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無語地揉了揉太陽穴。

“秦巖,我不在乎名分,我可以隱藏在你背後。如果你怕你過不了馬嬌那一關,我也可以去和馬嬌談。”

馬夢姍怕秦巖不答應,當即放低了姿態。

“師姐,感情是需要培養的!這樣吧!咱們先治鬼疾,等治療完鬼疾,咱們再相處一段時間看看合適不合適?你說呢?”

秦巖準備先安撫住馬夢姍狂躁的心情,等治療完鬼疾就一溜煙跑掉。

馬夢姍點了點頭說:“好的!”

“那你穿衣服吧!”

“我不穿了!反正你已經看過了,而且以後還要看,甚至還要用!穿不穿都無所謂了!”馬夢姍非常豪放地說。

聽完馬夢姍的話,秦巖睜大了眼睛,一臉懵逼地看着馬夢姍。

這……這是不是太那個了!

咦!難道馬家的女人都是這樣嗎?

秦巖不由想起馬嬌之前的所作所爲,和馬夢姍幾乎一個套路。

“師弟,你想什麼呢?別胡思亂想了,咱們還是趕快治療吧!等我治療完,你想要我就給你!反正都是一家人了!”

馬夢姍非常輕鬆愜意地說。

我去!師姐現在的話聽起來怎麼比剛纔還勁爆!她剛纔只是說以後還要看,甚至還要用,現在直接對我說,想要就給你,還變成了一家人!

我勒個去!師姐平常看起來文文靜靜的,爲什麼瘋狂起來卻這麼勁爆,你知不知道我的小心臟會受不了啊!

不過還是先治病吧!

如果我的醫術能幫師姐將精神上的疾病也治好該多好啊!那樣她就不會纏着我了。

“師姐,你坐進浴缸中!咱們開始治療!”

馬夢姍點了點頭,坐進了浴缸中。

看着馬夢姍什麼都沒有穿,但是卻正襟危坐的樣子,秦巖有點哭笑不得。

唉!算了!還是先幫師姐治療鬼疾吧!

“天地蒼蒼,陰陽茫茫,朗朗乾坤,鬼醫問道,燃!”

隨着“燃”字念出口,貼在浴室牆壁上的四張符同時“轟”的一聲燃燒起來。

剎那間,貼着四張符的牆壁變成了四面鏡子,將馬夢姍前後左右的身體部位全部照進了裏面。

“陰陽無極,天地雙合,因果循環,現!”

隨着“現”字念出口,四面鏡子上頓時射出一束束光線。

這些光線就像x光一樣,穿透馬夢姍的身體,照亮了她的身體內部。

秦巖看到馬夢姍的體內藏着五縷殘魂。

這些殘魂漫無目的地遊蕩在馬夢姍的三魂七魄四周,就像絲線一樣一圈又一圈地將馬夢姍的三魂七魄纏繞起來。

馬夢姍的三魂七魄就像蠶蛹一樣,身體四周佈滿了黑色的絲線,根本動彈不得。

看到這裏秦巖算是明白了,馬夢姍如果讓這些殘魂將三魂七魄徹底纏住,她立即就會斃命。

突然,五縷殘魂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在馬夢姍的體內“嗷嗷嗷”地嘶吼起來。

它們居然發現我了。

不過無論它們發不發現,今天都必須死。

秦巖念動咒語,伸出手點在馬夢姍的身上,一縷魂火透過馬夢姍的肌膚,進入她的體內,然後點燃了纏繞在馬夢姍三魂七魄上的黑絲。

折姝 “轟”的一聲,黑絲就像汽油一樣一點就着,眨眼間就燒的乾乾淨淨。

五縷殘魂尖叫起來,十分懼怕秦巖的魂火,當即從馬夢姍的頭頂上鑽出。

當它們看到秦巖後,“吱吱吱”地尖叫起來,瘋了一樣向秦巖的頭頂鑽去。

“不知死活!”秦巖拿出一張符紙拋向半空,念動咒語對着符紙指去。

符紙“轟”的一聲燃燒起來,化成一張燃燒的蜘蛛網,將五縷殘魂網在其中,紛紛焚化。

“師姐!好了!”秦巖拍了拍浴缸。

“這就好了?這麼快?”

馬夢姍被五鬼詛咒整整折磨了二十年,她以爲解除五鬼詛咒需要很長時間,誰能想到這麼快,所以纔會這麼驚訝。

“對啊!五鬼詛咒已解,當然就好了!”秦巖十分輕鬆地說。

馬夢姍點了點頭,從浴缸中走出來,穿好衣服和秦巖一起來到房間外。

馬騰飛看到女兒出來了,立即激動地迎上去:“夢姍,怎麼樣了?”

“爸!我好了!師弟的醫術的確高明!只是……”說到最後,馬夢姍的眼圈紅了。

“只是怎麼了?”馬騰飛心中十分好奇!

“爸!師弟在裏面忍不住把我那個了!爸!把我許配給師弟吧!我已經是他的人了!”

“啊?”

馬騰飛睜大了眼睛,馬澤洪睜大了眼睛,馬嬌睜大了眼睛,就連李天霸也睜大了眼睛。

其中眼睛睜得最大的是秦巖。

秦巖在心中瘋狂地嘶吼起來:師姐!有沒有搞錯!

秦巖萬萬沒有想到馬夢姍這麼狠!居然誣陷自己**了她!簡直比馬嬌都狠!

馬嬌還說她是自願懷上了自己的孩子。

行!你們馬家人牛! 馬騰飛轉過頭眼神複雜地看着秦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是其他人,馬騰飛直接一巴掌就把他拍死了!敢玷污自己的女兒,這和找死有什麼區別。

可是現在玷污他女兒的是秦巖,如果把秦巖拍死了,馬家就少了一個鬼醫,馬家以後還指望秦巖發揚光大呢!

我該怎麼辦呢?馬騰飛摸着下巴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秦巖,你怎麼能這麼魯莽呢?趕快給你夢姍師姐道歉!”馬澤洪大聲斥責起來。

其實馬澤洪這麼說,不是真的想斥責秦巖,而是想給秦巖找一個臺階下,他怕馬騰飛盛怒之下一巴掌拍死秦巖。

秦巖此刻卻哭笑不得。

奶奶的!這你媽什麼情況啊!被誣陷了還要道歉!我去你奶奶個嘴!我就不道歉!該道歉的應該是馬夢姍纔對!

“想什麼呢!趕快道歉!”馬澤洪看到秦巖不願意道歉,立即提高了聲音再次呵斥起來。

與此同時,馬澤洪在心中一陣哀嘆:

秦巖啊秦巖,你看上哪個女人不好? 爵爺你瘋夠了沒 爲什麼非要強姦馬夢姍啊!她可是家主的女兒啊!真是給爲師丟臉。

這一次恐怕爲師也保不了你了!

馬嬌走到秦巖身邊,狠狠地掐了秦巖胳膊一下,壓低聲音咬着牙齒惡狠狠地說:“王八蛋!揹着我去偷腥!你還有沒有王法了!你還有沒有天理了!”

“啊!”

秦巖被掐的慘叫起來,他沒有想到馬嬌下手這麼狠。

我去,我和你有關係嗎?還我揹着你去偷腥!我他嗎的連你那傢伙長什麼樣都沒有見過好不好。

至少馬夢姍的東西我親眼看到了。

馬嬌似乎還不解恨,又狠狠地掐了秦巖一下,咬牙切齒地說:“你和我要我難道不給你嗎?你讓我擺姿勢我難道沒有擺嗎?該死的負心人!看我不掐死你!”

聽到馬嬌的話,無論是馬澤洪,還是馬騰飛都是一陣無語。

他們覺得秦巖生活作風太亂了。

秦巖聽到馬嬌的話,差點一口血吐出來。

嗯?我他嗎的什麼時候和你要過?我他嗎的什麼時候讓你擺過姿勢!這簡直是赤條條的污衊啊!

好啊!你們馬家的女人夠狠!你們不是污衊我強姦過馬夢姍嗎?你們不是污衊我搞大了馬嬌的肚子嗎?

你們等着,我過幾天就付之行動,先奸馬夢姍,再搞馬嬌,讓你們統統懷孕當媽媽。

哼!哼!哼!

“對了,爸爸!秦巖剛纔在浴室裏面也讓我擺姿勢了!真是羞死人了!”馬夢姍咬住嘴脣,又羞又怒又尷尬地說。

說完話,馬夢姍還緊緊地抱住了馬騰飛,將頭埋進了馬騰飛的胸口中。

嗯?什麼情況?秦巖直接懵逼了!

如果不是秦巖抵抗力比較強,一口老血就吐出來了。

說我強姦了你也就罷了,還說我讓你擺姿勢了,你他嗎的還有沒有良心啊!你知不知道是我治了你的鬼疾!

我勒個去!氣死我了!這你嗎簡直就是火上澆油啊!這分明是不弄死我不甘心啊!

蒼天啊!大地啊!我秦巖到底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你怎麼弄出這兩個傻缺來整我啊!

你們還要不要我活了!

“師姐,你不能這樣啊!咱們得憑良心說話啊!”秦巖苦着臉看着馬夢姍,希望馬夢姍能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馬夢姍從馬騰飛的胸口中擡起頭,眼神幽怨地對秦巖說:“秦巖師弟,你做了就是做了,爲什麼敢做不敢當啊!”

我去你奶奶個嘴!我……

秦巖被氣得快要炸了,他沒有想到馬夢姍這麼不近人情。

“爸爸!師叔,你們如果不相信,咱們可以去浴室看看!裏面還有證據!”馬夢姍狠狠地瞪了一眼秦巖,當先向屋裏面走去。

馬騰飛和馬澤洪對視了一眼,跟着馬夢姍向屋裏面走去。

證據?什麼證據?我他嗎的什麼都沒有做能有什麼證據!

秦巖也大踏步地跟了進去。

馬嬌快走兩步跟上秦巖,轉過頭憤憤不平地說:“敢做不敢當!我鄙視你!”

“哎呦!我去!什麼時候你又冒出來了!”秦巖覺得現在就夠亂了,馬嬌還跑出來添亂。

如果不是他當初答應了馬嬌,他現在就拆穿馬嬌懷孕的謊言。

走進浴室中,馬夢姍指着斷掉帶子的罩子和褲頭說:“爸!師叔,你們看,這是什麼!”

當馬騰飛和馬澤洪看到地上斷掉帶子的罩子和褲頭後,兩個人心神大震:

啊?這也太狂暴了吧!居然將罩子和褲頭都扯斷了,可想而知當時秦巖是多麼的瘋狂,馬夢姍是多麼的無助啊!

一副秦巖獰笑着撲到馬夢姍身上,馬夢姍哀嚎着躲閃着秦巖的畫面,出現在他們兩人的腦海中。

“秦巖,你作何解釋!”

剛纔馬騰飛還因爲秦巖是鬼醫,能夠隱忍一些,此刻看到這些東西實在是忍不下去了。

馬夢姍可是她的親生女兒啊!

親生女兒被人如此兇殘的強姦了,實在是忍無可忍啊!

秦巖徹底懵逼了!他突然發現自己百口難辯了!

因爲罩子和褲頭的帶子的確是他扯斷的。

雖然秦巖非常想說當時是因爲馬夢姍摔倒了,他去扶馬夢姍不小心才扯斷了罩子和褲頭的帶子,但是秦巖知道,即便他說出來馬騰飛等人也不會相信。

就是秦巖自己也不會相信。

“爸!你別這樣!雖然秦巖強上了我,但是他畢竟還是一個非常有愛心的青年,讓我擺的姿勢難度係數很低,而且他在我身上殺伐的時候也特別在乎我的感受,生怕弄疼了我!”

馬夢姍攔住了馬騰飛,生怕馬騰飛暴怒起來一掌拍死秦巖。

與此同時,馬夢姍還轉過頭幽怨地看了一眼秦巖,那眼神複雜至極,是又愛又恨,又喜歡又討厭。

聽到馬夢姍的話,馬騰飛和馬澤洪睜大了眼睛,同時在心中暗想:

這年頭強姦犯居然都有愛心了?夢姍的腦子沒有出問題吧!

看到馬夢姍的表情,秦巖在心中大吼起來:夢姍師姐!你能不能不要用這副表情看我!

你這演技也太神了吧!拿奧斯卡影后都綽綽有餘。

你他嗎的不去當演員,真是白瞎了你的表演天賦。

諸天文明記 還有你的話,我聽着怎麼那麼彆扭呢!我什麼時候有愛心了?我什麼時候在你身上征戰殺伐了?

“爸!反正我已經是師弟的人了!你就把我許配給他吧!其實我覺得他人很好!”馬夢姍羞澀無比地說,然後又用幽怨無比的眼神看了一眼秦巖。

秦巖有點受不了了!

我居然是好人,我居然無緣無故地得了一張好人卡。

這種好人卡你還是留着吧!哥們我真不稀罕。

真是好人沒好報啊! 馬騰飛眼神複雜地看了一眼秦巖,轉過頭問馬夢姍:“你真的願意嫁給秦巖這個兔崽子?”

馬夢姍羞澀無比地點了點頭,雙手攪在一起,顯得特別不好意思。

“唉!既然這樣,那就找個良辰吉日完婚吧!”馬騰飛搖了搖頭,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既然女兒願意,他也沒有異議,畢竟秦巖特別優秀。

而且這樣的話,他也不能責罰秦巖了,畢竟秦巖馬上就要變成他的女婿了!

哪有老丈人打女婿的!說出去可不好聽啊!

“等一等!”

老婆,婚令如山 秦巖卻大叫起來,並且在心中憤憤不平地想:我去你奶奶個嘴!你想嫁給我,我還不娶你呢!

如果你不污衊我,我說不定心情好就收留了你,你這樣污衊我,我怎麼可能接受了。

馬騰飛等人轉過頭向秦巖望去,想聽一聽他要說什麼。

“師伯,師傅,天地良心,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所以我不會娶馬夢姍師姐的!”秦巖大聲地說,目光緊緊地盯着馬夢姍。

嗯?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馬夢姍這樣的姑娘,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家室也極好,用大白話說那就是白富美,追求她的人至少有一個團,可是秦巖卻拒絕了。

這在很多人看來簡直是不可理喻,可是秦巖就是這麼做了。

“什麼?你說什麼?”

馬騰飛暴怒無比,他想不到秦巖這麼不識擡舉,他沒有追求秦巖的強姦行爲,而且還將自己心愛的女兒嫁給秦巖,可是秦巖吃幹抹淨卻不要他女兒了,這不是在打他馬某人的臉嗎?

他堅決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就在馬騰飛準備暴怒的時候,馬澤洪乾咳了一聲,對馬騰飛說:“家主,你先不要動怒!我來勸勸秦巖!”

緊接着,馬澤洪對秦巖招了招手說:“秦巖,你過來!”

秦巖“哦”了一聲,跟着馬澤洪來到臥室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