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顧銘和秦思雨起的很早,來到院子里兩人打起了拳,雖然沒有用靈力,但是拳拳生風,剛柔並濟。

院子門口,一個老者目睹了這一切,不由的目瞪口呆。

因為顧銘和秦思雨兩人打的拳,看起來平淡無奇,可老者還是聽到空氣中傳來一陣陣破空之聲。

他離的很遠,卻聽的非常清楚,而且他感覺到有陣陣勁風衝來,雖然打在身上不痛,卻也能清晰的感覺到。

老者疑惑的是,秦思雨從小並沒有學過拳法。

而此時看她,出拳如劍,揮拳如刀,每一個動作,每一個點都是那麼的完美。

終於,老者等到兩人打完這套拳。

「高祖爺爺,您怎麼來了!」

秦思雨看到老者后,急忙跑了過去,扶著老者走了進來。

顧銘疑惑的看向秦思雨。

「這是我們秦家村的老祖宗,我的高祖爺爺。」秦思雨說道。

「高祖爺爺好!」顧銘上前,恭敬的問好。

聽到秦思雨叫他高祖爺爺,這讓顧銘驚訝不已。

要知道,高祖爺爺那可是秦思雨爺爺的爺爺,中間隔著三代人呢。

高祖爺爺並不是武者,按年齡二十歲為一輩人計算,應該有一百二十歲的高齡了。

而且他的面貌和年齡真的是一點也不符合,看上去應該也八十幾歲的樣子。

「好,好!我今天算是見到了非常精彩的拳法了!如果你們再配上內力的話,那這拳法就更加精彩了!」

高祖爺大笑。

沒想到他竟然知道內力。

顧銘疑惑的同時,高祖爺又何嘗不在疑惑。

秦家先主秦國公,自從唐代滅亡后,祖訓傳下不準習武。

然而,為了不讓家傳武學失傳,每代人中都會暗中挑選人員進行傳授。

而老者則是上代的傳承者。

到了他兒子那一代,他沒有發現可以習武的苗子。

一直到現在,他都沒有把秦家武學傳承下去。

影帝的天價前妻 可是今天的發現,讓他大吃一驚。

直覺告訴他,自己的這個後輩女娃和眼前這個小夥子並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

「太祖爺爺也懂拳法嗎?」秦思雨問道。

「懂,當然懂。不過呀,咱們秦家到我這一輩只有招式卻沒了心法!」

說著,太祖爺爺不由的流露出傷感。

顧銘手一翻,一顆極品培元丹出現在手中。

「這、這是修真者的丹藥!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太祖爺爺見到極品培元丹后,頓時震驚無比。

同時,他的話,讓顧銘和秦思雨也是震驚不小。

「太祖爺爺,你知道修真者?」顧銘問道。

太祖爺爺微微點頭,「故事太長,不是一句話兩名話說的清的。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修真者了,你們怎麼會有這種丹藥。」

太祖爺爺的信息量有點大,顧銘和秦思雨完全沒想到他會知道這麼多。

「太祖爺爺,這隻不過是普通丹藥罷了,有著延年益壽的功效,它就是中藥丸子!」顧銘笑道。

太祖爺爺看了他一眼,接過丹藥,放在鼻尖處聞了一下。

「好藥材,最少都是百年以上的藥材。人蔘,靈芝的年份更高,好葯,真是好葯呀!」

這下讓顧銘更加震驚了。

僅僅這麼一聞,便知道裡面有什麼,是不是太神奇了。

顧銘此時真想動用搜魂術。 但是顧銘壓下了這個衝動的想法。

他相信,如果太祖爺爺想告訴他們的話,一定會說的。

「太祖爺爺,你吃下去嘗嘗!」秦思雨微微一笑。

太祖爺爺看著極品培元丹,不知道在想著什麼,遲遲沒有動。

「太祖爺爺,你就吃吧,對您老的身體有好處。我這裡還有呢!」

顧銘一笑。

太祖爺爺聽后,頓時盯著顧銘,顫抖著聲音問道:「你說你還有?」

「嗯!」顧銘點頭。

太祖爺爺有些不相信,疑惑的看向秦思雨。

秦思雨同樣點頭。

這讓他無比的震撼。

先不說丹藥是怎麼煉成的,就是這裡所需要的藥材,有許多種這個世界上已經消失。

算了,不想那麼多了。

兩個孩子正在看著自己,如果這顆丹藥不吃的話,恐怕他們是不會讓自己離開的。

太祖爺爺笑了笑,將極品培元丹放入口中。

入口即化。

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充斥全身。

太祖爺爺只感覺丹田形成一團熱浪,慢慢的旋轉,不斷的吸引著空氣中的一股力量。

砰!

一聲細小的炸裂聲從丹田傳來。

「這,這怎麼可能!」

太祖爺爺激動的熱淚迎眶。

轉眼到了正月十六。

顧銘和秦思雨坐上火車,返回申海市。

通往申海市的火車上。

顧銘靠著窗戶,欣賞著窗外的風景。

秦思雨依偎在他的身旁,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之上。

本來顧銘想乘坐飛行靈器回申海的,可是秦思雨不同意。

用秦思雨的話來講,他們已經脫離了世俗,更應該融入世俗。

顧銘感覺她說的很對,於是兩人開始短暫的旅程。

看著窗外的風景,顧銘一時間覺著時間過的太快。

回想起過去一年所經歷的所有事情,就好像跟做夢一樣。

很不真實。

可又是事實。

……

崑崙之顛!

一處深不見底的冰縫下面。

一陣恐怖的波動突然從最深處爆發。

強大的波動,而起雪崩,瞬間白煙衝天,天地雪白形成一線。

「這是怎麼回事?」

「不好,快跑,是雪崩!」

一隊旅友正向雪山攀爬著。

突然來的變故,令他們所有人大驚失色。

可是他們卻忘記,他們現在所站的位置,距離雪崩的地方,中間還隔著幾座山。

就算是雪崩,也還有前面那幾座山擋著。

「哈哈,我至尊終於出來了!顧銘,我若不殺你,誓不為人!」

一道咆哮聲響徹整個崑崙之顛。

久久回蕩的聲音,震的人耳發麻。

那道聲音許久之後才落下。

「媽的,是誰呀,聲音可夠大的!」

「沒想到這崑崙之顛竟然還有這樣的效果。我也來喊一下!」

「等一下,我也試試!」

這隊旅友從地上爬起來后,掏了掏耳朵,能夠聽見聲音后,立馬議論起來。

可他們並不知道。

此時,在他們的頭頂上方百米的地方,正虛空站著一個人。

這個人正是剛剛突破壓制跑出來的至尊。

上次受傷后,又被天道所傷。

無奈之下,至尊召回其餘分身。

重新將他們全部融合回本體。

這才讓他的傷勢如此這快的好起來。

如今他的實力下降到了金丹大圓滿。

想要戰勝顧銘的話,至尊的心中一點底也沒有。

因為邪念就是這個境界被顧銘斬殺的。

想要對付顧銘,必須要加快恢復實力。

而對於他來說,最快的辦法就是吸食人的精氣。

「我的食物,我等你們好久了!哈哈哈!」

至尊大笑,直接沖向這隊旅友。

轉眼,一行十一人的旅友團,全部倒在了崑崙之顛之上。

「真香!哈哈,這種感覺真的是太好了!」

至尊大笑狂笑。

笑聲響徹整個崑崙之顛。

……

「美女,你也到申海吧,認識一下,交個朋友怎麼樣?」

顧銘不知不覺睡著了,卻被一陣喧鬧的聲音吵醒。

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個穿著貂皮,脖子上戴著大金鏈子的年輕人,站在過道,兩個眼睛眯成了一條線,貪婪的盯著秦思雨。

秦思雨並沒有理他,臉色微冷,顯得很不高興。

顧銘睡著后,秦思雨去了趟衛生間,沒想到遇見了這個男人。

當她回來時,這個男人也追了過來。

「對不起,我不想認識你!」

秦思雨並沒有發現顧銘已經醒來,聲音說的很低。

然而,給人聽來卻帶著幾分羞澀之意。

「可是我想認識你呀!美女,在申海市我認識的人比較多,方方面面的事情都能解決。當然,也可以對付許多人。」

年輕男人微微一笑,話語中帶著幾分威脅之意。

在他看來,秦思雨只不過是個往返的大學生,對付這種女學生,還是恐嚇直接一些。

也是最有效果的辦法。

這種辦法,他用了許多次,從來沒有失敗。

那些個大學生哪個不乘乘的跟著他。

這時,他的目光落在了顧銘身上,「看什麼看,沒看過帥哥嗎?馬上給我老子滾,你這個位置我要了!」

顧銘聞言,微微皺起眉頭,隨後看向秦思雨,「他在是和我說話嗎?」

沒等秦思雨說話,年輕男人一臉的不爽,囂張的吼道:「你聽不懂人話是嗎?馬上把座位讓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看著年輕男人那一臉的囂張樣,顧銘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真的很是無語,囂張的人見的多了,可是從來沒有遇見過這種奇葩。

就在此時,一個額頭上留有一長疤的年輕人走了來。

對著顧銘冷哼:「小子,我哥跟你說話沒聽見嗎?要麼你自己離開,要麼我幫你,你選一個吧!」

看著他們兩個囂張跋扈的樣子,秦思雨很是氣憤,不由的看向顧銘。

如果此時顧銘表現出一點想要教訓他們的意思,秦思雨毫不猶豫出手。

可她卻看見顧銘在笑,而且笑的很開心。

一時間,秦思雨有些懵。

顧銘起身站起,躍過秦思雨站到了過道上。

秦思雨可不認為顧銘會給他們讓座,恐怖這兩個人要倒霉了。

果然,下一秒,顧銘突然伸出雙手,一手一個,將那兩個人提了起來。

顧銘本身就一百八多,而那兩個傢伙平均才一米七多一點。

「想要我的座位是嗎?」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