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君這輩子,也就是老侯爺夫妻倆活着的時候,活的憋屈,自打這兩人死了,她就再沒受過氣啊。

可今日呢?兒子們告訴她,她是上不得檯面的人,還一直用孝道壓着他們,以至於老大丟了官,而他們三兄弟從父親和嫡母去世之後,就再也沒有被人看起過!

那倆人好說也死了十七八年了,怎麼兒子們到現在開始埋怨她了?

想不通啊,這事情你放在哪個當孃的身上她都想不通啊!

老太君腦子一片空白,聽着兒子們的數落,還是在孫子孫女面前。丟人啊,恨不得去死啊!

可就在這會兒,萬氏衝進來了!

萬氏那臉色簡直就不能看了,一臉我來拼命的樣子,老太君看見萬氏就渾身哆嗦了一下!

“老大家的回來了?老大行了嗎?”老太君乾巴巴的打招呼,對大兒子和大兒媳,她最爲愧疚了!

本來是侯爺侯夫人的,今日受她的連累成了平頭老百姓了。這爵位沒了,這日子也差不多到頭了!

萬氏冷冷的一笑,撲上去就掐住了老太君的脖子。

“你個老不死的,你自己害林氏母子也就罷了,你還害了我閨女,這要不是你當初教唆清雅那般行事,清雅能成爲閩南王府一個庶子的小妾?還是不受待見的那種?別人家的老姨娘,那禍害的都是外人,你可倒好,你禍害的是你至親的人啊,你怎麼不去死啊?”萬氏這舉動驚呆了一票人啊!

這萬氏平日間最喜歡裝大度溫柔,府裏整治人的髒活兒那向來都是老太君和文氏來乾的。

誰都被萬氏的表象給欺騙了,這會兒看見萬氏歇斯底里的樣子,那叫一個膽戰心驚啊!

這人可是會掐你脖子讓你不得好死的人啊!

萬氏溫和的形象瞬間轟塌了,給人的新印象是惡毒!

老太君自己也嚇的不輕,雖然前面還想着這麼活着沒意思,想死了算了,可真被萬氏掐住了脖子,她害怕了,好死不如賴活着,她還沒活夠呢,她不想死啊!

老太君自救也利索,拔下來自己頭上的金簪子,就扎進了萬氏的眼珠子裏了!

萬氏驚叫,滿屋子的人都驚恐,唯一還能反應過來的就是文氏,文氏一把抱住了萬氏,指揮下人趕緊的去找大夫。

司徒烈看文氏動了,自己也顫抖的一把奪掉了老太君手裏的金簪。

司徒風則是趕緊的把孩子們都趕出去了!

老太君看着萬氏滿臉的血,自己兩眼一翻,這次是真的倒仰了!

可這會兒誰還搭理老太君?被戳了眼珠子的萬氏那纔是重要的,需要趕緊安撫處理的。

郎中剛走到自家門口就又被叫回去了!

這徐郎中那可是萬氏的人。想着萬氏這會兒只怕也該知道司徒府的事情了,故此就先回去家裏,拿了不少的藥材,帶着自己的兩個兒子再次回到了司徒府,這回宵禁前是回不來了,故此徐郎中父子三人準備在司徒府住一晚!

徐郎中看見萬氏的臉那也是渾身都哆嗦了,這是家庭暴力啊。還是對受害者家庭暴力啊。這司徒府果然是豺狼窩兒來着。

萬氏的眼睛瞎了,萬氏還不知道,此刻正昏迷着呢!

萬氏的兒子看着自己母親的樣子,那叫一個恨啊。爹還沒醒呢,自己的娘又瞎了眼昏迷了,這是天要亡他們大房嗎?

不,這不是天要亡他們大房,這是他們一直孝順的老太君要弄死大房的每一個人啊!

“祖母,您既然這麼不待見我們大房,那孫兒現在就帶着爹孃搬出去!”萬氏兒子司徒清坤臉色黑沉,直接抱起昏迷的萬氏就要離開松鶴堂!

司徒風和司徒烈相視一眼,頓時一驚,這孩子要是真的趁着老大兩口子昏迷的時候搬出去了,那老太君可就要他們倆接收了。

這可不行,雖然是親孃,可這惹麻煩的功夫誰招架的住呢?

“大侄子,你這是要做什麼?就算是你爹現在無官無爵的,那也是司徒府的大房長子不是?這侯府,不對,這司徒府你爹不住着,難道還真要京都的人看笑話,讓你二叔或者三叔入住不成?”司徒風擺着長輩的譜兒,勸誡司徒清坤呢!

司徒清坤卻是冷冷的一笑!

“二叔這話說的,就算是我爹不搬出去,祖母那也該是我們三家一起奉養,沒道理就一直住在我們大房不是?咱們家裏被京都看熱鬧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我們大房還在乎什麼?”司徒清坤只怕是大房腦子最清楚的一個人了!

故此這會兒說話,那可是撕破臉的架勢!

司徒風的臉皮就抖了,這小子可比他爹心思活絡呢!

司徒烈此刻也沉着臉喝道!

“你胡說什麼呢?哪家不是長子養老的?送到二叔三叔家裏,你這個當長孫的還要不要臉面了?你可別忘記了,你爹雖然無官無爵了,可你岳家,那還是望族,那還是高官之家呢!”司徒烈心說,當三叔的,這可是在指點你呢!

別忘記你司徒清坤可是兵部尚書魏晉安的未來女婿呢。

司徒清坤哈哈大笑起來,看着自己的二叔三叔目光幽冷。

“這是還做夢呢?我爹可是被降罪奪爵罷官的,從我爹開始算起,按照大齊律法,那至少我孫子那一代才能再出仕,一輩子無緣官場的我,怎麼能毀掉魏家的嫡幼女?”司徒清坤的語調都空了! 司徒烈沉默了,大侄子腦子還真心好用,大房都成這個樣子了,自然大房的人自己去退親是最合算的,好歹還能給魏晉安留個好印象!

畢竟大房三代不能爲官,可還是會在京都生活的。魏家看在大房能主動退婚,不坑害他們閨女的份兒上,平日裏也會對大房多照顧一二的,就算不照顧大房,那至少自己這個大侄子會受到照顧的。

司徒清坤的確也是這樣打算的。被兩個叔叔攔住不讓走,也在司徒清坤的算計之中。

當然,不是真的希望兩個叔叔能把老太君接過去住一段時間,而是要兩個叔叔以後常來這裏處理老太君的各種事情罷了!

想讓大房捏着鼻子認老太君造的孽?那也要看看他司徒清坤答不答應了!

這個時候,萬氏醒了,還在自己兒子懷裏呢。可眼睛那處的疼痛讓萬氏明白,剛纔那不是錯覺,老太君是真的戳瞎了她的一隻眼啊!

萬氏用一隻眼看了看自己的兒子,想哭,可怕瞎了的眼睛更疼,那眼淚就在眼眶裏打轉呢!

“放娘下來吧。”萬氏一開始進來的瘋魔,此刻瞎了眼反而是冷靜下來了。

司徒風和司徒烈心裏直覺不好!

女人歇斯底里的還正常些,可萬氏這樣子的,他們爲老太君擔憂了!

司徒清坤左右看了看,萬氏這還受着傷,躺着比較好,就抱着萬氏到了老太君昏迷的羅漢牀那邊,準備放下萬氏的時候,司徒烈起身阻攔了!

“你還是抱着你娘先回去吧!”司徒烈總覺得萬氏那剩下的眼珠子看着老太君的目光太兇殘了!

萬氏冷冷的一笑,拔下自己頭上的金簪,對着司徒烈就紮下去了。

司徒烈一直防備着萬氏呢,故此跳着躲開了,而那金簪就只戳戳的扎進了老太君的左眼中。

老太君昏迷中大叫着驚醒:“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萬氏哈哈大笑,拍着兒子的肩膀:“帶娘回去看看你爹去!”

萬氏這速度快捷的給自己報了仇,別說司徒烈和司徒風兩口子反應不及了,就是司徒清坤都被自己母親給嚇傻了!

可司徒清坤到底是啥話都沒說,帶着萬氏就離開了!

司徒風這才跳了起來:“豈有此理,這等惡婦,就該沉塘了。”

娘是自己的,只要不禍害到自己身上,司徒三兄弟眼中,自己的娘,別人就不能傷害。

萬氏這次是捅了簍子了!

可萬氏不害怕啊,萬氏想的清楚着呢,她眼睛是好不了了,可她想報仇,也就剛纔那一個機會了,這但凡還有別的機會,萬氏也不會孤注一擲的。

而老太君?萬氏太清楚這人的秉性了,既然戳瞎了她萬氏的眼睛,爲了老太君她自己以後不提心吊膽的活着,老太君死活都不會和他們大房住一起了。

故此,萬氏才孤注一擲,鋌而走險的爲自己報仇的!

回去的路上,萬氏淡淡的開口了!

“我們大房這次算是完蛋了,可是到了這一步,咱們要自己挺起身板兒來。林氏當年不比我們大房此刻好多少,林氏都能挺了十多年,我們一定也行。兒子,一會兒你就去魏家,把人家姑娘的庚帖送回去吧。臉面,都是自己掙回來的。”萬氏這般的大徹大悟,司徒清坤心裏不好受!

在司徒清坤的心目中,老太君是個混不講理,沒規矩的,可自己的母親,那就是天生腦子糊塗的。

一直不怎麼聰明的母親,一直糊里糊塗過日子的母親,今天突然間精明起來了,怎麼看都好似被迫成長的一樣,作爲兒子,司徒清坤心疼。

“娘,咱們搬走吧,這宅子這麼大,開銷不小,現在咱們家三代之內不能入朝爲官,不需要這麼打腫臉充胖子了!爹醒了,我和爹說!”司徒清坤這一刻何其的羨慕林氏母子三人?

人家母子幾個那是早早的就看透了宣暘侯府的本質了,故此和離、除族,那都眼睛不眨的就同意了!

早知道今日,當初他也該做些什麼讓自己爹孃被趕出這個宅子纔對啊!

悔不當初啊!

司徒清坤是宣暘侯府孫子輩兒,最有出息的一個,已經是秀才了,本來來年的三月下場準備考舉人了,可臨了,他卻沒了這個機會,這就是命啊!

司徒雲早就醒了,甚至知道老太君戳瞎了他老婆眼珠子的事情,後面他老婆給自己報仇的消息還不知道呢!

可司徒雲對自己的老年這是真正的死了心了!

這個混不講理的老太太,他們兄弟小時候愛護他們,是因爲這樣才能保住她的地位,而沒規矩到底是沒規矩,害的他們大房如此慘居然還不知道悔改,萬氏雖說也諸多毛病,可到底是和司徒雲過了半輩子的人,老太太但凡心裏對他這個長子有點兒愧疚,就不該這麼對待萬氏啊!

萬氏和司徒清坤回來的時候,大房的院子到處都是歸攏好的箱子。司徒雲也站在院門口,看着萬氏流淚!

“是我對不起你們母子啊!”司徒雲也只是說了這麼一句,就從自己兒子的手中抱走了萬氏!

夫妻倆進了屋子,沒出來,司徒清坤也沒打擾父母敘話,指揮下人趕緊的清點物品,準備馬車,人最後走,可這些東西要先送去京都外的莊園裏!

司徒雲是長子,一直都認爲自己不會離開這座大宅子,故此在外面也沒有置辦房產,現在無官無爵的,房產也不大需要了,還是住在莊子裏是穩妥的。

方便萬氏養傷。

萬氏一進屋子就跪在了地上:“老爺,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是我沉不住氣,到了松鶴堂掐住了老太太的脖子,老太太這纔給了我一簪子,我瞎了眼,滿心的仇恨,也戳瞎了老太太的眼!”萬氏不偏不向的,實事求是的說事情!

司徒雲愣住了,看着萬氏心情很複雜,那好歹也是他親生母親,萬氏這做法也太不合規矩了,可司徒雲不敢說的是,知道萬氏戳瞎了老太太的眼睛,他心裏是雀躍的。

司徒雲嚇壞了,他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 看着面色青白,瞎了一隻眼的萬氏,司徒雲奇怪的沒覺得害怕和嫌棄,反而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萬氏瞎了一隻眼,而他司徒雲瞎的是從自己開始算起的三代男丁啊!

說不清楚夫妻倆個,誰更倒黴一些,可司徒雲心裏不埋怨萬氏,還想和萬氏好好的活下去呢!

“起來吧!”司徒雲參扶着萬氏起來!

“這個宅子,代表的是侯府的地位和繁榮,其實就算是皇上不奪爵罷官,這個侯府也支撐不了幾代了。這一次,就算是結局提前了,而我們夫妻還有時間爲以後的輝煌去努力,這也算是一種幸運了!”司徒雲的這種大徹大悟,和萬氏突如其來的精明是一個道理!

那都是被刺激狠了,腦子清明起來了。

萬氏這一次流淚了,那包紮好的眼睛疼的鑽心,可萬氏高興。

嫁給司徒雲二十年,這一刻才發覺這男人是自己的。夫妻倆的心力能用在一起,什麼日子不能挨的?

司徒雲和萬氏失去了尊榮和容貌,可得到了新生。可遇不可求的新生!

萬氏回來不多久,司徒烈和司徒風就黑着臉上門了!

老太君那邊沒意外的和萬氏一樣,瞎了一隻眼。

兩兄弟焦頭爛額的,可還是想要萬氏給老太君一個交代!

文氏留在松鶴堂侍疾。可老太君疼昏迷過去了,她也就是招呼孩子們說說話罷了!

小一輩兒的孩子們都驚嚇壞了。二房和三房的孩子們則感嘆,她們當初能分家搬出去,簡直就是了不得的幸運啊。

再看看大房的庶子庶女都沒出現,這會兒指不定在屋子裏怎麼擔驚受怕呢。

文氏安慰了幾句孩子們,就打發孩子們下去休息,而她自己也交代幾個婆子守好老太君,就趕着去大房那邊了!

文氏看見大房的落魄沒有覺得解氣,也沒覺得開心。

文氏向來聰明,她看見大房的今日,就能想到二房的明日了,除非老太君這次能死翹翹了!

可這個手,文氏不敢下。世界上本就沒有不透風的牆,她下手了,司徒風要是知道了,她只怕比萬氏的下場還要慘,所以就只能乾着急!

文氏這一刻是無比的希望大房的人能好說話一些!

可大房現在是真悽慘,他們這麼強逼着大房妥協真的好嘛?

文氏就祈禱司徒清坤剛纔的提議,司徒雲不同意啊!

畢竟司徒雲向來都是很有主見的,也一直當得起司徒府大哥的份兒的。

文氏到的時候,司徒烈正和司徒雲吵的不可開交!

“大哥,你這是要撇下老孃不管了?”司徒烈是真沒想到,他和老二來要個公道,老大不僅不休了萬氏,還要帶着萬氏離開這宅子?

司徒烈第一想法就是糟糕了,老太太指定不會和老二過,一定會讓自己搬回來的,可他不樂意和老太太過日子啊!

司徒雲的笑容很冷。

“我現在無官無爵,就我和你們嫂子那點兒產業,哪裏能供養得起司徒府?我們能養好自己的孩子們就不錯了。再說,你們倆不是還有官職在嗎?娘要是樂意和我們去京郊的農莊,那我們夫妻倆照樣養老,要是不樂意,你們倆隨便誰搬回來住不久好了?”司徒雲說着還把桌子上的一紙轉讓文書遞給了自己的兩個弟弟!

“這個文書,你們誰搬回來,你們就寫上誰的名字就成了。你們嫂子身體不好,我要帶你們嫂子趕緊回去養傷呢!”司徒雲這話說的,三兄弟之間的隔閡瞬間成了雲泥之別了!

司徒烈怒目相視!

“大哥可真是孝順啊,萬氏眼睛瞎了有傷,可老孃的眼珠子那還是萬氏給弄瞎的。既然大哥執意如此,那就別怪弟弟們一紙狀書告上公堂了!”司徒烈這是在威脅司徒雲呢!

司徒風也趕緊的跟風:“不過大哥只要還住在這宅子裏,這事情就算了。畢竟司徒府是真的丟不起人了,以後孃的吃穿用度都是我和老三出,大哥你不用擔心。”司徒風也愁啊,可不能真叫老大走了啊!

文氏站在門外面聽了半晌的話,嘆了口氣走進去了!

“大爺這是鐵了心的要走了?大爺,說句不好聽的,爛船還有三千釘呢。留在京都,大侄子他們以後的前程到底是好打算不是?”文氏這勸解的話才正確。

司徒雲看了眼文氏,這府裏最明白的人是林氏,其實就是文氏,至於他們兩口子,那還是今日吃了大虧才聰明起來的!

再看老二?其實老二比他和老三都強多了,心眼兒也多,以前是跟在他的屁股後面跑,現在他無官無爵的,就利索的跟在老三的屁股後面跑了!

而老三?怎麼看都像是個被寵壞的孩子。老太太疼愛老三,以前還羨慕嫉妒呢,現在只覺得老三悲哀啊!

老三就是被老太太親手給養廢,老三這會兒還不曉得這個結局,還對老太太感恩戴德呢!

“弟妹也不需要多說了。今日的事情,我對娘是心裏存了怨恨了。老二,老三,你們罵我不孝也罷,怎麼都成,我說句不怕你們打我的話,萬氏戳瞎了老太太的眼珠子,我心裏痛快!”司徒雲說完就扶着從頭到尾一聲沒吭的萬氏離開了!

司徒烈想攔着,司徒風卻攔住了司徒烈的動作!

“二哥,你這是做什麼?難道你打算搬回來?”司徒烈生氣的怒吼!

司徒風眨了眨眼:我搬回來?老太太只怕不喜歡和我住啊!

“老三,這事情咱慢慢來,對外就說老大兩口子生病了,去京郊養病,大侄子他們是去侍疾的就成了,今日老大家可算是天塌地陷了,咱們不好逼迫的太緊了!”司徒風這話純屬放屁呢。

都搬出去了,那還能回來?

倆兄弟都知道這個道理,可還真攔不住司徒雲不是?

那麼老太太怎麼辦?現在還需要人侍疾呢!

“那娘那邊先讓二嫂照應着吧!”司徒烈這話一出,司徒風就不樂意了。家裏還不少事情呢,文氏走了,那家裏不亂套了?

“老三,你看我們現在還辦着差呢,這家裏哪裏能沒個主事的人?家裏還真離不開你二嫂呢。”司徒風舔着臉推辭……

------題外話------

老太君這結局還不算是最慘的,後面還會更慘的。 司徒府老太君想不開,跑去找林氏的麻煩,隨後命不好遇上皇上,被抓了個典型兒,隨後害的長子被奪爵罷官,和長媳互毆,雙雙瞎了一隻眼,氣的長子愣是不要孝子的名聲,甚至拋棄司徒府這個偌大的家園也要離開司徒府!

京都譁然了!

自從司徒清和清醒了之後,司徒府就好像走向了一條不歸路,老太君是各種花樣作死啊!

聽說現在伺候老太君的是她三個兒子身邊的三位姨娘,恰好還是她孃家人來着!

嘖嘖,想當初老太君爲了收攏兒子們的心,不被兒媳婦兒搶走了自己兒子的注意力,不惜得罪孃家也要算計自己的三個親侄女兒給她的兒子們一人一個去做妾了!

而現在,惹怒了兒子的老太君,現在身邊陪着的卻只有這三個被她算計的親侄女兒了!

老太君慪氣的不行。司徒雲身邊的孟姨娘到無所謂,她早就年華不再,身邊也無兒女,在哪裏都是養老。老太君身邊,亦或者萬氏身邊都無多大差別。

司徒風身邊的孟姨娘則是不甘心啊。可想到文氏的手段,想到自己的女兒還要依靠文氏出嫁,就只能打斷牙齒往自己肚子裏吞嚥啊。可骨子裏卻是越發的恨老太君了!

而司徒烈身邊的孟姨娘,那臉色叫一個難看,司徒烈現在身邊可沒女主人呢。司徒烈最看重的一兒一女那都是她生的。現在是她扶正的關鍵時刻呢!

司徒烈和司徒府現在也不是多正經的門戶了。三房的孟姨娘自然敢做扶正的美夢呢!

但是卻被司徒烈打發過來伺候這麼個老東西了!

三房孟姨娘心裏就焦慮了,自己不守着司徒烈,這司徒烈要是起了別的心思可怎麼好?

甭管這司徒三兄弟的這三位姨娘心裏怎麼想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