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進入舞蹈房的時候,所有舞者都已經抵達,正在開早會。

「果真了不起,上班第一天就敢遲到。」

「崔年就是你太慣著新人,導致她毫無時間觀念。」

虞桃桃帶著看好戲的語氣說道,她要讓姜南初第一天就混不下去。

「姜南初,你可以解釋嗎?」

「我記得我昨天的確說過,要在上班時間前十分鐘到達,因為需要換舞蹈服,準備熱身動作。」

姜南初咬咬下嘴唇,手指不自覺的纏繞在一起。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我昨晚和家人慶祝找到工作,沒有收住,喝醉起的有點晚。」

「這是人之常情,這次算了,以後要注意。」

崔年輕飄飄的一句話,直接揭過去,虞桃桃完全不敢置信。

從前的崔年,一直都是最嚴格的,甚至有女生遲到被罵哭過,但是到姜南初這裡,完全沒有懲罰。

「希望大家以後能夠多多照顧新同事,接下來的舞蹈排練,我準備由她成為候補隊員。」

「接下來,請大家認真練習吧。」

崔年說完,朝外走去。

果然在舞蹈室工作跳舞,與在學校完全是兩種氛圍。

這裡的舞者更加專業,更加認真。

姜南初站在最後一排,跟著大家的節奏跳舞,不過她是中途加入,所以並不能完全跟上進度。

到中午的時候,姜南初跟隨新結交的同事一起用餐。

「姜南初,你這個名字好耳熟。」

「因為我們偉大繼承者的妻子同樣叫做姜南初,還是一字不差。」

虞桃桃在一旁說道。

「對對對,我就說怎麼這麼親切,南初你該不會就是——」

一位同事,雙眼放光,激動的詢問道。

「不要亂想,我真是普通百姓而已,我怎麼認識那種高端的人物。」

「也對,如果你真的是陸司寒的妻子,怎麼可能會來我們這種小地方上班。」

「不過說實話,我很討厭繼承者的妻子。」

虞桃桃撇撇嘴,一副十分高傲的模樣。

「為什麼討厭,難道你認識她嗎?」

「不認識,但是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姜南初就是心機婊。」

「不然憑藉她的身世怎麼可能嫁給繼承者?」

「說不定能夠結婚,是因為未婚先孕!」

虞桃桃利用自己的猜想,毫無顧忌的說著壞話。

姜南初淡淡微笑,她還是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鍵盤俠。

「你所謂的可能,如果一傳十,十傳百,你知道會對當事人造成多大的傷害嗎?」

「沒錯,我看報導,從前繼承者陷入危險的時候,都是姜南初默默支持。」

「說起來南初你和未來的議長夫人照片,有幾分相似呢。」

珊迪拍拍姜南初的肩膀說道。

她完全不信未來的議長夫人是靠卑劣的手段上位的,繼承者的眼光絕對出不了錯。

虞桃桃的手緊緊握成拳,她噌的起身往外面走。

她不了解未來議長夫人,難道姜南初就了解嗎?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照她看這個姜南初和身份尊貴的姜南初就是一路貨色,只會靠男人上位。

不要以為她看不出來,整天穿的這麼好看,不就是想要勾引崔年嗎?

僅僅只是通過午餐,姜南初能夠明白,她和虞桃桃絕對成不了好朋友。

所以下午的時候,姜南初和珊迪經常一起說話。

傍晚,陸司寒回到家中的時候,姜南初正在廚房做甜品。

「做給我吃的?」

陸司寒習慣的從背後環住姜南初的腰,詢問道。

「不是,我答應珊迪做蛋撻給她吃的。」

「珊迪,是我新認識的同事,和我一樣喜歡芭蕾舞。」

「是女的,你不可以吃醋哦。」

姜南初笑眯眯的說,顯然是因為交到新朋友很高興。

其實想要結交姜南初的名媛很多,但那些大多是沖著身份地位,沖著陸司寒去的,根本不是真心。

「怎麼都是好的,工作上面難道沒有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嗎?」

陸司寒打聽道,明明前段時間說過,不管姜南初的職業生涯如何,他都不會過問。

但最後還是忍不住插手,陸司寒看不得任何人欺負他的寶貝。

「你不要把大家想的很壞,所有同事都很友善。」

姜南初親親陸司寒的側臉說道,她選擇忽視虞桃桃的事。

倒不是想要瞞著陸司寒,而是根本沒有將虞桃桃放在心上。

翌日,姜南初帶著做好的甜品蛋糕前往舞蹈房,立刻受到歡迎。

畢竟師從米其林大廚,姜南初的廚藝絕對差不到哪裡去。

「南初,你做的真好吃,比我在蛋糕房買的還要棒!」

「切,不過就是幾塊蛋糕,也能收買你們,沒見識!」

虞桃桃在旁邊壓著腿,冷哼一聲道。 “哈哈!發財啦!”小八激動地抱着卡,又是親又是摸,激動的亂叫。

沒說的,小八二話不說直奔路虎4S店而去,先前在山上的時候小八跟着師傅學過開車!

並且有一輛公車,供他們外出做法事什麼的。所以開車自然不在話下。

足足一百三十萬!

小八全款交付,眼皮都沒眨一下,不是自己的錢花起來就是舒服。

而那賣車的女店員則是驚住了。

先前看到小八進來,誤以爲是一個窮學生,沒想到居然是一個十足的大款!一百三十萬全款買車,眼皮都沒眨一下!不禁間對小八多了無限的愛慕之情,就差撲在小八身上叫歐巴了。

而小八絲毫沒有注意旁邊那個激動地女店員,目光一直在盯着那輛現貨攬勝直流口水。

提車很順利,小八激動地坐在了駕駛位上,一腳油門就衝了出去,直奔B市而去。

一路上如野馬般咆哮般的發動機充分的刺激着小八的神經,一路馳騁車子終於是緩緩的開進了B市。

小八在市區也不敢開的太快,只得悠哉悠哉的慢慢走着。

暮然,就在這時小八聽到前面“咣噹”一聲,好似撞到了一個什麼東西一樣。

車子一下子停了下來,小八急忙下車查看。

當看到眼前的一幕,小八傻眼了。

只見在他的車頭前,居然躺着一個八十多歲的老頭兒。

那老頭白衣黑褲,黑色布鞋,濃濃的太極宗師範兒。

小八知道撞人了,二話沒說,打開了自己的天眼,在那老人身上來回巡視。

突然,小八感覺好像有些不太對。

這個老人除了身上有一些多年舊病之外,居然沒有任何外傷!

忽然之間,小八想明白了。特孃的,原來這是碰到碰瓷兒的了。碰瓷碰到老子身上了!

小八輕笑一聲,站在了那個老頭面前,笑道:“大爺~您快起來吧,地上多髒啊!”

小八本來是試探性的問問,誰知道這時候躺在地上的那個老頭居然“霍”的一下睜開了眼睛!

“小子,今天你不拿個二十萬來,我死也不起來!”

冷情總裁請斯文 那老頭說完又閉上了眼睛,把頭一歪裝起了死來….

小八見狀頓時感覺哭笑不得,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爲什麼老人也這麼不正經起來了?

周圍嘁嘁喳喳的圍上來了不少人,都在紛紛議論。

“我的天,看樣撞得不輕啊…”

“昏過去了?!”

“快走快走,別讓他賴着!”

人羣有來有走,但是還是有一大圈人圍在了他們的周邊,或紛紛議論,或拿出手機瘋狂拍照。

廢后無寵:邪皇輕點愛 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肯伸出手來或者幫忙撥打一個120。畢竟現在120的急救電話,誰打的就要誰付出車費,一次二百,誰也不願意做這個冤大頭。

小八在一旁看的是真真的,不禁間嘆着氣搖了搖頭。面對這個世界,小八幾乎已經失望透了…

而那老頭,就如同一個老頑童一樣,躺在地上也不知道叫喚兩聲博求同情,還是時不時還會偷偷睜開一點眼看看小八的動向。

小八就感覺這個老頭是在拿他尋開心一樣。

想到這兒,小八也是不想再鬧了。他現在最想幹的事就是趕緊回學校,見見蘇夢妍,避避外面的大風…

但是這個老人就躺在地上不起,小八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計策。

他默默地念起了咒語。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奇!”

“咚!”

一瞬間,周圍所有人的嘴巴全部被小八控制住了。就如同那天在學校保安室,控制保安一樣。

小八趁着那個老頭趴在地上裝死,於是趕緊藏到了一個隱匿的角落,一個一個控制起了他們的嘴巴。

“我擦,警察來啦,警察來啦!”

“快走,快走!”

小八裝作周圍人很驚慌的樣子,所有人全部散去。

而那老頭本來不信,但是聽到周圍人真的散去了,這才一下子站了起來,驚恐的尋看着四周。

這時,小八見時機到了,控魂咒一下子解了開。

解開的時候恰好所有人都面對着那老頭,全都一臉茫然的看到了已經站起來了的他。

而那老頭也是傻眼了….

小八見狀,一臉得意的從旁邊站了出來。

“嘿嘿,大爺,您還好吧?”小八笑着說道。

萬萬沒想到,就在這衆目睽睽之下,老頭居然又死皮賴臉的一下子歪倒了….

躺在地上,死死地抓住小八的腳踝,苦苦的哀嚎起來。

“哎呀~撞人啦~撞人啦~快來看啊~撞到人了呀~”

小八嘴角抽搐,被這老頭徹底搞敗了,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衆目奎奎之下居然還要耍賴。

先前那些人看到老頭這樣,全都嗤之以鼻,掉頭就走了。

新妻上任:搶婚總裁,一送一 可是沒一會兒,周圍又湊上來了一羣看熱鬧的人,對着小八指指點點。

小八見狀,心想可不能這樣下去了,忽然靈機一動,一把抱起了躺在地上的老頭。

“大爺!您別慌!我這就送您去醫院!!”

小八故作激動地抱着老頭,打開車門一把將他丟進了車裏。而自己也是快速的鑽進了駕駛座,一腳油門衝出去了…

“大爺!您沒事兒吧?!送您去急診看看把!”

“嗯?怎麼不說話?那肯定是胃疼了!我送您去醫院,先來個胃鏡!”

“我看您好像肚子也不舒服是吧?我以前是學醫的,我覺得可能是腸子不好!咱做完胃鏡就來個腸鏡看看吧!畢竟不是個小事兒啊!”

“我看您老胳膊老腿兒也摔得不起,估計淤血已經摔倒骨頭裏了!不行就開刀吧,學學關老爺來個刮骨療傷。”

小八急匆匆,故做很擔心的樣子急忙說道。

而那老頭坐在後面,已然是無語了。

“臭小子,就剩咱倆人了,你還嚇唬誰呢?!”

聽到這話,小八心裏嘿嘿一笑,又故作緊張的說道:“哎呀不行啊!我看您真的是大病纏身了,您放心,這醫藥費啊!我全給你包了!咱到醫院先來個腸胃鏡,再來開個刀。你放心,這該負的責任我一定會負起來的!”

聽到這話,老頭已然是徹底無語了。感情對方的演技要比自己好… 第558章哪裡來的野雞貨色

「你們不用在意她的話,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而已。」

「畢竟在座這麼多人,只有她被我無視。」

姜南初穿著與大家同樣的舞蹈服,但仍舊感覺出她身上與眾不同的氣度。

「我一點都不稀罕,自己做的能有多好吃?」

「一群鄉巴佬!」

虞桃桃說完,覺得口渴,轉身進入更衣室喝水。

「南初,桃桃原本不是這樣的。」

「其實主要的原因出在崔總監身上。」

重生之雲綺 珊迪深嘆一口氣,意有所指的說道。

「我怎麼越來越聽不懂,你們究在說什麼。」

「虞桃桃討厭我,難不成還是崔年指使的嗎?」

姜南初徹底糊塗起來。

「你怎麼沒有反應過來呢。」

「虞桃桃喜歡崔總監,但是崔總監對你有意思。」

珊迪小聲的說,不止是她,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虞桃桃就是吃醋,嫉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