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陽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一個名字。

“毛竣鋒麼?”

葉薇薇帶着濃重的鼻音,說了個“嗯”。

“你現在還安全麼?身邊有沒有人照顧你?”秦陽大概能想到毛竣鋒對葉薇薇做了什麼。

葉薇薇在那邊搖頭。

“冷靜下來好嗎?別怕。小高這邊沒什麼事,我已經把他接回家休息了。你現在最好找幾個絕對信得過的朋友陪着你,知道了麼?”

葉薇薇繼續“嗯”。

“秦陽哥哥,我想回國。”

秦陽原本想勸她不要回來,畢竟現在的a市還不太平。但轉念一想,如果那些在暗處的人真的要動手的話,在他能保護的範圍之外未必更安全。

“你那邊的學業完成了麼?”

“沒關係的。”

秦陽:“那回來也好。回來以後,我得再好好給你普及一下女生該有的防範意識。”

安撫好了葉薇薇之後,秦陽掛了電話,看向高子騫。

“給你三個選擇:一,試着喜歡上葉薇薇,一輩子跟她在一起;二,你們兩個都單身一輩子;三,死。你選哪個?”

高子騫黑着臉:“……”

秦陽嘆氣:“要是這詛咒能轉移就好了。你要真的無慾無求,心如止水,我把我身上的情咒跟你的換。可關鍵是,你們的情咒是兩個人爲主體的,我的情咒是一個人的。就算真的能換詛咒,我也不可能跑去跟做葉家的女婿。”

“這兩天葉薇薇就要回國了。你年紀也不小了,要不就去接她吧。剛纔小姑娘在那兒哭呢。唉,真是受委屈了。”

蘇婭問:“剛纔提到了毛竣鋒,是他逼迫葉薇薇嗎?”

秦陽點頭:“我就說這傢伙不是什麼好人。 芳菲濃 心思太重,手段太卑鄙。之前耗子和喬芃的事情我就覺得他有問題,耗子非要信他。現在暴露了吧。”

蘇婭:“他又不知道情咒的事情,去追單身的葉薇薇,好像也沒什麼問題。”

“追沒問題啊。可關鍵是,他強迫人家薇薇。葉薇薇是知道無論如何,都不能跟別人發生身體關係的,否則她和小高都要死。她雖然有時候比較不太懂事,但這種事上,她不會隨便。”

秦陽的手機突然有信息提示。

打開一看,葉薇薇竟然已經買了機票,今天晚上回國,明天中午到。

可真是行動派。

他把手機頁面轉向高子騫:“明天中午你有空麼?去接機吧。”

高子騫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面癱着點了點頭。

第二天,秦陽陪着蘇婭一起陪喬芃上課。高子騫上完課之後早早地離開了學校,獨自一人來到機場,等了兩個多小時,接到了戴着墨鏡的葉薇薇。

葉薇薇看到他,有點意外。但她沒什麼精神,只是拉着行李箱過來。

“秦陽哥哥呢?”

不等高子騫回答,她又反應過來:“有課是吧。”

高子騫也懶得解釋。

接到人之後,高子騫開車,準備把人送回葉家。

“不要回去。我不想讓家人擔心。”葉薇薇在車裏摘下了墨鏡,“秦陽哥哥家還有位置給我住嗎?”

高子騫看向她,看到她眼眶紅腫,顯然是哭了很久。

“吃飯了麼?”他低低開口。

葉薇薇搖頭。

“先到師父家吃點東西吧。”他轉了一把方向盤,往市中心開去。 秦陽和蘇婭回到家的時候,只見客廳的沙發上坐着葉薇薇。

聽到開門的聲音,葉薇薇轉頭看過來,起身,朝着他們撲過來。

“秦陽哥哥——蘇婭姐姐——”

唉,這孩子,還當自己才三歲呢。

秦陽雙手拎着塑料袋。蘇婭原本擋在他前面,卻在葉薇薇飛奔過來的時候,迅速閃開。

他連忙舉起兩個袋子,嘆着氣任由葉薇薇熊抱住了他。

“喂喂喂,注意點形象啊,我是有主的。男女授受不親,你命中註定的老公在那邊。”秦陽嘴巴努向高子騫的臥室方向。

葉薇薇還在乾嚎。

“可是我想自由戀愛啊——這什麼破詛咒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什麼差別啊——”

“我徒弟人還是挺好的。反正木已成舟,你要麼就跟他在一起,要麼就一輩子老處/女,要麼就你們倆一起死。要我選肯定選第一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生理需求什麼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我吹,我徒弟身體素質、文化內涵等方面還是不錯的。”

葉薇薇嘴翹得可以掛油壺,不抱他了。

“哼,強扭的瓜不甜。他又不愛我,要是隻爲了這個詛咒跟我在一起,我寧可一輩子不談戀愛。”

秦陽把兩個袋子交給蘇婭。 冷少的替身罪妻 蘇婭剛接過,手背就被葉薇薇握住。

“不跟你聊了。蘇婭姐姐,你喜歡秦陽哥哥嗎?”

蘇婭:“喜歡。”

“有多喜歡?”

蘇婭:“……很喜歡。”

葉薇薇對於這個回答似乎不滿意,繼續嘟着嘴巴問道:“可是秦陽哥哥身上不是有詛咒麼,你們不能生寶寶哦。你也不介意麼?”

蘇婭微微紅了耳尖:“不介意。”

秦陽拍掉她握着蘇婭的手,好不得意地一把摟住蘇婭,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你就別自找不快了。我身上的詛咒比你嚴重多了,但我們倆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分開的。”

葉薇薇不屑:“切,什麼嚴重不嚴重……你們倆至少感情在,只是不能那啥而已……”

“這你就錯了。”秦陽臉上的笑意收斂了一些,“因爲我身上的詛咒,實際上,只要我跟蘇婭在一起,我們倆身上就會發生各種災難。你不都看到了麼,自從蘇婭出現在我身邊之後,這三個月裏,我真的是運氣好才活到現在。不能上/牀只是詛咒中的一個最明顯的體現而已。”

他說的是實話。雖然這種感覺很微妙,但百年孤寂真的不是隨便說說的。只要繼續下去,秦陽身邊的所有親近的人,都會受到影響。

這就是秦陽現在儘量只跟蘇婭、歸塵在一起的原因。

他們兩個一個命夠強,一個是鬼差,不怕死。

而其他人……就算是姜浩澤,他現在也沒有每天都跟他一起了。

儘量保持距離,是他對他們的保護。

葉薇薇和蘇婭的臉色都是一怔。

“話說你怎麼在我這兒?不回家休息麼?”秦陽拍拍蘇婭,示意她把東西送到廚房裏去,然後走向高子騫的臥室,順便跟葉薇薇說話。

“我打算在這裏住一段時間。”

秦陽要敲門的手一頓,扭過頭來看向她:“你要住這兒?那也不是不行,你跟小高住一間。”

葉薇薇瞬間變臉,嘟嘴:“爲什麼?”

“沒地方住了。要不,你睡沙發?”

“你這兒不是有四個臥室麼?”

“我家還住着王大哥。之前跟你說過,是個鬼差。”

“你跟蘇婭姐姐睡一間嘛。”

“你是想弄死我是吧?”

秦陽最後手一揮:“要麼睡這間,要麼睡沙發,自己選。”

葉薇薇委屈的小眼神看着他,控訴道:“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秦陽剛露出得意的笑,他旁邊的門突然打開。

高子騫木着臉看着他們:“麻煩不要在我門口吵。”

秦陽看向他:“正好。她要住在這裏,我打算讓她跟你睡,你有意見麼?”

“有。我拒絕。”

高子騫回答得毫不猶豫,利落乾脆。

葉薇薇頓時炸毛:“你居然敢嫌棄我?!”

高子騫繼續木着臉,平視前方,看都不看她一眼:“豈敢豈敢。只是我一介平民,什麼都沒有,不敢讓您委屈自己。”

以他的語氣說出這樣的話,其中滿滿的反對與拒絕溢於言表。

護花小道士 葉薇薇一時間被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你……你……我不嫌棄你的房間,我嫌棄你。你睡沙發,我睡你房間。”

高子騫:“……”

葉薇薇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她擡起下巴:“就這麼說定了。”

秦陽在一旁看好戲。他還嫌不夠熱鬧,煽風點火了一把。

“哦,對了。我家還有一個百年女鬼住着,你一個人睡的時候,小心別被陰氣入體了。”

葉薇薇猛地睜大了眼睛,驚恐地看向他,再看向高子騫。

“沒關係的。鬼阿姨一般都在我房間裏……”蘇婭這個時候也從廚房走了過來。

她本意是想解釋,但葉薇薇聽到之後,臉色更加慘白。

“你……你們爲什麼要在家裏……”

秦陽雙手一攤:“我記得我好像說過,我爸有個百年前的老相好……”

葉薇薇:“……”

秦陽:“那你還要住這兒嗎?”

葉薇薇猶豫了。

秦陽:“害怕吧,那我給你訂酒店?”

葉薇薇瞅了一眼高子騫的房間,又瞅了一眼高子騫。

秦陽看她這小反應,又說:“不過酒店裏也說不定有什麼鬼魂,我給你帶個護身符吧。”

葉薇薇看向他:“我記得之前來你家睡過一晚。不要告訴我那個時候那個鬼也在?”

秦陽點頭:“在啊,只是照顧你脆弱的小心臟,沒告訴你而已。”

葉薇薇嘴巴一癟:“那她不會傷人吧?”

“我怎麼可能讓對人有害的鬼在我家住下。而且,她留在這裏,王大哥都沒意見。”

葉薇薇垂眸,不情不願地說道:“那好吧,我還是住這兒吧。”

“要小高侍寢麼?”秦陽眼中帶着笑意,惹得高子騫瞪向他。

葉薇薇瞥了高子騫一眼,猶豫了一會兒:“哼,男女授受不親。正要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誰知道他會不會佔我便宜。”

高子騫:“不好意思,我對你沒興趣。” 被直接懟回來,葉薇薇臉上無光,但又想不出說什麼來反擊,只能用力“哼”了一聲,挺起胸脯,走進高子騫的房間。

高子騫也沒有不許她睡這裏的意思,自覺走出房間,但回頭提醒她:“不要把我的東西弄亂。”

葉薇薇:“知道了知道了。我對你的東西一點興趣都沒有。”

秦陽心血來潮:“薇薇,你想看看鬼阿姨麼?她長得還挺好看的。”

葉薇薇原本剛有些放鬆下來的身體頓時又僵硬。

“不……”

“要是害怕的話還是算了。我跟鬼阿姨說一聲,叫她別突然出現嚇着你。”

葉薇薇話被打斷,聽秦陽這麼說,死鴨子嘴硬着說道:“不——是我說,一百年前的女鬼,能有多好看?比我還好看麼?”

高子騫:“嗯。”

葉薇薇怒瞪:“你再說一遍。”

高子騫:“……”

秦陽笑:“鬼阿姨,正式介紹一下,這是葉薇薇,我一個老客戶家的小女兒。”

葉薇薇一眨眼,原本秦陽旁邊空無一人的地方瞬間就出現了一個嫁衣如火的女子。

她當即被嚇得往後倒退了幾步,手想往後撐住點什麼,卻撐了一個空。

高子騫第一時間跑過去,攬住了她的腰,拉住了她的手,沒讓她摔在地上。

葉薇薇面色發白,胸口劇烈起伏,下意識抓住了高子騫的胳膊,而後看着鬼阿姨。

“阿……阿姨好……”

鬼阿姨對她這個反應見怪不怪,只是雙腳騰空,做了一個萬福,然後轉身離開,消失了。

秦陽忍俊不禁,看着她這樣子,憋着笑點頭:“嗯,雖然膽子小了點,但家教不錯,還知道問好。”

葉薇薇這才理智迴歸。

她看向高子騫,反應過來自己的手死死地抓着他,趕緊鬆手。

“你抱着我幹嘛?!”

高子騫木然:“後面窗臺上擺着我養的仙人球。”

葉薇薇趕緊直起身子,站穩了。

高子騫鬆開她,過去看了看仙人球。

“那什麼……謝了。”

高子騫頭也不回:“不用。我的仙人球沒事。”

葉薇薇登時氣結:“感情我還沒你的仙人球重要?!”

高子騫淡淡看了她一眼。從他的眼神裏,傳出了“廢話,不然呢?”的意思。

葉薇薇氣不打一處來,原本對他纔有的一點點好感瞬間清零,甚至到了負分。

晚上。

葉薇薇一個人躺在高子騫房間的牀上,翻來覆去睡不着覺。

即使是開着燈、裹着被子,她還是害怕得睡不着覺。她腦海中一直不受控制地回放着傍晚鬼阿姨的模樣。

雖然說她確實長得還可以啦。

但伽椰子長得也可以啊!貞子以前也長得可以啊!只要臉一刷白,腳一騰空,長髮一掛,還是很可怕呀!

最關鍵的還不是睡不着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