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低估了對手。 黃然和櫻花兩個人互相的看著對方,櫻花這個時候也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東洋刀。而黃然看了看自己的軍刺,臉上依然掛著淡淡的微笑。

櫻花的動作很優雅,好像一個小姑娘,刀慢慢的露出本來面目。古樸的刀柄,而刀刃上露出絲絲的寒光。櫻花輕輕的撫摸著刀刃,臉上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刀名正陽……」櫻花慢慢的握住刀柄,然後慢慢的說道。

「無名軍刺……」黃然笑著說道。櫻花也隨即點了點頭……

「你很強……」櫻花這個時候靜靜的說。

「你也是,不過我肯定你要不了我的命……」黃然慢慢的說到。

「那就試試看……」櫻花笑著說,語氣裡面充滿了平靜。

「呵呵……」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櫻花動了,正陽刀劃過一道寒光,而黃然也動了,軍刺沿著一個神秘的軌跡。黃然和櫻花的動作很快,黃然的動作就像一條毒蛇,每一次都是最兇險的地方。而櫻花就好像一個美麗的舞者,就連刀書都充滿了美麗。

真氣在身體裡面運行,黃然臉上布滿了平靜。此刻他心裡對櫻花也產生了佩服,刀術更是了得,雖然看起來很漂亮,但是其中的兇險恐怕只有黃然才能體會到。

櫻花雙手握著刀,快速的劈砍著。看似緩慢的刀其實快如閃電,黃然手中的軍刺更是迅速,身體猶如一條毒蛇一樣,不斷的扭曲。

「鐺……」兩個人迅速的分開,黃然看了看手中的軍刺,特種鋼材製作的軍刺竟然被砍出了許多豁口,黃然抬頭看著櫻花的刀。還是那個樣子,一點痕迹都沒有……

「好刀……」黃然笑著說。

「好功夫……」櫻花慢慢的說。

「你殺不了我……」黃然輕輕的說。他們彼此都清楚,兩個人實力平等,誰也不能把誰怎麼樣。

「我必須殺了你,這是我的任務……」櫻花慢慢的說。

「那麼你註定要完不成任務了……」黃然嘴角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未必……」櫻花這個時候臉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這個時候一道寒光劃過,黃然身體快速的躲開。但是還是沒有躲掉,胸口出現幾根細細的銀針。黃然突然感覺胸口有點麻……

「呵呵,太子不愧是太子……」這個時候一個漂亮到極點的女人走了出來,雖然是晚上,但是那雙充滿魅惑的眼還是讓黃然愣了一下。

禍國殃民,這是黃然對眼前這個女人下的定義。櫻花這個時候滿臉笑容的看著黃然,然後慢慢的說:「我說了,未必……」

「呵呵,冷鳳,沒想到你會跟櫻花聯手,這可不是你的做事風格啊!」黃然看著眼前的兩個人,慢慢的說到。

「呵呵,誰說我和他聯手了,我只不過找一個最合適的時機殺了你罷了!我是殺手,你不要忘記哦!」冷鳳笑著,兩隻眼睛看著黃然,想透過黃然那兩隻烏黑的眸子,看穿他的心底,卻失敗了。

「呵呵,你以為這樣你們就能殺我了嗎?」黃然看著兩個人,慢慢的說到。

「呵呵,我知道太子你不容易,我的銀針上面沒有什麼毒藥。裡面的藥物就是暫時封住你的真氣,只有一個小時時間。但是這已經足夠了,沒有真氣,你以為你能逃得掉嗎?」冷鳳笑著說。黃然聽到這話立刻試著運行自己的真氣,發現自己的真氣完全消失了,臉色一變,兩隻眼睛狠狠的看著冷鳳。

「呵呵,沒辦法,誰讓你太子命值錢呢!」冷鳳笑了笑,然後伸出自己的那雙手,輕輕的活動著。

「呵呵,記住千萬不要落在我的手裡面,這樣漂亮的女人,落在我手裡面,我可不會客氣的!」黃然此刻輕輕的笑了笑。

「你沒機會了……」櫻花這個時候笑著說到。話音還沒有落,黃然就動了,身體快速的後撤,就好像一頭髮瘋的獵豹,快速的向樹林衝去。而櫻花的動作更快,一刀直接劈了下來。冷鳳也快速的攻了上來。

黃然感覺後背一痛,但是動作並沒有停下來。雖然封住了自己的真氣,但是自己的實力並不靠真氣,肉體力量才是自己的本錢。

櫻花和冷鳳都沒有相到黃然真氣被封動作還這麼迅速。轉眼間黃然就鑽進了大山裡面,冷鳳和櫻花也追了進去。當三個人都進去以後,一道身影也隨之鑽了進去……

黃然快速的在樹林裡面穿梭著,後背火辣辣的。挨了櫻花一刀和冷鳳一爪,這個時候黃然的精神力快速的向傷口處跑去,黃然感覺後背一涼,那種火辣辣的感覺慢慢的消失了。後背涼颼颼的,傷口竟然慢慢的止住了血。

櫻花和冷鳳兩個人快速的追著,黃然的速度明顯落後他們一分,此刻黃然的臉上也有點焦急了。一個櫻花就更難纏的,而又出現一個不次於櫻花的冷鳳。自己根本就沒法抵抗……

「嗖……」一道風聲劃過,黃然迅速的躲開。幾枚忍著鏢釘在黃然旁邊的樹上。櫻花此刻在樹上來回的跳動,動作顯得更加詭異了,看著前方的黃然,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黃然在樹林裡面快速的鑽著,而冷鳳就好像一條毒蛇一樣。身體異常的柔軟,快速的接近黃然。黃然這個時候突然停了下來,前方櫻花微笑的看著自己,而自己的後方冷鳳則好奇的盯著自己。黃然慢慢的抽出自己的軍刺,臉上已經恢復了平靜。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慢慢的舉起自己的軍刺,眼睛盯著櫻花。身體突然動了,軍刺直接向櫻花刺去。而櫻花也快速的抽出自己的刀,直接劈了過來……

黃然沒有一絲閃躲,手裡的動作更快一分,臉上露出凝重的表情。櫻花看著刺過來的軍刺,一咬牙快速的劈了下去。黃然此刻身體突然異常的扭動,本來劈在頭上的正陽刀落在黃然的肩膀上,而黃然的軍刺卻刺進了櫻花的胸口。

正陽刀落在黃然的肩膀上,竟然沒有把他的肩膀劈開,正陽刀緊緊的卡在肩膀裡面,鮮血猶如泉水似地流了出來。黃然的臉色蒼白,但是臉上卻露出了微笑,櫻花那張俊美的臉不停的顫抖,身體也不停的晃動著。然後努力的低著頭看著自己胸口的軍刺,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為……什麼,你不……可……能躲……開的,為……什……么……」櫻花努力的說道,語氣裡面充滿了不甘。

「因為我是太子,我的實力不來自真氣,而來自身體,我的身體,不能用常人的眼光來看我……」黃然輕聲的在櫻花耳邊說道。

「我……輸了,我們……本來……可……以……做朋……友……的。」 此情可待:總裁戀人不聽話 櫻花努力的笑著。

「下輩子吧……下輩子我們做朋友……」黃然臉色蒼白的說著,情投意和,卻註定沙場相見,未必不是一種悲哀。

櫻花笑了笑,身體慢慢的軟了下去。櫻花死在低估對手的問題上,按照原理自己的到劈在黃然腦袋的時候,黃然的軍刺才能接觸自己的身體。把黃然劈死自己最多也就是受傷,但是結果卻相反……

黃然看著倒下去的櫻花,他慢慢的拔出自己肩膀上的正陽刀。努力的轉過身來,冷鳳正坐在樹榦上,好奇的看著黃然,兩隻眼睛瞪的圓圓的,像一個乖寶寶似地看著黃然。

「為什麼剛才不動手呢!」黃然慢慢的坐在地上,看著冷鳳慢慢的問到。冷鳳這個時候跳了下來,看著黃然,黃然此刻心裡則充滿了無奈,看樣子今天註定要死在這個荒山野嶺了,不過就算註定要死,黃然也不想束手就擒。

冷鳳從上向下的打量著黃然,然後神秘的笑了笑。轉身消失在樹林裡面。

「呵呵,記得欠我一條命啊!我還會回來殺你的,嘿嘿……」樹林裡面傳來冷鳳的聲音,聲音裡面竟然充滿了調皮。黃然看著冷鳳消失的方向,然後搖了搖頭。

冷鳳放了黃然,也放了她自己一命。就在不遠處,一個渾身黑色衣服的人正認真的觀察著一切,看到冷鳳離開,他的身影也慢慢的消失……

黃然慢慢的坐在那裡,精神力這個時候慢慢的運行到自己的肩膀,慢慢修復著受傷的肩膀。時間一點點過去了,黃然突然感覺身體裡面又恢復了真氣,真氣慢慢的運行著,精神力這個時候也加入其中。黃然快速的回復著。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黃然睜開了眼睛。慢慢的站了起來,手裡拿著正陽刀。看著躺在一邊的櫻花,然後慢慢的把櫻花抱了起來,走了出去……

山腳下,黃然把櫻花放在枯枝上面,整理了一下櫻花的衣服。然後點著了那些枯枝,看著大火中安詳的櫻花,黃然默默的祈禱著。雖然是敵人,但是櫻花卻贏得了黃然的尊重。櫻花隨風而去,黃然拿著正陽刀慢慢的走進了都市……

而這個時候張青他們那些人,也慢慢的回到自己隱藏的地方,明天湘江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一天,這麼多兇殺案,夠那些警察忙一段時間的。

「隊長,你受傷了……」張青看著屋子裡面的黃然,驚訝的說道。

「沒事,你們怎麼樣……」黃然笑了笑說。

「全部解決了,一共五百一十二人,兄弟們可是忙了一晚上才搞定……」張青興奮的說。

「大家辛苦了,把猴子他們幾個留下,其他人明天回去吧!湘江暫時不會有人來了……黃然慢慢的說。

「好的隊長……」張青點點頭,黃然笑了笑,慢慢的走出了房間,消失在黑夜中。 第二天早上,湘江的市民就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氣息,本來應該熱鬧非凡的湘江街頭,現在卻已經戒嚴。到處都是全複式武裝的警察,飛虎隊的直升機在天上來回巡邏。就連駐湘江的部隊都出動了很多。

辣媽當家 所有的市民都謹慎的走著,一具具屍體從酒店、草叢、下水道……裡面抬出來,死的方法也不一樣。而早間新聞更是讓市民都不敢出門……

「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早上好。歡迎收看早間新聞,據最新消息,昨天夜裡在湘江出現了大批的兇殺案,到目前為止,警察已經找到了四百多名屍體。通過警察的調查,這些人裡面大多說人都是被通緝的通緝犯,至於這些人為什麼被殺,現在還在調查之中……」黃然坐在沙發上,穿著潔白的睡衣,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身上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有臉色有點蒼白。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幕,黃然這個時候都有點緊張。那個時候,他才知道活著原來是這麼好的一件事情。他也再一次知道了實力的重要性。

張穎和柳晴他們一些人已經去學校了,只剩下黃然自己呆在屋子裡面。電視裡面繼續播報著湘江的事情,黃然看了一會兒就回到自己的屋子休息了!

「小傢伙,這次事情可是鬧得不小啊!要不是我這個老傢伙硬著臉面,小傢伙還不知道有多少麻煩呢!」依然是那一身軍裝,中年人笑著說。

「呵呵,這傢伙就是膽子大!這次還真夠狠得,龍牙果然名不虛傳啊!據我了解原來那些人實力也就一般,現在他們的實力,可是相當了得啊!」金龍笑著說。

「對啊!小傢伙有太多的秘密我們不了解!沒想到他對訓練部隊還有一套啊! 隱婚萌妻:錯惹天價老公 找個機會讓他來北京吧!」中年人慢慢的說。

「恩,我會儘快安排的……」金龍笑著說,嘴角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對於黃然,金龍還是很喜歡的。

「報告將軍,櫻花死了……」年輕人慢慢的說著。

「我知道了,下去吧……」這位年紀有點大的老人,疲憊的說著。

「嗨……」年輕人慢慢的退了下去,老人這個時候看著牆上的畫,眼睛裡面充滿了傷心。兩滴淚水慢慢的從臉頰劃過……

湘江事件,引起了很多國家的關注,但是反應最大的還是在地下社會裡面。殺手界,幾乎所有的殺手都認真的思考著這件事情,那些前去刺殺黃然的殺手,一個個都死了。黃然的賞金越來越高,卻沒有一個殺手願意去。誰也不像把名丟在那裡,他們是買命的,但是卻不想把自己的命丟了!

「呼……」黃然輕輕的舒了一口氣,然後慢慢的站了起來。然後走到窗戶旁邊,看著遠處的大海,黃然不禁入了迷,什麼時候自己的實力能向著無邊無際的大海一樣,那麼這個世界上將不會再有任何人能威脅到自己。

手機這個時候突然響了,黃然輕輕的拿起來,看著號碼,臉上也露出笑容。

「小傢伙,這次動作可是不小啊!」金龍那個獨特的聲音響起。

「呵呵,我也沒辦法啊!人家都殺到家門口了,我在不反抗,我就成了人家的盤中餐了。」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恩,對了!有時間來一趟北京吧!」金龍慢慢的說道。黃然聽到這話想了一會兒,然後笑著說:「好,這邊暫時沒有什麼事情了!我就去一趟北京吧!正好我想建立一家科技公司,順便把這個事情給辦了!」

「好,到時候我接你!」金龍慢慢的說著。

「恩,我今天去訂機票,明天上午去北京……」黃然慢慢的說。

「恩,那就這樣吧!有什麼事情到時候再說吧!」金龍說完告別了一聲,就掛斷了電話。黃然看著手機,慢慢的笑了。

「我明天要去北京……」中午的時候黃然慢慢的說著,三個女孩都抬起頭看著黃然。黃然繼續的吃著飯。

「哦,路上小心一點……」柳晴笑著說。

「你去幹嘛……」張穎看著黃然,一副疑問的表情。

「恩,我也想知道……」龍雅琪同樣點頭的說到。

「我給你們說過的,我要建立公司,去北京是要商討建立公司的事情……」黃然慢慢的說。

「你還不正經,你有四千億美元,這話你信嗎?」張穎撇了撇嘴,笑了笑。

「給你,賬號你自己差!」一張精美的銀行卡呈現在張穎的身邊,那是一張瑞士銀行的豪華貴賓卡,只有超級富豪才可能擁有的。

張穎看著這張卡,看了看黃然,然後慢慢的問道:「密碼多少……」

「333222」黃然隨意的說道。

張穎猛的站了起來,想自己的卧室跑去,龍雅琪也放下自己的筷子跑了過去。柳晴看著兩個人,又看了看黃然,笑著說:「你就不能不忽悠他們兩個人啊!」黃然聽了笑了笑。

「啊……」張穎和龍雅琪的聲音傳了出來,好像經歷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似地,柳晴聽到立刻放下自己的筷子,向張穎的卧室跑了過去。

推開門,看見兩個人正目瞪口呆的看著電腦屏幕,一個個臉上布滿了驚訝的表情。柳晴好奇的走了過去,電腦屏幕上顯示著一串數字。

「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億、十億、百億、千億……」柳晴慢慢的說著。後面那個小小的四字是這麼扎眼。

「四千億……美金……」柳晴慢慢的問道,好像在證明自己不是在做夢似地。

「對……」龍雅琪慢慢的點點頭。這個時候張穎突然站了起來,快速的向門外走去,柳晴和龍雅琪也快速的跑了過去。

黃然慢慢的吃著飯,三個女孩坐在他的對面,一個個瞪著眼睛看著自己。黃然抬起頭,看著三個人。然後笑了笑說:「怎麼了……」

「你難道不該給我們解釋一下嗎?你到底是什麼人啊!」張穎這個時候表情嚴肅的說。

「我能是誰啊!我是黃然啊!」黃然笑了笑。

「我知道你是黃然,我是問你是什麼身份,你別說你是普通農民家的孩子。這麼多錢,你就是解釋你是比爾蓋茨的兒子,那也不顯示!」張穎慢慢的說,龍雅琪和柳晴慢慢的看著黃然。此刻的黃然讓他們摸不清,突然間她們好像對黃然一點都不了解。

「呵呵,那些錢啊!是我自己賺的!」黃然慢慢的說到。

「你自己賺的……」柳晴這個時候驚訝的問道。

「怎麼可能賺這麼多啊!」龍雅琪也驚訝的問道。

黃然慢慢的坐了起來,放下手中的筷子。看著三個人,三個人都盯著黃然看,一個個表情嚴肅。

「呵呵,我說我是天才你們信嗎?」黃然慢慢的問到。

「信……」三個人齊聲的說到。

「這些錢是我賺的,至於我為什麼有這麼多錢,我怎麼賺的,你們就不要問太多了!有些事情,不是你們應該知道的!還有什麼事情要問的啊!」黃然慢慢的說道。

「有……」張穎突然說道。龍雅琪和柳晴都好奇的看著她,不知道她還想問什麼。

「說……」黃然笑了笑。

「嘿嘿,既然你賺了這麼多,是不是該給表示一下啊!」張穎這個時候突然開心的說道。

「呵呵,你想要什麼啊!」黃然這個時候也輕鬆的說到。

「我想要一輛最新版的法拉利跑車……」張穎笑著說。

「沒問題……」黃然點點頭。

「我也要……」龍雅琪這個時候大聲的說著。

「哦,你要什麼……」黃然看著龍雅琪,慢慢的問道。

「我不要法拉利,我要最新版的悍馬……」龍雅琪慢慢的說著,三個人聽到龍雅琪的要求都看著龍雅琪,龍雅琪好奇的看著三個人。

「也沒問題,呵呵!柳晴你要什麼啊……」黃然笑著說。

「我還是不要了吧!我什麼都不缺……」柳晴笑了笑說。

「哎呀,柳姐姐,你就別客氣了!他賺這麼多,狠狠的宰他一頓……」張穎這個時候看了看柳晴,又看了看黃然狠狠的說。

「是啊!晴兒,不用客氣的!」龍雅琪也拍著自己的胸脯說到。

「呵呵,你想要什麼,說吧!算我送你的禮物……」黃然笑著說。

「啊!還是算了吧!」柳晴確實不想讓黃然為自己花太多的錢。

「呵呵,說吧!我的錢還不跟你的錢似地啊!不用客氣……」黃然笑了笑。聽到這話柳晴臉蛋一紅,然後笑了笑。

「你送我一個大娃娃吧!要漂亮一點的,可愛一點的!」柳晴笑著說。

「啊……」龍雅琪和張穎同時大聲的喊了出來。黃然看著柳晴,然後笑著點點頭,還是這丫頭最好啊……

下午的時候,黃然被三人拉著出去買衣服了!既然去北京,那穿著一定要正規吧!三個漂亮的女孩,拉著一個男孩。在服裝店逛著。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雖然黃然戴著墨鏡,但是那種魅力是遮擋不住的。

黃然一次次的從試衣間走了出來,三人看了看,然後搖了搖頭,黃然低著腦袋繼續。而周圍的女職員看到黃然,眼睛都綠了。三個女孩不滿意,但是他們可是能看的出來,那些衣服穿在黃然的身上,簡直就是為他量身定做的。黃然還真是一個衣服架子啊!

逛了大半天,終於買來幾套衣服,這一次黃然真是體會到了和女人逛街的苦了。真是太受罪了,及時自己這麼強悍的身體都感覺有點累,而三個女孩卻依然精神抖擻的逛著。這不知道他們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精神力…… 「這一陣子你不要出去,就留在家裡,我會派人給你送吃的。」古廣利也想到唐小芯對這件事不會善罷甘休,要是萬一歪打正著,真的將阿豪給抓到了,那所有的事情都會變得很棘手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東三角?」

「現在還不是時候。」古廣利也只能給他這個答案。

阿豪心情很低落,總覺得自己被困在了這個地方,想出出不去,想走也走不了。

另外一邊,當席錦琛從吳海生嘴裡得知,俊哥兒和小檸檬差一點就要被阿豪綁架一事,他很生氣,但他也知道,能走到這一步,大部分原因都是因為古廣利,古廣利肯定也是對自己有所懷疑了。

這個阿豪一定要儘快抓到才行。

……

第二天,一大早,宋多金給唐小芯和席秋怡送去早飯。

宋多金知道小檸檬已經退燒了,一直擔憂小檸檬的心瞬息間也恢復了輕鬆。

辦理好出院手續,唐小芯由宋多金送回店裡。

而席秋怡就自己走回家。

一進家門,她就看見了杜美華,她跟往常一樣與杜美華打招呼。

杜美華眉間略透著一亮苦惱,目光與席秋怡對視,微微遲疑了一下,她又對席秋怡招了招手,「你先過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昨晚沒怎麼睡好,席秋怡眉梢間被疲倦覆蓋,內心是有點不耐煩,她腳步還是朝杜美華走去。

坐到了杜美華身邊后,她問杜美華到底是有什麼事。

「你打算什麼時候跟宋多金要一個孩子?」杜美華也不跟她拐彎抹角,直接就問了。

一聽,席秋怡秀眉一攏,眼底壓制著煩躁,「媽這件事你別管了,我自會有我自己的打算。」

「秋怡呀!你也不小了,你該為自己後半生考慮考慮了,五年前你都有做過一個孩子,要不這次你也再去做一個吧!」

「媽!」這次席秋怡眼中的厭煩很明顯,直直撞入了杜美華的眼,「我已經說了,這件事我會有我自己的打算。」意思就是你不要再管了。

「哼,你以為我想管啊,我這都是為了你好,你想呀,有的人家哪怕是親生的,都對父母不好,更何況宋拾元還不是你孩子,你哪怕對他再好,他都養不熟,就是一白眼狼,更別說要是萬一宋拾元在他長大以後,要是知道他的身份,你覺得這個家還有你的位置嗎?他肯定會想見一切辦法把你趕出,那你跟宋多金辛辛苦苦賺的錢不是都平白無故便宜了宋拾元了嗎?」

杜美華又還頗有道理地語氣跟席秋怡說,「媽是過來人,你無論如何都要生一個自己的親生孩子,對你後半輩子才有保障,媽也知道,可能現在就是你會比較辛苦,但為了以後,你不管吃多少都是值得的。」

聞言,席秋怡沉默了片刻,哪怕是她心裡也是跟她媽的想法是一致的,哪怕是她內心對宋拾元也有抵觸,可生孩子的事,不是她想生就可以生,想花錢去做一個孩子,就隨隨便便就能夠懷上的。

光是想到這些,她就開始覺得頭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