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薇薇頓時沉默了,半晌才說道:「沒那麼嚴重,以你的實力,沒那麼容易死的。」

「那是你沒見識過獸組織首領的厲害。」

想起那個神秘的黑袍人,葉雄還是無法淡定。

鳳凰追蹤了他那麼久,交戰了幾次,在他沒變身的情況下,她依然無法戰勝他。如果他變身了,鳳凰肯定不是對手,自己也不可能是對手。

除非自己也變身了,那還有可能跟他一拼。

但是自己訓練了這麼久,依然無法控變身之後的情緒,怎麼可能跟他斗?

「懦夫,換作是我,一定堂堂正正跟他們一戰。」羅薇薇不服氣地說。

「別說這個了,告訴我,你是怎麼受得傷。」

接下來,羅薇薇將受傷的過程說了一遍。

原來兩天前,他跟陸遠帶隊調查,遇到一名狙擊手,當場將陸遠擊斃,連她同行的三名警員,也被擊槍了。但是,狙擊手只是打傷了她的腿。

「我都不明白,為什麼對方不殺了我。」羅薇薇很奇怪。

她不明白,葉雄可是明白得很。

對方之所以不殺她,完全是因為忌憚他,怕殺羅薇薇惹怒了他。

在他忌憚獸組織的同時,對方也一樣在忌憚他。

恐怕,對方也不想跟他撕破臉。

葉雄的腦海再次浮現黑袍人骷髏的形象。

看來,兩人遲早會有一場大戰了。

「好好養傷,別想那麼多,你提議的事情我考慮一下。」

再聊了片刻,葉雄轉身離開了。 葉雄馬上回酒店。

杜月華可是警告過他,再不回來,要跑到樓頂跳樓。

進入酒店,一些員工紛紛打招呼,看向他的眼神有點奇怪,似乎他大半個月沒來酒店很奇怪。

「雄哥,你回來了。」

王童走了過來,他身邊跟著身穿著職業裝的姐姐王舒。

「葉總。」王舒一雙美目發著光。

一見面就朝自己放電,這王舒是多想將自己吃掉啊,葉雄無語。

「這陣子你去哪了,怎麼一直沒來酒店,杜總這陣子都心不在焉的,出去找了你好幾次。

「出去辦事了。」

葉雄跟他寒磣一下,最後實在受不了王舒那雙勾人的目光,問道:「華姐呢?」

「在辦公室裡面。」

離兩人之後,葉雄去辦公室找華姐,剛進辦公室,杜月華就急急忙忙跑過來,見他沒什麼事,眼睛都紅了。

「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嚇死了我。」

「沒什麼,就是出去一下。」

見杜月華那粉紅的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聞到她身上熟悉的味道,葉雄一鼓邪火涌了起來。

順手一抄,將她抱到辦公桌上,像上次一次,掃光那裡東西,然後吻了上去。

吻了幾分種,葉雄開始脫她的衣服。

「脫褲子就行了,別脫衣服,有人來就不好了。」

杜月華大半個月沒試過滋味,也是動情得很,葉雄用手一摸,摸到一片潮濕。

「華姐……」葉雄伸出手指,壞笑。

杜月華臉上像熟透的紅蘋果,嬌爹道:「快點。」

「快點什麼?」葉雄笑問。

杜月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坐起來要將脫下的褲子穿了起來。

「不想要算了。」

「要要,我要。」

葉雄連忙阻止她穿褲子,在她耳邊細語:「我的褲子,你來脫。」

「你自己脫。」

「你不脫,我就不來。」

「不來就不來。」

華姐又要穿褲子了。

經過這個測試,葉雄明白女人跟男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女人不高興,無論多動情,多想要,都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哪怕是隨時剎車。

就像杜月華現在這樣,如果男人被撩撥到這種程度,早就受不了,她還會跟自己賭氣。

脫褲,挺身而入,一氣呵成。

杜月華嘴時發出一聲輕吭,閉上眼睛享受起來,半晌之後,死命地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正在兩人全情投入的時候,辦公室外面傳來敲門聲。

「杜總,葉總在不在裡面?」外面傳來王舒的喊聲。

「哦……你有……什麼事……嗎?」

杜月華拍在葉雄身上,示意他暫時停下來。

葉雄那個惱火了,換哪個男人,在啪啪的時候,被打斷都不好受。

「上次葉總讓我做一分計劃書,已經做好了,想跟他確認一下。」王舒隔著辦公室的門喊道。

「我跟杜總在談事關酒店生死存亡的大事,你半小時之後過來吧!」葉雄喊道。

「好的,葉總。」

兩人又忘我地激情起來。

半個時辰之後,敲門聲又響了起來。

「葉總,半個時辰已經過了。」王舒喊。

這麼快就半個時辰了,怎麼時間就這麼不經花?

看著華姐臉色潮紅,似乎還能經受住幾波攻擊,葉雄說道:「我們還沒聊完,你半個時辰之後,再過來。」

「好的,葉總。」

半小時之後,敲門聲再起。

杜月華臉上實在是掛不住了,推開他,說道:「你先出去辦事。」

「我還沒發射呢!」葉雄苦著臉。

「今晚再弄,你再不出去,她會懷疑的。」杜月華拉連推開他。

葉雄沒辦法,只好整理一下衣服,這才走出辦公室門口。

「葉總,這是你要活動策劃書,廣告公司那邊已經催了很多次。」王舒將文件遞了過來。

「辦公室聊。」

回到辦公室之後,葉雄細細地看了下計劃書,說真的,做得很不錯。

非常詳細,王舒在聽了自己的命令之後,能在這麼短時間之內,在她不熟悉的領域做到這種程度,說明她是用心在做了。

「做得不錯,按照這個辦吧!」葉雄在上面簽下自己的字,遞迴去:「跟財務部那邊打好招呼,讓他們安排訂金。」

「好的,葉總。」

葉雄發現王舒還站在原地沒離開,眼睛直直望著自己的雙腿間不說話。

他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雙腿間頂起一個小帳篷,頓時有點尷尬,連忙走到桌子前坐了下來。

剛才跟杜月華一場大戰,杜月華可是爽了,他還憋得慌。

王舒這模樣,難道是想?

一品女神捕 「葉總,你跟杜總在辦公室聊的事情,好像沒聊完,要不要……我跟你接著聊下去?」王舒紅著臉,試探地問。

瞧瞧,這做公關的就是不一樣,說話多隱晦?

又可表現自己的心思,又不露痕迹。

對她這番話,葉雄都忍不住想喝采了。

「不用了,呆會我回去跟華姐接著聊就行了。」葉雄咳了一聲。

「杜總跟你聊了那麼久,應該也很累了,不如讓我幫幫她,跟你聊吧!」王舒不死心地說。「我保證,你跟我聊天,一定很舒服的。」

葉雄這輩子還從來沒見過如此執著的人,這王舒還真是陰魂不散,無時無刻都在色誘自己,考驗他的定力。

對於這種定時炸彈一樣的女人,葉雄考慮著是不是應該把她給開除了?

但男人的劣根性,還是讓他捨不得。

想想平時上班的時候,有個漂亮的美女暖味一下,日子豈不是很好過。

「怎麼樣,要不要我聊一下?」

王舒走近兩步,撥了下波浪般的長發,完美的臉蛋被遮住了一半。

昂首挺胸,身材凸凹有致,該挺的地方挺,該翹的地方翹。

濕潤的紅唇,一條舌頭輕輕地舔了一下。

無論是外貌,身材,還是語言,怎麼一個挑逗了得。

「你還是找其他男人聊一下吧。」葉雄覺得自己快撐不住了。

「我就是喜歡跟你聊。」王舒眼神里都幽怨。

要不還是從了她,反正華姐還沒聊完。

「下次有機會再聊。」葉雄只好打太極了。

「這可是你說的,下次聊。」王舒聽完之後,非常高興。扭著小翹.臀離開辦公室。

關上門之後,她眼神里露出一絲笑意,喃喃道:「我就不相信,勾引不了你。」

葉雄離開辦公室之後,直奔杜月華那裡,準備將跟她沒聊完的事情繼續聊下去,哪知道去到那裡,杜月華已經不在了,被告知,約了個重大客戶,出去了。

悲劇啊!

看了下雙腿間頂起的小帳篷,葉雄又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考慮是跟自己的左手聊,還是右手聊。

一時之間,猶豫不決。 晚上,接杜月華一家三口去吃了頓飯,然後送她們回家。

杜月華一家人下車之後,葉雄裝模作樣將車子開出幾十米,停了下來,然後回去爬水管上去,準備跟杜月華聊聊日間沒聊完的事情。

可惜,悠悠一大晚都纏著媽媽,不肯一個人睡覺,葉雄等了一大晚上,都沒等到機會,直到十二點之後,悠悠才睡著。

葉雄本想跟杜月華戰一場,但見她身心疲憊,不想強迫她。

「跟你說件事,我明天要去城,要過幾天才回來。」葉雄說起這件事。

「去京城做什麼?」

葉雄將跟楊心怡之間的約定說了出來,杜月華聽了雖然有些不太高興,但她還是沒說什麼。

「你放心,我們只不過是去演戲,讓她姑姑不知道我們離婚而已,沒什麼好擔心的。」

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就連他自己說得都有點心虛。

他跟楊心怡之間,本來就是剪不斷理還亂關係,這一趟京城之行會發生什麼,他自己也沒譜。

他對楊心怡沒什麼抵抗力,再加上那天晚上喝醉了,把她給上了,在心裡,他對她的感情更加複雜了。

「你的選擇是你的自由,只要你心裡有我就行了。」杜月華激動地抱著他,緊緊不肯放鬆。「你就把這裡當成你自己的家,只要你想回來,什麼時候都可以。」

屋裡關著燈,兩人躲在洗手間旁邊的隔牆。

聞到她身上的味道,葉雄很衝動,很想佔有她,但是一看到旁邊的床上,小悠悠睡得正甜,萬一不小心把她吵醒了看到,會給兒童留下心裡陰影的。

所以,他只是親了杜月華一下,就爬水管離開了。

走在空落的大街上,蹲在街邊抽了口煙。

一想到明天就要去京城,他心裡就一陣激動!

心底埋藏的回憶,慢慢湧上心頭。

事隔這麼多年,終究要回到那個地方。

那個可惡的男人,到底死了沒有?

那個扎著辮子的小姑娘,現在長成什麼樣子了?

那個讓他恨不得殺掉的女人,還是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在欺負人嗎?

抽完煙,他站了起來,恰好看到馬路上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走過,忍不住吹了下口哨:「嗨,美女,小……」

「窮吊絲,想搭訕我,沒門。」女人趾高氣揚地走了。

撲通。

女人掉前面一個沙井裡面了。

葉雄嘆了口氣,走到沙井口,俯視道:「美女,我只是想提醒你,小心少井蓋,不是想跟你搭訕。」

「快拉我上去,窮吊絲。」

「我給你錢啊。」

「求求你了,拉我上去吧!」

葉雄雙手插胸,看著下面那個女孩的嘴臉,又想起了那個讓他痛怒的女人。

「打電話求救吧,但願不會有車子撞下來。」葉雄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樣的女人,他才懶得去救呢。

找了間賓館住下,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楊心怡打電話過來,問他在哪。

說出自己的地方,半個時辰之後,車子來了。

今天的楊心怡穿得比較休閑,上身是白襯衣,下身是七分的米色中褲,頭髮被扎了起來,看起來整個人的氣質柔和了許多。

比以前冰山總裁,此刻的她,顯得平易近人一些。

雖然是休閑的打扮,依然掩飾不住她那骨子裡散發出來的高尚氣質,路人只看一眼,就會被她吸引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