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喬治看上去垂垂老矣,儘管經驗老道,出手狠辣,可他們並不怕。

只要趁著老喬治換彈之際,將其擊殺,就可以拿下這些火槍。

只見數人撲上去,原本以為老喬治會停下來換彈,可沒想到老喬治居然果斷的將另外的火槍抬得起來。

又是砰的一槍,一人重彈身亡在地。

這下子可把那些劫匪給嚇唬住了。

原來老喬治早有準備,他事先給所有的火槍都上了彈,遇到敵人的時候不需換彈,只需要換槍即可完成射擊。

這可大大的強化了他的武力。

此時那幾個劫匪全都嚇住了,不敢亂動。

因為老喬治的手裡面還有五隻尚未完成射擊的火槍。

也就是說老喬治的手裡面還有五枚子彈等待著射殺他們。

而他們此時只剩下三個人。

即便老喬治有兩次出錯,也依舊可以將他們擊殺。

更何況。他們並非團結一致。

即便老喬治只剩下一枚子彈,他們也不敢試錯。

沒有人願意將自己的性命奉獻出去,為他人獲取利益。

「你們只為求財不為殺人,這樣吧,這一些銀兩你們拿過去,就當成給你們這兩兄弟的安葬費了。」

老喬治也很會做人,給一根大棒子再添點胡蘿蔔。

他先是射殺了兩人,隨後拿出錢財遞給那群劫匪。

當然這些錢財是他的薪水。

由於孤家寡人,老喬治根本不需要花太多的錢。

也就留下了這些薪水。

這樣劫匪有了錢拿,儘管少了些,可以比拿命去搏殺來的好。

剩下的三個劫匪紛紛搶奪落在地上的銀兩。

眼中哪裡還有那兩位喪命的同伴?

他們幾人將銀兩搶奪完畢便離開了,根本沒有管那兩個喪生的同胞的屍體。

就這樣將其拋在荒山當中,任由野獸撕咬。

老喬治看了看兩人的屍體,他原本也想將其埋葬,但一想到自己身上還帶著這些火槍,不宜繼續留在這裡。

他只能強壓下內心的掙扎,離開了此處。

荒山悠悠,微風徐徐,若不是地上有兩具屍體的見證,根本想不到曾經發生過殘酷的交鋒。

……

余家墩茶不思飯,不想一直待在林場入口處,他在等待著老喬治的回歸。

身旁的王美嬌手裡面還提著飯菜勸告他。

「快吃些飯菜吧,你啊,就是人心太散了,誰都相信,那老喬治分明就是騙你的,他肯定已經將錢財卷跑了。」

這些錢財對於余家墩來說並不是大數目,但對於老喬治這樣的工人來說,省吃儉用一些,足夠生活好幾年。

余家墩擺擺手,他對著妻子說道:「我不相信老喬只會騙我,從他的眼神中我可以讀懂他對於我的忠心耿耿。」

「還忠心耿耿,你以為你是皇上啊?人家就是看你心善,這才誆騙你。」王美嬌白了他一眼,將放在放到余家墩的跟前。

「吃一塹長一智,以後不要再犯這種錯誤了。」王美嬌從飯盒裡拿出好幾碟菜肴。

這些都是她拿手的家常小菜,以往余家墩吃的可歡了,可如今沒有心情,吃什麼都如同嚼蠟一般。。

「唉!」王美嬌見狀,無奈的嘆息一聲。

就在余家墩,也快要懷疑自己的時候,老喬治的身影出現在了林場入口遠處。

「老喬治你回來了!」余家墩猛然站起身來,他向著老喬治跑過去。

而老喬治此時累得滿頭大汗,他可是背著七隻火槍從黑市那邊一路小跑回來,其間又和這群劫匪鬥智斗勇。

他已經老了,哪能經得起,這麼多的勞累。

於是他走到林場路口的木頭墩前時,立馬癱坐在上頭。

「老喬治,你沒事吧?」余家墩關懷的問道。

老喬治擺擺手,他此時又飢又渴,但來不及解決自己的問題,他指了指身上的包裹。

「余老闆我沒有辜負你的囑託,將七隻火槍帶回來了。」

老喬治將包裹打開露出裡面有些陳舊的火槍。

「樣式老了些,不過拿來獵殺野獸綽綽有餘。」

余家墩望著眼前的火槍,他知道。這樣會違背漢律,可卻是自己唯一翻盤的機會。

望著這黑洞洞的火槍,余家墩把心一橫。

「老喬治,你找七個信得過的人,然後由你訓練他們,組成林場護衛隊,你就是隊長。」 薛維看了對方一眼,不得不說,這暗焰赤雕確實給了薛維不小的壓力,只是要說還沒有辦法對付那還真的不大可能。

畢竟薛維也是獨站地仙的人,自己都能弄死一個仙境強者,一個小小的八階妖獸算個啥?

都是雲煙罷了!

「好了,小柔,他就交給我了。」

說罷,薛維直接衝天而起,渾身七魂聚靈的靈壓朝著整個天空蔓延著。

暗焰赤雕直接發怒。

好傢夥,你來侵犯我的領地,我還沒說什麼,你現在竟然還挑釁我?真是該找死。

暗焰赤雕那巨大的雙臂一震。

只看到漫天的火焰幾乎朝著薛維鋪面而來。

那熾熱的火焰幾乎要將薛維融化一樣。

只是薛維會畏懼這個嗎?肯定不會,現在薛維有紫薇天火的加持,他是不會畏懼這種程度的火焰,現在的薛維和火免沒有什麼兩樣。

除非,這個火超出了紫薇天火的等級,不然的話就別想用火幹掉薛維。

薛維雙眸燃燒器一團火光,臉上露出絲絲冷笑。

想用火來解決我?對不起,您可想多了。

霎然間,薛維周身猛然被金色的火焰差繞著,那熊熊烈火可以說越燒越旺。

一陣陣氣浪不斷朝著四周散發著,濃厚的氣息籠罩大地。

下面的妖獸都趕緊紛紛逃竄,這股氣息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摻和的。

「浴火決.八爆火柱!」

幾乎瞬間,天空中猛然被火焰侵襲。

八道巨大的火柱從空而降!

一道道恐怖火柱燃燒著,那股彷彿要將天地燃燒的氣息不斷擴散著。

暗焰赤雕一看,顯然對於這火焰,暗焰赤雕很是忌憚。

畢竟浴火決所連接的火焰可是紫薇天火啊!

只是暗焰赤雕他畢竟也是八階妖獸,如果就這麼就認慫了,絕對不符合他八階妖獸的尊嚴!

再次咆哮,一道火柱從暗焰赤雕的口中噴出。

那目的直指薛維。

同時,巨大的雙臂一震,完全忽視八爆火柱的影響,直接衝出了薛維的攻擊範圍。

下一秒,暗焰赤雕那巨大的身體已經到了薛維上空,尤其是那猙獰的爪子宛如最鋒利的鋼鐵一樣朝著薛維抓過去。

薛維一愣。

這暗焰赤雕竟然這麼勇嗎?

不過敢衝出八爆火柱恐怕也得承受不小的痛苦吧。

噌——

薛維手中紅光一亮。

血色龍槍出現!

那巨大的爪子直接抓在這血色龍槍之上。

巨大的衝擊力可以說將薛維瞬間撞飛。

體內的氣血在瘋狂的涌動著,如果不是薛維身體素質好,就這一擊足足可以把薛維給干趴下!

媽的!薛維暗罵一聲。

怎麼,自己體內的神龍本源壓制不住這傢伙嗎?

「不是壓制不住,是已經壓制了,這大傢伙最起碼也是神獸的分支,他現在攻擊你也是畏手畏腳的,如果你體內沒有那神龍本源,你將會知道什麼叫做痛苦。」紫薇天火慢悠悠的說道。

顯然紫薇天火是完全不擔心薛維。

哪怕這傢伙是八階妖獸,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磨練,薛維早就有了豐富的戰鬥經驗和反應。

尤其是別忘了薛維身上可還有一件頂級神器啊!那白金戰甲啊!

哪怕大羅金仙干薛維也不一定能幹死,那畢竟是頂級神器!

所以就這一個區區八階妖獸級別暗焰赤雕可能會傷到薛維的小命嗎?肯定不會。

「原來如此!現在不能再這上面糾結時間,速戰速決!」薛維默默的說道。

薛維直接開始調動體內的靈力,澎湃的靈力幾乎不斷席捲著薛維全身。

手中的血色龍槍也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他並不想幹掉這暗焰赤雕,畢竟自己是外來者,如果這暗焰赤雕能夠知難而退,自己不介意放他一馬,但是如果這傢伙還是不知死活,那就別怪薛維不客氣了。

龍槍之上,一道道恐怖的槍意正在彙集。

「凝破道.凝靈乾極槍!」

薛維低吼一聲。

只看到一道劇烈的光芒幾乎瞬間爆發,只看到那槍影在不斷的擴大。

長達幾十米的巨大龍槍槍影直接在薛維背後形成。

天庭最強槍道的威力,薛維是不會吝嗇讓這個傢伙嘗一下的!

轟——

薛維直接一槍穿過,龐大的槍影順薛維的手同樣飛出。

恐怖的靈壓和氣浪頓時爆發。

暗焰赤雕彷彿察覺到了危機感,不斷震動著自己巨大的翅膀。

轟——

幾乎沒有絲毫意外,那巨大的槍影直接擊中暗焰赤雕。

鮮血幾乎直接灑在空中,暗焰赤雕嘶吼一聲朝著遠方離去。

薛維緩緩的呼出一口濁氣。

隨手一揮,龍槍消失在手中,看著暗焰赤雕的離去的背影,薛維不禁嘆了口氣。

果然,實力才是最有分量的語言

只有最強大的人才能掌握生殺大權,如果自己境界不夠,暗焰赤雕會放過自己嗎?

薛維不禁無奈的搖搖頭。

如果衛梟在這裡,恐怕衛梟又會說,同情只會更快的葬送你的生命。

弱者永遠只會用善良來掩飾內心的柔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