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懸轡一下子聯想到了,雪夜過人,一個讀書人和一個皇城內的起居郎,就叫溫巧,兩人一起說笑,天日正直清潤,庭院內無數人岌岌走過,一個雪球泥人攀上素眼,晃思舒眉展眼。

你大爺的,合著我是太監。

禹懸轡一下子想到了吳釗和瘋魔燧,眉眼清澈見底,如同邂逅。

羈縻看到后,難能可貴說了句大讚的話,為己。

正是那本書主角的名字由來,冥冥之中,有人消沈說,為己啊!

禹懸轡便是如雪泥鴻爪的輕笑,羈縻真是大善,騎馬打仗的大善……

人間煙火,何如消暑,有如小睡,雀眼含非夏府,小說呵,禹懸轡靠近說,原來羈縻是小睡家,小說集的作者,真是將將認知啊!

禹懸轡模仿說:「艷陽天氣,煙細風暖,清姿如卧雲餐雪,天地盡愧其塵污;雅緻如蘊玉含珠,日月轉嫌其泄露。

翳翳林上葉,不知秋暗生。人得意於塵埃之外,蓋人閑景幽,兩相奇絕耳。」

然後就是不知所聞的說瞎話了,沉沉的睡下了。 英俊瀟洒的鬍子大漢用柔弱的女聲說道:「老子有根····超級回復腸。」這充滿歧義的魂咒瞬間成了白嫖都沒人吃的不健康食品。唐三已經昏迷過去,但是臉已經腫成這個樣子。小舞為了三哥的帥臉,咬咬牙,還是把奧斯卡的腸塞進唐三嘴裡。快速塞進嘴裡的同時,唐三感覺嘴裡有東西,牙齒是沒力氣咀嚼的,無意識中舌頭繞著柱狀物體滑動舔舐。幾人圍著唐三看愣了。小舞揉著唐三下巴,開始幫助他輔助咀嚼。唐三的臉慢慢變紅開始消腫。

夢中,唐三夢見大鬍子奧斯卡圍著他跳上輩子勾欄中見過舞蹈,瞬間嚇醒。天色已經漸暗,肚子也有些餓了。小舞在身邊陪伴多時,挽著三哥的胳膊前往了學院『食堂』。看到戴沐白和一個帥氣的男生圍著新來的寧榮榮噓寒問暖。也許是讓寧榮榮有些不耐煩了,撂下碗筷。離開了食堂。

「戴老大,你一天趕三場,和不同的女孩子約會。就不要和我搶了吧。」奧斯卡今天特意剃了自己那雜亂的大鬍子,好好的打理一番。桃花眼加婊子臉,也當的上一句少女殺手。

戴沐白也有些噎住,難道說,我今天也是特意推了三場約會,來寧榮榮這裡試試嗎。算了算了,我是老大,不和他搶。戴沐白這人多少還是有點風度的,想了想決定逗逗他「那咱們公平競爭」。

寧榮榮是七寶琉璃宗的掌上明珠,從小到大就一堆人圍著她轉。所以她剛剛離開不是因為戴沐白和奧斯卡,是因為飯菜吃不下去。哪怕是自己一個人偷偷來這裡遊玩入學,路上吃的也是最好的飯店。『算了,反正我還不怎麼餓,過幾天就習慣了吧。』寧榮榮天資過人,劍骨二位斗羅也把她當作孫女,從小到大,只有她寧榮榮不想要的,沒有她寧榮榮得不到的。天斗皇家學院之類的,她不想去,想換個地方試試新鮮感。恰好看到這個偏僻的小學院,只收怪物,讓她覺得有些好奇。

正在想著今天見到的老師竟然會認出來她,轉頭髮現自己坐著的石台邊上,有個低矮的平滑石桌,上面放著熱乎乎飯菜,碗筷也十分精良。『這是怎麼回事?剛剛連石桌都沒有的,像幻覺一樣就突然出現了。難不成,是劍爺爺他們?我偷跑的行蹤被發現了?或者有人一直在保護我?···』

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是前後左右都沒人,應該是為她準備的。笑了一下,端起碗筷歡快的踢著小腿,吃了起來。如果是別人肯定覺得十分可疑,肯定置之不理。但是她是小魔女寧榮榮,做事情,看心情嘛。

接下來兩天,唐三等人和史萊克學院的老師正式的認識了一下。並把出發前大師的信交給院長。除了院長偶爾嘆息一聲,要是趙無極還在就好了。訓練也儘快的提上了日程,幾人的友情也開始升溫。寧榮榮也感覺到奧斯卡對他大獻殷勤,戴沐白對她時冷時熱。每天晚上,寧榮榮去坐在那裡,一扭頭就會看到熱乎乎的飯菜。美滋滋的吃起來。教皇殿的廚師,還是很有實力的。

「怪不得你每天中午幾乎不吃,晚上也不來食堂,原來你一個人在這裡吃飯啊。」昨天是第三天,今晚硬從唐三身邊拽走了同為女生的小舞,讓她看看這個秘密。

寧榮榮嘿嘿的笑了聲,她也不知道怎麼和全部的人說。為什麼這裡每天都有飯菜,或者都叫過來飯菜不出現了,多尷尬。今天拉著小舞來看看在說。饞嘴的小舞很快就被美食收買了。

戴沐白等人陪著唐三來尋小舞。剛吃完飯,幾人說說笑笑很是熱鬧。走到近前,因為戴沐白本質對寧榮榮沒興趣,或者說讓給奧斯卡了。說話也就直了一些。他有些恍惚的下意識就說了出來。

「不愧是七寶琉璃宗的大小姐,每天背著我們吃獨食。」

「你武魂是屬狗的嘛,吃飯要不要我投喂你點?」寧榮榮也是小魔女,一點就炸了。

「你···」

「沐白,都是同學,沒必要的。」唐三雖然不知道兩女在這裡吃飯是怎麼回事,先勸架,怎麼還吵起來了啊。

「呦~是不是這幾天追我這個小姑娘不成功。惱羞成怒了啊?」小魔女不愧是小魔女,飯也不吃了,嬉笑著看著戴沐白。

「寧榮榮,別人會怕你七寶琉璃宗,我可不怕你!」

「好笑~許你吃癟,不許別人說啊。」我寧榮榮嘴仗沒輸過。 來到牧成家四合院的大門外,林天和牧成,的確看到了五六輛條子的專用車,停在長滿貼地草的路邊上。

而二三十個條子,有七八個條子,分佈在牧成家的周圍,把牧成家徹底包圍了起來,防止林天從牧成家大門外的其他地方逃走。

大多的條子,站在牧成家外面的大路上。

一個領頭的大漢,面色紅紫,眼神深邃,嘴角掛著笑意,手裡拿著一根警棍。

乍一看,這領隊,也顯得有些威風。

這領隊,用他的警棍,輕輕的拍著他的左手,一步步的朝林天和牧成迎了上來!

那領隊,一邊走,一邊冷笑道。

「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就劉雲,你們叫我劉領隊也可以!」

林天和牧成,雖然對這劉領隊沒有絲毫的好感,但是對方都自我介紹了,林天和牧成也自報了姓名。

劉領隊一聽,點點頭,然後似笑非笑的說道:「好得很,你們兩個都在。不久前,我們去牧家餐廳看了看了,結果沒有找到你們。我們便猜測你們肯定是回家了。結果,我們真的在這裡真的找到你們兩個。走吧,跟我們走一趟!」

走一趟?

你說走就走?

林天一攤手,再一聳肩,一咧嘴,說道:「對不起,我很忙,沒時間跟你去浪費時間!」

劉領隊一聽,頓時面色大變,厲聲道:「林天,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在牧家餐廳的時候,你們打傷了無數人!那張子龍和雷龍,去過牧家餐廳之後,居然突然瘋了!這裡面一定有蹊蹺,你們必須給我們走一趟,你們要是不配合,我們只能強行抓人了。」

林天一聽,笑得合不攏嘴:「劉領隊,你也該知道,那雷龍可是殺手榜排行第一的殺手之王!幾十個國家都在通緝他呢!結果,你們卻任由雷龍在湖東混得很滋潤!你們這,可是犯了窩藏罪啊。到時候,真查起來,你們夠喝一壺的。」

聽著林天的話語,劉領隊當即打了一個激靈。

確實,要是真追究起來,他們都會受到牽連。

要是張宇不給雷龍提供保護傘,光憑這劉領隊的勢力,他絕不敢養著雷龍。

但是養著雷龍的人,可是張宇,是劉領隊的靠山!

所以,現在的劉領隊,倒也很快平復了心情,笑道:「林天,你現在自身都難保,你還是先關心你自己的後果,再去關心雷龍吧。來人,給我把這兩人抓住,然後帶走!」

呼啦啦!

劉領隊一聲令下,二十幾個條子,全都拿著警棍,朝著林天二人圍攏過來。

就連那七八個守著牧家房子的條子,此刻也朝這裡趕來。

這一刻,牧成已經做出了戰鬥的準備。

看樣子,牧才也根本沒有把這群條子放在眼裡!只要他們敢動林天一根汗毛,牧成今天可就要大打出手了。

而陸風,也只是冷眼看著這群條子,大喝一聲:「都給勞資站住!我要去你們局裡,我自己會走,不用你們來押我!我要是不去,就憑你們這幾個歪瓜裂棗,也根本抓不到我!」

還別說,林天這聲大喝聲,還是嚇住了一大群條子。

那些條子,聽了林天的話語,居然傻愣愣的站住了,沒敢再上前一步。

而劉領隊,可是氣得只跳腳:

「廢物,一群廢物!被人家一句話就嚇住了,你們是做什麼吃的?你們忘了你們是做什麼的?」

聽著劉領隊的臭罵聲,那群條子,繼續朝林天和牧成衝來。

「都給勞資退下!再不退,我就打斷你們所有人的腿腳!」這個時候,牧成是忍無可忍,高呼了一聲。

然而,這一次,牧成的大喝聲,並沒有把這群條子嚇退。

條子們,繼續朝二人衝來。

「哼!想傷我天哥,你們也配?在牧成眼裡,你們條子算哪根蔥?我當年屠戮的雇傭兵,比天上的繁星還要多!」

牧成說話之間,一步箭步,就衝到了劉領隊的身邊,然後一巴掌就朝劉領隊招呼而去。

嗷!

一聲慘叫,劉領隊被打了一個人仰馬翻!

這一刻,牧成為了保護林天,居然暴烈出手,一巴掌轟飛劉領隊,可是把在場的人都給嚇住了!

這些人,全都一臉的駭然,居然沒有再敢繼續往前沖了。

只有那從地上爬起來的劉領隊,一擦嘴角的鮮血,眼裡全是惡毒的光芒,一字一頓的說道:

「牧成,你個混賬,你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打我是什麼罪名嗎?哼,你個歹徒,敢襲擊我,我饒不了你。」

劉領隊說話之間,立刻從腰間掏出了一把小手槍。

「哼!牧成,我早就聽過你的大名,知道你很能打!但是,你再能打,能打過我手裡的傢伙嗎?」

可是,就在這一刻,「嗚嗚嗚」的轎車喇叭聲中,五輛豪車,朝著牧成家開來。

這些豪車,有奧迪,有保時捷,有瑪莎拉蒂,可謂是土豪陣容!

當幾輛豪車挺穩,「呼啦呼啦」便從四輛豪車裡面走出了二十多個西裝革履的大漢。

緊接著,在那些大漢的恭敬迎接之下,一個留著二寸寸頭,戴著墨鏡,手裡拄著一根黃金拐杖的老者,從車裡走了下來。

在前擁后呼之中,那老者,一步步的朝林天他們這邊走來。

一個劉領隊的手下,似乎認出來了這群不速之客,脫口道:「劉領隊,那老頭兒,好像是秦家的秦管家!」

原來,是湖東秦家的秦管家到來了。

林天也是當即面色一愣。

林天沒有想到,湖東秦家的一個管家出場,也是如此的有派頭,光是車子的陣容就彰顯著秦家的不凡。

而劉領隊,聽說是秦管家來了,趕緊放低了手槍,把目光朝秦管家的方向投去。

劉領隊定睛一看,發現那老者果然是湖東的風雲人物之一——秦家的大管家!

於是,劉領隊趕緊收好了手槍,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生怕自己的形象不好。

之後,劉領隊一臉的諂笑,然後點頭哈腰的朝著秦管家迎了上去!

劉領隊的口裡,還笑呵呵的說道:「哎喲喲,這不是秦大管家嗎?你怎麼會在這種簡陋的地方出現呢?我們要是早知道秦管家要來,是會派專車去接你的。」

而秦管家,連墨鏡也沒有摘,只是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劉領隊,我剛才可是看見了,你似乎想要動用你的配槍啊。隊長就是隊長,果然膽子夠大!」

聽著秦管家的口吻,明顯帶著不善的口氣,可是把劉領隊嚇了一大跳。

劉領隊可知道,要是他一旦惹得秦管家不開心,得罪了秦家,他這個隊長分分鐘就能丟了飯碗。

而且,他丟了飯碗,就算張宇出面,也保護不了他。

確切的說,就連張宇見了秦管家,也得忌憚三分。要是張宇見了秦家的家主秦松,那可是只有點頭哈腰的份兒。因為那湖東秦家,絕不是張宇能招惹得起的!

這正是,一山還比一山高,也可以叫做一物降一物!

此刻,劉領隊的頭上,全是大滴大滴的汗珠滾落,趕緊解釋道:「秦管家,剛才兩個賤民在鬧事,而他們又很兇殘,我不得已,才取出了手槍,但是,我保證,我真的一槍都沒有開!而且,我保證,這二人都跟高貴無比的秦家沒有一丁點的關係!」

「哼哼!」

秦管家只是冷哼一聲,不想再搭理劉領隊。

而劉領隊,卻繼續在秦管家面前獻殷勤:

「秦管家啊,你怎麼有閑心,來這牧成家了?你來,難道也是來修理牧成的?你要是想修理牧成,我幫你修理他就是。」

秦管家正眼也沒有瞧劉領隊,只是冷冷的說道:「我今天來,是要接我們秦家的一個大貴人。」

哇啦賽!原來秦管家來,是要接一個秦家的大貴人呢!

能被秦家當成大貴人的人,那絕對是個牛鼻到天際的人!

在場的條子,都在猜測那秦家的大貴人是誰,並暗暗的羨慕那秦家的大貴人。

畢竟,他們誰都知道,只要進入秦家的門,以後出來都會有很好的前途。而一旦成為秦家的大貴人,那前途,絕對的萬丈光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