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芙又對冷傲霜笑道:“先進府中再說吧!”

說罷轉身挽着丁瑤琴就進府去了,對羅忠道:“忠叔,帶他們先到沉香園中居住,稍後請他們到後廳!”

“是!”忠叔點點頭應道,笑着看看元昊,又對冷傲霜等人恭敬道:“諸位,請隨老夫來!”

引着衆人走進宰相府中,連天豪本來看見元昊沒有什麼事,還想跟他好好說幾句,可是看見母親發飆的架勢,頓時不敢說話,路過元昊時對他擠擠眼睛。

連黛霏咬着下脣凝望了元昊一眼,也隨着冷傲霜先走了。

宋和段林山笑嘻嘻地跑過來,一把勾住元昊的肩膀笑道:“好啊你小子不老實,不聲不響地就把這麼個大美人勾引到手了!!厲害啊!!”

元昊哭笑不得地回罵他一句,什麼叫勾引,這麼難聽!!

“哎呀不好!!!”宋和突然一拍大腿,驚訝地叫道。

“怎麼了!?”段林山不解道,元昊也是納悶地看着他。

“這都是你未婚妻了,那麼那個高家女兒怎麼辦!!??”宋和顯得很是替兄弟着急的樣子,搞得元昊真相揍他一頓。

段林山也是深感其煩惱,嘆息道:“哎,兄弟,你自求多福吧!!”

“哈哈哈~~~”

兩個損友哈哈大笑起來,絲毫沒有替元昊分擔的意思。

羅芙安排他們先進沉香園之中歇息,自己回到大廳之中,等待賓客都酒足飯飽,人都差不多走光的時候才拉着醉醺醺的王林向後廳走去。

家裏的事情可不能讓外人看了笑話,這麼重要的事情她一個人可做不了主,這纔將有了七分醉意的王林拉着,路上簡短地將事情經過告訴他。

王林一聽頓時酒意散去了五分,怒喝一聲道:“臭小子!看我不打斷他的腿!!!”

羅芙一聽就怒了,喝道:“你發什麼酒瘋!!”

王林一見媳婦發怒,頓時焉了,不過還是氣哼哼地道:“臭小子….都把人家…..”

“哎呀,我說什麼你聽見沒有!!?我是說,元昊只是跟人家定下婚約而已,其中有原因的!!!”


羅芙十分不滿王林的態度,生氣地甩下他獨自一人快步走了。

後廳之中衆人大眼瞪小眼,要不是時間太晚了,非要讓老爺子來拿個決斷不可。

王林羅芙坐上上首,元昊坐在一邊,冷傲霜一家坐到另一邊。

大家都不出聲音,元昊也只能眼觀鼻鼻觀心地傻坐着了!

“咳咳…..昊兒,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

王林乾咳幾聲,怒瞪了元昊一眼低沉聲音道。

元昊在老爹的迫使下只得一五一十地將事情講了出來,不過一些關於宗派禁忌的地方他也不會說,相信冷傲霜也是知道這一點,大家也都明白宗派之中爭鬥甚多,知道太多事情對誰都沒有好處。

果然,冷傲霜也是明白這一點,沒有在玉闕玄雷崖的事情上太多講述,只是隱晦地提了一下,這是有關正陽宗的祕境!!

本來冷傲霜設想的是,既然元昊已經在玉闕玄雷崖之中消失,那麼一切都可以算是從頭來過。反正她已經完成了宗派的任務,從此劃清楚界限,雖然她原來的打算是讓連黛霏進入宗派,但是得知元昊沒有遇難的事情後,她的心思就已經發生了巨大轉變。

望着連黛霏美目含情的樣子,冷傲霜只得在心中嘆息:“哎…….算了,宗派不是人們想象中那麼美好的,與其讓霏兒進入其中受那些刀光劍影,還不如讓她就這樣找個自己喜歡的人,共度一生來的美好!!!”

不過她好像忽略了一個事實,就是元昊是鐵定心思進入正陽宗的!

不過爲了女兒,她願意做一切嘗試!

“事情大概就是如此,雖然我們當時的確是在大前提之下才會做出這樣決定的,但是既然兩個孩子真心想在一起,我們做父母的怎麼能不爲他們着想呢!所以,我纔會帶着小女,來到這裏,是要履行婚約,還是就此作罷,我相信,王將軍和夫人一定會妥善處置此事的!”

冷傲霜微笑着看看王林夫婦,又掃了元昊一眼,輕聲說道。

好一招以退爲進!!明面上是將主動權交給了王林夫婦,但是其中的意思卻是一定要給我們一個滿意的說法!

人家都用人品保障了,這還有什麼還決斷的!不從也不行啊!

王林和羅芙對望一眼,都是有些皺眉,羅芙想了想笑道:“既是如此,我們一定給連夫人一個滿意的說法!還請連夫人不要嫌棄寒舍,就在這裏小住幾日吧!反正令公子也是要參加會武的,到時候一起去吧!”

冷傲霜面無表情地點點頭,說了一聲告退之後就帶着連天豪和連黛霏下去了。

元昊暗叫不好,本來是雙方的約定,怎麼現在卻是變成了“兩情相悅”了!

如果他不答應的話,冷傲霜就非要讓他背上一個始亂終棄的罪名!!

wωw¸ tt kan¸ ¢ o

“臭小子!!!!”

正想着,一聲怒喝聲將元昊嚇得跳了起來,王林氣得兩撇鬍子彎了起來。

沒想到兒子出去一趟,不光完成了個人歷練,順帶着還有些支線任務都給提前完成了!怎麼不讓他這個當爹爹的感到驚喜呢!!!

“爹….爹…..您聽我說啊!!”

“有什麼好說的!人家都說了你當初也是喜歡人家女兒的!!!”

“這…..這根本不是嘛!!”

“你還敢否認!?”


元昊苦着臉望向母親,他實在沒法跟王林在說下去了,只得將求救的目光轉向母親。

羅芙瞪了王林一眼,轉過頭笑道:“昊兒,不管怎麼說,你都是在衆人面前和人家定下婚約了!我看那姑娘挺好啊!長得又好看,同你很是相配啊!!”

王林喝道:“就是啊!人家看上你小子,你就應該偷着笑了!!”

元昊啞口無言了,過了一會他才吞吞吐吐地咬牙道:“其實吧….其實…..孩兒….心中有喜歡的人了….”

元昊扭扭捏捏的樣子讓夫妻兩很是好笑,羅芙好奇地道:“哦!?是哪家姑娘啊!什麼時候的事,在哪裏呀?”

元昊捎捎頭,這才慢吞吞地將河陽郡新昌城高家的事情將了出來。

王林沉思一會道:“高家啊!!這我倒是知道,高家雖然人丁稀少,但是在正陽宗裏還是有一席之地的,特別是那高雲,現在已經是門內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你們還不知道吧,高雲以前可就是大秦國的上一任國師!!!現在的國師還要叫他一聲師叔呢!!”

元昊尋思道:“沒想到高家的叔祖還有這般本事,那是相當不弱啊!!”

羅芙緊張道:“這可怎麼辦!!?你跟那高家姑娘,可是這連家的又怎麼說?”


三人沉默不語,王林忽然想到什麼嘀咕道:“冷傲霜…..冷家?!!”

次日清晨,許多人躲過了一個不眠之夜後,老爺子的房中忽然傳出來一陣暢快地大笑聲:“好好,我外孫可是給我老羅家長臉了!!這有什麼難的,兩個丫頭一起娶回來不就行了!!”

原來是羅芙一大早實在想不出個所以然,這才跑到老爺子房中拿個主意,沒想到老爺子倒是看得開,大手一揮,兩個都拿下!!

“爹!我也想啊,還不是爲了咱們家人丁興旺,可是高家不是一般人啊!” 重生之都市刀皇

老爺子笑了一會,沉吟道:“這倒也是,高雲當年和我平輩相交,我還要叫他一聲大哥呢!這事情確實不好辦了!!” 夜已經深了,四道人影飛速地劃過夜空,朝着神衛軍在中都內的駐地而去!

四人都是出玄境界的修爲了,短時間以內的御空飛行完全不是問題,因此他們都是採取最快速的身法,沒有引起絲毫注意地進入到了神衛軍內部府宅之中。


一排排的守衛來回走了過去,宋和已經探聽得知,這裏是高泉所在的地方,其他的大概還有一些神衛軍高手。

所謂藝高人膽大,相信他們四個的聯手,在中都城裏是沒有什麼可以阻擋的了!

出玄境界強橫的魂識還有一項能力,就是魂識傳音,這項能力是依靠着修爲的強弱和魂識力量的強弱來判斷的。


衆人經過一番感知之後,都朝着一個方向而去。

屋頂上,四人輕飄飄地落了下來,收緊渾身氣息,透過縫隙往下看去,只見這裏果然是高泉居住的地方。

只見屋內坐着幾個人,高泉還有另外一名男子!

“太子!!”宋和驚訝地傳聲到,他的魂識聲音都被其他三人聽到了。

在場之中的幾人,只有他見過現任太子嬰文諾的真實面孔。

嬰文諾!!元昊皺着眉頭仔細朝嬰文諾看去,只見他的身體之中好似散發着一股黑色氣息,那種氣息元昊可是相當熟悉,就是魔屍死氣!!

“魔屍死氣!!!”

三個聲音同時響起,四人對望一眼,元昊和嬰漣漪還有鋒鐸同時看出嬰文諾身上的怪異!

要說嬰漣漪和鋒鐸,那是身具喚靈之脈,對於魔屍氣死有種特定的感悟,但是元昊這麼快能夠看出嬰文諾身上的不同,可就要歸功於他身體中的屍脈了!畢竟這種力量他曾經也用過!

任七說的果然沒錯,神衛軍自上到下都被煉屍門滲透了,可是他們這麼光天化日之下的行動,正道宗派就是沒有發現什麼不妥之處,這就相當說不過去了!

可是高泉爲什麼又要和他們攪合在一起呢!元昊仔細觀察過,高泉的修爲已經無限接近於出玄境了,就差一點就可以突破,但是他身上完全沒有魔氣的痕跡。

忽然,旁邊一人抱過來一名小小嬰孩,長得粉雕玉琢很是可愛,但是元昊一眼望去還是禁不住渾身顫抖了一下!

嬰漣漪美瞳一陣猛縮,魂識聲音在衆人腦海中顫抖着響起:“好恐怖的魔嬰!!力量居然強到如此地步!!!”

魔嬰!!!

衆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魔嬰境界的魔物,那可是相當於正派力量中進入到了一個頂端的層次啊!

“快走!這魔嬰發現你們了!!”萱姨緊張的聲音在元昊心中響起,他急忙低頭一看,只見可愛的小娃娃瞪着兩隻血紅的眼睛,小嘴居然露出一個邪魅的笑容,如尖刀般鋒利的細密小牙齒閃爍着寒光,兩人頭皮發麻!

就在這時候,元昊肩頭的小怪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一樣,張開小嘴像是打嗝一般噴出一個小泡,接近着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聲響徹天地!!

瞬間,元昊四人急忙飛身掠起,分別朝四個方向散開!同時,他們原本屋頂在的地方已經被小怪的聲音震得變成了齏粉!!!

“不用追了!!”

嬰文諾擡頭望了一眼,冷笑道:“就讓他們去好了!魔嬰已出,現在只等肉身完成,靈屍王將會再度現世!”

門被使勁推開了,一名臉色蒼白的貴婦人衝了進來驚慌道:“我的孩子呢!!??”

看見被高泉抱在手裏孩子,她白的滲人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急忙搶過來,抱着一頓猛親!

這婦人,赫然就是那張巧翠啊!!

高泉淡笑着道:“你先帶孩子出去吧!”

張巧翠恐懼地望了一眼嬰文諾,一聲不吭地帶着孩子急忙跑了出去。

高泉疑惑道:“你知道是誰!?”

嬰文諾不屑道:“不過是幾個玄甲軍的毛賊和千聖堂的兩個弟子罷了!”

雖然嬰文諾說的很是輕巧,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樣子,但是高泉還是有些擔心道:“你就不怕他們發現!?”

嬰文諾放肆地笑道:“這有什麼,魔嬰現在的能力已經足以掃滅他們!現在來的人越多,到時候死的也就越多!靈屍王,其實也不過是魔門大舉反擊的開始而已!”

高泉想了想道:“希望你們到時候不要忘記答應我的事情,我要最強大的功法,最高絕的修爲!!”

嬰文諾笑着望了他一眼道:“放心,等待我們魔門全數佔領大秦的時候,就是你掃滅正陽宗的時候!!”

高泉冷笑一聲,深吸一口氣,心中充滿了對那個身影的渴望,又是對另外一人的殺氣!

“我要你們,統統都付出代價!!!”殘忍的聲音從高泉心中響起。

小怪的聲音在這一晚將整個中都城都震撼了,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莫名的恐懼讓許多普通百姓註定今夜失眠!

元昊一邊快速飛行,一邊狠狠地在小怪頭上敲了幾下,直把牠打得很是委屈地捂住腦瓜子,瞪着一雙小眼睛不滿地望着元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