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唐氏集團。

當唐萱兒看完這條小道消息后,整個人都獃滯了,一臉震驚地看向林壞。

「小林子,你之前說有人要收拾雷大師,結果,他真被人收拾了……」

「而廢掉雷大師的人,也姓林,難道……」

林壞老神在在地端著茶杯,一臉得意。

來誇我呀,快誇我啊!

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大師,哈哈!

唐萱兒:「難道你跟那個林大師認識?你姓林,他也姓林,難道你們是親戚嗎?」

林壞:「……」

我……這……

這都已經這麼明顯了,唐萱兒居然還能想偏?

唉,不愧是他林壞的老婆啊,腦子果然跟他一樣不正常。

林壞:「沒錯,我們是親戚,他還是我親爹呢。」

「什麼!」唐萱兒大驚失色:「原來你不是你爸的親兒子啊?」

林壞徹底無語了。

他嘆了口氣:「你就當我跟你開了個玩笑吧。」

唐萱兒白了他一眼:「我就知道你在開玩笑。」

「以前也從來沒聽你說過,還認識這麼厲害的一個人物啊。」

「不過林大師這次出手替我們擺平了雷大師和武協,還要幫我們趕走那些圍剿者,怎麼也算是我們唐氏的恩人了。」

「唉,要是你能聯繫到他該多好,我們應該好好感謝人家的。」

林壞:「別聯繫了,他現在已經氣死了。」

唐萱兒:「嗯?他氣什麼?」

「不管了,我已經聯繫了龍華互娛的馮秋月經理,我讓她幫忙打聽一下林大師的聯絡方式。」

「現在我要去見一個很重要的大客戶。」

林壞皺眉:「公的母的?」

唐萱兒哭笑不得,哼道:「公的,而且還很帥很帥,怎麼了?」

林壞一臉不高興:「長得帥的男人都是禽獸,除了我。」

「噗嗤……」唐萱兒忍不住笑出聲來:「你這是吃醋了吧,瞧瞧你那點心眼,比女人還小。」

「放心吧,我又不是花痴,你要是不放心,就跟我一起去。」

林壞當然得跟着一起去。

很快,兩個人就到了目的地:鑽石酒店。

那個大客戶還沒來,林壞就先點了兩杯茶。

結果茶端上來才剛喝一口,那客戶就來了。

只見,一個西裝革履,戴着一副金絲邊眼鏡的青年男子走了進來。

那男子十分紳士:「不好意思,唐總,我來晚了。」

唐萱兒忙起身,笑着道:「沒關係,我們也剛來不久……」

「咦?」

「你……你是金在宇?」

男子淡淡一笑:「想不到唐總還記得我啊,連我名字都還沒忘。」

唐萱兒似乎有些激動,忙道:「我真的沒想到,你就是龍宇集團派來跟我談業務的業務員。」

「在宇,你現在混得不錯嘛。」

金在宇笑了起來:「說笑了,我不過是龍宇集團的業務經理罷了。」

紫筆文學 蕭炎五人一路狂奔,他拉著小舞的手,身邊環繞著教皇令、天使令、昊天令和雨燕令四塊令牌,每塊令牌都泛著光芒,一股股魂力波動擴散開來,將最高級別的求援信號發出去。

走了一段時間,並沒有遇到阻攔,可是這種情況,反而讓人擔心,很可能敵人已經做好了準備,前面任何一個地方都會是陷阱。&#29233&#21435&#23567&#9734&#35828&#32593&#9734&#87&#87&#119&#46&#73&#113&#85&#120&#115&#46&#67&#79&#77

突然,蕭炎覺得手上有一股阻力,小舞在後面低聲說道,「蕭炎!」

「我在。」

「嗯,你是武魂殿的人對吧!」

蕭炎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去,見到小舞低著頭,柔弱的身軀惹人憐惜,實話實說道,「是的,我是!」

「你要把我帶回武魂殿嗎?」

「……,對。」

「然後呢?」聲音很低,縹縹緲緲,不仔細聆聽都捕捉不到。

蕭炎看著兩人緊握的雙手,看著她低下的頭,昂頭望天,沉默了下來。

「對不起!」

「嗯……」

「天斗城內,武魂城外,我護你周全。」

「謝謝你!」

「相信我。」

是的,蕭炎還不夠強,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關於小舞,他能集合武魂殿的力量,讓她免受天斗帝國的威脅,但是,一旦進入了武魂殿,那麼小舞的命運就不是蕭炎所能保護住的了。

這取決於比比東和千仞雪,以及武魂殿所有高層人員的想法。

比比東是他的師傅,他不能也無力反抗,至於千仞雪,已經發生過雪清汐這件事,他本就過意不去,又如何能說的出口,請求她出面留下小舞。

殿內其他人更是如此,一眾封號斗羅,他憑什麼能說服大多數人,這件事根本做不到。

蕭炎眼珠子一轉,有了想法,將小舞交給其他任何人都不行,全大陸只有一個人願意保護她,那就是昊天斗羅,唐昊!

而且,昊天令有反應了,蕭炎把目光落在上面,精神力探出去,仔細感受它散發出的波動,有了,天斗城南城門。

蕭炎左手上昊天錘出現,從上面射出一道黃色的光芒,讓昊天令滴溜溜旋轉起來,速度不斷加快,接著又從指尖逼出一滴鮮血,落在昊天令上面,終於將大致情況傳了出去。

「我們繼續前進,把速度慢下來,路上注意陷阱,出發。」

一行五人重新趕路,沿途人來人往,一派熱鬧的景象,看起來安定祥和,繁華盛況,可是不知道危險藏在哪裡。

突然,小舞眼中充滿了金光,霎時間出現了警惕之色,忙出聲提醒道,「小心。」

話剛說完,五道人影呈扇形沖了過來,均是敏攻系魂師,好在並沒有魂聖,想來天斗帝國還沒有把人手調集好。

看到這幾人均是黑衣蒙面,不想暴露身份,蕭炎眼中殺意出現,心一橫,最終冷酷地吐出一個字,「殺。」

得了命令,兩位敏之一族的魂聖相互看了一眼,就決定要使用蕭炎給他們的秘密武器——藍銀槍。

身為敏之一族成員,他們空有速度,卻並沒有攻擊力,雖然憑著極高的速度,手上隨便拿把利器就有不錯的威力,可是普通的武器終究難以破開魂師的護體魂力,這才是最大的限制。

但是,有了蕭炎提供的藍銀槍,那情況就不一樣了,三十級魂尊的護體魂力隨便就能破開,再結合他們魂聖級別的速度,威力更上一層樓,面對敏攻系魂師脆弱的護體魂力,魂王以下可以直接瞬殺,魂帝可能有難度,不過,這幾人有足夠的警惕嗎?他們會防備敏之一族成員有足夠的殺傷力嗎?

兩位魂聖沖了上去,看起來一點凌厲之意都沒有,跟眾多輔助系魂師給人一樣的感覺,毫無威脅,而且對方几人好像也得到了消息,不管不顧,徑直衝向了蕭炎和小舞。

「如此愚蠢,那就去死吧!」

槍尖的寒芒出現,在空中滑過了一道紅色血線,無比妖艷、詭異,有著攝入心魂的誘惑力,帶走了人心,帶走了生命,兩次擦肩而過,四位魂帝當場斃命,死前還睜著眼睛,充滿了不解,「這不是敏之一族的人嗎?怎麼有能力殺人?」

可是,生命在不可避免的流逝,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答案了。

剩下的一位敏攻系魂帝並未發現異狀,在他眼中,蕭炎和小舞沒什麼戰鬥力了,剩下一個玉天恆速度堪憂,隨便就能繞過去了。

玉天恆見狀,第三、第四魂環開啟,身邊出現了無數小型的雷龍,正是在雷霆之怒加成下的藍點神龍疾。

雷龍鋪散開來,形成了一道大網,意圖阻隔一下,那人嘴角露出不屑,整個人撞入雷網中,下一刻,雷龍捕捉到了目標,正要群起而攻之。雷龍速度很快,但敏攻系魂帝的速度更快,連一息的時間都沒有停留,他就披著滿身的雷光衝破了雷網,那魂帝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破掉了藍點神龍疾,來到玉天恆面前。

玉天恆臉上絲毫未變,右手上雷光出現,龍爪狠狠劈下,儘管被隨意繞開,他眼中卻只有嘲笑和凝重,「真是蠢貨,隊友死光了都不知道,只是不知道兩位前輩使用的是什麼武器,威力竟然如此強大,得找個機會跟雁兒提一嘴,她今天正好回來,有機會去打探打探。」

蕭炎和小舞並無一點慌張,區區一個魂帝,真不算什麼,小舞等到那魂帝靠近,眼中射出金光,準確命中了他的眼睛,讓他陷入眩暈狀態,蕭炎手持藍銀霸王槍,槍出,指向了他的咽喉。

那魂帝最後時刻醒了過來,藍色的槍尖在眼中放大,死亡在逼近,他想要掙扎,想要改變軌跡,但是被小舞的精神攻擊所影響,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撞了上去,被刺穿了咽喉,痛苦、不舍、惋惜、留戀等等情緒皆隨著瞳孔的散大而消失,又一條生命消失了。

兩人眼神平靜,死亡並未在心中引起一絲波瀾,聯手之下,一位魂帝僅僅一招就能滅掉。

蕭炎收回了長槍,下了命令,「前面可能還有阻攔,轉向,往南方去。」

玉天恆眉頭一挑,覺得奇怪,南方遠離武魂殿,不過那裡好像有力之一族,是泰坦,他確實有可能出手幫忙,可單純憑一位魂斗羅,有什麼用?

不過他雖然心中想了這麼多,但動作可不慢,立即轉向了南邊,兩位魂聖自然如此。

在他們離開后,尖叫聲、吵鬧聲、嘶喊聲終於大爆發了,地面上突然多了五具蒙面屍體,嚇得路人心驚膽戰,這裡可是天斗城,印象中可從沒有這種事情發生過啊!

隨著五位魂帝的死亡和路人的喧囂,天斗城的平靜,徹底被打破了。

:。: 杜總很不合時宜的過來問道:「家主,這怎麼跟計劃中的不一樣,就這麼讓他們走了?」

在一開始的計劃中,杜總去江家提出要續簽代理商的事,然後說要重新定價,讓江家派出江欣悅來跟自己商談。

然後杜川威逼利誘,想辦法把江欣悅騙到床上。

現在就這麼讓兩人大搖大擺的走了,杜總很不理解。

杜川一巴掌拍在杜總的頭上,怒道:「你懂什麼!」

從見到江欣悅的第一眼起,杜川就對江欣悅的長相驚為天人。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哪怕是修鍊者可以讓容貌變得更加完美,也沒有哪個女人比江欣悅還要讓人眼前一亮。

杜川得知自己家族的公司,跟江家有業務往來的時候,便想到了這樣一條奸計。

但是杜川沒有想到,江欣悅在林北心中的分量那麼重,竟然親自陪着過來談合同。

杜川已經見識過林北的手段,一手銀針出神入化,攻擊速度極快,他們三個練氣中期都沒能傷到的妖畜,卻被林北輕鬆斬殺。

按杜川一開始的想法,林北跟江欣悅,只不過是跟他一樣,是想跟普通人隨便玩玩。

等到他真的把江欣悅搞到手,那林北也不會跟他徹底撕破臉,到時候他在多花一點好處,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