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殺手們早已經利用這一點瞞天過海,憑空製造出不在場證明!”小丑說。 衆人聽後無不震驚,難道這其中的祕密,居然是這樣的嗎?殺手們爲了製造不在場證明,難道已經做到這種程度?

“這……你是說,我們都被殺手騙了?成了殺手製造不在場證明的幫兇?”囚犯瞪着眼睛不敢相信的說。

“是的,從個人的角度來看,我其實很佩服他們。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想出這種計劃,如果不是我知道一些當時的細節,真的就要被騙!”小丑點頭說到。

現場一陣沉默,小丑的話讓局面再一次反轉,從衆人的表情看來,古惑仔的支持者明顯減少。

殺手隊長暗中盯着小丑,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殺手隊長怎麼也沒想到,小丑這邊會這麼快反應過來。

不得不承認,小丑的解釋基本與事實相符,已經找到了事情的真相。

不過有一個問題還沒有解決,那就是證據!

“你沒有證據!”古惑仔這時開口說,語氣十分冰冷,“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測而已,並不能證明你說的就是真的。

你說我利用時間差欺騙大家,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說你在利用時間差騙人呢?兩次慘叫,你憑什麼證明慘叫就一定有兩次?!”

穿越之女配的悠然生活 小丑聽後不屑的冷笑一聲。

“憑什麼?就憑我的推斷能夠成立!既然我說的不對,那請你解釋一下,之前我指出的漏洞你怎麼解釋?

爲什麼大家對於時間的判斷會出現偏差?又爲什麼那麼多人正巧就看到了殺手?這種現象以前出現過嗎?

還有一點,爲什麼當有人圍在周圍時,正好每個殺手都說話了?這難道不是爲了讓人確認殺手是真的?爲了造成殺手全在屍體邊的假象?”

小丑的問題一個接一個拋出,古惑仔只是對其怒目而視,卻無法反駁。

“或許你會說,時間的偏差是正常現象。但我再問你,爲什麼只有席芸芸覺得慘叫聲是在四點四十五分左右,而其他人又覺得是在四點半?

巧合?會有這種巧合嗎?

就算有,一個還說的過去,那麼多巧合同時發生,你還能說是巧合嗎?!”小丑厲聲詢問。

“對……對啊,這麼多巧合連在一起,就是故意設計了吧?”女司機聽後咬牙說到。

“再聯想到昨晚的發言,其實警察的可信度還是有的……”刀尖也說。

古惑仔無話可說,小丑見狀也不再多說,便結束了發言。

接下來發言繼續,玩家們一個接一個的站起來表達觀點。只是由於之前的話題,大家都沒有再說出什麼實質性的內容。

至於因爲天真的遺言而被懷疑的女玩家們,也沒有誰能拿出確鑿的證據,證明自己不在現場。

所以直到最後發言完畢,大家也沒有搞清楚到底是誰在說謊。

“也就是說,無法準確判斷女玩家們誰是殺手。”衆人都在心裏想。

眼前的情況已經十分明瞭,在不清楚女性玩家誰在說謊之時,避開不選才是最穩妥的做法。

畢竟衆人還有小丑和古惑仔這一邊可以選擇,而且這邊只有兩個人。二選一和四選一,任誰都會選擇。

“咳咳咳咳!看來大家的發言已經完畢,不知道諸位有沒有確定要投誰呢?

那麼接下來,讓我們進行投票吧!請各位玩家舉起手,指向你們要投的人!”法官大笑着對衆人說。

“雖然我們看破了殺手的計劃,但說到底還是沒有證據。如此一來到底會有多少人支持我們呢?”藍海辰看着周圍心想,心中也有些沒底。

不得不說,這次殺手們確實給藍海辰出了個大難題,也讓藍海辰感到壓力空前。

接下來投票開始,有意思的是,神童率先舉起手指向古惑仔,一點猶豫都沒有。

這一點藍海辰並不例外,從他說出死亡時間這條線索開始,神童便一直持支持態度。看來這個傢伙似乎十分肯定藍海辰的結論。

神童投出票後立刻看向藍海辰,並對藍海辰微微一笑。藍海辰見狀搖搖頭,也擡手指向了古惑仔。

人家都向你示意了,藍海辰也不能不迴應,況且這也正好給了藍海辰一個投古惑仔的機會,不用等到最後。

神童在衆人心中一直佔據着重要位置,有了他的態度,其餘玩家也不免會受到影響。

許多原本持中立態度的玩家在看到神童後,都不約而同的指向古惑仔。

殺手隊長見狀十分氣憤,沒想到自己設下那麼多陷阱,隨後還是被平民一方逼到這種程度。

“確實是可怕的對手!”殺手隊長心想。

隨後玩家們一個接一個投出票,古惑仔的票數快速積累,而小丑也同樣不妙,緊緊比古惑仔微微少一點。

當絕大多數玩家投票完畢後,古惑仔的票數是9票,而小丑則是7票,雙方的差距微乎其微。

但更令人擔心的是,剩下沒投票的四名玩家,全部都是在發言中爲古惑仔“作證”的玩家!

“這些玩家因爲之前的經歷,心理上恐怕會天然傾向於古惑仔,因此會投票給小丑的可能性相當大。

但現在小丑佔據優勢,只要能夠得到這四個人中一個的支持,小丑就可以於古惑仔打平。

如果是兩個的話……就能勝利!”藍海辰看着囚犯等人心想。

此時所有人都看着囚犯等人,想知道他們到底會怎麼選。

最終懶羊先出手了,她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指向了小丑。

“我……還是選擇相信我的眼睛吧。”懶羊深吸一口氣說。

小丑的優勢縮小到9:8。

這時女強人也舉起手,看了看古惑仔後也同樣指向了小丑。

“我覺得我當時不會看錯,殺手就是四個人!”女強人也說。

9:9,古惑仔已經追平!

古惑仔見狀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看來計劃的影響依然存在。只要得到後面的兩票,他就贏定了!最終那個警察還是要被殺死!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囚犯看着古惑仔的臉,心裏沒有來感到一陣厭惡。

“真是的,看到你這個傢伙的笑臉就噁心,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囚犯忍不住開口罵到。 古惑仔聽後一驚,忍不住伸手摸向自己的臉。

當他的手指觸碰到嘴角時,才發現自己的嘴翹得老高。額頭與嘴角兩邊的紋路深深皺起,眼睛也眯得只剩一條縫隙。

此刻在衆人眼中,古惑仔的笑容要多驚悚有多驚悚,已經不能用簡單的得意來形容。

“我、我爲什麼會露出這種笑容?!”古惑仔心中一驚,自己在無意識中,竟然露出了這種表情?在其他人看來,這不就等於是奸計得逞?

“這個笨蛋!居然在這種時候掉鏈子!”殺手隊長見狀在心中大罵,想不到怎麼會出現這種事。

要知道古惑仔原本以爲自己已經很危險,但當看到懶羊和女強人的選擇後,原本心驚膽戰的他突然覺得自己能贏!

原本要死的結局突然得到轉機,就在這種極端的情緒下,古惑仔不知不覺露出了本來面目,並展示給所有人。

原本就在猶豫的囚犯見狀終於忍受不了,在咒罵古惑仔過後,立刻擡手指了過去!

“不、不是的,我不是、不是那個意思……”古惑仔語無倫次的向囚犯解釋,但卻已經爲時已晚。

而另一邊的礦工見狀也搖搖頭,擡手指向了古惑仔!

“這!這!!!”古惑仔不敢置信的看着礦工,萬萬沒想到結果會因爲自己的一個笑容變成這樣。

“這就是所謂的自作孽吧……”藍海辰見後暗暗搖頭,如果不是因爲這個笑容,囚犯和礦工會選擇誰還真不好說。

“咳咳咳咳!真是可惜,看來最後還是功虧一簣,沒有勝利呢!”法官看後哈哈大笑,充滿諷刺的看着古惑仔說。

“我……我……”

“不要說了,既然已經輸掉了投票,接下來迎接你的是什麼你也很清楚了不是嗎?!”法官笑着說,“放心,你不會真的死掉的,只是吃點苦頭卻是免不了的!”

法官話音剛落,古惑仔的身體便突然被一股力量鎖定,讓他動彈不得。古惑仔誇張的大叫,但卻無濟於事。

就在這時,古惑仔腳下的土地突然開始變化,原本堅硬的泥土突然像混了水一般,開始變得粘稠。

一個個氣泡慢慢浮現,發出令人心悸的“嘟嘟”聲。

旁邊的荷官和吃貨都嚇得站起身來,躲得遠遠的生怕波及到自己。

“這是……泥沼嗎?”藍海辰看得毛骨悚然。原本堅硬的土地竟然瞬間變爲泥沼,一想到陷入其中的後果,藍海辰就心中發麻。

這時古惑仔的腿開始慢慢向下陷,同時一隻只白骨手臂從泥沼中伸出,迫不及待的抓着古惑仔的衣服將其向下拉。

“啊!放開我!你們放開我!!!”古惑仔用力掙扎,但根本不是那些白骨手臂的對手。

當他的頭即將陷入泥沼中時,古惑仔突然睜大眼睛看向小丑,像極了殺手們的厲鬼!

“恐怕這個傢伙進去後也不會立刻死,而是會像王新程一樣,在裏面掙扎許久吧……”女司機看着那片泥沼說。

“咳咳咳咳,這樣便處理完了。哦對了,還有一個人必須處理,可不能讓她就在這裏躺着。”

法官說完看向天真的屍體,想了想輕輕一打手指,地面上突然凸起一個土堆。而後一副黑色的大棺材破土而出,就像昨晚的情形一樣。

請妻入甕 “由於她已經被殺死,所以就不必纏裹屍布了,直接弄到棺材裏就好!”法官說到。

於是那些白骨手臂再次出現,七手八腳的將天真的屍體送入棺材中,再重新回到地下。

衆人沉默,無論見過多少次這種場面,他們還是無法適應這種殘忍的事。而且說不定哪天,躺在這棺材裏的就是自己。

“咳咳咳咳!好,那麼我宣佈,今晚的投票就到此爲止。至於今天的線索,依舊會用信息的方式發送給大家,請各位一定要注意查收。

那麼,我祝各位接下來玩得愉快,咳咳咳咳!”

法官說着一躍投入火中消失不見,篝火也隨之熄滅,只留下一堆沒有餘溫的廢墟。

接下來拉扯之力再次出現,將衆人帶離篝火處,回到灰樓的房間裏。

藍海辰回到自己的房間,依舊出現在其中一張牀上。旁邊的徐淵見狀立刻反應過來,一個打滾爲藍海辰讓開地方,這才避免上次的悲劇。

“哈,也不知道雨煙那邊是不是也是這幅場景。”藍海辰看着徐淵哈哈笑道。

“太坑爹了,兩個大老爺們壓在一塊。”徐淵爬起身子嘟囔到,“怎麼樣,今晚進行的還順利嗎?”

“弄死了一個殺手,但也被算計了。”藍海辰搖搖頭說,便將整個過程解釋給徐淵聽。

“醫生死了?而且狙擊手也沒有現身?”徐淵聽後一驚,“說句實話,你的計劃還真是很少遭遇到這種失敗呢。”

“是啊,要不是發現了殺手的身份,我可真的是顏面掃地。”藍海辰點頭苦笑道。

“那今天白天就看我的吧,肯定給你爭回來。”徐淵拍拍胸脯保證道。

“是嘛,我怎麼覺得墨雅更加可靠?”藍海辰露出懷疑的表情。

“你……”

說鬧了一會兒,兩人的手機便同時震動起來。他們點點頭拿出手機,發現果然是遊戲發來的信息。

“本次遊戲線索的位置,與之前死者遺言中提到的玩家有關。

凡是符合遺言條件的玩家,其助手會在中午12點整收到一份禮物,線索的位置,就藏在這些禮物裏。

但是請各位玩家注意,在所有禮物中,只有一個是真的,其餘皆爲假。

最後,符合遺言的助手只有在獨處且無人跟蹤的情況下,才能獲得禮物,否則將失去禮物資格。”

信息到這裏便全部結束,藍海辰和徐淵看得目瞪口呆,他們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訝。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江大校花也是符合條件的人之一吧?”徐淵開口問。

“是啊,這次終於弄到咱們頭上了,這一點對於墨雅來說很不利啊。”藍海辰點頭說。

“不利,怎麼不利了?”徐淵不明白。

辣女無敵 “你還沒想到嗎?這次的爭奪,必然會危及到墨雅的安全!”藍海辰嚴肅的說。 徐淵聽後一驚,會危及墨雅的安全?這一點徐淵真的沒有想到。

“到底什麼意思,爲什麼會危及墨雅的安全?”徐淵着急的問到。

“想不明白?其實關鍵就在這最後一句上。”藍海辰指着信息的最後一句說。

“符合遺言的助手只有在獨處且無人跟蹤的情況下,才能獲得禮物,否則將失去禮物資格。”

這就是信息的最後一句。

“看看這最後一句,你能想到什麼?你覺得玩家們在面對這一句時,會怎麼做?”藍海辰問到。

“怎麼做?如果是那四個嫌疑人都話,應該會盡量讓自己的助手躲起來,這樣獲得線索位置的機率才能更大。

農女匪家 至於其他玩家嘛,應該會跟在嫌疑人助手的後面吧?這個關鍵要看這個無人跟蹤怎麼理解了。”徐淵沉吟了片刻回答說。

“不錯,通常情況下玩家們確實會按照你說的那樣。至於這個無人跟蹤,我懷疑就是無人看到。

只要無人能否看到或者時刻盯着嫌疑人的助手,就應該會被判定爲無人跟蹤。”藍海辰點點頭說。

“你說的對,這應該是遊戲的判定方法。”徐淵說,“不過這些跟墨雅的安危有什麼關係?”徐淵還是不明白。

“你說的這些都是通常情況,但遊戲發展到現在,玩家們已經不會這麼老實,選擇通常情況來應對了。”藍海辰搖搖頭,又十分認真的看向徐淵,“更何況這些嫌疑人裏面還有殺手,想想那些殺手之前乾的事情,你覺得他們會老老實實的按照你說的來做嗎?”

徐淵聽後臉色難看起來,確實,以前兩晚殺手的作風來看,他們會按照常理來辦才叫怪事。

“那你說,那些殺手會怎麼做?”徐淵看着藍海辰問。

“如果我是殺手,我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干擾其他人,讓那些助手無法獲得禮物。

方法其實很簡單,殺手那邊總共還有三個人,可以派過去進行各種騷擾,比如躲在一旁偷看什麼的。

當然,還有一種方法,那就是直接將其餘助手抓起來,這樣就萬事大吉了!”藍海辰回答說。

徐淵聽後長長嘆了一口氣,確實,如果真的按照藍海辰所說,墨雅這次確實很危險。

誰知道殺手在抓捕的過程中,會用到什麼手段。

“但墨雅的戰鬥力其實挺強的,不會輕易被他們抓住吧?”徐淵又說。

“你是說她的鞭子?你覺得在這種情況下,墨雅能用鞭子嗎?”藍海辰反問道,“別忘了昨晚墨雅已經在殺手助手面前使用過鞭子了,如果今天她再用的話,雨煙馬上就會暴露。”

“是啊,畢竟大家都清楚,她是江大校花的助手……”徐淵聽了無奈的點點頭,“我確實想的不夠周到,如果讓我來玩遊戲的話,真是一晚上都活不下來。”

“也不要這麼說,其實我們如果仔細考慮一下的話,這種事情還是可以避免的。”藍海辰又說。

“怎麼避免?”徐淵聽後又興奮起來,如果藍海辰說可以的話,那就應該可以的。

“咱們還是先聯繫一下雨煙她們吧,一起說比較方便。”藍海辰說着撥通江雨煙的電話。

“喂。”江雨煙接起電話說。

“喂,墨雅現在的處境你們也都清楚了吧?”藍海辰直接開門見山的問。

“當然,這次還真是有些麻煩呢。”江雨煙回答說,顯然已經清楚了狀況。

“是啊,我現在有個建議,其實不止是我,我想很快所有玩家都可以意識到這點。”藍海辰點點頭又說。

“什麼建議?”墨雅開口問。

“讓我仔細說明一下吧,你們覺得在玩家們的監視,以及殺手虎視眈眈的威脅下,我們應該怎麼做纔不會被抓住?或者說丟失獲得禮物的資格。”藍海辰先問到。

江雨煙等人想了片刻,最後是墨雅開口回答。

“躲起來,躲到一個封閉的地方,最好是那種只有一扇門的小屋,這樣殺手就基本沒轍了。”墨雅回答說。

“對,就是這樣。”藍海辰點頭說,“如果能藏到一個地方,讓任何人都接觸不到你,就不會丟失禮物。”

“也就是說,我們要去找一個這樣的地方?這個讓我來,等我找到後,就立刻通知墨雅讓她過去。”徐淵聽後忙說。

“別急呀,你難道不怕殺手埋伏在中途,對墨雅不利?”藍海辰笑道。

“那能怎麼辦,這個險總要冒的吧?”徐淵回答說。

“所以啊,你的的思維不要被侷限在遺蹟裏。你難道忘了,遊戲是不強求助手一定要在遺蹟的。”藍海辰笑着回答說。

“是啊,那又能怎麼樣……啊!”徐淵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下來,看着藍海辰不斷指着周圍。

“對了,你終於意識到了。其實這個灰樓本身,不就是一個很好的隱藏地點嗎?”藍海辰點點頭說。

“你是說,我們就待在屋子裏不走出來,那些殺手也拿我們沒辦法。”江雨煙聽後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