊也施展而出,霎那間,五顏六sè的法術融合在一起,對著雙頭狼襲去。

「不管這畜生的死活,直接走!」

阿浩沉聲道,見此,童川等人都是點頭,最好就是這頭雙尾狼不死,最後和身後追來的血蟻廝殺。

抱著這樣的想法,童川等人都做好了隨時加速的準備,皆全神貫注的關注著雙尾狼。

「轟!」

所有攻擊落在雙尾狼身上,霎那間,一道震耳yù聾的爆炸聲響起,無數枯葉落下,元氣肆掠,雖然童川一行人之中沒有強於雙尾狼的存在,但是十二人聯手施展的攻擊,也並非那麼好受。

「吼!」

被十二人聯手攻擊,就算強如雙頭狼,也不好受,數十丈長的身體險些倒下,仰天怒吼,旋即雙眼泛著血光,露出長長的獠牙。

「這畜生已經受傷,不過還是不要硬碰硬,繞開它!」

在阿浩一聲令下,童川等人身形一動,改變方向疾馳而去,不過此時的所有人都分出心神關注雙尾狼。

「唧唧!」

無數血蟻追擊而來,眼看就要追上的時候,卻見童川等人急速轉彎,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長達數十丈的巨大妖獸撲來,張開血盆大口,撕咬而來。

轟隆隆!

撞擊的聲音響起,無數枯葉紛飛,地面傳來震動,見此,童川等人都是大笑,這雙尾狼可麻煩了,竟然攻擊成千上萬的血蟻。

「不可逗留!」

阿浩臉上也露出笑意,不過還是招呼一聲,旋即十二道身影逐漸消失,然而血蟻和雙尾狼卻展開了生死搏殺,至於結果,沒人知道,不過也能夠想象。

沒有停頓,在阿浩的帶領下,一行十二人不斷在樹木間穿梭,雖然途中遇到一些妖獸,不過基本上都是不惑元道實力,和剛才的雙尾狼比較起來都還有差距,哪能攔住他們的腳步。

當發現身後再無追兵的時候,還是減緩了速度,畢竟這樣在布滿危險的林間急速狂奔,可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先休息一下,耗子和老鷹注意四周的情況。」阿浩環顧一圈,別頭道。

十二人身形頓住,皆是大口喘氣,雖然都是修仙者,但是在急速的狂奔下,體力消耗也不小,當下立即有人開始動手準備補充體力的東西。

耗子和老鷹來不及休息,身形一閃向四周掠去,他們二人雖然實力算不上多麼強大,但是在這樹林之中想要減少些麻煩,他二人的能力就必不可少。

「還真是刺激,可惜沒辦法拍照記錄下來!」

童川一臉興奮之sè,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妖獸,半丈長短的螞蟻,數十丈大小的妖獸,這些基本上在科幻片中都難以見到的恐怖妖獸,卻真實出現在他眼前,也令他骨子裡的冒險jīng神爆發,不過最後還是無奈嘆息一聲。

「副洞主,你說的拍照是什麼東西啊?」一位年紀在二十六七的青年疑惑問道。

聞言,其他人都將目光聚集在童川身上,都不明白所謂的拍照是怎麼回事?

「呃......就是一種記錄方式,和畫畫有些相似!」童川頓時尷尬,有些遲鈍的解釋。

「那你就說畫畫唄!說些我們聽不懂的話有意思么?」包括碧山在內的所有人都扔給童川一個白眼。

童川撓頭乾笑,總不能給他們說照相是怎麼回事吧,若真解釋了,到時候就不是一個白眼的事情了,恐怕會被罵神經病吧!

........

接過碧山遞來的烤肉,嗅著其上傳來的腥味,童川輕笑,單手劃過,似乎有什麼粉末狀的東西落在烤肉上,與此同時,那股腥味也淡了許多。

「可惜沒孜然粉!」

童川心中暗嘆,這味道還是有很大的差別啊,可惜這是落煙大陸,很多調味料都不存在。

「不好了!大哥!」

就在此時,兩道身影閃過,不正是耗子和老鷹么,不過此時他二人滿臉緊張與恐懼神sè,似乎發現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

「我們在周圍發現了這個!」

耗子取出一塊白布,其內包裹著黑sè的東西,有些乾癟,再加上散發出來的臭味,已經讓眾人明白是什麼東西了。

就在童川yù嘲笑的時候,卻見到阿浩那凝重的神sè,在這份凝重之中,竟然還有一絲恐懼之sè,發現這一點,頓時讓他已經到喉嚨的話又咽了回去。

「這是......?」

就算童川再愚笨,也明白了事情的不簡單,當下詢問。

「這是一種妖獸的糞便,而且似乎並不久,看來這妖獸就在附近啊!難怪我們進入這裡之後就一直未發現其他人,原來這裡有這畜生。」阿浩凝重道。

童川發現,除了耗子和老鷹還有阿浩三人外,其他人臉上都帶有疑惑之sè,似乎和他一樣,並不明白這妖獸的糞便代表了什麼,雖然知道恐怕是一頭不簡單的妖獸,但是卻想不到是什麼妖獸。

妖精別過來 地鱷獸!」

阿浩凝重開口,還不等童川詢問這地鱷獸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就看到刀子等人狂變的臉sè,當下心中暗驚,難道遇到大妖怪了?

「走!」

阿浩也不廢話,並非解釋這地鱷獸是什麼樣的一種妖獸,因為他明白,只要說起這個妖獸,沒有人不知道的,當下招呼一聲,便改變方向疾馳而去。

「這到底是倒了幾輩子的霉啊,先的血蟻,又是雙尾狼,現在連地鱷獸都出現了!」耗子破口大罵。

其他人也是附和,雖然他們都沒有見過地鱷獸,但是關於地鱷獸的傳言卻聽過不少,以前也曾聽說這裡有地鱷獸出沒,但是卻沒有當一回事,不想這次真的遇到了。

「這地鱷獸是什麼東西啊?」

童川實在忍不住了,開口詢問道,霎那間,包括阿浩在內的所有人都是一個踉蹌,這是什麼人啊,連地鱷獸都不知道,皆是瞪大雙眼緊盯著童川。

「副洞主讓我大開眼界了啊,地鱷獸都不曾知曉,神奇!」一位男子忍不住嘆道。

「地裂獸,一種高等妖獸,我想這高等就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xìng了吧,就算我們前兩rì擊殺的七斑豹也不過中等妖獸而已,若僅僅是這點的話,我們所有人聯手,也不至於這般逃跑,可是這畜生力大無窮,而且速度雖然有些遲鈍,不過卻有天賦神通,就算是一般神虛遇到,也只有身死的下場!」碧山解釋道。

「碧山說得不錯,這地鱷獸一般只會出現在遠古森林中,這種小山脈之中出現,還是極為少見,可惜這裡沒有渡劫修仙者來狩獵,就連神虛修仙者也很少,不然這畜生的下場就悲劇了。」老鷹道。

「莫要小看這畜生,若是成年期的地鱷獸,就算渡劫面對也不好受!」

聞言,童川暗自將這地鱷獸記在心中,沒有想到就算的渡劫高手,面對成年期的地鱷獸也沒有多少把握,可見這畜生有著何種恐怖之處。

「轟!」

突然間,在童川等人疾馳的前方傳來轟然聲音,似乎有人在戰鬥一般,地面震動不已。

「不好!」


耗子面sè一變,連忙掉頭便跑,見此,童川雖然還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不過也和阿浩等人一般,急忙掉頭,對於耗子的感應能力,他可是見識過,既然後者如此,恐怕是發現了什麼。

「那畜生就在前方,我靠,怎麼追來了!」

林間回蕩這咒罵聲,同時一道直衝雲霄的獸吼聲出現。 「吼!」

一道震耳yù聾的獸吼從身後傳來,即便是僅僅從這道聲音上,也能夠斷定這畜生的恐怖之處,一吼之下,竟然讓童川心神險些失守,若是才突破的不惑,恐怕就這一道吼聲,就讓其戰鬥力大跌。

「這便是地鱷獸?」

童川俺咽一口唾沫,心想這還僅僅是一個小山脈而已,便有這等兇悍的妖獸,若是換做那種遠古森林的話,不知還有什麼更加恐怖的妖獸。

「這妖獸追來了,雖然速度遲鈍,可惜也不是我們能夠比擬了!」


阿浩心中沉凝,若是他一人的話,想要逃走還是有很大機會,畢竟若是他全力加速度話,甩掉地鱷獸還是沒有多大問題,但是此時還有耗子等人這種不惑,令逃走的困難增加了不少。

不光阿浩明白著這個道理,童川也明白,當他聆聽感應了之後,便發現地鱷獸正不斷接近,按照這個速度下去,不過多時便能夠追趕上。

砰!

童川身形頓住,不再疾馳,讓刀子等人一愣,不過當看到阿浩和耗子還有老鷹三人都是無奈嘆氣的時候,也明白了其中原因,當下都做好了戰鬥準備。

沒有人開口,皆是關注著不斷傳來獸吼聲的方向,在那裡,他們感覺到了一股驚人的妖氣波動,比起雙尾狼強悍了不知多少。

「這是一場惡戰啊!」

耗子低嘆一聲,旋即身形爆退數十丈,於此同時,老鷹等人也是如此,而阿浩也在略微猶豫后,退後十餘步,唯有童川和刀子二人沒有任何動作。

砰砰砰!

大地震動,遠遠已經能夠看到一道龐大身影接近,當看見那足要數人才能夠環抱的大樹,在這道身影面前,沒有造成多大障礙的時候,他們就明白,今rì想要活著離開,不是那麼容易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