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成輕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的計劃最近應該快要開始了吧?”

這一點羅成早就已經有所推測,畢竟之前旌城的事情都已經露出了很多的破綻,猜測出這一點也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朱長壽眉頭微皺,眼神複雜的看了羅成一眼。

雖然動作很是輕微,不過卻依舊被羅成收入眼底。

轉頭看了鬼劍一眼,輕聲道:“你應該也不會說吧?”

鬼劍再次低頭,看都不敢看羅成一眼, 眼神裏面滿是愧疚的光芒。

他本是郎珏的徒弟,如今卻做出了這種事情。

這一點羅成也是聽郎珏說過,對於這個鬼劍倒是有幾分瞭解,但是卻從來沒有見過。

所以鬼劍也只是知道他的大名,卻也從來沒有見過他的面容。

羅成輕笑,並沒有多說的意思。

朱長壽皺起眉頭,不解的問道:“你去我朱家做什麼?”

到了朱家,他做什麼反而會更加的方便,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看着羅成的表情他心裏面總是會出現一種不好的感覺。

羅成輕笑:“讓你們朱家雞犬不寧。”

“你……”

朱長壽再次站起身來,心裏面那種慌亂的感覺也愈發的濃郁了起來。

再次看了羅成一眼, 想到剛纔羅成展露出來的實力,如果說羅成真的去朱家搗亂的話,他還真的沒有辦法解決。

想到這裏,朱長壽心中愈發焦急,卻也根本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是好。

這麼多年,他還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種窘迫的狀態,更別說是被一個年輕人給逼迫到了這種地步。

朱長壽很是憤怒的說道:“你真以爲一己之力能夠對付我們朱家麼?”

羅成無所謂的開口:“你大可以試試,試試之後你就知道了。”

“只不過我擔心你承受不住這個嘗試之後的後果。”

說完,羅成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

朱長壽看着羅成,心裏面那種糾結的感覺愈發的清晰, 他現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如何是好。

羅成的話,他完全沒有任何懷疑,對於羅成的實力更是非常清楚。

咬緊牙關,朱長壽陷入了無盡的糾結之中。

根本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是好。

羅成也不着急,慢慢的靠在椅子上,翹起了二郎腿,輕聲說道:“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考慮,時間一到,我就出發。”

朱長壽心中再次緊張,拳頭已經開始緊握了起來。

可是拿羅成卻完全沒有任何辦法,他也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威脅到羅成。

直到現在,朱長壽才明白羅成的恐怖。 良久,朱長壽實在是忍受不住了,咬着牙齒說道:“咱們做個交易,如何?”

羅成平淡點頭:“說。”

朱長壽這才緩緩開口:“你把我兒子還給我,我可以回答你的任何一個問題,只能是一個。”

“但是你不能問我是誰站在我的後面,這個問題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告訴你的,哪怕你殺了我們全家!”

這句話,朱長壽說的斬釘截鐵,完全沒有任何的猶豫。

羅成眉頭輕挑,頗爲感興趣。

“可以。”

說完,羅成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旁邊的朱長壽也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思慮片刻,羅成輕聲問道:“你跟龍家有沒有來往。”

“你……”

此話一出,朱長壽又是一陣憤怒。

畢竟站在他身後的只有兩個家族,一個是龍家一個是王家。

羅成這麼問,跟他直接說有什麼區別?


“我可沒問站在你身後的是誰。”羅成輕笑。


朱長壽身體都已經開始顫抖了起來,良久,這才冷聲道:“無可奉告!”

這句話,氣勢十足。

羅成也不着急,這麼問只不過是爲了試探一下朱長壽的底線而已。

“那我換一個問題,朱家老宅下面弄的那種細菌武器,運送到哪裏?”

羅成繼續問道。

此話一出,朱長壽的身體再次狠狠的顫抖了一番,看向羅成的目光也充滿了震驚。

他沒想到,羅成竟然已經知道朱家老宅下面的是基因武器。

沉吟許久,朱長壽便也放鬆了下來,畢竟那羣富豪都已經被人救出去了,想要檢查基因武器的事情也並不是很困難。

沉吟半天,朱長壽這才咬牙切齒的說道:“北城軍區。”


聽到這句話,羅成目光頓時凝固了,眼神裏面閃過一道無比憤怒的光芒。

儘管他已經做好了所有猜測,可是還是沒想到這批基因武器竟然是運送到北城軍區的!

北城軍區是全國最爲重要的一個地方,也是規模最爲宏達的軍區。

運送到那裏,已經說明北城軍區出了問題,至少裏面已經有了人給朱長壽他們做內應。

這一點,羅成無法忍受。

良久,羅成輕輕開口:“你們可以走了。”

朱長壽心中一鬆,他也很是擔心羅成會說話不算數,不過現在看來已經沒有這個擔心的必要了。

“咱們,後會有期!”

這句話,朱長壽說的很是堅定。

說完,直接起身向着房間外面走去。

羅成也帶着鬼劍跟了上去。

出去之後,對着許中雲輕輕揮手。

許中雲會意,直接將手中的朱儁凱鬆開,推到了朱家的陣營裏面。

朱長壽麪色陰沉,冷聲道:“走吧。”

說完,便走出了酒店。

朱儁鋒等人也狠狠的看了一眼羅成的位置,這才慢慢的跟了上去。

很快,大廳裏面除了服務員之外只剩下了羅成幾人。

羅成擡頭看了一眼鬼劍,平淡的開口:“這是你師弟。”

說完,指了指旁邊的許中雲。

鬼劍一愣,許中雲也愣住了,擡頭看着鬼劍,眼神裏面閃爍着震驚的光芒。

他沒想到,自己竟然還有這麼厲害的師兄。

許中雲心中更加興奮了起來,並不知道鬼劍如今做的事情,連忙激動的說道:“師兄好!”

鬼劍呆愣了半天這才反應了過來,臉上露出一抹尷尬的表情。

沉吟了半天,嘴角慢慢的擠出了一絲笑容:“師弟好。”

說完,眼神裏面瘋狂閃爍着複雜的光芒。

羅成自然知道鬼劍心中所想,輕輕開口:“你的事情我管不着,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

鬼劍聞言身體一顫,心裏面也更加的確定了羅成的身份。

眼神之中,滿是複雜。

良久,鬼劍點了點頭,恭敬開口:“是!”

說完,對着許中雲點了點頭,嘴角帶着一絲苦笑慢慢的轉身走出了酒店。

許中雲臉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不是剛來麼?怎麼這麼快就走了?

看了看羅成,臉上的表情也並不怎麼好看,沉吟了半天許中雲還是並沒有開口說出些什麼來。

唉。

輕輕嘆息一聲,許中雲心裏面莫名的有些失望。

羅成卻並沒有理會他的表情,擡頭看了一眼,折騰了這麼久也纔剛剛下午。

轉過頭來,看向盧娉婷:“我有事情要做。”

盧娉婷輕輕點了點頭,知道羅成跟朱長壽談了這麼久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羅成也不再猶豫,直接帶着許中雲走出了酒店。

出去之後,二人直接趕往北城軍區。

這件事情,已經徹底觸碰到了羅成的底線。

誰叛國都可以,唯獨北城軍區不行。

這次來,羅成就是想要知道一個結果,如果北城軍區的大將軍敢叛國,羅成必將他手刃!

一路上,羅成周身都散發着一股冰冷的氣息,坐在旁邊的許中雲硬是一句話都沒敢說出來,眼神裏面也滿是驚恐的光芒。

對他來說,羅成已經很是恐怖。

半個小時的時間,出租車停在了北城軍區的門口。

下車之後,羅成直接帶着許中雲向着軍區裏面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