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羅這才反應過來,這個時候說什麼鳥人明顯不合適啊。急忙閉嘴。

“正常情況下,六翼天使出現,是賜給神佑騎士天使共生體的,但是現在根本沒有需要共生體的神佑騎士出現。我也不知道六翼天使出來幹什麼!”艾瑪見衆人用詢問的眼神看着自己,於是解釋道。

她的話音剛落,那頭就異變突起。

六翼天使一開始還是一副高高在上,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樣,下一秒就像是看到了沒穿衣服美女的色狼一樣,向米羅撲了過去。 “什麼情況?”米羅一驚,下意識的揮拳就打了過去。

“小心,快退!”身邊的易真卻是臉色一變的就去拉米羅。

那六翼天使的能量之強,遠超這裏所有人的總和,這樣的變態,哪裏是米羅這樣的新手菜鳥可以對付的?

易真從後面拉住米羅往後面扯,而酒瘋子和白靈子也是同時出手,兩人雙劍齊齊出鞘,不求傷到六翼天使,只求阻礙一時半會兒,讓米羅有時間躲避。

但那六翼天使太強,太快。酒瘋子兩人本來完美的合擊,硬生生被他擠出一個空隙來,從兩把飛劍的空擋之中鑽了過去。酒瘋子和白靈子兩人合擊愣是沒碰到六翼天使一點皮毛。

御龍乾坤行 ,收回了拳頭,正準備後退。身體已經呈現後仰的動作,姿勢作老,老是已經無法再度變招了,要是平常情況下,他此時扭腰轉身還是勉強可以做到,但是他前着蕭明,卻是怎麼也無法靈活變動了。

眼看着那六翼天使就要撞在米羅身上,關鍵時刻,卻是一道七彩霞光突然把米羅給籠罩了起來。

那霞光如有實質,形成一個蛋形的護罩,六翼天使狠狠的撞在了上面,直接給彈得倒飛出去。

但是那六翼天使卻是不放棄,身後觸手一般的翅膀須條伸展過來,把那米羅和蕭明整個給裹了起來,帶着就往高空飛去,到了七十米的房頂,又快速的飛下,似乎想來個空中飛投,生生把護罩給砸開一樣。

“求援!”此時易真等人也不再有任何的顧忌,剛開始他們還擔心攻擊六翼天使會引起麻煩,現在看情況已經無法顧忌這些事情了,不管怎樣,先把米羅和蕭明救下來再說。

酒瘋子和白靈子作爲一行之中最強之人,同時手掐劍訣,兩把飛劍騰空而起,向天空的六翼天使殺去,易真雙手一揚,數道火符激射而出。

巧兒嬌好的面容已經完全妖化,身上的天藍晶火形成巨大的狗妖模樣。玲瓏全身被冰甲覆蓋,無數冰箭在身邊成形。輕語和莫小蘇相視一眼,兩人一直在聯絡配合攻擊,此時莫小蘇貼手於輕語身後,她現在還不習慣於攻擊,但是體內能量卻比輕語還要龐大,所以想出這麼一招來,把自己的能量傳給輕語來控制。

得到了莫小蘇能量的補充,輕語身前的古琴不撫自鳴,發出鏗鏘之聲,無形的聲波向四處擴散,而輕語一雙星眸變成了青色,當中有青光火焰微微噴吐。

夏沛嵐也想幫助,卻被紫卓拉住退後。兩人實力最低,此時加入反而會成拖累,只好後退先求自保再說。

艾瑪和兩名神佑騎士一時都呆住了,哪裏想到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六翼天使居然會攻擊人?這傢伙自從出現之後,在十字軍所有的記錄文獻之中,雖然神聖,但是沒有任何的記錄說明他有智慧,似乎就是一個虛假的存在。

他只會根據前來試練的人的表現,賜予兩翼天使共生體給神佑騎士。如果是聖騎士,就是四翼天使。至於神騎士,不成爲神騎士的人是不知道傳承是怎樣的,所以艾瑪他們也不知道。但是他們可以肯定,就算是神騎士傳承之時,這個六翼天使也肯定沒有如此反應的。

突然之間的攻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艾瑪三人傻在那裏,一時之間不知道反應。

而高夫和卡特琳娜卻是相視一眼,然後齊齊後退一步,他們可不想這個時候插手進去。六翼天使先不說他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反正實力極強是肯定的,光是對方散發出來的能量強度,就是在場所有人的總和。和這樣的變態對上,一點好處也沒有。

而且現在六翼天使攻擊的是米羅和蕭明,和他們沒有直接的關係。不管是六翼天使殺死了蕭明和米羅,還是易真他們反擊傷了六翼天使,對高夫和卡特琳娜來說,都不算壞結局。所以他們樂得在一旁看熱鬧。

攻擊最快的酒瘋子和白靈子的雙劍再次無攻而返,那六翼天使的身後組成翅膀的光須靈活的就像是觸手,噼裏啪啦之間就把兩把飛劍給彈飛。

而易真的符咒攻擊,卻被光須組成的盾牌給擋住。

重生之謀妃當道 ,那光須卻先發制人,數十個光段像是**一樣殺將過去,逼的兩女只能反擊,一時之間無暇他顧。

而輕語和莫小蘇的聯手攻擊,本來就是最慢的,短短時間沒辦法準備好,此時也只能乾瞪眼。

而六翼天使此時,離地面只剩下十米距離,只需要再過半秒,他就會帶着米羅和蕭明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

就在這生死剎那之間,那七彩霞光又開始有了新的反應。本來只是一個被捆成了糉子的蛋,但是此時那七彩之光卻像是有傳染性一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態勢,開始傳染那聖炎之液組成的六翼天使。

一開始是翅膀,然後是身體。只不過半個呼吸不到的時間,那六翼天使從神聖的純白,變成了耀眼的七彩。

就在六翼天使全身最後一片純白被感染成七彩之後,他的俯衝被生生的停了下來,而此時,他剛剛準備鬆手,離地面不過兩米之距。

“啊!!!”

六翼天使發出刺耳的慘叫,那聲音就像是一個高音女歌手正在瘋狂的飆高音一樣。他鬆開了雙手,放米羅和蕭明安全落地,自己卻是痛苦的雙手抱頭,不停的哀嚎,前後的幾百根光須倒卷,把自己裹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繭。

啪!

保護着米羅和蕭明的七彩護罩此時破開,米羅和蕭明從裏面出現。

蕭明已經醒了,精神奕奕的打量着眼前的六翼天使。

“蕭明,你對六翼天使做了什麼?”艾瑪此時終於反應了過來,大聲喝問。


“做了什麼?你看不出來嗎?我只是自衛反擊而已!難道我應該被你們的六翼天使攻擊不成?就因爲他是長了六個翅膀的鳥人?”蕭明淡淡的道。


艾瑪被問得啞口,這次的確是六翼天使先攻擊的,但是作爲一個神佑騎士,還是聖騎士。艾瑪心中的信仰是無比堅定的。此時她根本不會去懷疑六翼天使有什麼問題,只是認爲肯定是蕭明做了手腳。畢竟這一次連六翼天使出現都非常的奇怪。

“不管怎樣,你先停下你的攻擊。我們需要調查之後,才能決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艾瑪的言下之意就是“指不定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蕭明卻不吃這一套:“抱歉,我做不到。因爲只要我停下反擊,他就會繼續攻擊我。所以我一定要把他消滅!”

“蕭明,你要太過分。這六翼天使代表着我們十字軍的傳承,他不容有失。哪怕是你,也絕對不能傷害六翼天使分毫。我現在鄭重的代替十字軍,要求你放開六翼天使,否則,就是對我十字軍的挑釁和宣戰!”艾瑪見那六翼天使一邊哀嚎,一邊縮水,不一會兒功夫已經從本來的五米身高變在了三米,心中焦急萬分。

她說着,已經抽出了自己的隨手佩劍。而她身邊的兩個神佑騎士,更是直接召喚出一自己的共生天使,重劍高舉,隨時準備攻擊。

易真等人也立刻調轉方向,與艾瑪三人對峙起來。

“這是怎麼了,這是怎麼了?怎麼打起來了?大家冷靜,冷靜。現在情況特殊,我們要好好的談談,冷靜下來!不要衝動。這個時候打起來,對我們都沒有好處!艾瑪騎士長,你們三人肯定不是蕭明他們的對手。此時動手就是找死。蕭明,你們雖然可以殺了艾瑪他們,但是這裏特殊空間,你們要離開也得通過出入口,那裏有更多的神佑騎士守衛,你們殺不出去的!”高夫見狀,立刻安撫雙方。

話說的很誠懇,但是他心裏卻是早就樂開了花。現在雙方打起來,不管結局如何,對他們兄弟會來說都是樂見其成的。而且就算不打,只要拖下去,那個不斷縮水的六翼天使肯定要倒黴。到時候華夏和十字軍的關係一定告吹。這樣一來,兄弟會就可以在當中兩頭忽悠,大賺一筆了。

“蕭明,我不想和你戰鬥。但是你必須放開六翼天使,不然就算一死,我也要與你一拼!”艾瑪也知道高夫所說的是事實,但是身爲聖騎士長,難道她還能眼看着六翼天使掛掉不成?


“你能保證,我請開他,他不再攻擊我嗎?”蕭明淡淡的道。

艾瑪哪裏回答的出這個問題。六翼天使到底爲什麼要攻擊蕭明都不知道,一會兒是否還會攻擊,神明才知道。

但是爲了六翼天使的安全,艾瑪還是道:“我會盡量的說服六翼天使!”

“哈,他是可以溝通的存在嗎?如果真的是這樣,你會不知道他爲什麼攻擊我?”蕭明不屑的笑了笑,但是馬上又一轉神色:“不過,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放開他。但他要再攻擊我,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就算與你個十字軍爲敵又如何,難道我就是好欺負的?”

蕭明似乎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本來的謙遜和氣全都不在了,只剩下了霸氣。

他說完,揮了揮手,一道七彩霞光從六翼天使所化的大繭之中飛出,吸回了他的掌心之中,而六翼天使也再一次變成了純白之色。

“啊!!!!” 六翼天使在恢復正常之後,再一次發出尖叫,撲向了蕭明。

此時蕭明和米羅兩人分開站立,六翼天使衝着蕭明而去,衆人也都立刻明白,米羅一開始就不是目標,六翼天使的目標,一開始就是蕭明。

面對再次衝過來的六翼天使,蕭明看也不看,反而是用一種玩味的眼神看向艾瑪。

艾瑪臉紅如血,也沒多想,衝了上去,身上聖炎熊熊,擋住了六翼天使的一擊。

六翼天使見艾瑪阻止自己,再次發出尖叫,尖銳的叫聲就像是刀片互相刮擦一般,其他人還好,艾瑪和兩個神佑騎士都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以神佑騎士那種忍耐力,能讓他們露出如此痛苦的神色,可見他們此時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這似乎是專門針對神佑騎士的?”易真問。

蕭明搖搖頭:“是專門針對神佑騎士的共生天使的!”

果然,隨着六翼天使的尖叫,艾瑪三人體內的共生天使自動現身出來,兩個神佑騎士身後是兩米高的兩翼天使,艾瑪身後的是三米高的四翼天使。

三個共生天使出現之後,立刻轉身衝向蕭明。而他們的下半身,還像是煙霧一樣的連接在艾瑪三人的身體上。

蕭明冷笑一聲,全身七彩霞光大盛,揮手間就要對三個共生天使出手。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站在蕭明身後的卡特琳娜突然出現攻擊蕭明,蕭明不防,直接被打得拋飛出去,人在半空之中,噴出一口黑血。

“卡特琳娜!”易真等人怒視卡特琳娜。巧兒根本想都不想,直接出手,整個人已經完全的獸化,獸耳和獸尾長出,玉手化成雙爪,撲向卡特琳女娃了。

玲瓏甩出一道凍氣,反蕭明整個罩住,任那三個共生天使衝撞,一時之間卻根本撞不開。


易真和夏沛嵐同時出手,一個使用火符攻擊卡特琳娜,一個用十陣符攻擊高夫。

白靈子和酒瘋子,一左一右,飛劍直擊六翼天使,不讓他靠近蕭明。


米羅,輕語,莫小蘇直接飛奔到蕭明身邊,將其保護起來。

高夫直接就傻在那裏了,卡特琳娜爲什麼要攻擊蕭明,他根本就不知道。他雖然有些小心思,巴不得艾瑪他們和蕭明等人起衝突,到時候十字軍一旦和華夏交惡,就是兄弟會的機會了。

但是,他絕對沒想過攻擊蕭明或者是艾瑪任何一方,以他的計劃,那就是鶴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風格。兩邊和和稀泥,打打太極,玩一手左右逢緣就是最好的結果。

但是現在卡特琳娜這麼一攻擊,他的計劃就全靠破產了。而且最讓他鬱悶的是,卡特琳娜是他的上司,比他知道更多高層的命令,所以他現在也無法肯定,卡特琳娜的行動是不是上層指示的。

因此他雖然震驚,卻也不得不硬着頭皮和夏沛嵐交手。

以他的實力,夏沛嵐根本就不是對手,但是他留了個心眼兒,沒有全力出手,只是防住夏沛嵐的進攻而已。

夏沛嵐心細,發現了這一點,於是停下攻擊,只要高夫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裏,她就不出手。高夫見狀,也樂得耗着,反正在沒弄明白狀況之前,他是不打算出手的。

不光他不出手,還用眼神阻止了自己的兩個直屬半狼人手下。讓兩個大個子也站在一邊看戲,就是打定了不出手的主意。

卡特琳娜卻是根本不客氣,她直接放出了自己的兩個式神,不是高夫的那種南瓜怪,而是兩個鎧甲騎士。

“亡靈騎士?”易真皺起了眉頭。

這算是兄弟會除了南瓜怪外,最爲出名的式神,其實不管從戰鬥力,還是各方面數據來看,都比南瓜怪更適合當式神,也更加的強大,但是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極難契約,很容易叛變。簡直可以說是除了獄蛇外,最容易叛變的式神。

卡特琳娜的兩個亡靈騎士都身高兩米,還騎着骷髏馬,非常威武的模樣,一出場就是兩個亡靈吐息,把整個教堂內部污着了綠色,這是他們的劇毒吐息,雖然不算太厲害,但是卻很噁心的擁有極強的頑固傷害能力,一旦中毒,極難驅除乾淨。

要是在往日,這兩個亡靈吐息會讓衆人一陣頭疼,但是現在先不說在場的基本上都是精英高手,就算不是的,手中也有好貨。最重要的是,這裏是十字軍的聖殿教堂,在這裏,有四人天使在其中,其中一個,還是六翼天使。

在亡靈吐息出現的同時,六翼天使就發現了,他先是擡看看了一眼兩個亡靈騎士,天生的屬性相剋的感覺讓他很看不順眼兩個亡靈騎士,要是正常情況下,他現在肯定要馬上用聖炎把兩個亡靈騎士給燒成灰,但是現在蕭明的吸引力比亡靈騎士大多了,他猶豫了片刻,最後指揮着兩個神佑騎士所屬的兩翼天使向亡靈騎士殺了過去。而自己和艾瑪的四翼天使繼續砸保護着蕭明的冰屋。

此時艾瑪和兩個神佑騎士處於一種非常奇怪的狀態,他們的意識是清醒的,但是身體卻完全不受控制的懸浮起來,共生天使不斷的吸取着他們的能量,瘋狂的發動攻擊。而他們只能看着。

六翼天使分出一半的翅膀光須擋住酒瘋子和白靈子的飛劍,剩下的光翼則轟炸着玲瓏的冰屋。

玲瓏的冰屋非常的厚實,而且隨破隨補,這裏是冰山,聖潔之峯本來就只有兩種能量,聖力和冰屬性靈氣。玲瓏在這種環境之下,戰鬥力極爲彪悍,所以她全力構築的冰屋,連六翼天使一時半會也無法攻破。

而且還有輕語,莫小蘇,米羅,紫卓的幫助,因此哪怕加上一個四翼天使,也可保一時無憂。

另一頭,巧兒已經完全的瘋狂了,她被蕭明封印着最強狀態,不到生死關頭無法使用,但是就算這樣,她此時也彪悍到讓旁人咋舌。半獸形態的她全身天藍晶火形成蔚藍的鎧甲,臂甲上伸出像是電影金剛狼一樣的刃爪。隨着她每一次揮動,都劃出極細極細的黑影。

這種黑影在正常空間幾乎不可能出現,但是在這種亞空間之中,就不一定了。當攻擊力達到可以引起空間不穩定的程度時,這種黑影就會出現,因爲這種黑影就是鼎鼎有名的空間裂縫。

巧兒此時的攻擊已經引起了空間裂縫,可見攻擊力之彪悍,至少在場的其他人沒有一個可以拍着胸口說自己可以做到這一點的。

除了空間裂縫,巧兒的攻擊也是快得讓人無法看清,而她的身後,一個巨大的狗妖虛影正在慢慢的成形,那虛影由散溢的天藍晶火組成。是蕭明爲巧兒構思出來的,最大程度上利用天藍晶火能量的招式。

如果說巧兒的戰鬥力讓衆人咋舌的話,那麼卡特琳娜的戰鬥力就是讓人驚悚,這個女人的戰鬥力已經完全的超出了衆人想像,到不是說她的攻擊力有多強,也不是說她的防禦力有多高,而是巧兒的攻擊打在她身上,根本沒有作用,就連號稱無堅不摧的空間裂縫也是一樣。

似乎這個女人存在於衆人的眼前,又不在衆人的眼前一樣,非常的矛盾。

“她,她不是卡特琳娜。卡特琳娜沒有這樣的實力!”高夫看了這麼久,要是再認不出人來,那就白當兄弟會的中層指揮官了。

卡特琳娜高夫雖然說不上多熟悉,但是還是有過多次合作,別的不清楚,有一點卻是知道的,那就是輪真實戰鬥力,卡特琳娜只比自己強一點。

高夫自問,如果巧兒現在是對自己發動的攻擊,那自己全力逃跑活下來的機率只有三成,如果硬抗,只有一成的機率可以拼個同歸於盡,根本不存在任何贏的可能。

但是卡特琳娜卻像是在戲耍巧兒一樣,似乎是每一擊她都躲不開,但是每一擊都對她沒有作用。

這不是卡特琳娜應該有的實力。

但是,爲什麼這個人長卡特琳娜一樣,爲什麼這個人擁有卡特琳娜的式神?她若不是卡特琳娜,那真正的卡特琳娜又在哪裏?

就在高夫疑惑的時候,巧兒的怒火終於積累到了頂點。

只聽見她仰頭髮出一聲巨大的咆哮,身上的天藍鎧甲突然變了模樣,剛纔還是重甲的模樣,現在卻變成了天衣霓裳,綵帶飄飄的模樣,而她黑白相間的長髮完全變成了水晶一般,身後居然長出了和六翼天使一樣的光須翅膀,不過六翼天使的光須是形成翅膀的模樣,而巧兒身後的光須只是光須,沒有組成翅膀的模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