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翰看著米洛,沒有動,也沒有說話,就那麼看著。

「不要再說一些你自認為很了解我的話,你只要做我讓你做的事情就可以了。」看著秦翰快要將她穿透的眼神,米洛吐出一串話。

就算秦翰對她來說是不同的,但她也不在意沒有朋友,只有自己。

「洛洛,你明明逃不掉,為什麼不正視你自己的心呢?」

米洛心咯噔一下,是啊!她跟譚玉關係不是很好,這麼著急是為什麼呢?明明知道答案,但是,就是不願意去面對。

那又如何呢?

沒有任何意義不是么?

在她發獃的時候,秦翰已經把燈打開了,突然的光亮刺得米洛眼睛生疼,忍不住把眼睛眯起來。

「我不會逼你,只希望你不要再把自己封閉起來。」秦翰走到米洛面前,認真的看著她,眼裡的情愫讓米洛有些膽怯。

而米洛自然而然的……奔向鏡子,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異世之萬界召喚系統 對啊!她就是想當個鴕鳥不行么?她就是不想面對那麼多那麼多的問題不行么?她就是……不想回憶……不行么?

鏡子不大,什麼都看不出來,米洛饒了一圈,放置的位置除了可以反射成一個圈,也沒有特殊的含義,那鏡子有什麼用呢?

她相信所有的存在都是合理的,那這六面鏡子……有什麼用呢?

「秦翰,你確定下午的時候這些鏡子不在么?」

秦翰鄭重的點頭,「我是最後一個走的,我關燈之前鏡子確實不在。」

怎麼可能呢?

「不對。」米洛腦袋裡出現一絲怪異的感覺,哪裡不對勁,「你關燈到我進來,也就不到5分鐘的時間,怎麼可能把六面鏡子都安上?」

秦翰用手撫摸著下巴,是不對勁啊!他關完燈,再去換衣服,以他換衣服的速度也就兩分鐘,然後他就聽見了門開的聲音,就拿著手電筒出來了,就看見了米洛,這麼算的話,根本沒有時間!

那隻能說明……鏡子原本就在!只是他沒看到!

或者用什麼掩飾了?

秦翰走到一面鏡子前,仔細看著,伸手,用手指按了一下,愣住了。

「洛洛,是雙向鏡。」

米洛回頭,看向在一面鏡子上按手指的秦翰。

雙向鏡?那就對了!剛剛她還在奇怪鏡子安裝的位置為什麼那麼奇怪,都是在靠觀眾席的後面,白天的體育館觀眾席是沒有人的,更何況又安在了後面,根本不引人注意,她進來的時候外面是黑天,體育館也關了燈,所以看不見,當秦翰手電筒照到,他們才注意到。

譚玉的物理有這麼好么?

米洛突然發現,這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計劃好的,而她只能跟著一步步的走。

這種感覺很不好。

「洛洛,這鏡子好像跟雙向鏡還不一樣。」秦翰把鏡子拿下來看了看,「感覺中間好像有什麼……」

米洛跑過去,接過鏡子,沒錯,中間有個縫隙,「秦翰,離我遠一點。」

秦翰愣了一下,便了解了,往後退了退。

砰!

嘩啦!

米洛看著碎片中的紙,嘴角勾起笑容,「快,把其餘的都打碎。」 馬家的人?

容止記得葉欣和馬家,除了馬玲瓏之外的人,關係好像都不是很好,似乎每次見面都是不歡而散的樣子。

牟晨希見容止一直沉思也不說話,把自己的打算告訴了容止。

“跟你說這麼多,其實也都只是我的推測而已,畢竟我們都還沒有見到馬玲瓏,也不能百分之百確定馬玲瓏就是被怨靈附身了。

我之所以告訴你,讓你們趕快回來,一是爲了避免馬玲瓏的暗算,二就是想和你商量個章程出來,看看能不能直接試出馬玲瓏被附身了。

畢竟如果馬玲瓏被附身了的話,照時間算來,她還沒有算計葉欣的時候就被附身了,可她那段時間我們都沒有發現她有任何的異樣。

我想除了馬玲瓏自身的體質問題,那個怨靈的鬼力怕是也不可小覷,我們如果用一般的辦法搞不好不能看出馬玲瓏有沒有被附身,還會打草驚蛇。”

牟晨希說完看向了容止,似在徵求他的意見。

“你說的對,那我們要怎麼試探呢?”

容止同意了牟晨希的建議,只是用什麼辦法來查,這很重要。

“我上次已經和她發生了衝突,她肯定會特別防備我,所以這件事一定要由你去做纔可以。而且馬玲瓏不剛好也是你的最後一個有緣人嗎?你看看可不可以利用這個,想出什麼辦法?”牟晨希建議道。

“有緣人?”

容止仔細回想了一下當時那本醫書上的內容,上面似乎有提到,求藥人和有緣人之間是有什麼特定的感應的。

而深夜書屋的地址也是自己精挑細選的靈氣彙集之地,那如果他利用深夜書屋的地勢,和自己求藥人的特殊身份,說不定可以感應到馬玲瓏內心的真實想法。

容止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牟晨希,牟晨希略一思考也覺得可行。

於是兩人就在深夜書屋裏佈下了一個魂絲牽引陣,又用兩張加持過的隱陣符將魂絲牽引陣給隱藏了起來,最後兩人又在陣法旁放了一張桌子,將椅子放在陣法的最中央。

這樣到時候只要引馬玲瓏坐到這張椅子上就好了。

只是沒想到容止和牟晨希纔剛剛準備好,馬玲瓏就回來了。

“容止,你回來啦?”馬玲瓏驚喜看着容止說道。

牟晨希聽到了馬玲瓏的話忍不住冷笑了一下,本來爲了避免馬玲瓏懷疑,牟晨希本就打算維持她離開之前的那個態度。

只是馬玲瓏大概是急了,竟然會露出這麼明顯的破綻,他要不揭穿一下,都對不起葉欣剛剛對自己的懷疑。

“呦,你是隨時監視着容止的嗎?這麼剛好,葉欣和容止剛進門,你就也回來了?”牟晨希陰陽怪氣地說道。

剛好他可以藉此機會刺激刺激馬玲瓏,她的情緒起伏越大,容止一會兒就越容易發現破綻。

馬玲瓏雖然有些心虛,但面上卻絲毫不敢表現出來,強硬地說道:“我是因爲給欣欣打過電話,所以才推算出來他們會在今天回來的!”

“哦?真的嗎?你這風塵僕僕的樣子,可是怎麼看都不像在家裏待了幾天的樣子。”

牟晨希打量了一下馬玲瓏的衣着後說道。

這個牟晨希,眼睛還挺尖的,馬玲瓏不着痕跡地瞪了牟晨希一眼。

她確實是一路快馬加鞭趕回來的,本來是想在他們回來之前看看能不能中途把容止給引開,她好藉機除掉葉欣的。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葉欣和容止竟也是一路急着往回趕,絲毫沒有在路上停留。

而剛好馬玲瓏的萬里遁又用完了,要不然她也不會比容止和葉欣回來的還晚。

要是早知道葉欣會陽奉陰違地沒有回家,她也不會把最後一顆萬里遁給了葉欣,搞的現在還讓牟晨希有機會針對自己。

“我只是因爲臨時接到了家裏的通知,出去做事了而已!”

急婚蜜令:夫人,乖! 馬玲瓏儘可能得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的理直氣壯一些。

“是哦!”

牟晨希不怎麼相信地回了一句。

“你愛信不信!”

馬玲瓏又瞪了牟晨希一眼,轉身就坐在了身邊的椅子上,拿起茶壺給自己到了一杯茶。

糟了,刺激大了。

本來他還特地安排了容止坐在了魂絲牽引陣的旁邊,就是爲了吸引馬玲瓏主動坐過去。

沒想到她竟然因爲自己的這兩句話直接就在這裏坐了下來,牟晨希有些尷尬地偷偷看了容止一眼。

容止也有些無奈,只好示意牟晨希讓他儘快把馬玲瓏給引到這邊來。

牟晨希在背後給容止比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然後一回身直接坐在了馬玲瓏旁邊的桌子上,腳就踩在馬玲瓏左邊的凳子上,看到馬玲瓏隱隱露出的厭惡神色,牟晨希反而很開心地笑了笑。

“哎,容止啊,你說你,我好不容易交給你的辦法,你怎麼剛把葉欣哄好就又惹她生氣了呢?看你這回還怎麼哄,我反正是沒有辦法了!”

牟晨希攤攤手,故意和容止談論起了葉欣。

容止自然知道牟晨希在打什麼算盤,很配合地無奈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就又惹葉欣生氣了。”

“對了,馬玲瓏,你不是和葉欣是好閨蜜嗎?你肯定知道怎麼能哄好葉欣,對不對?不要吝嗇教容止幾招嘛!”

牟晨希故意低頭在馬玲瓏的臉龐說道。

馬玲瓏惡狠狠地瞪向了牟晨希,這個傢伙明明知道自己喜歡容止,現在竟然還讓自己教容止怎麼去討好葉欣,他肯定是故意的!

牟晨希衝着馬玲瓏笑了笑,眼神裏淨是挑釁,我就是故意的,你又能怎麼樣!

牟晨希挑着眉毛,不屑地看着馬玲瓏。

馬玲瓏登時就氣得站了起來,看樣子恨不得立刻就跟牟晨希打起來。

“你說的什麼話!”

容止適時地開口“解圍”。

哼!聽到容止的話馬玲瓏得意地看了牟晨希一眼,幾乎沒有任何思考地就坐在了容止的身邊,而那個位置剛好就是魂絲牽引陣所在的地方!

搞定了!

牟晨希和容止隱晦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剩下的就要看容止的了。

牟晨希抱着胳膊,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樣子。 “容止。”

馬玲瓏含羞帶怯地看着容止,一想到剛剛容止竟然會給自己解圍,馬玲瓏就從心底裏開心。

看來自己的計劃也不是完全失敗的,最起碼容止對自己的態度就比以前好上了不少。

“嗯。”

容止淡淡地應了一聲,雖然剛剛想得挺好的,但是一旦要付諸行動,容止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魂絲牽引陣,在這個陣法的作用下,任何東西,無論是普通人還是修道人,無論是器靈還是怨靈,只要還有一絲魂魄的牽引,這個陣法就可以讓身處其中的人,在短時間內無法控制自己的靈魂波動。

也就是說,這個時候容止只要可以探到馬玲瓏的脈門,他就可以知道馬玲瓏的身體裏到底有幾種靈魂波動,並以此來判斷馬玲瓏的身體裏是否還有另一個魂體的存在。

最後,容止再利用自己求藥人和馬玲瓏有緣人的特殊感應,來感知馬玲瓏靈魂深處的景象,說不定他甚至可以看到馬玲瓏身體裏那個怨靈的樣子。

只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容止和牟晨希原本的打算是,先將馬玲瓏給引到魂絲牽引陣中,然後由容止來用美男計設法探到馬玲瓏的脈門,最後由牟晨希激怒馬玲瓏。

容止則趁機將自己的道識探入馬玲瓏的靈魂,看看可不可以找到那個隱藏在馬玲瓏身體裏的怨靈。

雖然計劃很好,但似乎從一開始他們的計劃就不怎麼順利的樣子,先是牟晨希沒有掌握好度,直接讓馬玲瓏坐在了旁邊。

現在則是馬玲瓏好不容易陷在了魂絲牽引陣中,容止又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了。

本來嘛,容止長到這麼大,唯一親近過的異性就是葉欣,現在讓他想方設法去摸別的女孩子的手腕,容止還真是有些不知所措。

“磨磨唧唧的幹啥呢,快點啊!”

牟晨希忍不住用眼神示意容止。

容止接收到了牟晨希的意思,卻還是遲遲沒有動手,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啊!

真是的,本來還以爲自己可以看好戲了,現在看來,還是得由他親自出馬才行了。

牟晨希搖搖頭,一副容止不可教也的表情,無奈地向容止和馬玲瓏的方向走了過去。

“我好渴啊,容止給我倒杯水!”牟晨希坐到容止的身邊後懶洋洋地說道。

“嗯。”

援兵來了,容止看到牟晨希過來,心裏就鬆了一口氣。

“真是的,你是自己沒長手啊!”

馬玲瓏不滿地看着牟晨希,一杯水都不會倒嗎?容止喝的水還是她倒得呢!

“我又沒讓你倒,你急什麼,沒看容止都沒急嗎?”

牟晨希無語,倒杯水而已,這馬玲瓏到底是針對自己呢?還是真的心疼容止呢!

“給。”

容止纔不管他們在吵什麼,就按着牟晨希的要求給他倒了一杯水遞了過去。

“謝啦!”

牟晨希伸手就要去接,只是不知道是他沒接好還是這麼樣的,一杯水竟然都倒在了容止的身上,容止身前的衣服都溼透了。

“哎呀,你幹什麼呀!”

馬玲瓏一看容止一身的水,連忙抽出自己隨身攜帶的帕子替容止擦拭。

快啊!牟晨希站在馬玲瓏的背後拼命地給容止使眼色,機會都給你創造好了,你要是不好好把握,可就沒有下次機會了。

容止看到牟晨希使眼色,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伸手按住了馬玲瓏的手,食指和中指則剛好放在了馬玲瓏的脈門上。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

容止說着迅速探了一下馬玲瓏的脈門之後就離開了。

“那好,給你。”

馬玲瓏將帕子遞給了容止。

“要什麼帕子,都溼成這個樣子了,還是乾脆換一件衣服好了。”

牟晨希順手奪過了馬玲瓏的帕子捏在了手裏。

“喂,你還給我!”

馬玲瓏伸手就去拽牟晨希手裏的帕子,只是奈何身高有限,馬玲瓏搶了幾次都沒有搶到。

牟晨希嬉皮笑臉地拿着帕子甩來甩去。

“哎呀,你急什麼,這件事怎麼也是我造成的,這條帕子給我做個樣子,我讓晨生去給你買一條一模一樣的來!”

牟晨希說着還刻意轉動方向,馬玲瓏的眼睛一直盯着帕子,自然也不自覺地跟着牟晨希換了方向,變成了背對着容止的方向。

“不用你給我買,你快還給我我的帕子就可以了!”

馬玲瓏見搶不過也就不硬搶了,而是直接伸手問牟晨希要自己的帕子。

牟晨希看着是在跟馬玲瓏鬥嘴,其實還一直分神觀察着容止的動作,直到在馬玲瓏背後的容止給自己比了個手勢後,牟晨希才又說了幾句有的沒的後將帕子還給了馬玲瓏。

“真是討厭!”

馬玲瓏拿過帕子就想再遞給容止。

“不用了,我還是去換件衣服吧。”

容止沒有接馬玲瓏的帕子,而是說了一句後,直接轉身回了自己房間。

“哼!”

見容止離開了,馬玲瓏冷哼了牟晨希一聲,也跟着離開了。

呵!

牟晨希看着馬玲瓏的背影挑了挑眉,在她拐彎之後,立刻向容止的房間走了過去。

牟晨希閃身進了容止的房間,見他正在打坐,知道容止是在運轉自身的靈力,利用埋進了馬玲瓏身體裏的道識在查看她的靈魂。

腹黑萌寶,媽咪特別甜 牟晨希也不打擾容止,將門鎖好後就靜靜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待結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