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峰石林都爽朗一笑,這次失敗,在他們心中並未留下什麼陰影。

在雲都一座酒樓之中,眾人再次聚首,回想起登天塔內共抗異獸的一幕幕,都不勝感嘆。補衣、杏兒執壺倒酒,五人交談甚歡,整個桌上蕩漾著快活的空氣。

玄者很少喝凡酒,他們更喜歡的是有助於修鍊的「藥酒」。比如大名鼎鼎的新豐國,釀製的「桑落酒」,清心醒神,常飲可以提升境界領悟能力。但那種美酒,極為珍貴,算得上高品的靈藥,一般玄者是喝不起的。有人吟詠桑落酒「色比瓊漿尤嫩,香同甘露永春」,極言這種美酒的妙處。

「補衣,你無法進入滄瀾府,我在雲都,海雲院附近,給你找好了一家客棧,」許陽說道,「雲都天地玄氣充裕,你修鍊起來也很快。」

補衣目光有些黯然,抿著嘴唇點頭。

「據我在滄瀾府的一位兄長『石孟龍』說,每半年,都有一次出來的機會,不用擔心。」看到杏兒和補衣都不開心,石雙全哈哈一笑說道。

在安頓好補衣、杏兒之後,許陽、石雙全和御玄雨三人,一齊來到了廣場北方的登天塔。


高塔依舊聳立,但在此聚集的人數,比昨天就少了很多,連十分之一都不到。這些人,就是通過決選,將進駐滄瀾府的精英天才。

「正午已到,核對人數。」一名威嚴端正的中年男子,從高塔內飄然而出。

眾人認得此人,正是柳川主管。

「東萊國許陽……車遲國石雙全……曲羅國顏鈺……」隨著柳川主管的點名,一個個少年天才不敢怠慢,全都大聲回應。

這柳川主管,年僅四十餘歲,就已經是玄君高手,在場150名天才,雖說是從海雲上國數十億生民中選拔而出,但誰又能保證,將來的成就會高過柳川?恐怕絕大多數天才,此生都很難晉階玄君。


「人數齊整,跟我來!」柳川沉聲道,他帶領眾少年,向高塔內部走去。

「不是要去內院滄瀾府嗎,為什麼還進登天塔?」有人小聲問道。

進入登天塔第一層,柳川主管指著左側一道流光溢彩的透明門戶說道:「滄瀾府門戶,便是此地。記住,滄瀾府不得私自外出,若無『通行令牌』,在穿越『陣門』的時候,會被大陣轟殺!」

眾人都是暗暗警惕。看來這建築內,左側就是滄瀾府陣門入口,右側則是登天塔幻境第一層入口,萬萬不能搞錯。

許陽排在第一位,他得到柳主管的命令,直接踏入左側的透明門戶之中。

眼前一陣模糊,景物飛速倒退。許陽知道這是發動遁陣時特有的情況。

「看來,左側的門戶,連接一座護院大陣。這座大陣,既是遁陣,也是殺陣。有機會,要好好觀摩。」許陽有些興奮,在這裡,他接觸到了一些更加精深的知識,是後世藏經閣之中所沒有的。

景物重新明晰,許陽發現,他面前是一處恢弘巨大的藍玉大門,上面點綴著一枚枚白釘。在大門上方,「滄瀾府」三個大字映入眼帘,銀鉤鐵划,彷彿看一眼,都有一種眼睛被灼傷的鋒利感覺!(未完待續。。) 黃代陽的心腹們見西門小林突然之間向黃代陽下毒手,並很快便殺死了黃代陽,他們頓時便感到極其的震驚,甚至還以爲是自己的幻覺,然後他們很快又變得極爲憤怒。


“不得了了!”

“二寨主把寨主殺了!”

“他造反了!”

“他既然做出瞭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就不再是我們的二寨主了!”

“西門小林!你拿命來吧!”

…………

衆人紛紛叫囂着,揮出刀劍向西門小林所在的樹林沖去。

而西門小林帶下山來的二三十個手下無疑都是他的心腹,他們也立即揮出了刀劍,向黃代陽的心腹殺了過去。

黃代陽的心腹們還未進入樹林,便不得不與西門小林的人廝殺了起來。

西門小林則仍呆在樹林之中,呆呆地看着黃代陽的屍首,他的雙眼之中已是淚花閃動,幾欲落下,他的神情也顯得悲傷至極,他的語氣也是那麼的艱澀:“大哥……大哥……我對不起你……我……我怎麼會把你給殺了呢?……”

沈飛魚走至西門小林的身邊,黯然道:“二弟!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

西門小林艱難地點了點頭,哽咽道:“我知道。”

沈飛魚與西門小林很快便從樹林之中雙雙躍起,揮動着長劍,向山路上躍了過去。

再說在山路上廝殺的雙方,黃代陽的心腹們的武功普遍要高一些,而西門小林的人卻幾乎要多出一倍,他們依仗着人數上的優勢也能夠與對方抗衡。

沈飛魚西門小林又很快便過來增援他們,更是令他們士氣大增。

沈飛魚與西門小林兩人的劍在空中撒出了無數個耀眼的劍花,如冰雹一般地向黃代陽的心腹們的頭頂疾墜而下。

正在激戰之中的黃代陽的心腹們如何還抵禦得住如此強烈的攻勢?

當沈飛魚西門小林落地之時,便已有四人倒在地上,頭顱均被擊碎,慘不忍睹。

兩人落地以後,又立即帶着手下乘勢對對方繼續展開猛攻,很快便又令對方數人畢命。

這時山寨之中才有一大批人衝下山來。

還活着的黃代陽的心腹們見此情形,便紛紛大聲叫囂了起來。

“西門小林大逆不道,他竟然聯合沈飛魚將寨主給殺了!”

“大家齊起心來呀,一定要殺了沈飛魚與西門小林這兩個畜生,爲寨主報仇啊!”

“對!我們要將他們二人大卸十八塊!”

…………

山上下來的一大批人中,也有不少人是黃代陽的心腹,他們聽到這些話語,也是非常的憤怒,他們口中大聲罵着西門小林,同時也揮起了手中的刀劍,向這邊殺了過來。

而這批人中,也有很多並不是與黃代陽走得很近的人,甚至有些人還與西門小林走得更近一些,但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在黃代陽的心腹們的鼓動之下,也揮出了刀劍,向這邊殺來。

西門小林見這些殺過來的人至少也有兩百,便意識到情勢已經十分的嚴峻,又見還在他們面前做垂死掙扎的黃代陽的心腹僅僅只剩下五人了,便立即將這五個人全部甩給了沈飛魚,而自己則帶着那二三十名心腹向從山上衝下來的那兩百來人迎了上去。

很快,雙方便交上了手。

西門小林的這二三十名心腹在山寨之中其實普遍也有自己的一幫朋友和兄弟,就是在這些與他們交上手的人中,也有不少人與他們關係處得不錯。

於是,他們也大聲地叫了起來。

“是兄弟的,你們退至一旁,好嗎?”

“我們並不需要你們反戈一擊,只要今日你們不要攙和這事,我們以後便依然是兄弟。”

…………

西門小林的心腹們如此一叫喊,便立即有不少人退出了戰鬥。

西門小林也大聲道:“兄弟們!識時務者爲俊傑,黃代陽已經死了,你們最好的出路就是跟着我走,我也肯定不會虧待你們的。”

西門小林這一說,便又有一些人退出了戰鬥,甚至還有些人直接加入了西門小林一方,與西門小林及其心腹並肩戰鬥。

混戰還沒進行一會,雙方的人數便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西門小林一方很快便變成了四五十人。

而與他們交戰的人也很快只剩下七十來人。

西門小林憑藉着自己卓絕的武功帶着手下向對方發起了猛攻,而對方則倚仗着人數上的優勢拼死抵抗。

再說沈飛魚,在西門小林帶走了他的全部手下以後,沈飛魚便陷入了以一對五的局面。

這五個人的武功都非常的高,而且對黃代陽是絕對的忠誠,他們用一種悲壯的聲音在大聲叫喊着:“殺了沈飛魚!爲寨主和死去的兄弟報仇!殺了沈飛魚!爲寨主和死去的兄弟報仇!”同時用他們手中的刀劍也繼續勢大力沉地向沈飛魚猛攻而去。

沈飛魚卻是在包圍圈中應對自如。任憑對方的攻勢如同驚濤駭浪,而且一波緊接一波,絲毫也不給沈飛魚喘息的機會,沈飛魚的防守卻依然如銅牆鐵壁,不露絲毫空當。

三十餘招過後,沈飛魚便尋得對方的空當。

一劍。

一瞬之間。

就是這一瞬之間的一劍,便準確無誤地刺穿了一人的心臟。

這個人頓時應聲倒地。

沈飛魚又將劍反手一掃,倏忽之間劍又已掃到了另一人的咽喉之上。

這個人也立即便向地上倒了下去。

剩下的三人對於沈飛魚來說自然便不在話下了。

他的劍在空中撒出了一朵朵凌厲至極的劍花,向對方三人猛攻不止。

僅僅十多招以後,沈飛魚便已將對方三人悉數殺死。

然後他馬上又躍向了西門小林那邊,長劍再次在空中撒出了無數個光圈,向那些還在爲死去的黃代陽而戰的人猛襲而下。

劍光閃動,鮮血飛濺。


當沈飛魚落地之時,便已經令十餘名忠於黃代陽之人倒地斃命了。


然後沈飛魚和西門小林便帶着手下們乘勢對對方發起了猛攻。

對方在頑強地抵抗了約莫一柱香的時間以後,便全部倒地畢命了,無一人倖免。

忠於黃代陽的人已經全部被解決了,沈飛魚和西門小林也得以長長地籲一口氣了。

到現在他們纔敢說,他們已經掌控住了黑風寨的大局。 一百五十位來自各地的天驕少年,都傳送來到了內院滄瀾府。緊接著,柳川主管的身形也出現了。

「跟我來。」

柳川主管徑直向藍色大門走去,大門轟隆隆打開。一條筆直寬闊的街道向遠處延伸,兩旁是整齊的院落房屋。這滄瀾府的內部,很像一個小城鎮。

眾人一邊跟隨柳川主管前進,一邊聽他介紹。

「滄瀾府,共分為5大區域。第一,學員住宿區;第二,靜室修鍊區;第三,長老潛修區;第四,演武區;第五,寶庫。我帶你們去學員住宿區,由2211屆的學員,帶領你們熟悉滄瀾府。」

「2211屆?我們是多少屆?」有人問道。

柳川主管道:「每三年一屆,你們是第2212屆學員!」

柳川作為一位玄君,時間寶貴,不可能像導遊一樣,帶著眾位新學員遊覽滄瀾府。

很快,滄瀾府最東面,學員住宿區已經到了。

不少青年已經等在了住宿區前,一個個氣息悠長,頗為強橫,他們就是第2211屆學員,許陽等人的師兄、師姐。

「見過柳主管!」那些老學員紛紛恭敬行禮,柳川主管,在滄瀾府中是一位權勢很大的人物。

「嗯!」柳川主管威嚴地點點頭,說道,「這是你們的師弟、師妹,共計一百五十人!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每帶一名新人,積分增加十分。」

提到積分,所有老學員,眼中都閃爍出興奮渴望的光芒。

「積分,那是什麼東西?」御玄雨站在許陽後面,小聲嘀咕。

柳川主管隨即大袖一揮。150枚藍色雲朵徽章,準確地分配給了每一個新學員。

「這就是你們的徽章,平時佩戴在左胸。現在,每一個『徽章』里,都有一定積分,按照你們決選成績頒發。只要玄力灌注,就能顯示出來,」柳川主管平淡地說道,「至於積分的用途,以及如何獲得,2211屆的老學員,會告訴你們的。」

說完,柳川主管便飛上半空,向著滄瀾府北面飛去。

「凡是在海雲上國西部諸國的。都到這邊來!」一個高大健壯的老學員,大聲喊道。

「海雲本土的師弟師妹,來我這裡,」不遠處,一個華服青年微微一笑,「當然,其他地方的要來,我也歡迎。」

「東部諸國的各位師弟師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