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蕭的最大夢想就是父母能夠平平安安,自己能夠找到一個愛自己,自己也愛的女人相守一生。

而到我的時候,我卻是半天說不出所以然,最後開完笑說,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做個凡人,不要天天飛來飛去整日打怪獸。

那個時候所有的人都笑我,但是從那一刻開始我才真正的感覺到自己的腦子裏竟然真的沒有一個讓自己心安的夢。

而老王躺在牀上,半天才說出自己的願望。

他的願望便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在老家的市裏買一套房子,然後將父母都接過來,帶着父母一起過城裏人的生活。而對於他自己,卻是沒有多說。

後來有一次我看到老王寫的小說,才知道其實他的夢是那麼的質樸,現實。而且這一刻我才發現,在我們四個人之中,老王的當初許下的夢已經初步實現了。

開學的第一晚我們就在這樣簡短夢想自訴之中結束了,那一晚我們四人都沉默了。那一晚我久久未眠,一直想着自己究竟想要得到什麼,這麼多年我有着太多的夢與願,可是爲什麼到了嘴邊卻是變成了不切實際的神話,但是現在看來,當年隨口玩笑的夢與願,似乎也不是不無可能!

望着那不斷閃爍五彩燈光,聽着那音響中悠悠傳出的《夢想》,一時間我竟然莫名的淚流滿面……

(本章完) 晚上的時候,蕭子卓和老王都喝醉了,一路上我扶着老王,而林夢君扶着蕭子卓。

一直到了宿舍門口,林夢君也沒有和我說過半句話,我先將老王扶上了寢室,接着再下來將老蕭扶上宿舍。

這個點兒上,基本很多的學生都已經回家了。

我們寢室兩個人很快便躺在牀上睡着了。

爲他們蓋好被子,我便出門了。

剛一走出寢室我便看到了站在天台之上的林夢君。

我幾步走樓梯上天台。

夜色冰涼如水,已經是寒冬的天,林夢君卻是隻是穿着一件薄薄的外衣,那傲人挺拔的身材在月光下顯得那麼的讓人着迷。

她站在天台之上,一臉的冷漠。

和之前我在包房之中見到的林夢君完全判若兩人。

在包房之中的林夢君,說話蚊子聲,隨便一句玩笑話都會讓她臉紅,一頭長髮隨便的披散在肩上,在前面更是整潔的齊劉海。

而此刻的林夢君站在高高的天台邊緣,一臉冷漠的望着那天空的一輪殘月,原本那齊劉海此刻已經四散而飛,一雙眸子顯得也是格外的妖豔,閃爍着刺目的寒光。

這一刻我纔看到林夢君那雙眼睛竟然是紫色的。

“你纏上老蕭究竟有什麼企圖?”

我也不想和林夢君廢話,雖然今夜我將施展了符咒的酒水讓她喝了,但是我知道林夢君絕不是我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她的實力幾乎在我之上,不過如果她要膽敢傷害老蕭,我絕對不會放過她。

“纏上?”

“難道不是嗎?林夢君,你一身妖氣,你可知道你在這樣你會害死老蕭的!”

林夢君緩緩轉過頭,看着我。

那雙紫色的眸子之中似乎閃爍着一絲迷茫。

靈妃傾天下 韓娛之透視未來 當我看到這一絲迷茫之時,我頓時感覺到一種錯覺,難道眼前的這個林夢君真的愛上了老蕭?

“我想離開,可是我心已經留下,如果我回到妖域,也再也不是曾經那個林夢君。”

林夢君說話之間擡頭望着那清冷的月光。

“問世間情爲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楊森,你難道不明白嗎?”

林夢君的話讓我心中觸動。

“其實在沒有遇到子卓的時候,我從來不相信愛情,身爲妖域的強者,就應該爲妖域支撐起一片天。不瞞你說,當初我離開妖域便是衝着你古楊家來的,因爲早在妖域之內就有一個傳聞,古楊家掌握着逆天改命的法門,更有着一個驚天動地的計劃,但是在離開妖域的這些年,我見到了太多的人情冷暖,還記得三年前我被屍族高手圍攻,身受重傷,化爲了本體。本以爲此生就此消亡,卻是被子卓救起,在子卓家我無憂無慮,整日和子卓在一起,那一刻子卓讓我感覺到了妖域沒有的東西。那便是愛情,雖然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後來子卓來到了成都上學,我便不能跟隨,子卓家有一個保姆,每日對我不管不問,我恢復了身軀之後,第一件事便是想要將這些人全部殺死,但是最後我想到了子卓,這些都是他的家人。那一刻我決定前來成都尋找子卓,可是我又怕子卓見到我的樣子被嚇壞,最終我進入了當地的一家高中,一邊學習,一邊改變自己,讓自

己變得更加的像現代人,我開始學着他們的樣子梳妝打扮,開始步行走路,因爲我的容貌,經常被人騷擾,我便讓自己變醜。”

“終於在這一學期,我通過自己的努力來到了這所大學,見到了子卓。或許這個世上真的有命,來迎接我的師兄便是子卓,我們從互留了一個手機號碼開始,他說見到我有一種似成相識的感覺,覺得我就是他一生想要找到的人。”

“你知道嗎,那一刻,我在心底對自己說了好多話。那天晚上我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任由子卓抱着我,在我的耳邊呢喃他小時候的故事。”

聽到這裏,我終於知道爲什麼一個至少是妖王存在的妖域強者會站在我的面前,眼神裏充滿了迷茫和未知。

這世間還有什麼比情字更可怕。

“對於大學,我沒有任何的憧憬,這三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像自己第一次見到子卓的樣子,但真正見到子卓的時候,我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更讓我不敢相信的,子卓對我說起他的名字的時候,我竟然一時之間心潮澎湃。”

“我其實叫做幽蘭。因爲子卓的媽媽姓林,我便隨姓,夢君是爲了紀念這三年我所對子卓的思念。這幾個月,我每天都想見到子卓,哪怕是我在月圓之夜妖氣纏身的時候。”

我看着眼前的林夢君沒有說話。

許久,林夢君看着我笑了一聲道:“我知道你和子卓是好兄弟,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他的,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既然這三年我能爲了他改變自己的所有風格,那麼我也會在以後的日子裏,收斂我所有的殺氣。你還是小心你自己,我已經收到了妖域域主的命令,你現在可是風雲人物,身上有着九葬天棺的祕密,今日我若出手,必能將你擒拿,但我不會這麼做,這三年的都市生活,讓我感受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人心不足蛇吞象,妖也是一樣的。我現在只是想安靜的陪着子卓走完他的一生,明天我就會隨着子卓回家去見他的父母,如果你不放心,你大可用你的手段將我封印,我知道你已經得到了因果古咒,因果古咒可以封印我的力量。”

說話之間,林夢君一步步走到我的面前,緩緩的將自己胸口的妖晶點點飛出。

這一刻我看到了眼前的林夢君瞬間滿頭白髮,面容憔悴。

“我沒有別的要求,只想你好好照顧老蕭,其實我知道他這些年過的並不幸福。”

林夢君沒有說話,只是緩緩的看着我,似乎想要說什麼,卻又是止住了。

我轉過身回到了寢室,坐在張亮的牀上,看着已經熟睡的老蕭和老王。

大四上學期就這麼結束了,或許接下來的日子見面的日子少子又少了。原本我就不屬於這裏,曾經一起的歡笑如今已經剩下離別。

天沒亮我便離開了宿舍,一直到了事務所我才清醒過來。

今天我和呆爺去了一樣張家的家,呆爺知道我的心中所想,也爲我出謀劃策一番。

張家村風景秀麗,還有着幾個比較好玩的地方,在張亮家不遠更是有一條清澈的長河,幾座環山。雖然風水早已被破壞,但是依舊有不少開發的價值。

最後我們找到了張亮,張亮已經不認識我和呆爺。

呆爺看着張亮,扣住張亮的脈搏便開

始檢查他的身體,最後呆爺也只有無奈的搖搖頭,張亮的三魂七魄雖然都還在,但是殘缺不全,能夠像現在這般活着已經是萬幸了。

我和張亮一起玩了一把遊戲,我讓張亮以後叫我楊哥,張亮很開心,還一個勁兒的留我們一起玩。

離開張家村的時候,我只有給張亮的父母留了些錢,現在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對張家村的開發問題,我和呆爺和村長詳談了一番,最後村長還打電話叫來了鄉長,很快我們便敲定了一個合同,呆爺先付了十萬的預定金。然後我們便一起回到了成都,回到成都已經是深夜了,呆爺說這件事讓我放心,他會專門請人去負責這件事的跟進。

願做你的童養媳 夜深了,我和八兩叔坐在天台上。

八兩叔遞給我一隻煙。

“森兒,狀元村我就不陪你去了,我得去一趟魔域,當年小少爺一定是被魔族之人囚禁了,我得去救出小少爺。”

我沒有說話,只是望着那輪殘月,冬之寒氣瀰漫了整個天台。

“走吧,去休息會兒!”

八兩叔沒有說其他的話,將剩下的一盒利羣遞給我,便走下了天台。

我坐在天台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煙。

咳咳咳……

翌日一早,我便進入了陰間公寓。

準備一早便開始出發狀元村,一想到狀元村,我便想到了那不承認自己是鬼王的朱白。當日他說鬼葬之棺還未到出世之時,現在便是鬼葬之棺出世的時候了,不知道如今的狀元村變成了什麼樣子。

這一次只有我、小蝶和呆爺去了狀元村。

狀元村因爲幾個月前的大地震,已經完全被幾座大山淹沒。等我們驅車來到狀元村的時候,已經是正午了。

吃了事先準備好的乾糧之後,我們便朝着已經被兩座大山完全淹沒的狀元村而去。

等我們徒步走到狀元村腳下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五點了。

幾個月前這裏還能開車進來,但是現在早已經是草木叢生,兩邊的山都顯得低矮了許多,我們幾乎是翻山越嶺纔到了掩蓋狀元村的幾座山脈之上。

“楊森老弟,看來當初這鬼王朱白動用了狀元村的風水大陣,將整個狀元村完全的沉入了地下。我們想要進入當初的狀元村,恐怕需要挖隧道呀!”

“我們現在第一步是要找到當年狀元村的墳地,在墳地便能再一次開啓風水大陣,我相信當日朱白開啓大陣的時候絕對留了一手,讓我們能夠再次進入!”

小蝶站在山脊之上,四處張望着道。

我點點頭,然後開始沿着山脊往下奔走,憑着模糊的記憶,腳下的這條山脈乃是當初狀元村對面的大山倒過來所形成的,沿着這山脊一直到盡頭,應該就能找到當日那片墳場。因爲當日那座墳場便在那座山峯的盡頭。我不斷的往下狂奔,呆爺此刻的速度絲毫不亞於我,在我們來到山脊盡頭的瞬間,呆爺突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真有你的,楊森老弟,你看這裏!”

說着呆爺便隨後抓起了那旁邊被衝出的棺材殘骸道。

我轉身一看,在我們的身後全是一塊塊坍圮的墓碑,還有很多屍骨和棺材的殘骸。

看來狀元村的那塊墓地就在這裏了!

(本章完) “相公,我知道這塊墓地的陣眼在何處,跟我來!”

小蝶說話之間便朝着眼前的山谷而去。

而原本這裏這一片墓地已經被東西兩面的山脈完全淹沒了,而原本的墓地便形成了一個山谷,我和呆爺跟着小蝶一直到了這個山谷的中心,在這個山谷的中心小蝶突然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自己的另一隻手上凌空畫出了一個古樸的符文,看到這裏我頓時有些驚訝,小蝶在我看來是根本就不會使用這些詭異的符文的,但是此刻她卻是用了。

就在那凌空畫滿符文的手一掌拍在地上的時候,整個空曠的山谷瞬間顫抖起來,這個時候不遠處的一塊巨大的石頭便開始不斷的顫抖起來,隨後朝着我們滾落而來。

“相公,就是從這裏進去!”

我點點頭,一把拉住小蝶。

呆爺已經一馬當先直接衝了出去。

事後小蝶才告訴我,當年他爲了凡兒能夠安全降生,從狀元村取得了一半的鬼軀,才承受住了那毀滅般的天罰。而朱白原本的鬼軀只剩下了一半,最後又將自己的脊骨都抽給了我,所以現在的朱白身軀已經不在是那傳說之中的鬼軀,而只是一半鬼軀融合而成的身軀,但即便是這樣,憑着朱白的力量,在四域之中也是少有敵手。

等我們衝入了這個巨大石頭之後的暗道之後,我的心中便徹底的放心了,因爲這條暗道真是當日我進入的那條,而且就是在這下面我遇到了朱白。

一步步,我們三人順着那有些陰森的隧道往下走,穿過了一排排的古樸青石街,我們便到了狀元橋。

這座橋,我深深的記得。

此刻的狀元橋通體血紅,猶如是用沾滿了鮮血的岩石壘成。

“狀元橋?”

小蝶站在橋頭,臉色微微皺了起來。

“怎麼了?”

看着小蝶的樣子,似乎是不願意看到狀元橋一般。

還不等我問起,小蝶便解釋道:“相公,當日鬼王朱白可是告訴了我,如果我們再次進入看到的是狀元橋的話,那就說明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

“什麼?”

聽到這裏呆爺也是臉色大變,當即退後了一步。

因爲就在這個時候整個狀元橋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了。

不遠處的黑暗之中出現了一道道的影子,一股股磅礴的鬼氣瀰漫了整個空間。

這一刻我的心中擔憂至極。

昨天八兩叔就和我說過關於鬼葬之棺,鬼域絕對會派出重兵,因爲鬼葬之棺代表着鬼域的尊嚴,就如在之後我還

會遇到的妖葬之棺、魔葬之棺一樣。鬼域和其他的地方一樣,都將自己一族不能壯大的原因放在了沒有一個信仰,所有他們都在尋找一個信仰,單單人的信仰是不夠的,就算你足夠的強大,也不能統治整個族人。

故而四域之中,都有一個說法,那便是傳說之中的九葬天棺,便代表着信仰,因爲九葬天棺都是當年鎮守天界八方的存在。而這些年天界根本就沒有在降下任何的福祉,故而九葬天棺的存在便成了四域對天命敬畏的存在。

自然其中也有很多的反對聲音,不過主流的聲音還是要爭奪的,畢竟想要統治一方,成爲一方一族一域的霸主君王,不單單需要你有絕對強悍的實力,還要你有能夠奴役所有人心。

這便是所謂的信仰。

就如人一般,一旦有了信仰,便有了精神的支柱。

而在鬼域、妖域、魔域之中,鬼葬之棺、妖葬之棺、魔葬之棺便是三域統治者用來奴役域內衆人心的精神法寶。所以說天棺在他們的心裏已經不再只是一口具有強大法力的棺材,而是一口用來統治芸芸衆生的利器。

故而這次鬼葬之棺的出世,必然會引起鬼域之人的高度重視。

而此刻在我們的面前,這座古樸的狀元橋之上,已經被濃濃的鬼氣包裹住了。

在這濃濃鬼氣之中有着一陣鬼叫傳出。

“楊森,我早就和你說過了,我們域主對你很有興趣,還請你跟我去見一見我們域主,相信你們一定會聊得很歡樂的。”

在那鬼氣之中緩緩走出了一個一身鬼氣的老者,這個老者的聲音此刻顯得有些艱澀,聽着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我一眼便認出了此人便是那日在天山之上出現的鬼道人!

“這小子就是域主說的那個有大氣運之人?”

有一個一身白衣帶着一頂白色帽子的人緩緩從滾滾鬼氣之中走出,看着他的樣子有點像電影之中的白無常,不過他的手上沒有法器,說話的聲音宛若是一個女人一般甜美。

站在一邊的鬼道人點點頭。

這個一身白衣的男子朝着我望來,那雙眼睛之中似乎有着可以洞穿人心神魂魄的力量,然後不得不收回目光,不敢與之對視。

重生之億萬總裁護妻入骨 小蝶緩緩的上前一步。

“鬼域鬼道人、白離君,沒想到讓你們捷足先登了!”

說話之間小蝶的周身已經開始凝聚出森森鬼氣。

“相公,不要和他們浪費時間,得趕快衝過去尋找鬼葬之棺,只有你才能打開鬼葬之棺,我們現在唯一的機會便是打開鬼葬之棺,

放出鬼王朱白,只有朱白才能將他們戰勝。”

我點點頭,眼前這個兩個鬼域之人,可都是鬼皇的存在,我們三人都不是對手。

不過那鬼王朱白就不一定了。

當即我給呆爺使了一個眼色,呆爺二話沒說,直接將身後揹着的一口大弓遞給我,自己則是扛着一口最新研製的大炮,完全都是用龍蟒骨頭鑲嵌做成的骨炮,威力巨大。

“速速退回去,否則我們將不客氣!”

“老鬼,你和這些小蝦米說這些幹什麼,今日我們必取走鬼葬之棺。至於他們想要玩兒,那我就陪着他們玩會兒……”

說話之間,白離君又是尖聲笑了幾下,然後擡起頭,如女人一般的纖細的手掌緩緩的在手上結出一個手印,隨後張嘴吐出了一個出字。

“出”字一落,瞬間在我們的面前那滾滾鬼氣之中露出了一雙雙血紅的眼睛。

“相公退後,這是鬼皇百鬼,不可小覷。”

我點點頭,自然看得出這些小鬼不像是我曾經看到的百鬼夜行那般的孱弱,這些小鬼個個都是鬼氣瀰漫。

似乎都有着無限逼近鬼王的實力。

“殺!”

一聲厲喝,白離君對着我們便是一指。

剎那之間整個那原本血紅的狀元橋瞬間被鬼氣完全包裹住了,那一個個的小鬼不斷的閃爍着,個個都是面目猙獰。

“來得正好!”

呆爺一步上前,對着眼前那一大羣涌來的小鬼便是一炮轟出,呆爺更是被那一股龐大的後座力震得退後十幾步才站穩。

“沒用用的,我訓練出來的小鬼,豈是你一個小小陰陽先生就能擊殺的。”

白離君的聲音回到在我們的身前,這一刻我便看到了白離君已經站在了我們的面前。

小蝶冷哼一聲,一掌便朝着白離君拍去,在小蝶的眉心出現了一股佛光,逼退了有些囂張的白離君。

而此刻我猛地將那箭矢鋒利的箭頭在我的肩頭猛刺下去,緊接着我一步踏出,搭弓射箭。

嗖!

一箭破空而出,接連洞穿了涌上來的三個小鬼,頓時那似乎不懼上前的小鬼都是嘶吼一聲,紛紛停滯在了原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