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曹海濤便帶領自己的隊伍北上返回了旅順。

十二月二十日,鄭襲要帶領船隊深入渤海一探究竟。鄭瓚緒卻道:「何苦帶着這許多人船去?只要讓些會畫圖的去便可,何苦親勞?」

鄭襲卻笑着說道:「哎呀,這你可就不懂了。這叫做……那個——遠洋訓練,軍事演習。懂嗎?」

「不懂……」

「這有什麼不懂的?」鄭襲說道,「這也是殿下說的。我們熟悉的是福建、廣東和南海海域,浙江外海我們都不太熟悉。你說說,山東海域,黃海、渤海我們不就更不熟悉了,對吧?所以需要熟悉海域。而且就算我自己熟悉了又有什麼意義呢?需要將士們都熟悉。以後萬一打起來,也不是我一個人上。」

「叔,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鄭瓚緒說道。

「行了。我跟你說,現在是吳王當政。這要是換了國姓爺……」

「哎呀,國姓爺的脾氣可是暴啊。對鄭家自己人也是毫不留情,叔,你不說,我還不知道嗎?」

鄭襲說道:「所以說,吳王對咱們不錯,沒有拆分咱們的隊伍,還給咱們添置了火炮。你看,龍熕船上缺少的火炮這一次都讓那個曹海濤給添上了。殿下還不暴虐,行了,知足吧。殿下給我的信讓我去熟悉一下渤海,咱們就要照實了給熟悉。把鳴駿一起叫上,咱們快點出發。」

「對!」鄭瓚緒說道,「拿下天津就能拿下北京,咱們還得給老王爺報仇呢,給老王爺報仇就是給國姓爺報仇!」

鄭襲是鄭芝龍的第五個兒子,要說這個兒子對父親有許多感情那是假的,但是父親就是父親。自己的父親被滿清害死了,於情於理都是要報仇的。

鄭襲用力的點了點頭道:「不光是那個什麼蘇克薩哈,我看整個滿清朝廷都該死!」

二十一日,鄭襲率領一百二十二艘戰艦,其中大熕船五艘,大戰艦五艘,朝鮮板船屋五十艘,老式篷帆戰艦六十二艘,士兵一萬五千,全副武裝進入渤海。

其餘艦船全部南下江南運糧。朝鮮支援登州的糧食則由朝鮮自己用船運輸。

二十五日,南明海軍第二軍兵臨天津外海。鄭襲通過千里鏡看了看天津說道:「沒想到,滿清還是很有能力的,你看看,那些炮台和要塞修建的很像是荷蘭人的棱堡。」

副官也有千里鏡,看了說道:「確實如此。」

鄭襲問桅杆上面的士兵道:「還能看到什麼?」

在桅杆最高處觀察的士兵大聲回答:「胡虜正在調兵遣將,已經有很多人進入炮台了。」

鄭襲說道:「嚇唬嚇唬他們就怕成這個樣子。誰會大白天進攻天津。就算是登陸也會選個好地方。誰傻了嗎?直接進攻炮台?」

說罷,鄭襲命令全體調頭,向登州方面使回。畢竟,這一次,雖然時間不多,但是差不多已經熟悉了渤海的洋流狀況以及島嶼地理情況。

就在全體向東南行駛的時候,突然桅杆上有人大喊:「發現有其他艦隊!有其他艦隊!」

。 丁飛宇不好說沒有,可又答應了梁小楓不把梁生亮供出來。

腦筋飛轉,實在想不出個好點子,他直接說道:「是帶了個人。」

「哦。」梁商點點頭,沒有再問下去。

丁飛宇暗暗鬆了口氣。

「我還是看看發票吧。」梁商突然問道。

丁飛宇算是徹底沒轍了。

這門票裡面,梁小楓的是學生票,那剩下的兩張就是成人票。憑著梁商這麼敏銳的嗅覺,肯定很快看出端倪來的。

姜還是老的辣。

丁飛宇沒有拒絕的理由,拱手遞過去了發票收據。

果然,梁商直接翻到了門票,隨便看了兩眼就還給丁飛宇,說道:「看來,小楓還是找他去了。」

到了這時候,丁飛宇沒有否認,只是問道:「老闆,可以冒昧地問下,為什麼你這麼不想讓小楓找那個人呢?」

「唉。」梁商突然嘆氣,說道:「你不知道我弟弟這個人,他以前也跟你一樣,出去做生意。你還別說,他腦瓜子靈活,做的生意比我大。可惜,他後面見別人發了橫財,人不安分了,就去了賭博,結果,虧得連褲衩都差點被人扒了。自從那次后,他就一蹶不振。小楓還小,我怕小楓學他。」

丁飛宇這才明白其中緣由,說道:「怪不得他鬍子都不剃了。」

梁商本只是猜測,聽到丁飛宇說這話,算是確定了自己的兒子昨天去見的那人就是梁生亮了。

他笑了笑,說道:「你比他強多了,你跌得那麼慘,還能這麼快恢復過來。他呢,一兩年了,還像是灘爛泥一樣。」

「我看小楓很喜歡他啊。」丁飛宇說道。

梁商點點頭,說道:「對啊,他和小楓合得來。之前他賺了錢,就帶著小楓到處玩樂,把好的都給了小楓。小楓去找他,我一點也不意外。對了,你昨天跟著去了,他叔怎樣了?」

「不怎樣!」

門口竟傳來了一個聲音。

丁飛宇看去,只見梁生亮站在了門口處,正朝他們笑著。

此時的梁生亮,已經剃掉了鬍鬚,換上了一身新衣服,看上去顯得精神抖擻,與昨天簡直判若兩人。最引起丁飛宇注意的是,梁生亮手腕上已經戴上了梁小楓送的手錶。

梁商見他這樣子,也是吃驚不少,問道:「你怎麼來了?」

「不歡迎嗎?」梁生亮走了進來,像個客人一樣看起了櫃檯上的手錶。

梁商笑了笑,說道:「你能過來我這裡,說明你想開了,這是好事。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梁生亮彎著腰,繼續在看著手錶,頭也不抬地說道:「沒什麼打算,你有什麼好差事給我做做嗎?」

「肯定有啊,難得你重整旗鼓,過來幫我,我肯定歡迎。你也不小了,等過段時間,我找你嫂子給你做介紹,你好成個家,別到處晃蕩了。」梁商說得言真意切,很有做為兄長的風範。

丁飛宇在一旁聽著,都有些感動了。

梁生亮站直了腰,看了眼丁飛宇,狡猾一笑,說道:「要不,你把他開了,讓我來這裡上班,怎樣?」

丁飛宇瞬間傻眼。

剛剛才有的感動,慢慢變成了尷尬。。「不許在跟着我。」

木遙遙的聲音清冷,就連看秦言刪的眼神都有了很大的變化。

秦言刪不聽,固執的要跟着木遙遙,「我既然來了,就沒有想要離開。」

他不會帶着遺憾離開,除非他死。

木遙遙不想與他來往,快速進了病房裏,將秦言刪拒之門外。

見她回來,宋子言的眼

《我的女友晚上才是人》0130宋有齊失明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最新章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吾本格格、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全文閱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txt下載、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免費閱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吾本格格

吾本格格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書之槿上無花、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

。 顯然系統是不會讓李方鑽這種漏洞的,李方也只能放棄了這個想法,把這件事放到一邊,走出了水閘房。

只聽遠處的澤武對着手機說道:「好了,方子出來了,大家可以去準備一下,要喝水的喝水,要放水的也趕緊去,潛水直播馬上開始,到時候說不定大家就沒有時間去了。」

秦澤武的這句話,讓李方回來以後看到的彈幕就變成了這樣。

「說的好像看直播能耽誤我噓噓一樣,澤武太能吹了。」

「看直播不耽誤我喝水,沒事。」

「趕緊下水吧,我們都想看了。」

「方子來了,這潛水服一穿,好身材一下子就露出來了。」

最後這一條彈幕沒有說錯,潛水服因為是很貼身的,所以現在的李方,一套黑色的潛水服被水浸濕以後讓他的身材呈現出很完美的線條感。雖然上次荒島求生皮膚曬的有點黝黑,到現在都還沒有恢復過來,但是整個身材都呈現出很高挑很壯碩的感覺。尤其是腿部,因為潛水服都是很貼身的面料,這樣看腿部的肌肉線條真的很完美。

直播間的一些女孩子看着和平常不一樣的李方,紛紛刷著禮物表示已舔屏,讓李方看的都不好意思了。

不過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一下的:「大家好,我是方子,上午剛帶大家去掏了一個蜂巢,下午就帶大家看看水庫底下的景色。大家都看過海里潛水,看過海底的景色,但是水庫里的應該沒有多少人看過吧。說實話,我自己都沒看見過,這也是第一次在水庫潛水,所以對於水裏面也是一無所知。不過這種未知的才是潛水最吸引人的地方,現在我的潛水服已經穿好了,只要帶上設備就可以下水了。不過下水后我就沒法和大家說話了,只能通過攝像頭把水底展現給大家。」

李方讓澤武拿上手機,吉吉也拿着攝像頭跟在後面。潛水的設備已經被李東華和羅子軒他們放到碼頭上了,李方直接在這邊穿帶就可以了。

「我這次是自由潛水,穿戴的時候我給大家稍稍科普下潛水吧。潛水衣分為乾式與濕式兩種,我身上現在穿的潛水服是濕式的,穿的時候我是在身上和潛水服上倒了水的。濕式潛水服不像乾式的潛水服可以直接穿上,濕式的潛水服必須把身體和潛水服弄濕后才能穿上,如果在冬天,則可用滑石粉或痱子粉,塗抹在潛水服內部,以便順利穿着。總的來說濕式潛水服:溫帶、熱帶水域的休閑潛水活動。乾式潛水服:寒帶、大深度長時間的技術潛水活動。所以大家買潛水服的時候一定要考慮清楚,你們是去那裏潛水,可以根據不同使用環境選擇不同類型的潛水服。」

李方拿起救生衣,展示在盡頭前:「這是救生衣,救生衣的佩帶是在潛水服之後,並且要注意,穿上後身體要保持一個拳頭寬的鬆緊度。」

穿好救生衣,李方繼續說道:「其實大家如果只是在海上或者河流浮潛的話,只要裝備潛水三寶———面鏡、呼吸管和腳蹼就可以了,冬天的話就穿上稍薄的保暖潛水服。之前我去海南那邊玩潛水的時候就是這樣,帶着面鏡、呼吸管和腳蹼然後趴在海面上潛水看海底,看着珊瑚礁里的小丑魚在那裏游來游去,才特意學的水肺潛水,就是為了能夠到水裏面和它們一起。」

從箱子裏拿出面罩,李方繼續給大家講解道:「這是呼吸面罩,呼吸面罩在穿戴之後,必須將前邊的頭髮拿出來,以防呼吸面罩滲水。為了避免呼吸面罩模糊不清,下水前可以用唾液擦抹,或者用香煙、海菜擦抹也是非常好的方式。我們在潛降時受壓提升,面罩會造成擠壓成型,大家務必以鼻部漸漸地吹氣檢查的方式清除呼吸面罩工作壓力,以防臉部遭受損害。如果臉部滲水時,頭部略微上升,用手壓着呼吸面罩上邊,鼻部漸漸地吹氣檢查可以將水清除。這個我先不帶,下水前再帶。澤武,給我把潛水靴拿出來。」

結果秦澤武遞過來的蛙鞋,李方用放到水裏弄濕:「潛水靴,又稱沙灘鞋,既可以在潛水時穿着,也可以用於在沙灘和礁石上行走。潛水靴應配穿調整式腳蹼用,即可防止腳蹼磨腳,又方便腳蹼的穿脫。」

「潛水手套可以保護我們的手在水中各種活動中不被刺傷,同時也起到保溫的作用。潛水刀是潛水員在水下解除魚線、漁網或海藻的纏繞和防身的工具。潛服、潛靴、手套和潛刀是自然水域潛水中重要的必備輔助器材。」

等李方把這些一一穿好以後,就靜茹了最重要的幾樣東西了。

「這是呼吸調節器,是保障潛水者在水下呼吸的關鍵設備。這是浮力調整器,浮力調整背心是近年來國際上流行的潛水浮力調整裝置,它形狀象馬甲,所以在英語也稱JACKET。在水下時,通過以中壓管與氣瓶連接的充排氣裝置微調BC內的空氣來實現最佳的浮力狀態,使潛水員可以在任何深度保持中性浮力,還有水中救生的用途。潛水儀錶是保證潛水安全的重要器材,有單聯、雙聯和三聯表之分,是由殘壓計、深度計、指北針、潛水計算器的不同組合構成的儀錶。可以將深度、方向、溫度及空氣供應量等數據綜合在一起,讓潛水員一目了然。」

把這些一一帶好后,李方開始背氧氣瓶。

「氧氣瓶大家應該都知道了,這氣瓶是鋁合金制的圓筒,能安全地儲存高壓空氣或混合氣體,我估計直播間里的人都以為氣瓶裏面裝的是氧氣吧,其實並不是,裏面是高壓空氣或混合氣體,並不是我們所知的氧氣。」

「不是氧氣啊,我到現在還以為這裏面是氧氣的。」

「上次在泰國普吉島潛水,那個教我的教練也沒告訴我裏面是什麼。」

「不要那我們的以為來對待未知的事物,終於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了。」。 到了村口,香菱和褚夏就下車步行離開了。

葛長林自己趕車往家走。

車板上沒什麼遮擋,有眼尖的婦人一搭眼就看見了車板上的大野豬,好信兒的圍了上來。

一個婦人好奇問道:「長林,獵到野豬了?好傢夥,這得三百多斤吧?咋的也能賣上四兩銀子!」

一個小年輕俱與榮焉道:「長林哥,咱村可一年多沒獵著大獸了,你可給褚家村的獵戶們長臉了!」

葛長林臉臊得通紅,又不得不硬著頭皮道:「瞎貓碰著死耗子,就是趕巧了。」

小年輕剜了一眼葛長林,調侃道:「長林叔,我也是獵戶,怕我偷藝是不?還說自己是瞎貓!這麼謙虛幹啥?」

葛長林揮了下趕驢車的柳樹條,指著小年輕道:「二良子,你想找打是不,連你叔都逗?」

小年輕吐了吐舌頭笑着跑了,只一會兒,幾乎全村人都知道葛長林自己一人就獵到了一口大野豬,光那個膘啊,能煉出來三大罈子葷油來!!

葛長林剛進院子,交好的獵戶李貴和賀祥就來了,邊幫葛長林從車板上卸豬,邊調侃道:「聽二良子滿村子宣揚你獵到野豬了,俺們哥倆趕緊跑過來解饞,順道割條子肉回去給婆娘解饞。」

這就是三個人在一起的交往方式,不分彼此,有獵物一起打,有酒一起喝,有肉一起吃。

葛長林尷尬的不知如何回答了,若真是他的野豬,兄弟嘛,想吃多少吃多少,要割哪塊兒割哪塊兒,但現在的問題是,這是香菱撿到的野豬,委託他幫着殺幫着賣的,他自己都不能吃一口,怎麼分給兄弟們?

葛長林臉憋得通紅,半天才吭哧出一句話來:「下回、下回的。」

李貴心眼兒轉的快,一下子就看出葛長林不正常來了,有心逼問葛長林原因,故意生氣道:「是我們兩個不知天高地厚了,以後再也不沒皮沒臉的上門討肉了。」

李貴拉着懵逼的賀祥就走。

葛長林忙拉住了賀祥,賀祥又拉着李貴,三個大男人手拉着手站着。

葛長林懊惱道:「這肉不是我的,我怎麼給你們?連我自己都不能吃。」

「那是誰的?這事兒有什麼可瞞的,俺們哥倆又不能沒臉沒皮的去討肉吃!」李貴追問道。

賀祥想到了野豬脖子上獵圈,恍然大悟道:「不會是你撿漏撿的吧?那也沒事,獵戶的老規矩,誰撿漏就算誰的,不用藏着掖着。」

這兩個是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自己再扭捏成什麼人了,葛長林只好把香菱撿到野豬的事對兩兄弟說了,千叮嚀萬囑咐千萬別說出去。

李貴沉吟片刻道:「長林,你心裏是不是真的還惦記着江氏啊?」

「說啥呢?把我葛長林想成什麼人了?」葛長林急得臉紅脖子粗,眼看着就要翻臉了。

賀祥忙把話拉回來道:「都是好兄弟,不帶急眼的啊!我們不也是掏心窩子為你着想嗎?沒有就沒有唄,趕緊把豬殺了,這天兒擱不了兩天就壞了。」

三個兄弟忙活起了殺豬的事兒,賀祥燒水,李貴磨刀,葛長林進屋拿裝血的盆子等物。

三個漢子正忙活着,香菱來了。

葛長林忙迎出來道:「香菱,你咋來了?」

香菱看着已經開了膛的豬,把一個小布包和一個粗瓷碗遞給了葛長林道:「我回家調了些調料,布包里的用來熬豬下水,熬幹了湯為止;碗裏的是用來灌血腸的調料,一份血兌三份水,加入調料,豬小腸洗凈後用線系住一頭,然後往裏灌,收了口放在鍋上蒸熟就能吃了。」

「啊?」葛長林懵逼的瞪着眼睛,尋常時候,這些豬下水和豬血,他們就用清水加鹽煮,哪這麼多說道啊,一時還真沒記住。

李貴笑眯眯道:「一個人記不住,我們三個總會記住。傻丫頭,人不大,福氣倒不小。」

一聽這話,香菱明白,葛長林狗肚子裝不了二兩香油,被李貴和賀祥把實話套去了。

好在,這兩家人與葛長林交好,心眼兒也不壞,便解釋道:「我家的情況兩位叔叔也都聽說了,為了活着,免不了耍些心眼兒,還請兩位叔叔幫着隱瞞。」

李貴和賀祥頻頻點頭。

香菱又對葛長林交待道:「長林叔,去里正家商量賣肉時,要說好留幾根大骨頭,我想熬湯給大哥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