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那邊傳來的是唐雯的哭聲:“顏愛蘿,你快來救我啊。”

嗯?

鬱子宸愣了一下,拿着手機看了看,疑惑的問:“唐雯?”

一聽這個名字,顏愛蘿立刻抱着被子坐起來了:“唐雯?真的是她,怎麼了?”

鬱子宸拿了手機給她,那邊還傳來唐雯更加困惑還有點興奮的聲音:“子宸?你是子宸?”

顏愛蘿已經搶過手機,沒好氣的問:“唐小姐,你怎麼了?大晚上的不睡覺,來勾搭我老公嗎?”

唐雯都要被她氣死了:“你瘋啦?誰勾搭你老公,快來救我。”

“救你?什麼啊?”


“我在機場,我要凍死了,你再不來,明天等着給我收屍吧。我死了也不放過你,我一定會爭取葬在你老公旁邊纏着你們一輩子。”

“瘋了嗎你?”

唐雯被鐵手跟阿二接過來的時候,還在瑟瑟發抖。

大冷天的,她穿着一條長裙外加一個風衣,看起來特別的美麗凍人。臉色慘白慘白的,嘴脣凍的紅豔豔的,看着跟女鬼一樣。

就算是站在她旁邊,都能感覺得到她身上的寒氣。

顏愛蘿在一邊看了看,見到了她的影子,跟鬱子宸點頭:“有影子,是個活人。”說着,就遞給她一杯熱的巧克力牛奶。

唐雯要被她氣死了,毫不客氣拿過巧克力牛奶,就惡狠狠瞪了她一眼。

最讓她生氣的是,鬱子宸還一本正經的也跟着點頭,還說了個嗯字。

“我當然是活的?我就是在機場被人偷了所有的行李而已。要不是我只記得你的電話號碼,我纔不找你幫忙。”

她喝了牛奶後覺得身上也暖了點。但因爲穿的少,還是凍的瑟瑟發抖。

顏愛蘿看她這麼慘還嘴硬,一樣懟回去:“咦,什麼都沒了淪落到被我收留,還嘴硬呢。說吧,這麼多人你就記得我的電話號碼,你是不是喜歡我了?”

她剛說完,頭就被鬱子宸按了一把。這女人撩女人的時候倒是又快又自然。

唐雯也不屑的切的一聲:“那是因爲我每天晚上都會把你的電話號碼寫在小人上扎小人,所以記得最清楚。”

顏愛蘿伸手指門口:“把她扔出去吧。”

鐵手立刻來抓人,嚇得唐雯把杯子往桌上頓:“你敢!顏愛蘿,你沒人性,我還幫過你那。”

鐵手也就是跟她鬧着玩,怎麼可能真把她扔出去。

顏愛蘿撇撇嘴,鄙夷的看她一眼:“看你凍得跟個風中殘竹一樣,等着。”

她上樓去,找了自己沒穿過的衣服出來,遞給唐雯。

“先湊合着穿吧。這麼晚了,有事明天再說,先睡一覺。”

唐雯不客氣的接過來,抱在身上才覺得暖和了點。

顏愛蘿又問:“你行李裏有很多很重要的東西嗎?”

唐雯想了想:“有啊。有些文件,還有我的筆記本電腦,還有證件。”

顏愛蘿點頭:“哦,那你還真是倒黴。不過我想說,活該,誰讓你惦記別人家男人。”

她對着唐雯做了個鬼臉,成功看到對方氣的臉都紅了。

唐雯氣的指着鬱子宸喊:“看你眼光多差,找了個什麼老婆?”

她從進來後就沒敢看鬱子宸,總是目光躲閃,因爲許久不見,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會兒被氣急了纔敢看過來。

鬱子宸還是以前的樣子,只是比以往更成熟了一些,神情氣場看着也柔和了許多。以前冷冰冰的,對什麼都不在意。但是現在,卻多了很多人情味。

唐雯有點羨慕,她也想要這樣的鬱子宸。想了很多年,但也沒得到。

哎,更羨慕嫉妒恨了。

顏愛蘿給她安排了房間,讓她先睡在客房裏,然後就讓大家先散了,都回去睡覺吧。

又躺回被窩裏,八爪魚一樣抱住鬱子宸,她才說:“幫她找找行李吧。筆記本電腦裏的東西要是丟了,可不好找回。”


鬱子宸嗯了一聲。

這些事找楚蕭最合適,不過這個時候人家都睡了,還是明天一早再說的好。

過了一會,鬱子宸又突然說:“我還以爲你會不管唐雯,或者是把她丟到酒店裏去。”

這女人接到求助電話,竟然直接把人帶回來了。

之前明明還嫉妒的要把擺件都扔了,隔着幾千裏都能打電話過去吵架,怎麼現在反倒把人接回來了?

女人之間的友誼,他實在是看不明白。

顏愛蘿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抱緊了他,迷迷糊糊的解釋。

“因爲她幫過我啊。她到了異國他鄉,被人偷了行李,又那麼冷,最希望應該是找個溫暖的有人情味的地方休息休息吧。

要是把她扔在酒店裏,她說不定會在酒店裏抱着被子哭呢。讓女孩子哭,可不好。”

鬱子宸在她背上拍了拍:“做好人可不好。”

顏愛蘿笑道:“我當然不是好人,等着,我明天就氣死她。還有啊,我這也是防患於未然。要是把她放在酒店,你們倆私下約會見面怎麼辦?

把她放在眼前,你們倆要是有什麼私下的小動作,我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再把你們之間的苗頭掐死在搖籃裏。”

她惡狠狠的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也沒用力,敢撓癢癢一樣。

鬱子宸把她的手打開,讓她老實一點。在被子裏亂動,肩膀又露出來了。

唐雯在隔壁房間翻來覆去睡不着。

隔壁肯定在撒狗糧,想着自己喜歡的男人被人撬走了,想想就窩火。再想想鬱子宸如今的生活,好像挺美滿的。

她覺得心裏嫉妒的都要冒酸水了。 第二天一大早,唐雯因爲倒時差的原因就起來了。

顏愛蘿則是因爲半夜被吵醒,頭還疼,比平時起的晚了很多。她下樓來的時候,鬱子宸已經帶着孩子在下面吃飯了。

沐君兮跟卓偉也在,兩人坐在一起靜靜的吃早飯。

大家都在,就她起的最晚。

唐雯穿着她的衣服,擡頭看她一眼,很是嫌棄的說:“看看你,結了婚還起這麼晚,嘖嘖。”

顏愛蘿打了個呵欠,坐在鬱子宸身邊,也是唐雯的對面。

“你看看你,可憐的啊。化妝品都被人搶了吧?沒經過化妝的你,連嫉妒心都遮掩不住了。”

她還拿了個湯勺對準了唐雯,好讓她看清自己嫉妒的嘴臉。

唐雯撇嘴:“我嫉妒你什麼,我……”

“你嫉妒我婚後日子過得好啊,嫉妒我有個好老公,還有個可愛的好兒子。”顏愛蘿笑的特別燦爛,炫耀的心思溢於言表。

顏慎行還很配合的擡頭笑了笑,露出可愛的幾顆小牙。

唐雯氣的吃了個包子,抱着要吃窮顏愛蘿的心思,又多吃了幾個。結果吃的太快噎着了,還是阿香在後面幫她拍了拍才把氣拍順了。

顏志豪趕緊打圓場:“好啦,小蘿,你的朋友上門,你怎麼這樣對人家?”

顏愛蘿乖乖聽訓,也不氣唐雯了。

她跟唐雯這些年其實一直都有聯繫,當年帶着孩子在外面跑的時候還遇到過一次。

那時候唐雯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見她不肯說,也沒多問,但還是給她提供了幫助。

從那之後,她跟唐雯其實一直斷斷續續的有聯繫。而唐雯在她面前也慢慢放開了個性,不再是以前那個矜持又高傲的女神,變成了一個喜歡懟人隨時隨地擡槓的槓精。

顏愛蘿跟她懟來懟去,互相拉黑幾十次了,但聯繫也沒斷開過。

說起來,就好像多了個損友。隨時想掐死對方但又捨不得的那種。

看見她被訓了,唐雯還很得意,對着她笑了笑。

顏愛蘿也不跟她鬧了,問她來幹嘛的,怎麼會被人偷了東西。

說起這個,唐雯更生氣了:“我跟家裏吵架,換了個工作。剛換工作,就被派來出差。老闆摳門的要死,只給報銷經濟艙的錢,給接機的司機工錢也少。


對方跟我臨時漲價,我沒答應,結果他就在機場外面把我扔下跑了。我找車的時候,行李就被偷了。”

說起她最近的經歷,真是一個慘都說不清。

顏志豪更覺得她慘,還把湯往她那邊推了推,免得她只吃包子再噎着。

唐雯一臉感動謝謝他,又低頭喝湯。

顏愛蘿看看鬱子宸,見他點頭,就安慰道:“放心吧,已經去幫你找行李了。不過你現在什麼都沒有,工作的事打算怎麼辦?”

唐雯把湯嚥下去,才說:“我本來想說不幹了,這無良老闆差點害死我,我也不想給這種人賣命。


不過,就算是走,我也要走的風風光光。等我把這件事搞定了,回去臭罵他一頓再辭職。而且也得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不管怎麼生氣,她還是要把已經接了的工作做完。這是她的責任心,也是一直以來的工作態度。

而且,等把工作做完了,她回頭去跟老闆講條件的時候也更有利。

這時候卓偉小聲說:“你們老闆都這麼垃圾了,你還幫他,是不是有點……”

有點傻!

唐雯看他一眼,又轉過頭來,但是沒說什麼。

觀念不同,沒什麼好辯論的。

其他人也沒理他,顏愛蘿問唐雯接下來的打算。

唐雯看看這個家,也沒打算繼續住在這裏,就說:“你借我點錢,我去住酒店。要是有電腦的話,也借我一臺吧,我先把老闆的聯繫方式找到,跟他說說這邊的情況。”

該做的事要做,但吃得苦一定要說。


顏志豪勸道:“你一個女孩子,現在身上連個證件都沒有,怎麼住酒店啊?”

唐雯愣了一下:“現在查的這麼嚴嗎?我又不是壞人。”

她離開華夏好些年,不知道國內的規定。在之前查的沒有這麼嚴格,有的酒店就算沒證件也能入住。

特種兵之開掛海賊王世界 :“你來出差,都不查清楚點嗎?你現在沒有證件,除非是那種三無旅館,否則誰也不敢收你。

你還是先住在這裏, 嫡女求生指南 。放心,我會跟你收住宿費跟餐費的,明細一定給你列清楚。”

出師不利,唐雯有點泄氣,但也只能留在這裏了。

顏志豪看出顏愛蘿是在跟朋友開玩笑,也不會真的收人家錢,但還是說了她幾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