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這還用說,肯定相信啊!”

石森:“你是我們的老大,自然相信。”

凌洛菲、安娜、拉達克齊齊點頭:“相信。”

姜焱滿意的點點頭,眉頭舒緩的說道,“相信我就站上去,我帶着你們過去!”

幾人雖感錯愕,但還是點點頭,毫不遲疑的站了上去。

姜焱隨後上來的時候,注意到了鐵板上光溜溜的,並沒有固定的地方。當下也不再避諱,取出法杖,輕輕一點鐵板。

“卡卡卡……”

下一刻,鐵板上就出現了幾個卡槽。

“全都站到卡槽內,固定好自己,以免等一下會被甩出去。”

說着,姜焱就先站在了最後面的卡槽內,將自己的腳,穩穩的卡住。

其他人也有樣學樣,將自己的腳卡好。

“都站穩了,要開始了!”提醒了一句,姜焱便開始朝着身後催動風系魔法元素,一點點推着鐵板向前滑去。

漸漸地,鐵板的速度越來越快。姜焱在調整風系魔法的輸出,以免鐵板被吹離地面。

“快看,那些人過去了!”

“不會吧,這樣也可以?”

“快,咱們也試試……”


他們的舉動,自然被山頂上的其人看在眼中。當下便有人開始四下尋找,類似鐵板之類物品,前去追趕。

“哇——真的過來了!”

看着鐵板兩側密密麻麻的小孔,石林驚歎的怪叫着。

“別亂動!”

姜焱警告了一句,他們現在可還沒有脫離危險。這要是石林一個激動, 他們幾個人的小命可就交代在這裏了。

“咔嚓——”

鐵板繼續向前滑了一段距離之後,周圍終於是沒有了那讓人心中發寒的小孔。

這個位置,已經是神殿臺階的下方了。

姜焱緩緩收回了風系魔法,穩穩當當的停在了臺階前。

“別急着上去。”姜焱收回法杖,擡頭看向眼前的臺階。

這裏的臺階,自然沒有上山之時那麼長。粗略的數一數,大概也就三十幾階的樣子。

“老大,我去試試?”拉達克把腳從卡槽裏拿出來,轉身看着姜焱問道。

“不,不用。”姜焱緩緩擡起法杖,冷靜的說道,“如果我判斷沒錯的話,這最後的臺階,應該沒有任何考驗纔對!”

我的信仰是個坑 ,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因爲他不相信,就算是一個法神,也不可能和他一樣,擁有七系魔法。

就算這些都是機關以及陣法組成的,也不可能所有魔法都有。


畢竟,可不是所有魔法,都適合用來佈置陷阱。

姜焱看了看身邊幾人,聽了自己的話後,還是沒人敢先上去。也不怪他們,淡然一笑便率先走了上去。

“焱弟!”

“老大——”

驚呼聲中,姜焱腳步加快,三個臺階三個臺階的往上邁。

想當初,在地球上的時候,他就是這樣飛快爬樓梯的。

“看你們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趕緊上來吧!”

十幾秒後,姜焱站在了最高處,朝着下面招了招手。

衆人這才放下心來,趕緊追了上去。

“我滴個天啊……果然不愧是神級強者待過的地方。”

看到衆人上來以後,姜焱纔回身去觀察幾米外的高大神殿。

神殿的建築風格,就好像是一個‘曲’字形。中央的大門極爲高大,道道神光轉動間,居然還會變色。

“老大!神殿好威武……”

“這……這就是神殿!”

“好美……”

男人和女人的審美觀,永遠是不一樣的。石森石林等人,看到的永遠是威武霸氣。而凌洛菲以及安娜看到的,自然是那神光氤氳的景象。

“恩?”就在姜焱想要收回目光的時候,忽然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緊接着,他雙眼就是一黑,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識。

不僅僅是他,拉達克等人也是如此,全都呆立當場,雙眼緊閉,就這樣站着陷入了沉睡。

“兒子,廚房裏坐着水呢,你想着點……”

“就你這個廢物,根本沒有資格待在我們江家……”

“兒子,你別忘了廚房裏的水……”

“把他丟出去,永遠不得踏入江家……”

迷茫間,姜焱的腦海裏開始輪流出現兩到聲音,以及兩種畫面。

一個是他身在地球之時的前世記憶,另一個則是這個身體原主人的記憶。

“這……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過了多久,姜焱總算是有了意識。可當他睜開眼的時候,卻看到對面正站着另一個自己。

“你……你是……”看着眼前的那個人,姜焱感到有些迷茫。

那人苦笑着搖了搖頭道,“我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本來我早就應該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上。卻沒想到,這個神殿居然有這種逆天的考驗,可以把我從你的心底深處,強拉出來。”

“啊?你是說,這最後一關,應該是和內心的自己大戰一場?”

姜焱是來自於地球的人,怎會不知道這個橋段。

“的確如此……”江炎攤了攤手,“估計,就連神殿的原主人也不會想到,他的這個考驗,會在你我二人這裏,出現這種狀況。要知道,你內心的我,可是一個徹頭徹尾,啥也不會的廢物……”

“呵呵……呵呵……”姜焱尷尬的笑了笑。

實際情況的確如此,原本的那個江炎,就算沒有重傷瀕死前,與姜焱現在的實力,也是天差地別的。

重生未來都市仙遊 好了,來幫我做個瞭解吧。我對這個世界,早就沒有了一絲一毫的牽掛。只是……”

說着說着,江炎的神色就是一暗。

看到他的樣子,姜焱心中一動說道:“你是在想江家的事兒?放心,有時間,我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


“不……”誰料,江炎聞言卻搖了搖頭,“我對江家,早就沒有了任何感情,或者仇怨。我只是在悲哀,自己沒能力去找出殺我父母的仇人。”

姜焱心下釋然,沉聲問道,“你有線索嗎?”

江炎嘆了口氣道,“只有一點兒,這件事情,應該和江家內部的某個人有關。”

“這樣啊……”

姜焱沉吟了片刻,咬着牙說道,“這件事就交給我吧,你的身體,我不能白要。報仇的事情,我會找時間去擺平。” “多謝了,來吧……”江炎感激的點點頭,然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好走,願你來世,可以去一個好人家,做一個無憂無慮的人。”江炎也是神色一暗,緩緩擡起法杖,朝着江炎打出了一道風系魔法。

只是輕輕一吹,江炎就帶着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上。

“呼——”

江炎消失的瞬間,姜焱再次兩眼一黑。下一刻,他的意識就恢復了過來。

“這些人都怎麼了?”

“不知道,不過,現在倒是幹掉他們的最佳時機。”

“好,動……”

外界,剛剛有兩個人跑上臺階,就看到了定在原地的姜焱他們。可是,當他們剛想幹掉姜焱等人時,也被定在了原地。

恢復意識的姜焱左右看看,當即就看到了舉起大刀和大劍,準備向石森石林二人下殺手的傢伙。

“找死!”姜焱的臉色就是一沉,來到二人身邊,取出法杖,兩個風炮用出,直接將他們轟向了金系考驗的廣場。

“啊——”

“噗噗——”

慘叫聲中,這兩個圖謀不軌的傢伙,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再看其他人,他們都還處在那個狀態當中。而且,每個人的額頭,都留下了大顆大顆的汗水,眉頭更是緊緊的皺起。

“看來,他們都在和裏面的自己,大打出手,很是激烈啊……”

姜焱沉吟着,目光一一在幾人的臉上轉悠着,心裏卻在爲他們暗暗加油。

在這種事情上,他是一點忙也幫不上。不過,他對自己的隊友,都是很有信心的。

哪怕是凌洛菲,亦或者安娜,姜焱也相信,她們都有必須要戰勝自己的理由。

“對了,倒是可以利用現在的情況來陰人!”

姜焱的嘴角,勾起了一絲陰險的笑意。他這是想起了剛剛的情況,所以他再次閉上雙眼,呆立原地。

別人倒也不是全傻,當後續的幾個人,在突破了那篇金系區域,並踏上階梯時,全都謹慎的停了下來。

“你看他們爲什麼都定在原地。”

“不清楚,不過,這個情況到是有點像上島時的樣子。”


“那咱們要不要趁他們……”

後來說話的人,做了一個下切的手勢,意思是幹掉他們。

“我看行!”

“行個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