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龍狠狠的瞪了寧平一眼,沒好氣的說道:“相思草在洛基山的女陰洞裏,你們把相思草採來,我就開始招魂。”

“好,需要多少相思草?”

“一株即可。”

“怎麼去女陰洞?”

“向着東邊一直走即可。”

問明瞭相思草的所在,寧平回頭對林珂等人說道:“你們留在這裏,我去去就回。”

“我要跟你一起去。”韓夢馨上前說道。

“不行。”寧平搖了搖頭,解釋道:“既然連神龍都採不到,那就說明那個相思草的附近一定有守護獸的存在,你還是留在這裏吧。”

“不,我要去。”韓夢馨堅持道。

“不要任性,林珂,幫我勸勸她。”

林珂聞言不好意思的答道:“寧平,其實我也想去。”

寧平:“……”

經過一番爭論,寧平成功的被說服了,無奈的同意了韓夢馨的要求,答應帶韓夢馨和林珂一起上路。

……

一路無事,一行三人來到了位於東方的女陰洞洞口前,難怪叫女陰洞,因爲女陰洞的洞口形狀像是一個女人的陰部。不過這時寧平等人也顧不上去評論這個女陰洞的外貌,擠進了女陰洞中,向着洞中發出亮光的地方走去。

女陰洞洞口狹窄,只容一人側身而過,但是內裏卻很寬敞,尤其是越往裏走就越是寬敞,不一會的工夫,寧平一行三人就是並排走都已經不是問題。

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光亮讓寧平等人省去了照明的事情,一行三人緩步向前,來到了長滿青草的草地前。

“哈~找到了。”韓夢馨歡呼一聲,快步向草地走去。寧平見狀急忙伸手去拉,同時喊道:“小心。”

話音未落,就見草地突然向上隆起,草地下露出了一隻大腦袋,向着直奔自己走來的韓夢馨咬了過來。韓夢馨見狀大驚,連忙在自己的面前佈下一道光壁,血盆大口撞在了光壁前,距離韓夢馨的小臉不到半米。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張血盆大口,韓夢馨愣住了。

“夢馨,你沒事吧?”寧平急忙跑過來問道。

韓夢馨看了看寧平,好半天的工夫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寧平見狀抱着韓夢馨好一通的安慰。

哭了好一會,韓夢馨才抽抽嗒嗒的問道:“那,那個嚇唬人的壞傢伙呢?”

“跑了,在撞到光壁沒多久就離開了。不過夢馨,你是什麼時候學會這一招的,這東西聽堅固的呀。”寧平說着,伸手敲了敲封住了去路的光壁。

韓夢馨聞言笑了笑,撤除了光壁後對寧平說道:“在你不在的時候學的。我可警告你哦,以後不許欺負我,否則,我就把你關起來。”

寧平見韓夢馨終於不再哭了,也不計較韓夢馨的威脅,笑了笑後對韓夢馨說道:“拜託你實事求是一點好不好,平時明明都是你在欺負我好吧。”

“不,就是你欺負我,就是你。”

“二位,打情罵俏咱們留着回去再做好嗎?辦正事呢。”林珂有些無奈的對韓夢馨和寧平說道。

韓夢馨的臉頓時紅了,跑到林珂的身邊拉着林珂的胳膊嗔道:“珂姐,你也笑話我。”

“好啦,不要鬧,我們趕緊去採相思草吧。”林珂拍了拍韓夢馨的小手說道。

一行三人繼續前行,又見到了一片草地。這回韓夢馨沒有再莽撞了,和林珂一起看向寧平。寧平一見就明白了自己要怎麼做,彎腰撿起一塊巴掌大小的碎石,隨手扔了過去。

果不其然,是剛纔那個襲擊韓夢馨的傢伙。就見那傢伙一擡頭,見獵物沒有靠近,立刻就明白自己剛纔被耍了。憤怒讓這傢伙這次沒有再後退,反而邁步向着寧平這邊逼了過來。寧平見四周供自己活動的空間不大,便放棄了遊鬥,身體微微下蹲,右手搭在了青雲劍的劍柄上,邁出右腿向前半步的同時拔劍,一道劍波直劈走過來的傢伙。

被劈中的那傢伙立刻身體一縮,腦袋和四肢全部縮進了身子裏。直到這時寧平等人才認出眼前這個傢伙是個什麼東西。覆土龜,平時藏在土中,利用背上生長的草藥吸引獵物,等獵物靠近以後,才從土中猛地躥出捕獲獵物,是種食肉動物。

“嘖,還真是個麻煩的傢伙。”寧平砸了砸嘴,對韓夢馨和林珂說道:“你們退後一些,一會這裏會變得有點熱。”

“你自己小心。”韓夢馨叮囑一聲,拉着林珂向後退了十餘步。

等韓夢馨和林珂退遠,躲進龜殼的覆土龜伸出了腦袋,見沒有事情發生,便再次向着寧平靠近。寧平沒有理會靠近的覆土龜,只是嘴中唸唸有詞,拿着青雲劍的右手微微顫動,青雲劍的劍身逐漸變得通紅,散發出一絲絲熱氣。

“逐日。”就在覆土龜靠近寧平不足五米的時候,寧平緩緩的念出了兩個字,右手拿着青雲劍對着覆土龜刺出。

一道紅色的烈焰飛向覆土龜。覆土龜見狀故技重施,腦袋和四肢再次縮回了身體當中。可這回這招就不好使了。用遊戲裏的解釋就是,覆土龜的物理防禦很高,但是魔法防禦卻很低,面對寧平的物理攻擊,覆土龜嘛事沒有,而寧平換上魔法攻擊,覆土龜就杯具了。

江南恨 不甘心就此喪命的覆土龜嚎叫着直奔寧平衝了過去。卻不料衝到中途的時候,再次撞上了一道看不見的牆壁。眼見不能同歸於盡,覆土龜便準備後退保命,卻不料剛後退一步,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有了一道看不見的牆壁,緊跟着左右也分別多了一面牆壁,覆土龜變得寸步難移。

……

空氣中飄散着一陣陣肉燒熟的香味。寧平好奇的割下一塊嚐了一口,隨即吐了出來,聞着挺香,吃起來卻很是難吃。

“活該,讓你嘴饞。”韓夢馨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笑道。

寧平聞言很不爽的盯着韓夢馨看,看得韓夢馨心裏發毛,縮到林珂的背後威道:“寧平你要是再這麼看我,我就,我就趁你上廁所的時候用四面光牆把你困起來。”

寧平一聽這話,頓時哭笑不得,好在一旁的林珂給他遞過來一個臺階,讓大家抓緊時間去採相思草,這才讓寧平免了尷尬。

一行人走走停停,路上消滅的類似覆土龜一樣的野生動物有七八個,都是隱匿在暗處,伺機偷襲之前被寧平給看破,隨後被寧平給消滅。對於寧平爲什麼能夠看破那些藏匿的動物,韓夢馨也好奇的問道,只是對寧平說是憑着直覺這個說法,韓夢馨表示,很不滿意。但是寧平不說,韓夢馨也問不出來。

走走停停,六七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寧平一行三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這個女陰洞有多深,就那麼一直往前走。在來之前神龍提到過,女陰洞是個號稱無底洞的地方,還沒有誰走到底過。好在女陰洞只有一條道,寧平等人倒是不用擔心會有迷路的可能。

“哎呀,不行了,我快累死了,休息一會再走吧。”韓夢馨嘴上叫着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擺出了打死也不走的態度。寧平見狀看了看林珂,見林珂也是一副疲倦的樣子,便點頭說道:“好吧,那就休息一會,喝點水,吃點東西,補充一下體力再走。”

“好耶~”韓夢馨歡呼一聲,找了塊乾淨的地方,拉着林珂坐了下來,拿出水跟食物和林珂吃了起來。

“寧平,你也吃點吧。”林珂遞給寧平一塊乾糧說道。

“謝謝。”寧平道了聲謝,接過乾糧坐在了韓夢馨的對面。韓夢馨見狀將自己的水壺遞了過來,口中說道:“諾,喝點吧。”

寧平微微一笑,接過說道:“謝謝。”

……

休息了一會,韓夢馨有些無聊的問寧平道:“寧平,相思草離我們還有多遠?”

“不知道,神龍說相思草在女陰洞的洞底,可照這樣走下去,還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走到洞底呢。”

“……那個神龍不會是誑我們的吧?”韓夢馨想了想,緩緩的說道。

“應該不會吧?女陰洞雖然號稱無底洞,不過我相信它總是有底的,只要我們一直往下走,總有到底的時候。”

“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底?”韓夢馨皺眉說道。

“夢馨,你休息夠了嗎?要是休息夠了我們就動身吧。早點行動,早點到達。”林珂出聲對韓夢馨說道。韓夢馨聞言點點頭,一行三人再次上路。

這一次三人沒走多久,就看到了一處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的事物,一座石碑。人人都是有好奇心,帶着好奇心,寧平三人停下了腳步。地底下的一座石碑,讓寧平三人忍不住想要上前看個究竟。

“不要過去了,萬一是陷阱呢?”林珂開口提議道。

韓夢馨聞言說道:“可是珂姐,我看到那個石碑上面有字,會不會是給我們指明相思草的去處?”

“唔……那我們,一起過去看看,就算是有陷阱,三個人在一起,出了什麼事也不怕。”林珂想了想後提議道。

這個提議得到了寧平和韓夢馨的同意,眼看着三個人就要來到石碑的面前,腳下一空,三個人同時掉進了坑了。在掉下去的瞬間,寧平看清了石碑上刻着的字。

“不要過來!有坑!!”

尼瑪……

……

……

……

韓夢馨幽幽的醒轉了過來,連忙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韓夢馨鬆了口氣,隨即想起了寧平和林珂,連忙叫道:“珂姐,寧平,你們在哪?”

“我在這裏。”一個微弱的聲音傳來,韓夢馨一聽是寧平的聲音,連忙叫道:“寧平你在哪?”

“我在你的屁股下面。”

聲音傳來,韓夢馨低頭一看,就見寧平一臉痛苦的望着自己,而韓夢馨本人,正坐在寧平的肚子上。

“快下來。”寧平見韓夢馨沒有動作,忍不住出聲說道。

“哦。”被提醒的韓夢馨連忙從寧平的身上移動,寧平皺着眉,一邊揉自己的肚子一邊對韓夢馨說道:“夢馨,你該減肥了。得虧是我,要是換個旁人,早就被你一屁股給坐死了。”

“我,我哪有那麼重?”韓夢馨聞言嘟着嘴小聲的反駁了一句,不過說這話的時候韓夢馨很沒有底氣。之前在石八方教精靈們做蛋糕的時候,韓夢馨可是沒少吃。而甜品,是十分容易發胖的。

見韓夢馨死鴨子嘴硬,寧平搖了搖頭,轉移話題道:“好啦,我們以後再討論你的體重問題,林珂哪去了?”

得到寧平的提醒,韓夢馨連忙看了看四周,發現並沒有林珂的蹤跡,不由急道:“珂姐哪去了?”

寧平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心中暗道:“你問我,我問誰去。”不過這話寧平沒敢說,感覺自己沒事了以後,起身拍了拍屁股,對韓夢馨說道:“走吧,我們去找找。”

“嗯。”

兩個人四下找了找,沒人。四周的情況很簡單,一目瞭然,沒有藏人的地方。 從收租開始當大佬 回到二人掉下來的地方擡頭看了看,發現掉下來的地方四壁很光滑,沒有讓人掛在上面的可能。

林珂丟了!

“繼續往裏找找吧,說不定林珂也在尋找我們。”寧平對韓夢馨說道。

韓夢馨聞言點點頭,爲了避免出現危險,寧平和韓夢馨一同行動,沒有分散。

※※※

睜開雙眼,一張大臉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嚇得林珂毫不猶豫的一巴掌便扇了過去。只是讓人驚訝的是,右手穿過了那張大臉,絲毫沒有傷到那張大臉。

“你,你是幽靈?”林珂驚訝的看着對方問道。

“對,我是幽靈。……你不怕我?”大臉的主人點頭答道,隨即有些驚訝的看着林珂問道。

“不就是幽靈嘛,有什麼可怕的?難道你希望別人怕你?”林珂一邊起身一邊看了看四周答道。

“你,你真的不怕我?”幽靈語氣有些激動的問道。

“對對,我不怕你。那個,請問,你見沒見到我的兩個同伴?”林珂觀察完四周,看着幽靈問道。

幽靈聞言答道:“啊,沒見到,我發現你的時候就只有你一個。 諸天重生 那個,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你都是幽靈了,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厄……這個,實話對你說吧,我是個橫死鬼,可陰間有規定,橫死鬼不收,所以橫死鬼如果想要轉世投胎,必須要完成生前的心願纔可以。那個,你能幫我把心願完成嗎?”

“……你有什麼心願沒有完成?” 最紅女主播:總裁的網秘情人 林珂想了想,開口問道。

幽靈聞言頓時一臉激動的說道:“你願意幫我?真是太謝謝你了。你真是個好人,我以前也曾經離開這裏去找過別人,可別人看到我不是大喊大叫就是一個勁的躲我,要麼就是直接暈死過去,我,我真是太激動了,終於讓我找到一個願意幫我的人了。”

“你先別忙着激動,先告訴我你的心願是什麼,要是太難的話,我也沒有辦法。”林珂連忙對幽靈說道。

幽靈卻不以爲意,笑着說道:“我這個心願對你來說不算什麼。我死的時候,身上帶着一個筆記,我希望你可以把那份筆記燒掉。”

“……就這樣簡單?”林珂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而幽靈卻十分肯定的點頭答道:“就這麼簡單。”

“那好吧,把筆記本給我,我現在就給你燒掉。”林珂衝着幽靈一伸手,開口說道。

不料幽靈聞言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樣子,低頭說道:“那個,筆記不在我手上。”

“……你不會告訴我丟了吧?”林珂收回手,看着幽靈說道。

幽靈連忙擺手說道:“不是不是,我是知道那份筆記在哪的,只是我不敢去拿。”

“不敢去拿?難道那裏有什麼能夠威脅你的東西?”林珂好奇的問道。

“嗯,我是來這裏採相思草的,只是還沒有靠近就倒黴的碰到了守護獸,結果被守護獸給殺死在逃跑的路上,筆記就放在隨身攜帶的包裏。”

“也就是說,我要去面對守護獸的威脅,給你把筆記燒掉以後你才能昇天。”林珂盯着幽靈,緩緩的說道。

“嗯。”幽靈重重的點了點頭。

林珂忍不住伸手給了幽靈一拳,口中喝道:“嗯你個頭!那個守護獸能幹掉你,難道就幹不掉我嗎?”

幽靈一邊收攏被林珂的拳頭打散的臉,揉一揉,恢復人形之後開口說道:“不會吧,那頭守護獸已經掛了,現在相思草的周圍沒有守護獸在。”

寧平不信任的看着幽靈說道:“那這樣的話,你自己怎麼不去?”

“那個守護獸雖然掛了,但是那傢伙在死前佈下了一個禁制,我要是靠近,直接就魂飛魄散了。不過對於人類來說,那道光卻有極大的好處。”

閃婚夫妻寵娃日常 “……你沒有騙我?”

“沒有。我要是騙你,不得好死。”

“……你早就已經死了。”

“……”

“……” 在幽靈的指引下,林珂來到了相思草的所在,兩株相互纏繞的綠草向上生長,在相思草的附近,有一副骸骨趴在地上,看樣子就是幽靈沒掛掉之前的身體。

小心翼翼的運用自己的能力,林珂想要將地上的那副骸骨移動到自己的跟前。對於幽靈所說的什麼守護獸已死的話,林珂是不相信的。知人知面不知心,林珂可不會相信才見了一面的幽靈。

骸骨慢慢的移動着,沒有引起任何動靜。林珂不敢大意,保持着那個速度,將骸骨一點一點的移動到了自己的面前。因爲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骸骨的身上,林珂不知道,先前見到的那個幽靈,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她的背後,同時雙手舉起了一把巨大的鐮刀。

眼看着林珂就要被偷襲,就聽相思草的方向突然傳來一聲獸吼,林珂渾身一震,扭頭就要跑,卻看到了舉起鐮刀的幽靈。

“你!”林珂驚訝的叫道。看到幽靈這樣,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幽靈沒有說話,手中鐮刀狠狠的落下,就在這時,一團火焰飛來,準確無誤的落在了幽靈的鐮刀之上。幽靈頓時慘叫一聲,巨大的鐮刀脫手落在了地上,幽靈轉身要逃,一個光圈卻飛快的捆住了幽靈的手腳,隨着一陣地面的顫動,一隻麒麟出現在了林珂的眼前。

猶如在自己的花園中三步,麒麟慢悠悠的走到林珂的面前,突然一愣,仔細的在林珂的身邊聞了聞,疑惑的看着林珂出聲問道:“你的身上,我爲什麼會感覺到一股族人的氣息?”

林珂聞言一愣,隨即想起了什麼,從隨身帶着的小包中拿出一片通紅的鱗片。

“唔?火麒麟的鱗片?原來你得到了麒麟的友誼。”麒麟一臉釋然的說了一聲,隨即問道:“你是被這個幽靈欺騙了吧?”

“它求我幫它完成臨死前的心願,只是我沒想到,它是在騙我。”林珂聞言答道。

“……以後多長個心眼,不要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你先閃開,我先處理這個躲了我數十年的惡鬼。”

林珂依然閃到一旁,幽靈見狀驚恐的叫道:“救命,救命,你不要過來!”

麒麟沒有理會,靜靜的看着幽靈,張開了嘴巴,吞出一團明黃色的氣團,將幽靈給包裹了起來,幽靈在氣團中慘叫不已,漸漸的消失不見,隨後麒麟用力一吸氣,將黃色的氣團再次吸回了體內,轉而看着林珂說道:“現在該談談你的事情了。”

話音剛落,就聽不遠處傳來寧平的一聲喊:“林珂!”

麒麟閃身往旁邊一跳,躲開一道劍波,張嘴剛要攻擊,就聽林珂急聲叫道:“不要,他是我的同伴。”

麒麟聞言收起了攻擊,退到了一旁。這時寧平和韓夢馨疾步跑到林珂的身邊,寧平警惕的看着麒麟,韓夢馨緊張的看着林珂問道:“珂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寧平,你也不要太緊張,剛纔多虧了麒麟出手救我。對了,請問你怎麼稱呼?”

“我叫莫多,是麒麟一族中的山麒麟。你們身上帶有象徵麒麟友誼的麒麟鱗片,說明你們的來意,我會盡量幫助你們。”山麒麟莫多沉聲對林珂說道。

“謝謝。”林珂先是道了聲謝,見寧平已經收起了青雲劍,這才說道:“我們所帶的鱗片其實是別人給我們的,而那個給我們鱗片的人現在昏迷不醒,我們需要相思草來爲他招魂,將他喚醒。”

“只是昏迷不醒,爲什麼要招魂?”山麒麟不解的問道。

林珂聞言解釋道:“他的昏迷不醒和別人有點不同。他的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但是身體機能卻在正常運轉,負責招魂的神龍說是因爲他的魂沒有回到體內,所以需要招魂。”

“神龍?就是那個生活在精靈部落附近的那條長蟲?”山麒麟突然問道。

“……是的,是個渾身覆蓋青色鱗片的傢伙。”

“青鱗?沒想到多日不見,那傢伙倒是長進了。相思草可以給你們,不過你們必須通過考驗。”

“什麼考驗?”林珂開口問道。

“……你是那個昏迷不醒傢伙的戀人吧?”山麒麟看了看林珂,開口問道。

林珂的臉色微微一紅,點頭答道:“是。”

山麒麟聞言答道:“那就好辦了,你們跟我來。”

不明白山麒麟想要做什麼林珂等人跟着山麒麟來到一處絕壁上,就見山麒麟說道:“你們要的相思草就在那個峭壁上,你需要一個人不借助外力的爬上去。”

林珂聞言擡頭看了看將近三十米高的峭壁,點了點頭。一旁的寧平出聲說道:“林珂,讓我來吧。”

不等山麒麟開口,林珂搖頭說道:“不了,剛纔莫多問我是不是韓宇的戀人,然後又強調必須一個人不借助外力,那就說明相思草必須由我自己來採。你和夢馨在峭壁下面等我,萬一我失手掉下來的話,記得接住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