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第132章上堂

蘇招娣苦笑著搖搖頭,腦海中不由再次閃過那日的血流成河,那種嘶喊求救的聲音讓她心痛難忍,曾經繁盛的安寧侯府一夜間被抄家滅門。

越是痛,對於導致這一切的兇手便越加憎恨,靜貴妃,她的母族,還有……皇帝。

「呵呵」蘇招娣忍不住嗤笑,曾經她那麼親密叫姐夫的人,曾經對阿姐那麼萬般呵護的人,竟是個禽獸不如的東西。

蘇招娣不敢再想下去,因為若再想下去,她怕自己會忍不住想要衝回京都去,可是以她如今的力量,回了京都怕是連宮門都進不去,那她又如何報仇?

「哎,你是犯了什麼事兒進來的呀?」

忽然聽到一道帶著些戲謔的聲音,蘇招娣扭頭看去,發現在她旁邊的牢房裡有一個穿著夜行衣的男子,這男子面容很俊逸,眼睛不算大,卻散著精光。

蘇招娣只是看了他一眼后,便再次閉上了眼睛,並沒有理會。

那男子不滿,扒著欄杆叫道。

「我叫千尋,人送外號鬼無影,你呢,你叫什麼名字?這邊的牢房裡只關著我們兩個,所以來說說話吧,不然得無聊死了。」

對於他的話,蘇招娣還是沒什麼反應。

千尋用力在欄杆上拍了一掌,整個牢房都抖了抖,巨大的聲響驚動了看守的獄吏,過來一通呵斥,並且警告他們老實點兒。

見他們走了,千尋卻再次朝著蘇招娣喊道。

「哎,我說你不會是個啞巴吧?我這兒都好幾天沒見到人了,好不容易來了一個,還是個啞巴,我這命怎麼這麼苦啊!」

蘇招娣並不理會,一直都閉著眼睛猶如睡著了一般。

「你別睡啊,這牢房裡可是有老鼠,你一個姑娘家家的怎麼睡得著啊?看你的樣子,年紀應該不大,而且看穿著應該也是附近村裡的農女吧?」

沒反應

他絮絮叨叨的一個人說了許久,但蘇招娣都沒什麼反應,千尋便提高了聲音大喊道。

「你到底是啞巴還是聾子?但是你說一個啞巴或者聾子怎麼犯事兒的?難道你是被夫家欺負慘了,所以謀殺了夫君?還是謀殺了夫君全家?這話本上都是這麼寫的。」

「你是話本看多了。」

一開始聽到蘇招娣的話,千尋以為自己聽錯了,以為一定是自己的幻覺,可是當蘇招娣說第二句話的時候,他卻聽清楚了。

「很晚了,別影響我休息。」

千尋:「……」

他抓狂的在木欄杆上有用力拍了一巴掌,又引來獄吏的怒罵聲后,他指著蘇招娣道。

「好,你好啊,還沒人敢這麼無視我呢,小農女,我記住你了,你給我等著,我真的記住你了。」

一夜過去,當黎明來臨時,蘇招娣睜開了眼睛,牢房裡依舊漆黑一片,她聽到老鼠在她腳邊吱吱的叫著,聽到它們爬動的聲音。

只是低頭看了一眼,她並未理會,她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自己有些發酸的四肢,然後望向那個唯一的一個小窗口。

晨曦順著窗口投射進來,照亮出一小片光明之地,她唇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隨後整理自己的衣服,頭髮,坐在草堆上等著傳喚。

自始至終她都表現的極為平靜,沒有絲毫的情緒波瀾。

沒過多久,衙差便來押人了,蘇招娣起身走出牢房,在路過千尋的牢房時,她停住腳步,扭頭朝他看了一眼,淡淡道。

「我雖然是農女,但身上體己銀子還是有些的。」

直到她跟著衙差走出去了,千尋都沒明白這女人是什麼意思?特意告訴他她有體己銀子,難道不知道他是什麼人嗎?還敢把她身上有錢這件事說出來……

想到這兒,千尋忽然神色一凜,震驚的看向蘇招娣離開的方向。

她……那個女人,知道他是幹什麼的?

蘇招娣被召上公堂,看著跪在地上的那一大群人,神色微動,再看到端坐在公堂之上的縣太爺,她在心中嘆了口氣,終究是跪了下去。

曾經的琉璃郡主除了皇帝太后,幾乎沒跪過任何人,如今這場景,也只能說世事無常。

「民女蘇招娣見過大人。」

縣太爺是個發福的中年男人,帶著九品知縣的官帽,端坐堂上很是威嚴。

「你就是那個蘇招娣?你跟何天光可有恩怨?」

蘇招娣垂著頭回話,「並未」

「可他家人提上了訴狀說你與何天光失蹤案有關,本官來問你,你的弟弟是否曾被你父親賣給何天光?」

「是」

「大老爺,就是她,肯定就是她害死了我們的爹。」跪伏在前方的一個女人忽然撲過來撕扯蘇招娣,一邊扯一邊罵。

「你這個黑心肝的女人,你為什麼要害死我們的爹啊,我們是花銀子買的你弟弟,你怎麼能那麼狠毒對他下毒手?」

「是啊,還有我弟弟,你把我弟弟還給我!」又一個女人撲過來。

蘇招娣被她們扯的東倒西歪,一雙手已經緊握成拳,眼見著就要忍不住動手了,那端坐在公堂上的縣太爺才總算是開口呵斥道。

「放肆,公堂之上豈容爾等如此喧嘩?」隨著他的話落,侍立兩旁的衙差終於上來把那兩個女人給拉開了。

蘇招娣低頭整理自己被扯亂的衣服,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側頭看向那兩個女人道。

「何爺是你爹?你說的弟弟又是誰?」

其中一個滿臉橫肉的女子憤恨的指著蘇招娣大罵道,「你還問我弟弟是誰?你都殺了他了你還裝不知道。」

蘇招娣忍不住嗤笑,「我殺了他?你看到了?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說完便轉向了堂上的縣太爺。

「大老爺,民女只是瑤光村的一個農女而已,沒見過世面,接觸外面的人也很少,那天我知道我弟弟被我爹給賣了之後,我確實去追何爺他們了。」

「大老爺,你看,她自己都承認了,她承認她害死我爹了,大老爺一定要判她的罪。」

蘇招娣才說了這麼一句,何爺家那個兒媳便叫嚷了起來,指著蘇招娣罵個不停。

「安靜,你們把公堂當什麼地方了?」縣太爺也被她們給惹惱了,沉著臉怒道。。 靜靜的坐在小院中,天空下起了細雨,點點落在院落的花草上。

「影兒今日嚇壞了吧!」傾皇從走廊另一頭來,站定在冶伽的身後。

看着她的身影,坐在走廊的護欄上,雙手抱着膝蓋,在出神的想着什麼。

「傾皇,那些小獸不是在深山中嗎?為何會突然跑到城裏來,而且還發狂傷人。」冶伽緊蹙細眉,扭頭看向他。

坐下身,傾皇嘆了口氣,抬眼看着冶伽:「你常年待在本皇身邊,身上靈氣很足,以後你得多注意一點。今日如若不是安桐儘早在酒樓外撒了藥粉,可能你不到半刻就會吸引數十種小獸。」

「我……是因為我的原因嗎?從前我也沒有發覺過。」

「影兒,靈氣並不是那麼容易表露出來的,而且本皇給你的玉佩也有防止別人察覺你不同的功效!」

冶伽俯下眼帘:「那些小獸為何會在城裏!」

「它們可不會自己跑到城裏來,是有人故意為之。這件事情本皇已經交給政史查辦!」

「呵!他肯定又要往我身上推了!」冶伽揚揚唇,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

這靈都中,好事輪不到她,壞事一樁接一樁。就算跟她沒關係,那些人也會想方設法的讓她與這些事情有關聯。

傾皇往冶伽的面前挪了挪,隨後向她伸出手。

冶伽撐起身子,聽話的倒在他的懷中:「傾皇,我是不是該出使伏淵國了。」

「本皇還想讓你多在宮中待一陣子再離開,現在……本皇會考量一下。」

「嗯!」

正在此時,這陰雨綿綿的天氣,天際竟然出現了一條色彩鮮艷輪廓清晰的彩虹。它五彩的光照亮黑夜以及靈都,所有百姓朝臣軍隊等等,都跑出來看這奇景。

冶伽蹭的一下從傾皇的懷中起來,呆愣愣的看着遠方:「傾皇!這樣的夜晚竟然……」

「天降異象!」看到此景,就連傾皇都有些驚住了,濃眉緊蹙起來。

第二日清晨,觀星史被傳進了皇宮中。

「微臣拜見傾皇!」

「起來吧!」

觀星史從地上起來,俯著身子,面向下,恭恭敬敬的模樣。

「觀星史,昨夜天降異象想必你也看到了,到底是怎麼回事?與這一次靈都之亂可有聯繫?」

「回稟傾皇,靈都中有妖物啊!」

傾皇俯下眼帘,低聲詢問:「妖物是什麼?在哪?」

「妖物是人,正是國師冶伽!」

「觀星史,你可知誣陷國師是何罪?」

觀星史撲通一聲跪下來:「傾皇,國師身上怨氣日益劇增,這一次山中小獸發狂想必也是因為國師散發出來的怨氣。人尚且可以抵擋,可小獸極容易入魔。傾皇……」

「你將一切都怪罪於國師身上,那靈都的其他動物為何沒有發狂?」

「城中的動物沒有深林中的野性,自然發狂率要低得多。」

傾皇擺擺手,示意觀星史可以離開了。

可觀星史並沒有就這樣離開的意思,反而磕著頭,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道:「傾皇,國師本就是一介女子,陰氣極重,身上又帶有極強的怨氣。根本就不能入朝為官,更不能留在靈都。」

「來人,送觀星史回去!」

「還請傾皇慎重考慮,為我辛古國的百姓着想啊!」

觀星史一邊被人帶走,一邊大聲喊著。

四周靜了下來,傾皇抬起左手扶著額頭,滿臉的焦慮與陰沉。

冶伽說的沒錯,不管是不是她的錯,她跟那些事情有沒有關聯,這些人總會扯出一些關聯來。

一連五日,靈都中四處被小獸襲擊,已經擾亂了靈都的繁華與百姓的安全,至今死了數十人。每日朝堂上都在提議傾皇廢除國師,將國師送走,亦或者是殺死。

可傾皇一直都沒有明確的態度,冶伽在朝堂上也是一言不發。

靈都不同於別的城池,它是辛古首城,整個國家的中心。靈都亂,則國亂。

觀星史的話迅速傳遍靈都,讓冶伽成為了過街老鼠。所有百姓都認為靈都之亂全因冶伽而起,因此百姓在面對冶伽的時候,絲毫不亞於那些發狂的小獸。

明宣宮中,傾皇坐在桌案前,冶伽就在他的不遠處站着。

「影兒,明日本皇會派你出使伏淵國!這是本皇的親筆信,你替本皇帶給昱帝。」

「是!」

傾皇站起身,走到冶伽的面前。伸出雙手將她摟進懷中:「還想多留你一些時日,這一去,本皇都不知道你會逗留到何時。不過……本皇會在你歸來之前將靈都之亂查清還你清白。」

。 懷墨十八歲,祖父經營米糧鋪子,在他十歲那年家道中落,後來還被對家害得家破人亡。

他孤身來到京城謀生,認識了綠蘿姑娘。

前陣子,他和綠蘿互相表明心跡,兩情相悅。

懷墨說,等他賺到足夠的銀兩,就置辦房屋迎娶她,讓她過上好日子。

三日前,他帶着糕點去看望綠蘿。

卻發現綠蘿躺在家裏的床上,死了。

懷墨萬般悲痛,哭了好一會兒。

他擔心被人看見,被誣為殺人兇手,便走了。

綠蘿無父無母,跟兄長李富貴相依為命。

李富貴指證,三日前懷墨去他家,女干銀了妹妹綠蘿,並殘忍殺害她。

證據就是——兇案現場留下的一包糕點,是他買的。

依依示意四哥哥、三哥哥,不必阻攔,讓捕快帶走懷墨便是。

懷墨心如死灰,離去的背影蕭索絕望。

他知道,他犯了命案,四公子和小郡主捨棄了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