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這件事情不僅在粉絲圈子裡邊兒掀起了軒然大波,更是震驚了整個娛樂圈,畢竟江映寒曾經是這裡的頂級流量,他回來之後不知道多少人又會被取代地位。

現在外界唯一能夠和江映寒聯繫上的就是微博了,下邊除了他的粉絲瘋狂留言之外,還有好些知名的經紀公司都想要和他洽談,邀請江映寒進入他們娛樂公司。

顧可彧雖然心中有些激動,但是一時半會兒又想不清江映寒,為什麼會突然復出?

她抬起頭來看著小唐,皺眉的問道:「江映寒呢,他現在人去哪了?我怎麼沒看見?」

「他能去哪兒呀?現在還在睡覺,一直在沙發上邊呆著的,我今天早上起來之後他才回了房間,現在恐怕剛睡下。」

小唐說完之後又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所以咱們現在可不能打擾他,讓他好好休息才是。」

「江映寒到底是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呀?你竟然對他比對我還親熱。」

顧可彧疑惑看著小唐,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畢竟小唐之前對於這些人從來就沒有什麼好臉色。 清水街區。

方逸天開車回到住處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三點半,這個時侯街區里的四鄰街坊都已經沉浸在沉沉的睡夢中。

方逸天停下車,先是把他租住的房子門口打開,一路上他已經想到了,就讓蘇婉兒睡他的床好了,他自己就在客廳里窩一晚。

接著他把蘇婉兒的背包以及手提電腦拎進房間里,這才走過去準備讓蘇婉兒下車,可是他打來車門后卻是看到蘇婉兒一張清純美麗的臉安詳之極,雙眼緊閉著,長長的睫毛覆蓋在眼瞼處,呼吸勻稱,似乎是睡著了。

方逸天便抱起了蘇婉兒,這一動作似乎是讓蘇婉兒微微醒來,她呢喃一聲,雙手自然而然的摟住了方逸天的脖頸,腦袋柔順的依靠在了方逸天的胸膛上,像是個嬰兒般的沉睡著,倒也是顯得溫情之極。

方逸天抱著蘇婉兒走進了房間,關上門口之後他心想著要不要讓蘇婉兒喝點熱水在睡覺,便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豈料蘇婉兒卻是不願醒來,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脖頸,柔軟的少女嬌軀縮在他的懷裡。

身穿著一件清涼弔帶裙的蘇婉兒那發育良好的嬌軀縮在懷裡,這種感覺還真是讓方逸天難以忍受,混合著蘇婉兒身上的淡淡處子幽香,也虧得方逸天坐懷不亂,要不然指不定要擦槍走火。

方逸天輕嘆了聲,心想著還是讓蘇婉兒早點休息吧,便抱起她走進了卧室。

他將蘇婉兒放在床上,然而,蘇婉兒的雙手卻是沒有鬆開,依然在緊緊地摟著他的脖頸,他不由說道:「婉兒,鬆開手好好睡覺,聽話!」

「不要,方哥哥,不要離開我,我要你抱著我睡!」蘇婉兒喃喃的說著,雙眼依然閉著,嬌嗔的語氣回蕩在方逸天的耳邊。

方逸天一怔,皺了皺眉,心想這小妮子真是胡鬧,抱著你睡那成什麼了?

「婉兒,聽話,好好睡覺,睡到明天就好了。」方逸天只好哄著說道。

「我不要離開方哥哥……我要抱著方哥哥睡,方哥哥不要離開婉兒……」蘇婉兒輕輕說著,也不知是說著夢話還是怎麼著。

「方哥哥沒有離開你,就在你身邊,你先鬆開手好不好?」方逸天說道。

老實說目前這個姿勢還真是彆扭,蘇婉兒的雙手一直摟著他的脖頸,他不得不稍稍彎下腰來,他的臉面跟蘇婉兒那張俏麗的臉蛋相距不到幾厘米。

「我就知道方哥哥對婉兒最好了,方哥哥,婉兒喜歡你呢,不要離開婉兒好不好?」蘇婉兒喃喃說著,聲音輕柔纏綿,彷彿是情人的夢囈般,也不知她是醉后胡言還是真實的內心告白。

方逸天的身體卻是稍稍僵住,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並沒有太在意蘇婉兒剛才的話,近距離的凝視著婉兒那張吹彈得破的臉蛋,他心中某個柔軟的地方似乎是被輕輕地觸碰了一下,他柔聲說道:「婉兒乖,好好休息,方哥哥陪著你!」

蘇婉兒的嘴角邊立即綻放一絲淺淺的笑意,笑得竟是那麼的甜那麼的唯美,她就這麼的摟著方逸天的脖頸,慢慢地陷入到了深沉的睡眠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逸天試探性的叫喚道:「婉兒,婉兒……」

看上去已經熟睡了的蘇婉兒並沒有反應,他這才確定婉兒已經熟睡了過去,於是雙手想要掰開蘇婉兒摟著他脖頸的雙手。

誰知這妮子抱著很緊,方逸天又不敢太用力,因此一時間沒能把婉兒的雙手被掙脫開來。

不得已,方逸天只好把自己的腦袋慢慢地從蘇婉兒的雙臂中掙脫出來,掙脫出來之後看到蘇婉兒的雙手依然是保持著合抱的姿勢,他不由得笑了笑,眼中閃過絲絲的溫柔之色。

他將蘇婉兒的雙手輕輕地放在她的胸口前,或許,這時候早已經沉浸在睡夢中的蘇婉兒還以為她是在抱著她喜歡著的方哥哥的脖頸在沉沉入睡吧。

「婉兒,好好休息,方哥哥並不適合你,不過你永遠都是方哥哥最喜歡的婉兒妹妹!」

方逸天輕輕說了聲,看了眼蘇婉兒那張清麗脫俗的俏臉,這才走出了卧室,輕輕地把卧室門口帶上。

……

方逸天走到客廳中,被蘇婉兒這麼一攪之後他本身的睡意全消。

此刻已經是凌晨四點鐘,興許是已經過了人體最困的那個睡眠時間,因此方逸天感到自己精神抖擻,毫無睡意。

睡也睡不著,但總不能這麼呆坐著吧?

他伸了伸懶腰,目光一瞥,看到蘇婉兒的手提筆記本,他的眼前頓時一亮,心想著自己可以上網啊,說起來自從上次在夏冰的家裡面跟莫妮卡短暫的視頻會話之後他早就想再次上網找這個魅惑女神了,特別是黑十字組織出現在天海市之後。

他租住的這個房子裡面有網線,也有電腦桌,而且網費還沒過期,還可以上網,只是平時他懶得去買台電腦回來罷了。

此刻凌晨四點,那麼莫妮卡所在的M國時間應該是中午兩三點左右吧,也不知道莫妮卡在不在線上。

方逸天心想著便拿起蘇婉兒的手提電腦走到電腦桌前坐下,將手提電腦從電腦包中提出來,插電源網線,而後開機。

開機後方逸天嘗試著打開網頁,所幸,還能上網,他迅速的打開一個秘密的視頻聊天平台,而後輸入用戶名以及密碼,點進去之後便彈出莫妮卡的窗口,發了條信息過去:「莫妮卡,在線嗎?」

很快,莫妮卡的視頻就直接彈了出來,視頻載入成功之後方逸天面前的電腦屏幕上呈現出了莫妮卡那讓人窒息的臉蛋以及讓人血脈賁張的身材!

90—60—89的堪稱魔鬼的傲人身段無論是用何種挑剔的目光去審視都是絕對的性感火爆,莫妮卡依舊是一身辦公室女郎的打扮,身上襯衫的領口微微敞開,不過那微露出來的冰山一角讓人看了一眼都要窒息!

「戰狼,是你嗎?你這個可惡的傢伙,為什麼拖了這麼久才聯繫我,可惡的混蛋!」

視頻上莫妮卡的聲音幽怨而又憤恨,一張魅惑的臉蛋誘人之極。

方逸天調整了下耳麥的音量,看著視頻中這個讓他真正變成一個男人的女人,她依舊是那麼的美艷高貴,高挑的眉毛,夢幻般誘人的大眼睛,堅挺的鼻子,豐滿潤紅的嘴唇,加上她身上那股冷若冰霜的氣質,活脫脫就是一個世間尤物!

這世上如果真有天使的臉蛋與魔鬼的身材結合而成的女人,那方逸天肯定是首推這個魅惑女神了。 小唐沒多說什麼,只是對著顧可彧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徑直的就往門外走去。

臨出門的時候,他又回過身對著顧可彧輕聲說道:「你先趕緊收拾一下,待會兒就躺在床上吃早餐吧,這幾天就不要做大動作了,好好養傷才是。」

顧可彧在小唐的照料之下吃過了早餐,她沒事可做,只能躺在床上把玩著手機,但是現在卻又沒有什麼心思看下去,她只想著江映寒趕緊進來,待會兒問個清楚才是。

她等了很久,終於到快要吃午飯時,客廳裡邊才響起了江映寒的聲音,還有小唐親切關心他的話語,緊接著顧可彧就感覺有人向著她的房間走了過來。

顧可彧放下手機坐直了身子等著江映寒進來,她想要待會兒問個清楚。

「你怎麼了?是有什麼事兒嗎?」

江映寒看著顧可彧正襟危坐的樣子,沒忍住笑了出來,最後緊挨著她床邊坐下,抬起頭問道:「你現在怎麼樣了?感覺好點了沒有?」

「你先別問我這個,我聽小唐說你現在要復出娛樂圈了?」顧可彧認真的看著江映寒問道。

江映寒的臉上沒有什麼太多的表情變化,就好像無所謂一樣,輕聲答了一句:「對,我已經發過微博了。」

「你現在打算復出,那想好沒簽哪一家的經紀公司嗎?我看評論下邊好多經紀公司都對你拋出橄欖枝了呢。」

顧可彧之前之所以激動,是因為她不確定江映寒接下來真的會在國內進行活動,得到他本人的親口確認之後,這才放下心來。

江映寒點了點頭,表情既嚴肅又正經的看著顧可彧說道:「我不打算簽約其他經紀公司,我想簽在你的工作室里。」

「啊?我的工作室?你想好了嗎?」

江映寒恐怕是做過深思熟慮的,得到顧可彧的反問之後,他一點沒有覺得好笑,只是認真的點了點頭,眼神極其堅定。

「不是,你為什麼要簽約我的工作室呢?這邊剛成立時間不長,而且也沒什麼競爭力,你簽過來恐怕不會得到好的資源的。」

顧可彧很是疑惑,畢竟憑著江映寒的影響力,在國內隨便簽一家經紀公司都能得到相當好的待遇,她的工作室之前只不過是為了給自己規避風險,如果去幫助其他藝人,恐怕還是有些問題的。

「你說的這些我都有考慮到,但是我真的不想再簽約到其他的經紀公司了,只要一和他們簽約了,我就感覺自己像是被束縛住了一樣,根本就沒有什麼自由。

但是我一個人出來打拚又有很多細節工作,會比較麻煩,所以最後我覺得還是加入你的工作室最合適,而且同你一起合作我也最放心了。」

江映寒坐在床邊半靠在牆壁上,說的很隨意,臉上的表情卻非常認真。

顧可彧點了點頭,覺得他說的這些話都有些道理,畢竟之前那個經紀公司就很是折磨人,江映寒有了那次經歷之後,恐怕不會像體驗第二次了。

雖然自家的工作室現在發展規模還比較好小,但是相對那些經紀公司來說,能夠給到江映寒足夠的自由,而且不會去束縛他,像之前那種坑藝人的行為更是不會發生,對於他想復出來說,恐怕也算是一個相當妥當的選擇了。

「那行,你要是這麼想我也覺得不錯,那你就直接簽到我的工作室下邊吧。」顧可彧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

江映寒沒多說什麼話,只是轉過頭看著顧可彧露出了笑意。

「那這件事情咱們就這麼定下來了,我這邊會讓小唐趕緊幫你找找有沒有合適的通告和劇本。」

顧可彧轉過頭對著客廳那邊大聲的吼了一句,小唐立馬就火急火燎地沖了進來。

「怎麼了可彧,你是有什麼事兒嗎?」

小唐一進來就對著顧可彧房間四處掃視著,像是要把什麼危險給排除在外一般,但是看了半天他也是一頭霧水。

小唐這傢伙平日里什麼地方都好,就是有些風風火火,做起事情來感覺像是要炸掉地球一樣。

「你在外邊幹什麼呀?我不過是叫你一句,你這麼激動做什麼?我叫你進來是想讓你幫江映寒找找有沒有什麼好的劇本,他以後就是咱們工作室的一員了。」

「真的嗎可彧?太好了!我們工作室這下真的是要出名了!」

小唐聽到顧可彧確定的話之後激動的不得了,整個人都忍不住想要在現場跳起舞,更是挑起了自己那個許久不見的蘭花指。

荏苒舊時光 顧可彧只是無奈的對他笑了,小唐最近可是挑起了工作室的大梁,一時激動忘形才會露出自己那個招牌式的動作。

「是真的,比金子還真,你接下來就需要多留意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的劇本,咱們接下來之後就給江映寒,為他的復出做準備。」

「你放心,這個事情就交給我,我一定會挑最好的劇本!」

顧可彧和江映寒對於這件要簽約工作室的事情還比較坦然,只是小唐自己激動的有些忘我了。

小唐很快就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了,江映寒更是和顧可彧沒有邊際的閑聊,最後他更是好心的提醒顧可彧身上有皮外傷,適當的運動能夠加快康復。

雖然上次骨頭裡邊也受了不少的輕傷,但是顧可彧在客廳轉悠了一陣之後,也慢慢適應了疼痛感,覺得身上沒有像之前那種不適。

重生之家有惡少 因為生病的緣故,她這幾天也沒有什麼工作,正好閑在家裡和江映寒閑聊,他們兩個人正在陽台邊上聊著以前的事情時,突然就聽見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響聲。

小唐趕緊從房間裡邊躥出來把門打開了,只看見陸季延滿臉慌張的沖了進來。

「顧可彧!你現在怎麼樣了?」

陸季延的目光很快就鎖定到了顧可彧身上,衝上前來之後,一把把她攬在了自己的懷中,又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才覺得把心放到了肚子裡面。

陸季延遲來的關心,讓顧可彧整個人都像是徜徉在冬日的暖陽中一般,她反手握過陸季延的手掌對著他輕聲笑著說道:「我沒事兒,我現在好著呢。」 「莫妮卡,最近發生了不少事,所以遲遲沒有聯繫你,你還好吧?」

方逸天低沉著聲,說道。

「不好,一點都不好,心情簡直是糟透了!」莫妮卡艷美無方的臉上呈現出少有的嬌嗔之意,又惡狠狠的加了句,「都是你害的,上次你電話都不給我留一個,給你發E-mail你又不回,可惡!」

方逸天低頭苦笑了聲,再度抬起頭的時候他目光一怔,苦笑說道:「嗨,莫妮卡,我想你襯衫的領口已經夠低了,不用再解開紐扣了吧?」

視頻中的莫妮卡莞爾而又魅惑之極的一笑,毫不因為方逸天的話而停下手中的動作,隨著一顆紐扣的解開,一大半蹦先出來,那種視覺效果絕對是震撼之極的。

接著,莫妮卡萬千風情的撩了撩披散在肩上的那絲灰褐色的秀髮,加上她雙眼中的魅惑神色,以及那火暴性感的身段,絲絲魅惑入骨的風情在不經意間展現得淋漓至盡,性感魅惑中透露著一絲的妖嬈,光是看著視頻就已經讓人難以自持更別說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了。

方逸天的咽喉一陣乾渴,湧起了一陣衝動,腦海中不禁浮現出跟這個魅惑女神度過的那段美妙刺激的時光,那時候真是堪稱瘋狂啊!

莫妮卡似乎是很滿意方逸天的表現,她小有得意的一笑,更是艷光四射,她承認她剛才那麼做就是要故意勾引方逸天的,誰叫這個混蛋一離開她就是一年多的時間呢!

「不給你看了,哼!」莫妮卡看到已經成功的挑起了方逸天的內心慾望之後便把身上襯衫的紐扣扣上,接著她臉色變得嚴肅認真起來,說道,「戰狼,我知道你找我肯定是有事,有什麼事就快說吧,我會儘力幫助你的。」

方逸天收斂心神,深吸口氣,心中暗暗感激著莫妮卡,他心知莫妮卡為了他是什麼事情都願意去做的,她也懂得分清事情的輕重緩急。

「莫妮卡,前段時間,黒十字組織找上來天海市,目的就是針對我。」方逸天點了根煙,深吸一口,淡淡說道。

「什麼?黒十字組織?你、你沒事吧?」莫妮卡的玉容一變,忍不住驚聲問道。

「我要是有事了還能坐在這裡跟你視頻嗎?」方逸天淡淡一笑。

莫妮卡輕吁口氣,說道:「我還想跟你說呢,前陣子黑十字組織中一個高層人物被殺,現場也是留下『戰狼之手』的血跡字樣,跟前幾起的案件一模一樣,都是出自同一個人之手,卻是沒想到黑十字組織這麼快就找上你了!還有黑手黨,東瀛山口組……天吶,戰狼,要是這些勢力組織都去找你那可如何是好?你會很危險的!」

「沒事的,你放心吧,我的安全你不用牽挂!我認識黑手黨的現任家族族長,關於跟黑手黨之間的誤會我會親自聯繫這個族長跟他解釋。至於山口組……」說到這方逸天眼中精光一閃,冷冷說道,「我並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目前關鍵的是黑十字組織已經確定了我所在的城市位置,這是個非常瘋狂的組織,因此我要你近期收集調查黑十字組織的相關動態,一旦有什麼異常你及時聯繫我便可以了。」

莫妮卡聞言後點了點頭,說道:「好的,戰狼我會竭盡所能的截斷獲取黑十字組織近期的動態資料,有什麼發現我會告訴你!可是,我真的很擔心你!要不這段時間你過來我這邊避避風頭吧,在幽靈組織的基地內沒有任何人可以找得到你,就算是找到了也敢輕易的闖進來,丹尼爾老大也希望跟你再次見面呢。」

方逸天沉默半晌,淡淡說道:「帶我向丹尼爾問好,放心吧,會有見面的機會的。不過躲得一時躲不了一世,況且,真正要對付我的並非是這些組織,而是那個暗中栽贓嫁禍於我的人!」

「這麼說你已經知道這個暗中假扮你的身法不斷殺人給你背黑鍋的人是誰了?」莫妮卡眨巴這一雙魅惑的大眼睛,問道。

方逸天徐徐吐出口煙霧,並沒有證明回答,而是低沉的說道:「你收集黑十字組織的資料同時,也給我調查一下銀狐近期的動態,最好查出她在那個地方。」

「銀狐?你是說國際殺手聯盟的第一殺手銀狐?」莫妮卡險些驚叫出聲來。

「對,就是她!」 影帝是個嗲精 方逸天眼中精光閃動,低沉說道。

莫妮卡深吸口氣,說道:「Mygod,戰狼,近期內在各大勢力組織中製造血案嫁禍你的人就是銀狐?」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是她沒錯,所以儘可能的查出她的動態以及目前的位置所在。」

「戰狼,銀狐身為國際殺手聯盟的第一殺手,那可是很恐怖的,你、你會不會有事?」莫妮卡又擔心的說著,一雙魅惑的眼中儘是擔憂之色。

「有事?哈哈,放心吧,只要給我一個她確定的位置,我會親自找上她,把她騎在身下!」方逸天彈了彈手中香煙的煙灰,不以為然的說著。

這句話,立即換來了莫妮卡一記幽怨之極的目光,她狠狠地說道:「戰狼,我不許你上她,哼!」

方逸天一怔,忍不住失聲笑了起來,說道:「莫妮卡,你還真是幽默,隨口說說而已!好了,就先這樣吧,我下了!」

「等等,你不許走!」莫妮卡連忙叫住了方逸天,而後她輕輕的咬了咬她那豐滿柔潤的下唇,臉上儘是嬌媚之色,眉梢間更是染上一抹春情,接著她輕輕而又語氣嫵媚的說道,「戰狼,上次你答應我,下次你要跟我在視頻里做……做那個的!」

方逸天身體一僵,臉色一陣古怪。

方逸天並不是傻子,因此他聽著莫妮卡一張散透著魅惑之美的俏臉上羞紅著,彷彿是輕吟般的聲音說出要跟他在視頻做那個的時候,他早明白了這個性感尤物的意思。

說起來,在視頻里跟莫妮卡瘋狂的玩著之前也不是沒有經歷過,次數只有兩次,倒也不多,不過每次都是那麼的刻骨銘心,只因莫妮卡投入其中的時候太瘋狂誘人了!

莫妮卡看著視頻中方逸天那張略顯猶豫的臉色,她嬌吟一聲,說道:「戰狼,滿足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你……」 面對著莫妮卡的款款深情,方逸天深吸口氣,說道:「好吧,我也很想你!」

莫妮卡聞言后心中一喜,特意走過去把房間里的窗帘拉下,門口反鎖了,再走到視頻攝像頭前時她一雙魅惑的眼睛中充滿了濃濃的春情與嫵媚。

她那張魅惑十足的俏臉上忽然綻放出一絲極具挑逗意味的媚笑,而後性感的柔舌輕探出來,在她那性感豐滿的紅唇上輕添一番,口中發出了若有若無的呻吟叫聲:

「戰狼,親愛的,我需要你……噢,來吧,親愛的,用你最粗暴的方式來對待我吧,我只屬於你一人……戰狼,我要,我要……」

莫妮卡輕輕的嬌喘著,雙手慢慢的將她身上那件襯衫脫了下來……

方逸天的情緒也變得高亢了起來。

「戰狼,我想你……戰狼,我要看你的身體!」莫妮卡臉上潮紅一片,眼中媚眼如絲,嬌吟的說著!

渾身燥熱之下,方逸天把上身的衣服脫下,露出了一身結實強壯蘊含著爆發力的身體!

莫妮卡隔著電腦屏幕,撫摸著方逸天裸露的上本身,雖說並沒有能夠親手的撫摸,不過這已經讓她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很快,莫妮卡在視頻中已經是一絲不掛。

……

幸好蘇婉兒已經沉沉入睡,要不然,看到眼前這幅模樣肯定是掩面奔跑,都不好意思看著。

良久,莫妮卡才緩緩睜開了她那雙魅惑的雙眼,沖著視頻中的方逸天展顏一笑,眼中略微閃過一絲嬌羞之色。

「戰狼,你又帶給了我一次美妙的感覺,如果你真的就在我身邊那麼就更加完美了!」莫妮卡幽幽說道。

方逸天深吸口氣,平吸起伏跳動的心情,說道:「莫妮卡,知道我為什麼對你念念不忘嗎?因為你的瘋狂,我很想這一刻能陪在你身邊!」

莫妮卡聞言后臉上一陣高興,不過口中卻是嬌嗔的說道:「哼,才不信你的話呢,如果你想我那你為什麼不來找我?你知不知道,為了你,這一年多來我都沒有找過別的男人,你怎麼賠償我?」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賠償?哈哈,大不了有機會了三天三夜分秒不停的補償你,好吧?」

莫妮卡臉色一紅,說道:「不夠,我要一個月,不,一年,十年……每天你都要陪著我才行!」

「咳咳……那我遲早都要被你吸干!」方逸天點了根煙,笑著說道。

「我就是要吸干你,誰讓你一走就是一年多,而且還沒有任何的消息,想起這事我就生氣!」莫妮卡氣呼呼的說著。

對此,方逸天心中也是一片歉然之意,莫妮卡如此美麗性感的女人,而且又是身處在暴亂野蠻的幽靈組織中,裡面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暗暗覬覦著莫妮卡的身體,要不是有幽靈組織的老大丹尼爾擋著,只怕莫妮卡這樣的女人早就被那些覬覦的男人採取各樣的手段霸佔而去。

丹尼爾是個很重情義的老大,方逸天救了他一命,他一直銘記在心,他也知道莫妮卡是方逸天的女人,因此在組織中他對莫妮卡也是格外照顧,曾有幾個公開出言調戲莫妮卡的傢伙都被他無情的打斷了雙腿。

基於丹尼爾的護罩,莫妮卡才能在幽靈組織中一直相安無事。

饒是如此,這一年多來莫妮卡過得也很苦,這一切方逸天也不是不知道,因此他心中才會那麼的歉然。

「親愛的,放心吧,總有一天,我會把你接到我的身邊!」煙霧繚繞下,方逸天的臉色堅毅之極,語氣緩緩的說著,卻是透著堅定決斷之色。

莫妮卡聞言后臉色一怔,反應過來之後眼中閃過一絲欣喜激動之色,接著,她的雙眼似乎是微微濕潤起來,不過她的臉上卻是蕩漾的欣慰的笑意,說著:「戰狼,聽到你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不管以後的事情如何,你這句話讓我之前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我愛你,如果你不能來找我,或者我們不能在一起,我以後也許會找個男人嫁了,但是,你始終是我唯一愛過的男人!」

逆行的白衣天使 方逸天笑了笑,悠閑而淡然的說道:「我勸你不要找個男人嫁了,否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