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還沒有結束,原本天空剛剛暗下來,還沒有出現星辰,但是在這光柱衝上星空之後,天空中頓時出現四顆明亮的形成,其光芒比以往都要閃亮,並且閃爍不知,彷彿在歡呼雀躍一般。

四顆星辰一刻在南鬥星域,三顆在北斗星域的北斗七星的範圍中,由白起體內衝出的光柱,直接與四顆星辰連接。

此時白起震驚了,這一切實在太詭異了,在一代逆天者的傳承中並沒有這種介紹啊,同時關雎鳩和第四也是震驚的看着這一幕,白起身上發生的這一切徹底打翻了他們平常的認知,這樣的事情古往今來都沒有發生過。

二人並沒有出聲打擾白起,只是震驚的看着這一幕,同時二人也暗暗祈禱,千萬不要出了什麼意外。

就在光柱連接四顆星辰後,白起就感覺磅礴的星光之力向着體內涌來,四顆星辰散發着不同的氣息南鬥星域中的七殺星,散發着濃郁的殺意,北斗星域中的破軍星中的氣息充滿厚重浩蕩的毀滅氣息,貪狼星中的氣息卻是妖異無比,至於天煞孤星中的氣息卻是很駁雜全是一些邪惡的氣息。

四道星華不斷的灌入心劍中的光球中,四顆光球的不斷地壯大並且,但是原本的那些氣息卻越來越淡,寒氣與熱量漸漸散去。

四顆光球的顏色也漸漸發生了變化,代表七殺星的命星光球散發着血色的光澤,代表破軍的是土黃色的光澤,代表貪狼的是粉紅色的光澤,代表天煞的越是黑色,並且命星光球還在不斷的凝實,顏色越來越濃郁。

四顆光球本來就離的很近,在他們壯大道水缸大小的時候,四者已經接觸到一起,但是這還沒有停止,天空中不斷涌來的星華,依然不停的涌入四顆命星光球中。

白起無法做出任何應對,只能靜靜的看着這一切,但是心中卻暗暗擔心,四顆命星不會直接在心劍中擠爆。

接下來很快白起就有了答案,四者非但沒有爆炸開來,反而漸漸融合起來,隨着依然不斷涌入白起體內的星華,四者融合的速度越來越快。

直到四者中心在沒有一絲空隙的時候,四者已經完全融合到一起,形成了一個新的球體,並且巨大無比觀察着新形成的命星,白起感覺就是一間房子都容不下。

融合後的命星散發着四彩的光芒,其中的氣息反而沒有那麼駁雜了,給人一種詭異的氣息,但是白起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命星中那恐怖的氣勢。

直到四顆光球融合爲一個命星的時候,連接天與白起的光柱漸漸散去,白起在向天空看去的時候,明顯感覺天空中的四顆星辰明顯黯淡了許多。


當命星凝成後,白起的修爲順利的進入到入境期,白起起身只感覺渾身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白起很自信就算是一頭九品兇獸自己也可以戰勝。

“怎麼樣了,剛纔是怎麼回事。”

見白起修煉完畢,關雎鳩和第四都湊上來詢問,一副驚疑的模樣。

白起臉上掛上一絲苦笑,幽幽的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啊,從開始凝聚命星就發生了變化,最後就變成了剛纔那個樣子。”

隨後白起就將凝聚命星時發生的事情詳細的告訴了二人。

“你是說你白天吸收了太陽之力?”

聽完白起的敘述,第四語氣有些古怪的說道。

就連一邊的關雎鳩也是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等第四說完,不待白起回答直接問道:“那你當時沒有感覺什麼不正常?”

“沒有啊,只是剛開始的時候有點熱,但是後來就沒事了。”

白起想了一下,如實回答。

關雎鳩和第四對視一眼,關雎鳩繼續道:“除了熱就沒別的感覺了麼,比如有沒有被烤乾的感覺,或者有沒有渾身都燃燒的感覺?”

“沒有,有什麼不對麼?”

白起疑惑的撓撓頭,就緒問道。

“當然了,雖然太陽之力也是星辰的一種,只是它的能量太過狂暴炙熱,所以沒有人白天修煉。並且以前也有修士這麼做過,可是無一不被太陽之力燒死。”

說道這裏,關雎鳩看着白起的眼神更加古怪,同時語氣中還有點後怕,他怕的是若是當時白起真被燒死了,他就得困死在這。

聽了關雎鳩的敘述,白起心中也是一緊,暗道僥倖,同時也疑惑不已,爲什麼自己就沒事呢?

但隨即想到心劍中的火之本源,心中就明白過來,肯定是火之本源發揮了作用,白起的火之本源,就是以赤炎鷹和九幽之炎凝練的,況且赤炎鷹可是,天地間的火源直接凝形的,其威力自然不可小視。

再加上九幽之炎陰寒的能力,足以抵擋太陽之力了,而且自己還有寒冰本源,太陽之力對自己來說也並不是什麼恐怖的事情。

想通了這些,白起臉上露出了笑容,然後向着兩人鞠了一禮,表示對二人關心的感謝,雖然白起也知道關雎鳩的小心思但卻沒有點破。

“白起,你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麼?”

第四向白起擺了擺手,表示不用客氣,再次開口。 於是白起將自己的推測說了出來,然後繼續道:“至於剛纔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之前的事情根本不受我的控制,彷彿一切都是命星的本能反應。而且對於命星的融合我也是摸不着頭腦。”

“嗯,你想的不錯,至於命星的事情就不用多想了,我想應該也不會有壞處。”

第四想了片刻,也是想不出個所以然簡單的應了一聲。

“是啊,想那麼多做什麼,還是先把血池中的血水吸乾,什麼事出去再說,老夫實在是在這裏呆夠了,如今終於看到希望了。”

關雎鳩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無所謂的叫嚷。

“其實他說的也沒錯,既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己想再多也不過是白費腦筋。”

第四贊同的點了點頭,向白起道。

“兩位前輩,白起知道,那麼我就開始了。”

白起想了想,的確是這樣,點頭應下來。

“嗯,早日成功,咱們也好脫離此地。”

“嗯”“噗通”

白起應了一聲,就跳入了血池,白起不斷下沉,白起周圍的血水被他撐開,不至於泡一身血。

再次沉入血池底白起直接修煉起來,白起突破入境期,也不過期前期,所以白起可以直接修煉到後期,並且不用擔心有壁障的困擾。

白起運轉破殺訣不蹲吸收着血水,然後轉化成殺戮本源,壯大着心劍中的通天巨劍,同時體內的真元也不斷增加着,並且還有爺爺封印在圖紋中的真元,但是讓白起疑惑的是,自己卻沒有在圖紋中感悟到本源。

其實白起不知道的是,圖紋族的抽紋之術,就是以本源爲基礎,抽出圖紋以保圖紋不散,然後封印起來。

所以白起不可能獲得白業的本源,而白業的真元對白起的幫助也越拉越小,白起本來就是九品淬鍊境,如今有好幾道本源。

而且白業的修爲也就入境期,這次使用完就不會在給白起任何幫助了,等到圖紋中在沒有真元涌來,白起的心中充滿淡淡的失落,同時對爺爺更加思念,雖然五年前就有了猜測,但是沒見到爺爺之前白起,心中始終保留了一絲幻想。

甩了甩腦袋,白起不在去想,他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抓緊修煉,然後儘快的趕回去。

近身狂醫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血池中的血水也不斷的減少,但是始終還是沒有看到池底。

春去秋來,又是四個年頭過去了,關雎鳩再次來到血池邊上坐下,當看向血池的時候,關雎鳩眼睛一亮,看着第四道:“第四前輩快來,到底了到底了。”

聽着關雎鳩興奮的聲音,第四快走兩部向着血池走來,在池邊向下看去,果然近百丈深的池底,果然露出了白起的腦袋,相信過不了多久就可完成了。

“哈哈,終於要成功了,老夫被困數萬年,終於要出去了。”

看到這一幕,第四興奮的吼叫起來,關雎鳩也是一副激動的模樣,一時間整個血獄中都是二人狀若瘋癲的聲音。

接下來的時間,二人再也沒有離開血池邊,一直緊緊盯着血池中的情況,在二人的眼中血水一點點減少,白起的身形更多的部分顯露出來。

半個月過去,白起的身形全部漏出來,血池中只剩下薄薄的一層血水,關雎鳩和第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白起,身形激動的顫抖着。

再也沒有能量涌入身體,白起知道血池終於幹了,於是睜開了眼睛,喃喃自語道:“不錯,入境巔峯了,不知道這次修煉過去了多久。”

白起站起身,身體又長高了一節,若非白起穿着披袍恐怕,早就曝光了,白起的臉孔更加簡易,雙目如深潭深邃陰寒,整個人都多了一分凌厲的感覺。

白起活動了下身體,一陣咯蹦咯蹦的聲音響起,圖紋之翼展開白起沖天而起,只是眨眼間就衝到了上面,在關雎鳩和第四面前站定。

然後出聲道:“見過兩位前輩。”

看着白起又長高一節的身體,和身上鼓盪着懾人的氣勢,第四齣聲道:“嗯,四年了終於成功了,人也長高了,氣勢更強了。”

“什麼,四年了”

聽到第四的聲音,白起心中一驚,沒想到過去這麼久了,這麼說來,自己來血獄已過了九年了。

“是啊,時間過的真快。”

第四也是感嘆一聲,倒是關雎鳩沒心沒肺的道:“這還快啊,這是年老夫那一天不是度日如年,這種日子就是一種折磨啊。”

隨即又看向白起道:“白起啊,咱們走吧,離開這個鬼地方。”

“還是明天吧,現在天也快黑了。”

第四看了看天色,並沒有急着離開。

白起看了看天色,忽然想起血獄外圍的那片山谷,還有那水潭的銀魚,出口道:“兩位前輩咱們就出去吧,今晚去血獄外圍休息一晚,明天出發。”

“是啊,那片山谷可是個好地方。”

關雎鳩經白起這麼一說,也是眼睛一亮。

“嗯,好吧。”

於是三人沖天而起,向着外面衝去,沒有一絲流連,出去的時候,那道血色通道已經沒有了,三人直接出現在山谷然後頭也不回的向着外圍飛去。

白起圖紋之翼揮動間,白起就如同離弦之箭一般直接射了出去,一下子就將第四和關雎鳩拉開。

這還僅僅是圖紋之翼的速度,就已經超越了之前整體的速度,若是在施展極速訣的話,白起相信現在的自己比起當時的夜七都要快上許多。

白起轉身看了眼被拉開很遠的第四和關雎鳩,翅膀一扇就出現在二人身旁,然後伸出手,一手抓住一人羽翼揮動向着外圍飛去。

關雎鳩羨慕的盯着白起的翅膀,眼中流漏着炙熱,倒是第四要平靜很多。

再次經過四個季節的變換,白起一行來到了血獄最外圍的山谷,降下身形,白起將二人鬆開直接鑽進水潭中。

關雎鳩見白起這般,拉起第四跳了進去。

白起靠在潭邊,眯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模樣,關雎鳩更是歡快的不得了,在水中翻滾遊動歡快異常,倒是第四就安靜的多了,因爲他的身體對外物的享受沒有什麼需求。

接下來,白起又抓了幾條銀魚拿,清理趕緊後放在關雎鳩架好的火堆上烤了起來,很快烤魚就好了,白起丟給二人一人一條後,自己也大口的吃起來,雖然以他們的修爲已經不需要食物,但是卻喜歡享受美味的過程。

三人都是吃的津津有味,白起最好奇的是第四能品到味道麼?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讓白起好笑不已。

…… 朝陽升起,關雎鳩和第四,跟在白起身後踏入了迷霧區域。

“兩位前輩進去後,一定要屏住呼吸,跟緊我,千萬不要走開,要不然一旦失散那麼,很難找到的、”

白起面色鄭重的說道。

“好的,你就放心吧,要是你不放心的話,直接帶着我們走就是。”

關雎鳩有些不滿的嘀咕道。

“嗯,那就好,我們進去吧。”

說着白起就走了進去,和來時一樣,迷霧中依然還是那般,濃郁的霧氣,將周圍一步外的景物全部籠罩起來。

有了來時的經驗白起一行沒有停留,直接向前行去,經過兩天一夜的時間,就出了迷霧區域,出來後,白起直接抓住兩人施展身法化爲一道閃電,繼續奔馳。

歸心似箭的白起不敢一刻停留,幾天後出了邊荒,依然沒有停下,直接展開圖紋之翼向着翠竹部落飛去。

四翼齊扇,白起的速度更加快速,白起飛過的地方空間都會留下震盪的痕跡,同時白起運轉極速訣,卻發現極速訣也因爲修爲提升達到了第五重,潮鳴電摯的境界,直接越過了勢若脫兔和追風攝影。

圖紋之翼配合第五重極速訣,白起彷彿化成真正的閃電一般,所過之處都會發出雷鳴之聲,並且電芒環繞宛若雷神一般。


對於這個現象白起並沒有太多的意外,白起猜想這和雷霆本源應該也分不開關係,同時極速訣直接越級提升,應該是修爲的關係,修爲不斷的提升,極速訣自然可以提升,但是修爲不足,就要不斷的練習。

白起身環電芒,四翼齊揮,讓白起更顯的霸道,關雎鳩對白起更是羨慕嫉妒。

一個月的時間,白起沒有一刻停留,關雎鳩和第四卻是震驚無比,白起連續一個月的飛行,竟然沒有停下來休息過,連必要的回覆真元的時間都沒有。

第四和關雎鳩,很難理解白起爲何會有如此雄厚的真元可以持續不停的飛行,要知道飛行所消耗的真元也很龐大的,但是想不明白所以然,最後二人將這一切歸功於白起的圖紋之翼上。

再次踏入翠竹林,白起只感覺一陣清新舒爽,同時將第四和關雎鳩放下,雙眼微眯向着林外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