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毅一路急沖沖的來到眾人身邊,而他來之時雙方已經開戰了。千尋和月靈如今都已經落在了對方的手上,一涔雖然還在奮力殺敵,可是她身上的傷畢竟還沒有完全好,現在戰鬥對於她來說,無疑就是雪上加霜。

忽然,一涔猝不及防的被人一掌打中。秦毅一個飛身上前,急忙將燕一涔抱在懷中:「一涔你沒事吧?」

「還好!!」看到秦毅來了的那一瞬間,燕一涔的心底總算是安定了下來。

她支撐了那麼久,就是想要等到秦毅過來解決這群人的。

燕一涔看著秦毅的臉龐安慰的笑了笑,隨後便虛弱的倒在了秦毅的懷中。

秦毅一陣懊惱,一雙眼睛釋放著大殺四方的仇恨和豪情。他忽然仰天大吼一聲:「我一定要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下一刻,秦毅的身體裡面有什麼東西在快速迸發出來。那道曾經只是出現在他手上的青光此刻正從他的身體中迸發,沒一道青光都具有超強的殺傷力。

在青光接觸到每一個敵人的時候,對方瞬間都變成了一抹灰燼,消失在空氣之中。

秦毅猛然發現落在別人手中的千尋和月靈,他急忙調動青光試著去保護她們。可去他卻忽然發現,他無法控制青光究竟是救人還是傷害別人。只是每一個接觸到他的青光的人,都會變成灰燼。

秦毅非常擔心要是這青光也傷害到了千尋和月靈怎麼辦?

「不!一定不能這樣!」秦毅急忙調整自己的情緒,收回自己青光。

「你、你是什麼人?」為首的人在秦毅這恐怖的殺傷力之下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直到秦毅結束了攻擊之後好久好久,他才慢慢的回過神來。

難怪當初王家前來攻擊夏族的時候,會被搞得血本無歸呢!原來是因為有這麼一個人的存在啊!

「你來到這裡找我夏族的那道卻不知道我是誰,你不覺得好笑嗎?」秦毅沒有好心情跟對方說話,他現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趕緊將千尋和月靈弄回來,他一定不能讓任何人受到傷害了。尤其是月靈:「立刻放了那兩個女孩,否則的話,我向你保證,這裡分分鐘便會屍橫遍野!」

秦毅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尤其是對於自己的敵人,他就從來都沒有好脾氣過。

「你想要這兩個女孩可以,但是這需要交出你們夏族的首席大弟子秦毅來作為交換!」 隱婚嬌妻,太撩人! 為首的人雖然懼怕秦毅再次造成剛剛那種規模的傷害,可是他也算是看出來了。

眼前的這個人非常在意他手上的這兩個女孩,只要到時候他利用好這兩個女孩,說不定就真的能讓這個人有來無回呢。

若愛如初 「是嗎?」秦毅聲音變得冷厲,他從來不認為有什麼人能在和他敵對的狀況下還有資格和他談條件。而他秦毅的這裡,機會永遠只有一次。剛剛這個人,已經徹底的錯失了活下去的機會了。

秦毅抬起頭來,眼中閃爍著青色的光芒。他利用手環調動真元,摻和著身體裡面的青光。

一眨眼的瞬間,秦毅就已經將千尋和月靈帶到自己的身邊。

秦毅也是驚喜的檢查了一遍自己,他本以為去救月靈和千尋的時候可能會受到攻擊。卻沒想到,原來他的速度竟然提升成了如今這幅模樣。

只是一個念頭的瞬間,他就能夠來去自如。

自從自己沒了真元之後,他已經多久了都沒有感受到過這樣的快感了?

此刻秦毅心中多麼懊悔,他當初怎麼就不早點兒做出去挖通仙女宗和夏族這麼睿智的決定呢?要是他早點挖到清水的話,現在他的修鍊說不定已經是能氣到別人吐血的地步了呢。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領頭的人差點兒沒被秦毅嚇死,他剛剛可是連個人影都沒看到,那兩個丫頭就被帶去了那小子的身邊了哎!

「你們是什麼人?」看了一下這些人的陣仗,秦毅已經幾乎可以肯定這群人應該是鹽霜城的人。

這樣的話,他或許應該慶幸。畢竟,如果清水的事情被曝光了,來的人可就不只是一個兩個這麼簡單了。而那些真正有實力的宗門,現在的他可是一個都惹不起啊!

「臭小子你眼睛瞎啊?看清楚,我可是鹽霜城嚴家的人。我們家的老頭子可是在整個鹽霜城排在老二的。」領頭的人在說到自己家的家主時,一臉的傲嬌。似乎那光榮就是屬於自己的一樣,而這光榮更是如同他拯救了世界一樣,有多了不起似的。

秦毅一抬手,一道青光抽了出去,剛剛還在嘚瑟著說話的人的臉上,立刻就被秦毅的這一道青光抽出了一道血痕。

「你……」憤怒、恐懼、驚訝讓剛剛還嘚瑟得跟個二五八似的的傢伙一手指著秦毅,卻又說不出一句話來。 「退下吧!」就在這時,人群中忽然走出一個老頭,他看著秦毅的目光中,讓人看不出來喜怒哀樂。

只是他看著周圍的眼神,總讓人覺得不舒服。

「想必你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鹽霜城中排名第一的老傢伙了吧?」看到對方的眼神,秦毅也覺得心中有一絲的煩躁。

可是,老頭卻在聽見了秦毅的這句話之後,忽然開懷大笑:「哈哈……」

「喂!少爺,這個人不會是傻的吧?」月靈急忙扯動了一下秦毅的衣服,眼色看起來非常的複雜。

「千尋,你先帶月靈回去休息。這裡就交給我了,不用擔心我,我一會兒就會回來的。」秦毅一改對著老頭的傲嬌,轉而溫柔的看向千尋和月靈。

「這小子和那個臭丫頭也太猖狂了吧?竟然還敢這麼跟我們的家主說話?」嚴家的弟子們對於秦毅等人對自己的家主的不敬感覺到非常的不滿。

「這種人也就只能嘴上吹一下而已,還以為自己多牛逼的樣子。也不看看自己遇上的是個什麼樣的對手,那可是我們吳家的家主啊!實力可是整個鹽霜城都認可了的。哪兒是他這種黃毛小子能夠比得上的?」

素手華箏 眾人紛紛被秦毅如此的行為和話語給驚得差點兒笑瘋了,他們的家主那可是實打實的鹽霜城老大啊。

「就他這種短命鬼,肯定覺得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廢物。就他自己才是天才!」

人群中對於秦毅不滿的人早已經開始議論紛紛,在他們的眼中,秦毅早就如同一個唄判了死刑的罪人。就等待著他們的家主執行將秦毅給生生打入無間地獄一樣!

「哼!小子,就你這點兒雕蟲小技也想要在我的面前刷一刷存在感嗎?」嚴重尹一抹冷笑掛在臉上,抬手一揮一股強大的力量橫掃而出。周圍的草木都被這力量掃斷了。

「你應該就是那個秦毅了吧?」隨即,嚴重尹收起臉上的笑容:「能夠一次次的挑戰這麼多人,我不得不說,你或許是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兒的實力吧!可是,這對於我這種境界的人來說,你什麼都不算。」

「所以你是自認為自己很強咯?」對於眼前的這個老頭,秦毅忽然覺得有些受不了:「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才到達了你如今的這種境界,還好意思自稱是鹽霜城排名第一的人?」

就這老頭的實力來說,最多不過就是元嬰期。可是,秦毅不知道這老頭是哪兒來的信心在他面前吹牛B。

「這人怕是吃錯什麼東西了吧?竟然敢這麼激怒家主?他怕是真的活得太不耐煩了吧?」

嚴家眾人紛紛交頭接耳的討論起秦毅的行為起來。

對於秦毅一次又一次的說出這種氣人的話來了之後,他們對於秦毅的討厭又上升了一個層次。

忽然間,他們特別期待家主不要跟這小子廢話。趕緊三兩分鐘將這傢伙給搞定了之後,好讓他們每一個人都去踐踏一下這小子的屍體。

只是,此刻站在樓頂上的一抹透明的靈魂卻非常欣賞的笑了起來。

這小子還不錯,實力不行脾氣到是可以的。假以時日,或許真的能夠成就一翻氣候。

「哼!」聽見秦毅的這話之後,脾氣本就不好的老頭已經處於憤怒的邊沿了:「老夫這把年紀了才到達這種境界,確實不算厲害。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是卻還輪不到你這種膿包在我面前放肆!」

嚴重尹雙手打開,一道透明的力道就沖著秦毅而去。

嚴重尹臉上滿滿的都是自信,在他眼中秦毅不過就是一個死人而已。

可是,嚴重尹在秦毅的眼中又何嘗不是一個死人呢?

「就算你們不來找我,我也會去鹽霜城會一會你們這些不要臉的東西。竟然敢明目張胆的來搶我秦毅的東西,那麼你們就應該做好被團滅的覺悟。」秦毅隨手一揮,一層青光泛出。輕輕鬆鬆的就化解了嚴重尹的攻擊。

「哦?」嚴重尹不可置信的看著秦毅。

難道是他低估了這小子?沒想到他揮出的力量竟然就這樣被這小子給化解了?

或許……

嚴重尹不敢再輕視秦毅,畢竟王家就是載在了這小子的手中的。

忽然,嚴重尹重新攤開雙手。強大真元在他的周身波動著,他飛身沖向秦毅,身上自帶著一股黑色的煙霧。煙霧所過之處,所有人都暈頭轉向的,不分敵我。

「小子!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實力吧!」忽然間,以嚴重尹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周圍源源不斷的翻湧而來黑色的煙霧,中心的嚴重尹一雙眼睛也跟著變成了墨黑色。

秦毅眉頭一皺,飛身闖進漩渦的中心。

嚴重尹揮出一把光芒閃爍的劍,而那劍的光芒上也沾染上了一絲的黑氣。

秦毅邪魅一笑:「沒想到你竟然是一個半人半魔的東西,你說要是所有人都知道了鹽霜城的嚴家家主真實的面貌竟然是這樣的。還有誰能容納得下你嚴家?」

原來這就是這老頭作為鹽霜城排名第一的實力?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魔攻!

別人成魔,雙目會變得血紅,而這傢伙成魔也沒有徹底成魔。如今搞得人不人魔不魔的,所以才會出現了極為罕見的墨瞳。

「受死吧!」嚴重尹最想不通的是為什麼秦毅在他身邊這黑色漩渦之中,竟然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畢竟,每一個和他對戰的人,就只要是進入到他的這個黑色漩渦之中,就沒有人能只撐得住多久的,最後都是血肉橫飛的下場。

不過,嚴重尹也不著急,因為在他的眼中,秦毅死也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

下一刻嚴重尹調動身上的經歷,轉身揮劍。那黑色的漩渦周圍立刻電閃雷鳴起來,就連嚴重尹的劍上都攜帶著閃電。

秦毅靈敏的躲過嚴重尹的攻擊,應用身上的青光保護著身體不受到這黑色煙霧的影響。隨後,他閉上眼睛,調動身上所有的青光從身體的四面八方噴涌而出。

那青光射出的瞬間,周圍的黑色煙霧就如同受到了凈化一樣慢慢的在減弱:「既然你以及你那愚昧的無人都覺得你很了不起,那麼小就要在他們面前,讓他們見識一下什麼叫做虐殺!」

「怎麼可能?」嚴重尹震驚的看著秦毅,他這黑色的煙霧自從他修鍊出來了之後,就從來沒有人能在這煙霧中支撐住這也長的時間了。

就更別說,還能將他這黑色的煙霧給凈化了。

「你小子究竟是什麼人?」嚴重尹似乎感受不到任何的微笑,他的眼中只有震驚。

「冰火斬!」秦毅一個翻身,躍然出現在嚴重尹的頭上。飲邪握在手中,對準嚴重尹的脖子揮動。

嚴重尹直到冰冷的東西貼近脖子時,才終於反應過來危險的靠近。他急忙一個轉身,祭出了隨身攜帶的法器:「蒲靈!」

一個圓形的東西猛然飛出,對著秦毅發出千絲萬縷細如牛毛的銀針,而每一根銀針上都泛著或多或少的黑氣。

「小子!沒想到你還真有兩把刷子,竟然能在我的攻擊之下生存下來!」嚴重尹退回到嚴家人的陣地之中,對著秦毅一陣蔑視。

只是秦毅卻僅僅是淡然的笑了笑:「果然,不要臉還真是一種集體效應呢。」

一邊說這些話的時候,秦毅一邊回頭看了看樓房之上。剛剛就在他對嚴重尹這個老傢伙發起攻擊的時候,他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清水就站在那裡。而且,還露出了極為少見的笑容。

「今天我一定要將你挫骨揚灰!」嚴重尹再次吹動真元,身邊元氣比剛剛還要濃厚好幾倍。

秦毅卻是冷眼看著,調動身體裡面的青光。沒想到利用真元將青光引導進去身體裡面去以後,他再用起來就覺得已經順手多了。而且,他也能明顯的感受到了自己青光確實殺傷力比之前強大多了。

「是嗎?」秦毅嘴唇一勾,反手召喚出飲邪,注入一道青光到飲邪中去。飛身撲向嚴重尹:「殺你,不過番手的功夫。只不過是我說過要虐殺你而已!」

秦毅快速貼近嚴重尹,飲邪掠過空中留下一道寒冷的弧線…… 「這傢伙竟然敢貼身和家主打,還真是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難道不知道,我們家主除了修真以外,近身武術也是一流的嗎?」 神經病不會好轉 眾人見到秦毅的這番舉動時,差點兒沒被秦毅給蠢哭了。

可是就在眾人還沒有來得及去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一道凄慘的喊叫聲打斷了思緒:「啊……」

有些反應快點兒的人則是滿臉的喜悅。

這小子總算是遭殃了,看他以後還怎麼猖狂!

「我就說我們家主的實力很強悍吧?對付這種傢伙,則僅僅只是想玩玩他而已,他才會有喘息的機會!」 重生九零:錦鯉小辣妻 嚴家的人滿臉自信,對於秦毅的死,他們根本就沒有懷疑。

而扶著月靈站在一邊的千尋心中萬分焦急,她的眼中差點兒都快掉下淚來。

「千尋姐姐別擔心,沒事的!」這時候月靈輕輕的伸手拍打了下千尋的手安慰道。

「難道你就真的一點兒都不擔心秦毅會出事嗎?」千尋非常好奇月靈為什麼會這麼淡定?

當她看到嚴重尹身邊元氣的強度時,她就已經猜測到了嚴重尹的境界。至少也應該是元嬰境了,秦毅雖然很強。可是,面對同樣非常強悍的嚴重尹,她不可能不擔心啊!

「你就放心吧!少爺雖然有時候有點兒衝動,但是他絕對是一個有實力的人。」而月靈和千尋的態度卻悄悄相反。

因為,她相信秦毅。不管在什麼情況下她都願意相信秦毅!

叫喊聲過後沒多久,嚴重尹身邊的黑色煙霧漸漸消散。兩人的場景在場的人此刻才得以看清楚。

可是當看清楚兩人對戰的狀況時,卻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剛剛還得意洋洋自信滿滿的覺得秦毅必死無疑的人宛若受到了天大的刺激一般:「啊?怎麼會這樣?」

明明家主是那麼厲害的人物,為什麼會受傷?

戰場上,嚴重尹的一直手臂被砍掉了下來。他另一隻手緊緊的捂著傷口的位置,眼中幾乎快要冒出血絲來:「你、你竟然敢傷我?」

嚴重尹無法相信自己會敗在這麼年輕的一個少年手中,而且還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嚴重尹抬起左手,掏出一瓶丹藥吃了下去。手上的鮮血流淌的速度得到了控制,緊接著他再次調動身邊的元氣:「傷我者,死!」

他絕對不能容忍任何人對自己造成傷害,尤其是對方還是一個區臭味乾的臭小子。這讓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吞得下去這口怨氣。

「不知道你是不是還記得我剛剛跟你說過的,虐殺!」只是,秦毅卻絲毫都沒有被嚴重尹的氣場和憤怒所影響到。他任然是嘴角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聲音聽起來非常的冷清。

「那就看看是誰虐殺誰吧!」嚴重尹猛然甩出手中的利劍,黑色的煙霧再次瀰漫開來。兩個人周圍的情況再次被嚴重尹被這黑乎乎的煙霧給包裹住了,周圍的人也再不能看清楚裡面的情況。

「這次這小子算是自尋死路了,竟然真的敢把家主給惹到發怒的地步!」

「就是啊!你說這個人年紀輕輕的做什麼不好,還非得這樣花樣為自己尋找死路呢?」

「有些人可能就是覺得生活太過於安逸了,所以想要變著花樣的為自己尋找一條不同尋常的死路吧!」

「就是啊!能死在我們家主的手中,那也算是這小子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了吧!」

「怪只怪我們的家主太過於仁慈了,到是讓這個傢伙傷到了家主。」

眾人又開始了一陣議論紛紛,在他們的認知裡面,嚴重尹無疑是最厲害的。

對上嚴重尹,秦毅幾乎就只有死路一條。而剛剛秦毅之所以能夠傷害得到嚴重尹,完全是因為嚴重尹太過於仁慈了。沒有一上來就對秦毅下殺手,所以秦毅才會有折騰的機會。

而千尋經過剛剛月靈的表現后,現在看到月靈依舊是一臉的風輕雲淡。似乎就相信著秦毅是必勝的,千尋雖然還是在擔心,可是也收起了心中的擔憂。陪著月靈一起選擇相信秦毅!

而此刻黑色的煙霧營造的現戰場之中,嚴重尹早已經是滿身的血痕了。他的一雙墨瞳在的玩虐之下漸漸的浮現血紅!

而秦毅則是一如既往的露出風輕雲淡的笑容,果然一切普通修真手札中所說的一樣,有一種人因為實力不夠而又特別的急功近利,所以會墜落成魔。可是入魔也是需要條件的,有些人的實力不夠好高騖遠偏偏修鍊的功法又與魔道功法相剋的話,想要入魔根本就是沒路可走。

到最後,就只能是在入魔的邊緣徘徊。時間久了,就會成為一個半魔半人的東西。

但是,若是此時他願捨棄自己一生修為的東西的話,徹徹底底的信魔,或許就會有入魔的機會。

而秦毅之所以選擇要虐殺嚴重尹,就是為了讓嚴重尹在絕地之中選擇全身心的入魔。這樣的話,他殺了一個入魔的嚴家家主,那麼再去鹽霜城的話,至少可以造成那些人心理上的負擔。

再說了,這段時間他正忙著修鍊提升自己的青光。可能很少有時間出來走動,他這樣做的另一個目的就是希望,能對鹽霜城的人造成一個威懾性的作用。在他靜心修鍊的這段時間裡面,不要來打夏族的主意。

「吼……」忽然,嚴重尹剛剛還是漸漸讓上鮮紅的眸子此刻已經變成了血紅的模樣,他再開口的聲音也變得厚重起來。

兩個人戰場的周圍更是風起雲湧,一股邪氣湧現。

秦毅知道,現在時機差不多了。急忙退出和嚴重尹戰鬥的圈子,退回到月靈和千尋的身邊。

「你沒事吧?」兩個女孩急忙跑上前,抓著秦毅就是一番詢問。

「沒事!」秦毅輕輕的拍打了一下兩個女孩的手,然後扭頭看向嚴家的子弟:「你們的家主已經成魔了,如今有兩個選擇。一,替我保護夏族的子民,我替你們除掉這傢伙。二,你們自己忍受這苦果。」

所有人都以為秦毅是在和他們開玩笑,不屑的大聲冷哼:「你算個什麼東西?就你也想殺我們的家主?還弄出個什麼已經入魔了的消息來,有意思嗎你?」

可是,嚴重尹卻絲毫不給那些信任他的人長臉。此刻的他已經完全控制不住已經的行為,他大肆的發起進攻。不管底下究竟是夏族的人還是他嚴家的人,都被他一通亂打。

而秦毅早就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在嚴重尹的攻擊快要接觸到夏族的陣營時,他急忙調動自己的情況,布下一個防禦陣。

一瞬間,嚴家的人屍橫遍野。有幾個實力稍微強點兒的,也是滿身傷痕的才勉強生存下來。

整個夏族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驚呆了,原來這就是入魔?

可怕!絕對的可怕!

秦毅眼看著也差不多了,便衝出防禦陣。一把飲邪被他扔出去,在空中不斷的旋轉,襠下嚴重尹的大部分攻擊。而秦毅則利用青色的光芒,衝破嚴重尹身邊的黑色漩渦,引出狂暴的雷元素,直接對著嚴重尹額頭上的魔眼攻擊而去。

就在所有人都為秦毅或者是為自己提心弔膽的瞬間,秦毅周邊的環境突然變化。

從一片黑暗漸漸變得光明起來,而秦毅正在不停的往嚴重尹的身體中注入力量。

感覺到差不多了之後,秦毅急忙收回自己的手,然後彈跳出去,回到了千尋和月靈的身邊。

「秦毅你快殺了他啊!」嚴家剩下的幾個人早已經被嚴重尹剛剛的攻擊給嚇得三魂不見七魄了。就在秦毅上去對戰嚴重尹的這段時間裡面,他們才慢慢的消化過來。

他們嚴家的家主真的成魔了,而且成魔之後更是大殺四方,就連他們嚴家的人都不放過。而他們恰巧又沒有夏族的人那麼幸運,有人給他們弄個防禦陣什麼的。就只能默默地忍受著這攻擊,死傷無數后,終於剩下的他們。

可是,卻沒想到秦毅這麼快就回來了。那麼他們難道還要再次面對家主那恐怖的攻擊嗎?

「秦毅你不是說自己很能幹嗎?那你倒是殺了他啊,別也只會吹牛啊!」生死存亡之際,只要還能抓住一線生機,任何人都不會輕易放過。

可是秦毅除了扔給他們一個眼神之外,竟沒有過多的表現。

嚴重尹在秦毅離開以後並沒有死,也沒有再次發起攻擊。而是渾身難受的扭動著身體,他的口中更是在不斷的哀嚎著。

沒堅持住多久,嚴重尹就從高空之中跌落到地上。而他的難受似乎又更上一層樓了,他就連站立著似乎都有些困難。倒在地上不停的抽出,呼吸更是急促得不行。

一雙手不停的拍打著腦袋,臉上早已經鮮血四溢。

眼看著剛剛還生龍活虎的嚴重尹變成這個樣子,嚴家所剩無幾的那幾個人心中終於落下了一塊大石來。

「轟!!!」忽然之間,嚴重尹所有的哀嚎和抓狂都在這一道強烈的轟炸聲中化作烏有。

而剛剛嚴重尹待過的地方,此刻除了留下一股濃濃的黑煙和一個巨大的深坑之外。似乎其他的什麼東西都不曾存在過! 「我們快點兒離開這裡吧!」嚴家剩下的那幾個人急忙拖著傷痕纍纍的身體,眼神中帶著懼怕的因素看向秦毅,然後轉身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