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宣臉色陰晴不定,沉聲道。

他不相信林隕會是席閥的人,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林隕就不可能會入贅玄月宗!要知道,就算只是一個沒有修爲的廢人,如果頂着席閥之人的身份,那他們玄月宗也得敬爲上賓!

更何況,如果林隕真是來自席閥的話,以當日的那種情況,秦雨瞳不可能會對其隱瞞。有如此之好的機會能夠完全壓制住自己的野心,石宣不相信秦雨瞳會這麼蠢。

所以,這其中必定有隱情!


“我與席閥的席子渝相交莫逆,這是他親手贈予我的!”

林隕冷笑道:“如果你真敢殺我的話,那他必定不會放過你!石老狗,希望你的膽子能夠再大一點,最好敢冒着得罪席閥的危險來殺我!

一時間,石宣的動作頓住,他開始猶豫了!

如果真如林隕所言,那他一個三流宗門的長老又怎麼可能敢去得罪跟席閥有關係的人?要知道,閥門世家在大秦天朝可是如同霸主般的龐大勢力,任何人都得掂量掂量!

“席子渝乃是席閥的嫡系子弟,又怎麼可能跟你這種鄉野村民有關係?”

“石宣,不用理會他!這必定是他不知從哪裏撿來的席閥玉牌,先將他擒下,我們再慢慢審問!或許,我們幫席閥取回這塊玉牌,還能賣一個人情呢!”

下一刻,姚華宸竟是冷喝道:“就算他真跟席閥有關係,又能如何?別忘了,公子是什麼身份,有他的庇佑,殺一個苦海境的武者難道還需要猶豫嗎?”

“好!”

聞言,石宣速度再次加快,他抹去了心中的猶豫。姚華宸的話給了他極大的信心,他當然知道席閥不可得罪,但血神宮的那位公子同樣是身份超然,他根本沒有什麼好怕的!

“還真是個蠢貨!”

見狀,姚華宸暗自冷笑。

血神宮自然是不會懼怕席閥,但血神宮也沒必要爲了一個道臺境武者去得罪席閥。反正他只要完成公子的使命,將秦雨瞳帶回去就足夠了。當然,還能順道將身懷天地玄火的林隕給一同帶走。

至於席閥那邊的怒火,那就讓石宣一個人承擔吧!

終究只是一顆棋子而已,放棄也是無所謂的。

“石老狗,你當真不怕席閥?”

林隕看見石宣再次朝着自己殺來,他卻是神色不改,彷彿早就料到了這一幕。

因爲,他從始至終就沒有想過要靠自己的席閥玉牌來嚇住石宣!

真正的手段,現在纔開始!

“殺了你,自然沒人知道我做過的事情!”

石宣獰笑着,他此時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斬殺林隕,爲此不惜一切代價!

“很好!”

誰知下一刻,林隕竟是站在原地,不再逃跑,冷冷地看着石宣,語出驚人道:“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瞞你了,其實我根本不是什麼鄉野村民,我正是席閥之人!”

不得不說,此話一出在場之人皆是怔住了,包括秦雨瞳在內。

“他到底在說什麼?”

秦雨瞳心中困惑不已,對於林隕的身世她可是再清楚不過了,只是偏遠地帶一個小山村的貧苦書生而已,又怎麼會跟席閥扯上關係呢?

鏘!

說時遲那時快,趁那石宣失神的一瞬間,林隕居然毫不猶豫地從劍鞘中抽出了青雲劍!

養劍數日,鋒芒盡斂!

出劍之時,驚天動地!

縱使林隕溫養青雲劍的時間不過短短几天,可他如今依靠焚血丹將自身戰力提升至神橋境巔峯,再配合養劍術的一招,所爆發出的威力簡直是非同小可!

“偏鋒劍術!”

“斬!”

林隕大喝一聲,手中的青雲劍有着凝如實質般的氣血之力纏繞着,真元能量更是不要命地往青雲劍的劍身灌注,他竟是將自己全身的真元都灌注在了這一劍之中!

真正的不留餘力!

生死一劍!

一時間,在衆人的視線中,林隕整個人的氣機竟是跟那青雲劍合二爲一!

劍芒驚現!凌厲無比!

“好強的一劍!”

寒月長老神色劇變,林隕斬出的這一劍,甚至就連他這個靈臺境強者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換句話來說,林隕這一劍的威力,已經達到了靈臺境武者的水平!

這一刻,石宣瞳孔一縮,難以掩飾自己內心的震驚。旋即,他立刻回過神來,雙手揮動之間數百道冰寒氣息凝於身前,化爲一道堅硬無比的冰牆!

砰!

劍芒斬出,冰牆破碎!

林隕的青雲劍破開了冰牆,居然真的斬到了石宣面前!

“小子,不要太得意了!”

石宣怒吼,面對林隕的這道劍芒,他猛然轟出一拳,恐怖的冰寒真元以洶涌之勢覆蓋而去!那道可怕的劍芒竟是被漸漸削去了威力,最終消散於無!

終究是道臺境強者,其實力之強,令人絕望!

林隕的攻擊雖然達到了靈臺境以上的威力,但他面對的敵人卻是道臺境的石宣!兩者之間的差距,簡直有如雲泥之別!

不可匹敵!

“該死!”

看到林隕一劍斬殺失敗,寒月長老帶血的拳頭狠狠砸了一下地面,臉上盡是不甘之色。

與此同時,耗盡一身真力的林隕也是無法再御劍飛行,他整個人就這麼從半空中掉落下來。看他那一臉的慘白之色,剛纔的那一劍顯然是傾盡了他所有的力量!

“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見狀,石宣肆意地狂笑起來。

如今的林隕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御劍飛行,在他眼裏就像是一隻待宰的老鼠!

“是嗎?”

令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在空中墜落的林隕卻是輕笑一聲,臉上充滿了輕鬆之色,彷彿是勝券在握了。

“嗯?”

看到林隕神色的異樣,石宣下意識感到了不妙,他立刻回身望去。

下一刻,他竟是看到了一幕令他心中震撼的景象,那秦雨瞳身上的氣息不知何時暴漲到了極點,她手執紫煙奪魂鞭,整個人的威勢已經積蓄到了讓人爲之心驚的程度!

原來在林隕拖着石宣的這段時間裏,秦雨瞳一直都在蓄勢待發,準備施展絕命殺招!

“滅字訣!”

秦雨瞳那絕美的臉龐上,冷冷吐出了幾個字。

與此同時,她那紫煙奪魂鞭之上竟是轟然爆發出了一股恐怖至極的毀滅氣息!

這一擊,她必定要斬殺石宣! “不好!”

石宣心中大驚,眼中流露出了驚懼之色。秦雨瞳此時所爆發出的威勢太過強大,就連他都沒有把握能夠接下這一招。

不僅如此,因爲剛纔林隕的那一劍,他才釋放出大量的真元。可這一轉眼,秦雨瞳又是緊接着要出必殺一擊,縱使他是道臺境的強者,也無法如此頻繁地應對!

這一招,他要是不想辦法躲開的話,就麻煩了!

一念至此,石宣便是要急忙向後暴退,他不能正面硬接秦雨瞳的這一擊!有中品地器和那滅字訣的威力加成,秦雨瞳這一擊的威力最起碼也是道臺境以上的級別!

“石老狗,你看看這是什麼!”

見石宣要逃走,林隕驀然大喝道。

他的手中憑空出現一團青藍色的焰火,那焰火看上去絢爛奪目,有如冰晶一般美麗,卻是蘊含着令人心悸的恐怖波動!

青霜冷焰!

石宣當場瞪大了雙眼,他不禁想到了前幾日林隕爆發青霜冷焰將自己燒得面目全非的一幕,就算他明知如今的林隕未必有力量再故技重施,可身體上的劇痛卻是在他心裏留下了極其深刻的恐懼!

所以,他的心神一時間便是被震住了!

“無冥魔戒!”

“扣除20000積分!”

抓住這石宣愣神的一剎那,林隕立刻催動無冥魔戒,一股莫名的波動之力瞬間涌入了石宣腦內!他的眼中閃過一抹迷惘之色,他被無冥魔戒的迷幻效果給困住了!

“秦雨瞳!”

林隕嘶聲大吼道。


這是他給秦雨瞳創造出的絕佳機會,如果這都不能成功擊殺石宣的話,那他們今天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裏!

“滅!破!血!三訣合一!”

秦雨瞳絕美面容上閃過一抹堅決之色,她玉手揮動,手中的紫煙奪魂鞭瞬間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威勢,一鞭猛然抽出,其目標正是石宣的頭顱!

而如今的石宣,已經被無冥魔戒所迷惑住了,完全喪失了自主意識!


就是這麼一息的時間,足夠了!

咻!


石宣從無冥魔戒的迷惑效果中脫離了出來,他的眸子恢復了光澤,可當他恢復神智的那一刻,卻是正好看見了秦雨瞳那一記奪魂鞭朝自己殺了過來!

他驚駭欲絕,想要躲開卻是根本來不及了!只能任由紫煙奪魂鞭那恐怖的威能將自己淹沒其中!

啪!

一聲脆響,石宣的頭顱竟是陡然爆開!

道臺境強者,就算再怎麼厲害,腦袋爆開也一樣是要死!換言之,石宣已經死了!他那無頭屍體無力地墜落在地,砸出了一個深坑,濺起令人迷濛雙眼的煙塵。

衆人一片寂靜,那清風長老臉色慘白無比,雙眸中更是充滿了不可置信之色,石宣居然死了!

他最大的靠山石宣都死了,豈不是意味着他自己也將難逃一死?

“終於宰了這個老傢伙!”

直到親眼看見石宣的屍體後,林隕才終於放下心來,他恨恨地罵道。

在旁人的眼裏,他這一戰像是早就事先精心謀劃好的,一步步將石宣引入死亡的深淵,不給後者半點反抗的機會。可事實上,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剛纔的過程究竟有多麼地驚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