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李晗的身子直接呈現拋物線從鬥獸臺摔了下去。

李晗不可思議的看向自己的神獸金眼龍蟒,發現這龍蟒已經被虎王給打暈了不說,身子還直接被打了好幾個擰成了一團,好不慘不忍睹。

“主子,接着!”虎王將身形一散,變成人形,前一把拎起了這個體型大過自己百倍的龍蟒,丟向了林寒。

林寒施展靈力,將龍蟒裝入了自己的空間之。

“你們……你們要對我的龍蟒做什麼!” 鳳歸九霄:狂妃逆天下 艱難的從地爬起來,神帝級七階的強者一擊,不是李晗所能承受的,他說完吐了一口血出來。

“說了啊!燉湯燒烤啊!早前我主人提醒過你了,是你們非要以多欺少,輸了怪誰啊!”虎王說完,閃身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

在場一片寂靜,好似連風吹過耳邊的聲音能聽到。

伴隨着一道痛呼聲響起,一個重物重重的落下,再鬥獸臺砸的四分五裂。

【拜託拜託,大家去支持一下我的另外一本末世小說《被喪屍包養的日子》pk輸了得架啊!我不想要架啊!】 本來這李晗已經被打擊的夠徹底的,然後再聽到虎王的這句話,直接撲哧一聲,又吐了一大口的血出來。那隻萬毒麒麟更加慘了,致死都不明白曾經的弱者爲何變化成了這副模樣,修爲遠超他不說,還能將他重傷。

想法還未落下,看到一團巨大的陰影隨之罩下。

“孽畜住手!”李原想要阻止,但卻來不及了。狼王直接一口火焰從嘴裏噴了出去,直接將這隻萬毒麒麟烤成了碳焦麒麟。最後一口氣還沒嚥下去,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看的衆人也是一陣唏噓,高座之,李原雙目通紅,無仇恨的眼神緊盯着林寒所在的位置。未等林寒反應過來,一隻大掌朝着林寒所在的方向猛抓了過來。

在快要將林寒抓於掌的時候,被一記凌厲的攻擊給擋下了。

“李家家主,鬥獸臺,神獸死活本無常,畜生死了,主子出頭幫忙報仇,可不是什麼好的做法。 先婚後愛顧少秘寵小嬌妻 切莫爲了這麼一件小事,亂了你的分寸和規矩。”是雲家家主,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聽得李原更是憤怒了。

但是無可奈何。

差點忘了,這小畜生是被雲家罩着的人!

雲家何等的現實,之前沒看到這小子擁有兩隻九階神獸時,都是一副完全不管不顧的樣子。現在得知了這個少年擁有兩隻神獸,心裏想着索要助力,便開始維護林寒。

這一點,自然不止是李原發現了,林寒也發現了。

之前李原那般爲難自己,雲家家主對自己的態度是聽之任之,然而看到自己弄出了兩隻九階神獸之後,態度立馬發生了轉變。

要論無恥,雲瀾的爹跟李原那是旗鼓相當的。

不過想來也是,身爲大家之長,自然不會爲了一個隨隨便便的小人物去得罪李家這麼大的家族勢力。

“林茽!這雲家護得了你一時,護不了你一世!你且給老夫等着!今生今世,永生永世!老夫不殺你,誓不爲人!”殺兒之仇,殺神獸之恨!他一點點的全部從這小子的身討回來。

聽到耳邊傳來的這句傳心語,林寒的嘴角扯了扯。

連自己的對手是誰都不知道,還大放厥詞的要殺了自己,看來,等到這場賽之後,是時候放龍王和鳳凰出去將李家的地位顛覆一下。

打定了這個主意,林寒從容的走下了鬥獸臺。

“你小子原來有這麼大的底牌,難怪毫無畏懼。”雲瀾立馬迎了來,之前李原爲難林寒。 異界末世的悠閑生活 雲瀾還在記恨爹爹不出手幫助林寒,現在看來,爹爹還是挺重視林寒的。

這樣想來,雲瀾感覺舒心了很多。看來,林寒很可能能夠成爲自己的妹婿!

“做人留一線,日後能保命。”他的底牌是不可能輕易的交出去的,否則他會成爲整個神域大陸的衆矢之的。

林寒跟李晗之間的戰鬥一下子讓戰局變得明朗化了,偌大的一場鬥擂賽,除了那魔界的魔子有能力跟林寒的那兩隻九階神獸一戰,再無其他人能夠對戰了。

其他人沒有勇氣也沒有能力再站這鬥獸臺了。

畢竟他們的神獸,起林寒和魔子的都太不夠看了。而冠軍只有一位,所以大戰直接提前,主辦方直接讓林寒跟魔子對戰了。

不過日子選在了明天,先讓林寒他們回去休息一個晚,明日再行定奪。

林寒其實明白,明日唯恐會再生變故,聽人說,這魔族也有幾隻九階魔獸,加今天的規則被李原給打亂了,不知道明日對方會放出幾隻魔獸來跟他對戰。

九階神獸打九階魔獸其實也不太吃力,但是怕對方會將自己魔族裏全部的九階魔獸都放出來,屆時一定會很吃力的。

林寒左右思考了半天,想了一會兒,決定去找雲瀾商量一下。

只是讓林寒沒有想到,剛剛走到雲瀾的房間門口,聽到了從房間裏傳來的竊竊私語聲。

“據我所知,那魔子一共擁有三隻九階魔獸,明日勢必會將三隻全部放出來。爹,若是林茽他贏不了,怎麼當我們雲家的女婿?”原來是雲瀾的爹在裏頭,只是雲瀾的一句話,讓站門外聽牆角的林寒直接驚了。

他說這雲瀾爲何對自己這麼好,敢情是在打這算盤?

“其實魔族一共有四隻九階魔獸,怕是明天會都送來,屆時林茽想要贏,是很難的。畢竟才兩隻九階神獸。被對方以多欺少是很正常的。”雲家家主分析了一番,最後看着自家兒子,“你這麼看好林茽這小子嗎?這小子不過纔是神師一階的螻蟻,真的能配你的大妹?”

不是雲家家主看不起林寒,他雖然坐擁兩隻九階神獸,但是畢竟還是不太行,修爲太低了,還是有許多的風險。日後大女兒跟了他,難保不齊會發生什麼意外。

“爹!你認爲一個以神師階品能收服兩大九階神獸的存在,會是簡單的小人物嗎?他絕對魔子更加適合當我們雲家的女婿。”雲瀾對林寒充滿了信息。

一番話,說的雲家家主連連點頭。

林寒的臉色一下子不淡定了,沒想到自己真心實意將雲瀾看成是大哥,這大哥卻一直算計着想要當自己的大舅子!

尼瑪太可怕了!

想到這兒,林寒轉身走。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院落裏。

剛剛到了院落門口,看到一個略顯眼熟的身影站在院落的門口。

當看見他的時候,眼底還浮現出了激動的光芒。

“魔子?你怎麼來了?”這大半夜的怎麼還跑來找自己。

魔子左右環顧了一下發現沒有人,立馬前一把將林寒拉到了院落裏,順便還關了院落的大門。設下的結界,如此縝密的手段不可謂不小心翼翼。

林寒還沒弄明白魔子想要做什麼時,忽然一道白光乍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雲柯?”看看對方,再看看雲柯和魔子之間緊握的雙手,林寒很快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林大哥,我希望你能夠成全我和魔敖。”雲柯前直接給林寒跪下了。

這一跪可將林寒給嚇得不輕,連忙將她扶了起來,“有話好好說,雖說男兒膝下有黃金,但是女兒膝下還有鑽石呢!別動不動的瞎跪啊!”林寒的一句話,瞬間將氣氛給弄得緩和了許多。

雲柯連忙站了起來,魔子魔敖走前,兩人的手重新緊扣到了一起。

得!這還是來秀恩愛的。

“其實不瞞林大哥,我和魔敖早兩情相悅了,實在無奈家裏人不同意,所以我們一直沒敢跟旁人說。原本我們是想着接着這次神獸大賽讓魔敖名正言順的贏取第一,給雲家提親的。而魔敖也確實有這個能力贏得第一。只是沒有想到,會多出了你這樣一個變故。你是大哥的好朋友,你和魔敖,誰受傷,我心裏都會難受。所以還請您能放棄這場賽。讓魔敖贏得勝利。”雲柯的一番話,說的那叫一個感人肺腑。

唉,自古正道和邪道相愛的故事聽得太多了,沒想到這神域大陸的魔族還都算正人君子,想要依靠正規的渠道獲得大家的認可,迎娶美嬌娘,這一點,林寒自然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的。

“其實雲小姐你可能是誤會了,我會參加鬥獸大賽,純粹是衝着那株千萬年的仙藥去的,對你的婚事我是一無所知的。”林寒開口說明了自己之所以會參加鬥獸大賽的原因,“還是你大哥跟我說,只要我贏得勝利,能拿到那株藥材。你應該知道的,我是一個丹癡,喜歡煉丹,這種珍貴的藥材,對我來說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林寒的話讓雲柯感同身受,她身邊也又不少的丹癡,沒想到林寒也是其一個。

“林公子這樣說的話,明日你輸給我,我贏了賽,將勝利品贈予你。”魔敖未必覺得自己會輸,但是想想這林寒參加賽的原由,不免覺得這人太過豁達了一些。心思也夠單純,竟然不知道這次大賽的第一名是可以迎娶雲柯的。

“真的?”千萬年的藥材!稀世珍品啊!他捨得這麼拱手讓人?

“對我而言,沒什麼阿柯更加重要。”一句阿柯,叫的情深意切,雲柯直接羞紅了臉,嬌羞的低下了頭。

“那好辦,來來,咱們商量一下,怎麼僞裝一番,把你的魔獸和我的神獸都交出來,讓它們先嚐試一下,怎麼圓潤的又沒有痕跡的打輸給你的神獸。”既然不費力能獲得藥材,林寒也不願意得罪這神域大陸的大巨頭之一的魔族。

算是賣了魔敖一個人情,看這小子長得也不像背信棄義之人。

“好!”魔敖點點頭,將自己的兩隻神獸給放了出來。

“既然我們無心爭鬥,明天拿出一隻好了,小白你出來一下,聽聽我們的計劃,明天怎麼圓潤的輸給魔敖。”林寒心念一動,讓小白出來了。

小白睜着一雙天真無邪的黑眼睛,瞅了瞅林寒,又瞅了瞅魔敖,說了一句好的。

然後兩人兩獸怎麼如火如荼的討論了起來,很快確立了方案。

這對林寒來說太好了,能夠圓潤的輸掉賽不用當雲家的女婿還能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簡直再好不過了!

商議過後,大家都在等着第二天最激動人心的時刻。

隔日一早雲瀾出現在了他的房間門口等着他出現,從房間到鬥獸場的距離雲瀾反覆交代,讓林寒贏得賽。

林寒早已知道雲瀾的計劃,轉過頭輕掃了雲瀾一眼,嘴角掛着晦澀莫深的笑容。

雲瀾被林寒的眼神盯得有些毛骨悚然,不太明白的看着他,試圖從他的眼神裏看出一些什麼端倪來。

可惜的是,一點端倪都看不見,他的嘴角掛着笑容看起來跟平時沒有什麼區別。

抵達之後,經過一場隆重的介紹,林寒跟魔敖一起走了鬥擂臺,考慮到他們魔獸之間的體型較大的原因,主辦方又動用靈力,將這場地擴大了極限。

伴隨着一聲叮的脆響,兩個高大的獸王出現在了鬥擂臺。

一個是林寒的九階神獸暗炎狼王,另一個則是魔敖的九階魔獸幽冥魔獅。

兩隻巨獸一相遇,各自衝着對方嘶吼了一聲。

聲音震耳欲聾,直接響徹了鬥獸臺的空。

“魔兄。”林寒抱拳,跟魔敖打了一個招呼。

“林兄。”魔敖同樣,回以一記抱拳禮。而後兩個人退居後面開始觀戰。

按照昨晚預定好的那樣,他們之間的交易很快達成了,狼王作勢不敵幽冥魔獅直接摔下了舞臺。

一瞬間,全場的人皆是目瞪口呆,誰也沒敢相信昨天大殺四方直接斬滅了萬毒麒麟的狼王竟然輕而易舉的敗在了幽冥魔獅的手裏。

“打住!不打了!太過分了!有這麼羞辱人的嗎?我棄權!”林寒見狀,直接起身,十分小家子氣的說了這麼一番話,直接跑到了舞臺下面,將狼王收到了自己的空間裏,順帶還讓丹神給它餵了一顆九階獸靈丹作爲犒賞。

“承讓承讓!”林寒的舉動讓全場無言以對,這跟昨天起來,是換了一個人吧!

大家無言以對的想着,發現雲瀾心急的跑向了林寒。

“你不是還有一隻神獸嗎?讓虎王過去打啊!”雲瀾都快要急瘋了,哪兒有林寒這樣的,說好的一定要贏呢?

林寒看着心急如焚的雲瀾,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臉的模樣,一臉認真的看着雲瀾,“我以爲,你該明白我的性格,我最討厭被人算計,雲大哥,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隱瞞我贏得賽之後的真正結果,下了一個套子給我鑽。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雲大哥,日後再見,希望我們不會是敵人。”林寒說完,決絕的邁出了步伐,打算離開鬥獸場。

留下一臉震驚後悔的雲瀾,想想這些日子跟林寒相處的點點滴滴,林寒真心將自己當成了大哥,但是自己卻在算計他。 “你等等!”好不容易等雲瀾反應過來,他追了林寒離開的腳步,將他堵在了大門口。

“還有什麼話說?”林寒眉頭深鎖,開口問道。

“林茽,我只是想要親加親,有錯嗎?”雲瀾有些不太明白林寒的想法,“難道成爲我的雲家的女婿對你來說,還是羞辱了你不成?”

他妹妹雲柯,那可是名列神域十大美人之的一個,陪他林寒,難道是委屈埋沒了他?

“親加親沒錯,你想要讓我成爲你雲家的女婿也沒有錯。錯錯在你從來沒有問過你妹妹的意見。你可知,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你這種做法,等於是棒打鴛鴦。而且,我對女人,沒有興趣。”林寒說完,丟給了雲瀾一個意味深遠的眼神。

那眼神裏蘊含了太多太多的東西,多到讓雲瀾不寒而慄,“齷齪!”再看看林寒那不安分的眼神,雲瀾頓時覺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媽的自己將林茽當成了好兄弟,他居然對自己有想法。

雲瀾氣惱不已的說完,轉身走。

“不是吧……”雲瀾走遠,一個身影出現在了林寒的身側,從空間裏取出了一樣東西,交到了林寒的手裏,“你喜歡雲瀾?我的天!你還真是厲害。”是魔敖,他特地找林寒送昨晚承諾的物品的。

林寒打開了這個巨大的木盒子一看,發現裏面裝着一個人性化的小娃娃,很是滿意,將盒子直接丟到了空間裏。

“不這麼說怎麼嚇跑他,讓他算計我!噁心不死他。”林寒冷笑一聲,開口說道。

魔敖聽言直接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他說,依照他這麼直男癌的性格,是斷不可能會喜歡男人的。

原來是爲了噁心雲瀾,這倒是不錯,看未來大舅子的表情,是活脫脫的被林寒給噁心到了。

“祝你和雲家大小姐百年好合,雲家那三朵金花,還是都不錯的。你可以全部收了。”知道這神域有娶老婆附贈小姨子的習慣,林寒拍了拍魔敖的肩膀,開口說道。

“瞎說什麼,我對阿柯至死不渝,這輩子,只能會是她一個人。她的那些妹妹,還是留給雲家繼續用作手段和工具吧!”魔敖皺眉,他纔不會遵從這惡習。

什麼娶老婆附贈小姨子,對他來說,都是不現實的。

“是個真男人!”林寒讚賞的開口。

畢竟這世像魔敖這樣的男人不多。

“你呢?這雲家的三朵金花,除了雲柯之外,你沒有對另外兩個動過心?”魔敖很好,對男人而論,美貌的女子,不應該都是讓他們沒有一點抵抗力的嗎?

爲什麼林寒會一個喜歡的人都沒有。

“動心?呵呵,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雲家除了雲柯溫柔之外,另外兩個一個一個刁鑽蠻橫,實在不敢恭維啊!”林寒完全沒有興趣,想想這個地方,稍微有一些修爲和能力的女人,直接將弱者賤視的連畜生都不如。哪兒有自己家裏的那三個女人好。

不管你貧賤富貴,都對你不離不棄。

“你倒是看的明白,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你跟雲瀾鬧翻了,雲院怕是回不去了。”魔敖爲林寒的處境有些擔心。

“那不回唄!神域大陸這麼大,我還不信沒有我的容身之所。”林寒擡頭展望藍天,“不過話說回來,這千萬年的藥材都已經成靈了,用來煉丹太可憐了,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啊。”林寒有些犯難了,剛纔那個裝在盒子裏的小娃娃看起來不過才一兩歲的可愛模樣,他實在不忍心將這麼小的孩子給煉丹了。

“他身的毛髮是藥用價值最好的東西,你若是需要,直接拔它一兩根頭髮好了。” 簪中錄 原來如此,再用有頭髮好了。

嚇得他還以爲要直接全部丟到煉丹爐裏呢!

“而且這種藥靈,都有再生功能,你若是需要較大的量,直接給砍斷一隻手臂好了。現在它是裝在藥盒裏,所以顯得較小,等你將它從藥盒裏取出來知道,它實際是一個小老頭的樣子。”魔敖對藥靈這種東西還是林寒對藥靈的瞭解多很多的。

“哦!原是如此!謝謝魔兄了,日後咱們有緣再見!此別過。”林寒對魔敖說了一聲感謝,轉身走。

魔敖倒是覺得林寒的性子有趣的緊,本想要邀請他去魔族玩玩的,現在看來,只能改日了。

“林兄!這個你拿着!日後有時間,來我魔族玩玩。” 帝寵之公主難為 魔敖從懷裏拿出了一塊令牌,丟向了走遠的林寒。

林寒頭也不回的接住了令牌,丟到了自己的空間裏去,隨後衝着魔敖揮揮手,朝着鬥獸城外走去。

纔剛剛離開鬥獸城,林寒發現自己被人跟蹤了,他用腳趾都能想到是誰跟蹤了自己。

一直走到了城外的那片樹林裏,那些人終於出面,團團的將林寒圍困在了正心的位置。

林寒挑眉看了看爲首的那個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小畜生!你跟雲家鬧掰了,我看誰能救得了你!”是李原,他面目猙獰的盯着林寒,那副模樣似乎要將林寒給生吞活剝了一般。

“噓……”林寒將手指立於脣前,對對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對方皺眉,不太明白林寒意欲爲何。

“家主!別跟這個小雜毛廢話!咱們一起!”跟在李原身側的那個神皇巔峯強者開口對李原說了一句,要對林寒動手。

林寒細細的清點了一下數量,這李原爲了殺自己還真是煞廢了苦心。

竟然出動了十個神皇和自己這麼一個神帝。

“之前有好幾個人想要殺死我,有一個好像還是你的弟弟,不過都死在了我的手下。你說,你們好好的活着,不好嗎?”林寒長嘆了一口氣,說完,四個身影齊刷刷的出現在了李原的面前。

“都快要把我憋壞了~”一道嬌俏的聲音慵懶的開口說道,那身姿婀娜的模樣,看的那羣人直接呆住了。

【天地良心,雞蛋這一天天的基本保持一天八更的狀態,如果你們還是覺得雞蛋更新的太慢,雞蛋也是無話可說了……還有五更,晚之前送】 “是啊!快要悶死老夫了~”嬌俏少女的身邊站着一個年模樣的男人,一臉的邪肆之氣,看起來讓人無的恐懼。

“你這老太婆都這把歲數了,還裝嫩騙人。”一個身強體健的男人抽搐了一下身的肌肉,那些人自然認出了這個身材健碩的男人,這男人不是之前在鬥擂臺幻化成人形的九階巔峯神暗金虎王嗎?

“鳳凰姐姐從來都是這麼漂亮,哪兒有騙人。”第四個看起來明顯變成迷你化的暗炎狼王開口說了一句討好的話,聽得那些圍觀的李家人臉色大變,連去死的心都有了。

“有傳聞,神獸森林的那三隻九階神獸從來都是孟不離焦焦不離孟的。想必,你們兩位,是那另外的那兩隻龍王和凰王吧?”李原是何等精明的人,只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三隻九階巔峯神獸,竟然會認林茽這樣的小渣渣當主子!

真是匪夷所思啊!

“老匹夫,別喊得這麼親切,剛纔可是一口一個小畜生的罵着我家主子呢。”鳳凰媚笑一聲,咯咯的輕笑聲聽着好似從煉獄傳來的靡靡之音,聽得人膽戰心驚不說,更是大氣都不敢喘了。

一聲老匹夫將李原的臉色都給喊黑了下來。

“暗金凰王!老夫再不濟也是一個八階神帝!你撐死不過是一個七階神帝!誰給你的勇氣在我面前如此肆無忌憚的?”李原氣極,指着鳳凰的鼻子破口大罵。

“喲!我好害怕哦!你李家也只剩你一個八階神帝了,我們這裏,有三個七階神帝,還有一個五階神帝,你說,想怎麼死?”鳳凰衝另外三隻神獸挑了挑眉,看的那些人差點一口血噴出來。

“跟着老不死的費這麼多話做什麼!直接弄死得了!”虎王捏了捏自己的鐵拳,直接開口說道。

李家人臉色大變,那些神皇更是嚇得有些發抖。

李原自然知道,這四隻神帝級的神獸,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起的。招惹,便是全族的強者都被滅掉,因爲這裏只有他一個神帝級的強者,其餘是個神皇級的修行者怕是給這些神獸都不夠下飯的。

思前想後,李原做了一個決定,“誰說要跟你們主子打了!不打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先走!

打定了這個主意,李原帶頭要離開。

“主子。”這些人不戰而逃,看的這四隻神獸有些迷,將眼神投向林寒,想要看看林寒怎麼個說法。

“將李家滅了。”林寒擺弄着自己的手指,開口吩咐了一下。

這音量雖然不太大,但是卻進入了李原的耳,李原嚇得直接從半空跌落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