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昊與她貼在一起,兩人有些分外的親密。

“怎麼?你害怕了嗎?聽w說,你當時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啊,現在怎麼一副認輸的樣子。”

女人的胸緊緊的被羅昊擠着,好像一頭母牛一般,冷冷的看着羅昊,“把你的髒手拿開!”羅昊真是無敵了,這手咋能這麼準呢,一把就按在女人宏偉的胸部上,這小子在心中好好的意淫了一番,這可不是哪次都能夠得逞的,羅昊心中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飛一般的感覺,他從來沒有這麼的爽過。

即使是在與唐雨柔愛愛的時候,也沒有這樣,只是唐雨柔沒有她的大,準確的是說,是沒有她這麼的挺,沒有她這麼的宏偉。“不好意思,剛纔一着急害怕就撫那上頭去了,沒傷着那吧,來我看看。”

羅昊色迷迷的用手撫了上去,要是條件的允許的話,羅昊都會流口水了。

羅昊,你這個樣子怎麼對得起那些喜歡你的觀衆,喜歡你的讀者。女人陰寒着臉,不知道是從哪裏找到的一把刀,對着羅昊的中路就刺了過去。

羅昊對危險有着前所未有的感知,似乎一早就知道她會攻擊自己的下盤,沒辦法就讓她刺吧。羅昊額頭處青筋暴起,眼睛好似就快要突出來一樣,扯着女人的衣服,其實她衣服沒有太多的棱角,就是領口那有,但裏面卻是春光乍泄。

“你好狠的心,居然這樣對我。”羅昊裝的還真有那麼回事,跟真的一樣,這演技已經達到了如火純青的地步了。

女人看了羅昊一眼,“這也怪不得我,只能怪你多管閒事,我也是盡我的職責。”說着就要推開羅昊。

有那麼簡單嗎?羅爺今天就賴上你了,就在她馬上要刺過來的時候,羅昊用衣服包住了自己的手抓住了那把要刺向自己的刀,一把攥住就不放開了。

“你有沒有發現你想的太多啦。”羅昊一用力,那把刀就出現在了羅昊的手中。揚了揚手拿出刀給她看了兩眼。

女人顯得有些茫然,這怎麼可能,作爲w手下的殺手,她可是從來都沒有失手過的,交給她的任務都是超額的完成。

別人要三天時間,她只需要一天時間就可以把目標從這個世界上給抹殺掉。“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被你給抓住了,我不相信!”女人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羅昊笑了笑,就這麼點實力還敢出來混社會,不給人家騙了纔怪。

“小孩子學人家當殺手,挺好一姑娘,好好回家給人家當老婆不好嗎?實力還沒到家,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要是有時間的話,多練練自己的綜合實力,在我眼裏看來,那實在是不怎麼的。”

羅昊這話真是太傷人了,不帶這麼玩的啊,說話真是一點口德都不留。“你說什麼!有種你在說一遍!”

女人怒道,這還是她第一次被人這樣羞辱,以前她在隊伍裏面可是王牌中的王牌。作爲一個殺手,不能夠有鼓勵,但在他們的世界觀裏,是不容許別人對他們有任何的偏執。“知錯就得改,多吸取一些經驗,這樣在去刺殺別人的時候纔不會這樣,不過你是遇見我了。”

“算你倒黴。” 羅昊把她給制服了之後,她顯得有些錯愕,尼瑪,這搞錯了吧,這以前都是她制服別人的,還從來沒有別人搞這樣把她給制服成這樣。

羅昊沒有對她用強,到底是個女人,說什麼得慣養,不能打了罵了;

站在她身旁,掏出一盒煙,“要不要來一根?”過後羅昊又自言自語着,“你是女人,不該抽菸,抽了以後還怎麼生孩啊。”

“你才生孩呢,你全家都生孩,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栽在你手上我也認了,士可殺,不可辱,你要殺要剮隨你心情。”她乾脆不掙扎了,她知道在他面前,自己的那些小伎倆都是不入他法眼,沒兩下估計又得被他制服了。

“喔,是嘛,那我叫你跳脫衣舞怎麼樣,我估計你也不會跳。”

“算你識相,不然就算是拼上性命我也要把你拔下你兩顆牙。”女人很不服輸。

“我至今都沒有想到,認爲我的牙一向都是牙醫拔的,卻沒有想到會是一個性感漂亮的女人來幫我拔的。”羅昊抽了口煙,頭微微往上看了看,上面還有個攝像頭在那,“這攝像頭信號給你們斷了吧,不然的話我們現在在做的苟且之事就會被人給發現了。”

“雖然我知道你不是很要臉,但是我一大老爺們,名譽我一直看得比生命還要重要的。”

“不要臉!無恥!混蛋!”

“殺手不都是很多冷酷的嗎?怎麼你這個殺手到你這裏了,不是這個樣子的啊,居然還會罵人,真是想不到啊,說吧,你哪裏的,叫什麼名字,什麼職業,我們該怎麼出去!”

注意,羅昊不是問話,字字都鏗鏘有力。

女人乾脆不理他,轉過身子來,把背對着羅昊,乾脆就不說了。

“喂,我問你話呢,你是不是應該回答我一下啊,我從來就沒有見過你這麼不敬業的殺手,是不是現在都流行這個殺手不太冷啊,敢不敢給我冷一點,真是的,我可不可以要求退貨。”

女人依舊是不理他。

“不要逼我,我這個人不打女人的,但是一打起來連我自己都會害怕的。”羅昊說的義憤填膺的,眉頭都皺在了一起,擰成了一個川子疙瘩。

“我有必要告訴你嗎?成爲了你的階下囚,難道你連這點本事都沒有嗎?”謝天謝地,她終於說話,她終於說話了。

“我比較喜歡別人親自告訴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無緣無故在電梯這堵我,堵我就算了,可你堵的不是我一個人,而且整棟樓的所有人。”羅昊看了看手錶,在這兜兜轉轉,居然都過了這麼久了,“我時間沒那麼多,分分鐘百萬上下的,你知不知道。”

“落夏。”女人說道。

“什麼?在說一邊。”

“落夏。”

“什麼!這電梯要落下去?不是吧,真是最毒婦人心,想死也要拉上一帥哥墊背,我真是小看你了,待會就算要掉下去我也在你上邊,讓你先着地,看看誰先死,我還年輕,我不想死啊。”

“別犯傻了!”落夏厲聲呵斥道。

“幹嘛不犯傻,這也是我在人間最後一次犯傻,死女人,去陰間了,我一定要把你強姦一百遍啊一百遍。”咦,幹嘛要去陰間嘞,現在就把她給強姦了,不是更好嗎,還省事,死前爽十五分鐘,也算不錯了。

“你在說一遍!”女人轉過頭來看着羅昊。

羅昊還真就不是被嚇大的,一個眼神難道就想要把羅昊給嚇退嗎?那肯定是事先商量好的,不然打死也不後退。

“我沒說什麼啊,今天天氣不錯,晴朗且有點多雲,還略微下了一點小雨。”羅昊訕訕的笑道,這羅昊,屬天氣的,說變就變,而且變的還不是一般的快,這麼會功夫已經讓他兜兜轉轉,不知道轉移了多少個話題了。


“我問你名字,你還沒回答我呢,你到底叫什麼名字?”羅昊顯得有些不耐煩。

“落夏。”落夏接着又轉過身去,怎麼我這名字就那麼難理解嗎?搞的好像比黑洞還要難理解一樣。

“你不會說你的名字就叫做落夏吧?”羅昊捧着肚子,接下來大傢伙都知道羅昊會是什麼樣的表情了,這殺手比高於常人,那是必須的,沒想到這名字也是高於常人,羅昊不笑纔怪。

“很好笑嗎?信不信我把你的舌頭的給割下來。”落夏瞟了一眼羅昊的樣子,簡直笑的就沒有人模樣了。

“你沒那個本事,你挺好一姑娘,名字又取得這麼的獨到,關鍵人長的漂亮,身材又好,你說你乾點啥不好,居然幹這個。

既然如此,那你就把你所有的底子都交了吧,省得我一個一個去盤問了。”羅昊笑了笑。

落夏沒跟羅昊斤斤計較,她也不知道自己哪裏出毛病了,居然會跟羅昊說這麼多的不相干的話,即使落夏被羅昊給扣押住了,即便如此,落夏從小就接受過專業的訓練,死這種東西對於她來說,如同家常便飯一樣。

接受過各種各樣的訓練,幾近有生命危險,落夏大大小小的危險也已經不知道經歷多少次了,連她自己都數不清了。

“你大可以殺了我,這樣還比較省時省事,與其你問不出,還不如給我來一刀痛快的,你說對吧,而且殺人這種事情相信你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手法估計比我們這些殺手還要厲害,如果我說的沒錯的話,那應該就是這樣了。”

落夏還就是不回答羅昊的問題。

不過羅昊至少算是知道眼前這美麗殺手的名字了,有個很好聽的名字,落夏。

“你走吧,走遠點,以後別讓我看見你,我這次就放了你,以後執行任務的話,不要在我眼皮底下了,下不爲例,不然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心狠手辣的把你殺了,那便罪過了。”羅昊轉過身,隨後補上了一句,“不過你出去之前能不能把我也給帶上,這裏的空氣不是很好,你知道人老了就想要呼吸點新鮮空氣,我還年輕,想多活兩年。” 落夏就這樣走了,被羅昊給放走的,想必這次執行任務是落夏最不想要提及的一次任務,被一個男人似玩弄於鼓掌之間,她有種想要立即把羅昊給置之死地而後快的感覺。

羅昊心生仁慈放了她,落夏心裏總是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此後她在隊伍裏面就不在王牌了,但她的餘威依舊還存在隊伍裏面,當然這都是後話。

外面的維修人員剛要動手,電梯就正常運行了,在他們看來,這TMD的還真是一件怪事了,這電梯突然之間就失去了控制室控制,電梯裏面的攝像頭也沒有信號,看不見裏面的影響,大傢伙着急啊,沒想到剛動手這電梯就好了,還真是有種想要把這電梯給拆壞了在重修一遍的感覺。

羅昊拍拍身上的頭髮,這是剛纔落夏拔刀的時候,羅昊抓住她的手,刀鋒一轉,把她那一頭秀髮都給割下來了,頭髮細如絲,羅昊小心翼翼的把它們收了起來,擰成一團,放在口袋裏面。

帶着笑臉走進了自己的工作室,在電梯裏面的那一幕羅昊只存在於腦海之中,也不拿出來與人共享。

“大軍,工作室最近沒事吧,最近營業額怎麼樣,有沒有更好一點。”羅昊走進工作是說道。

王林軍這時候正坐在電腦面前不知道在鼓搗着什麼東西,反正不是好東西,不是島國A爲,就是歐美引進來的,


“能有啥營業額啊,昨天將近一天都沒有開門營業,營業額提不上去,我們還虧了呢,最近事情多,需要修整一下才行,不然的話還真是不好過,一有單子我就讓他們出去了,一刻也沒閒着。”

羅昊坐在沙發上,用手敲了敲桌面,“這樣可不行啊,星期六星期天給他們放假吧,讓大家放鬆一下,如果要出去接單子的話,不要讓他們一個一個的出去,很容易成爲搜索的對象,最好的三兩成羣,做得到這一點嗎?”

大軍嘴巴張成一個o形,“如果這樣的話,那營業額方面的事情怎麼辦?這樣就分散了很多的人力,營業額這月別想刷新了。”大軍語氣中顯得有些失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一個人錢賺的是多,但風險也很大,羅昊沒可能去用風險換錢。

“告訴你,這任務你要完不成,我辦了你,你小子是賺錢不要命了是吧,也不看看什麼時候該賺錢,什麼時候不該賺錢,就這麼說定了,我就怕他們出去的時候被李綱那王八蛋給盯上了,在途中隨便給你安排一個罪名,你就進去了,找誰說理去,最後不是肉償,就是債償,明白?”

“明白了,這就相對於biao子一樣,出來賣的時候要注意警察,時時刻刻都有風險。”大軍點了點頭,這比喻似乎有點太生動形象了,但是也有些不堪入耳。

“你王八蛋是不是天天在電腦上看那些七七八八的東西呢,怎麼滿嘴都是那種東西。”羅昊站起身來朝着大軍的那個方向走了過去。

這傢伙,別看他平時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其實他心裏卻是很黃很暴力,肚子裏不知道又多少花花腸子。

“起開,讓我看看你電腦裏有沒有那些五花八門的東西。”羅昊厲聲呵斥着。

“昊哥,你不能這樣,這是我隱私你不能亂動。”

“你丫還知道隱私,隱私擺你面前你都掏出來給大家看,還跟我講隱私。”羅昊眼睛盯着電腦,進入D盤,一看有看什麼東西的話,緩存都是在D盤,只要檢查一下D盤就知道大軍這小子有沒有看那些五花八門的東西。

很不湊巧,羅昊的感覺就是那麼的準,這是怎麼一回事,羅昊剛進去就看見武藤蘭紀念版,蒼老師最新力作,這王八蛋真是。

“好你個王八蛋啊,果然被我發現了,你小子居然在這裏看這種情情愛愛的動作片,你不知道這是很不嚴肅的事情嘛。”羅昊指着大軍就開罵。

“對不起昊哥,我錯了,我再也不看了,我現在就把快播給刪了。”大軍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最近是不是踩狗屎了啊,點咋這麼背兒呢,上去一起去修車廠幹人,不知道是哪個孫子背後下狠手,朝大軍背後來了一棍,到現在還隱隱作痛。


現在又被羅昊給檢查出這個,唉,真是世事無常;不過大軍這小子鬼點子還是蠻多的,原本桌面上是會出現快捷方式的,居然被這小子給刪了,只能在程序裏面找得到,而且還多下了幾個軟件,把快播擠到了一個不顯眼的位置去了。

羅昊看大軍熟練的操作着電腦,還真的打算痛改前非把快播給刪了?羅昊趕緊上前打住。

“大軍,性子能不能稍微的婉轉一點,教訓你兩下還真就把那玩意刪了啊,你這有多少種,我那優盤拷一些去我那,晚上寂寞的時候在看。”羅昊臉上的笑容出賣了他。

大軍長大了眼睛,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昊哥嗎?居然也會做出這種不嚴肅的事情,羅昊現在是不寂寞了,人家是有女朋友的人,似乎還不止一個,怎麼會寂寞呢?還是源於當初是光棍的時候,羅昊就看這種東西,這習慣一種延續下來。

按照羅昊的說法就是,每天擼兩管,強身又健體。

大軍接着又在操作着,羅昊就在後面催,“你這多少種,我優盤直接過去,你有多少來多少。”

“我有一個G的。”大軍語出驚人。

羅昊瞬間倒在了地上,伸出手顫抖着說道,“那老子還不精盡人亡啊。”

一直到下午的時候,羅昊還在工作室裏,而李綱這邊也開始在行動了,這件事情只能夠私了,而且還得讓羅昊吃虧,這纔是李綱最終的目的,如果能夠把那把槍給偷回來的話,李綱派人去幹掉羅昊的心都有。

一款黑色的車子停靠在市都大廈的門口,人面下來一個人,前座一個,後座一個,旁邊還站了一個,一個個都人五馬六的,一看就是保鏢,護送着身着黑衣服的男人上了樓。 李綱手底下的人似乎都不喜歡敲門一樣,都是有門就直接進來,到時候是個女廁所而且裏面還有一個四十多歲的阿姨在裏面蹲着,估計得提起褲子跟他們幹仗,這他媽還受得了啊,女人四十如老虎啊。大軍正在複製種,他們突然一進來,沒把大軍給嚇壞手一哆嗦,差點點取消了。

“你們誰啊,來這裏有事?有事請簽單子,我這有點私事,坐完了在過來詳談。”說罷大軍轉身走開去搞種這一東西了,剛纔那麼多還沒下完呢。

“你就是王進軍吧。”後面走進來一個四五十左右的男人,黑色的風衣,黑色的眼睛,黑色的頭髮,連皮鞋也是黑色的。

如果他再在後面加句,我知道你,後來你死了,大軍非得衝上去跟他幹架不可,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大軍從電腦椅上站了起來,感覺到一股氣息,來着不善,善者不來啊。剛好羅昊上廁所去了,大軍在這就相當於老大的位置了,但旁邊連個看茶的都沒有,這老大真是僞老大。

“怎麼你認識我?難道我這麼出名了嗎?”大軍摸了摸那精簡的短髮,嘿嘿的笑道。

我還認識你,沒把你給抽筋拔骨了我都謝謝你了,李綱心生敵意,這就是把自己兒子給打成這樣的,而且槍也有很有可能就在眼前人的身上。李綱心中那股爲官的心態慢慢的蔓延上來了,怎麼也是個公安局的副局長啊。

“李健偉你該知道吧,我就是他父親,你也知道我來這的目的,這件事情得有個結尾。”“結尾?是我給你們送終呢,還是你們被我送終呢。”剛剛上完廁所的羅昊出來了,一出來就看見李綱這孫子,雖然羅昊不認識他,但他都報出自己的名字了,瞎子也都知道了。

李綱聽見聲音的來源,轉頭看向羅昊那位置。媽的,就是你他媽搞我兒子,王八蛋,都坐到他這個位置了,喜怒豈能露於形,更多的都是在心中對話。

“你就是羅昊了,江海市英雄,我辦公室都有你的海報。”羅昊一聽笑了,你這老王八蛋不知道上面擺了多少跟針扎老子呢,這會說的這麼風輕雲淡。

“是嘛,那我還真是應該謝謝李局長看了我的海報還沒有把它給丟到垃圾桶裏面,衝這個我也得請李局長坐下不是。”

羅昊擺擺手,這就算是示意李綱坐下,李綱找了一處地方坐了下來,還真是不把自己當外人啊,要是羅昊突然冒出一句我讓你坐那裏了嗎,李綱準得跪在那。


“這事,你們總得給我一個交代,如何,不然也只好走法律途徑來解決這件事情了。”

李綱躺了下來,信手拈來的敲着沙發,發出黏黏的聲音。

“李局長好大的官位,走法律途徑,怎麼走法律途徑?是通過李局長這個強硬的後臺呢,還是就這麼一條道走到黑呢。”

羅昊對李綱的話嗤之以鼻。剩下大軍和李綱帶來的幾個人在那傻站着,看他們脣槍舌戰。

李綱不虧是爲官多年的人,不露於形,不緊不慢的說道,“當下是法制社會,羅昊,你把我揍成了那個樣模樣,是不是應該給我這個當父親的一個交代呢,況且,我兒現在還躺在醫院呢。”

羅昊詫異的搖了搖頭,“不會吧,令郎現在還躺在醫院啊,嚴不嚴重啊,令郎也把我打了個好歹,如果李局長是想來要醫藥費的話,那我想應該沒有那個必要了,每到下雨天我肩膀這裏還痛呢。”羅昊裝的可真像。

有那麼句話,是人都得裝,裝得三分像,這充分表明了裝也是一門學問,是應該新開設的一門學科,讓社會上那些愛裝一族都好好受受教育,別拿着山寨愛瘋淘汰聯想電腦擠公交,車上一痛裝,下車之後就趕往工地,幹啥啊,在不去工地,工頭髮工資都領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