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王將炎神爐放了出來,那鮮血一滴又一滴的落入炎神爐當中,到最後全部落進去之後,聖王合上了蓋子,當即欣喜道,大功告成!九曜魔龍的所有精血,皆在炎神爐內,我們這幾天就快速趕往地獄魔池,助大人成就魔皇大業!

我淡淡的點了點頭,隨後用魔皇鏈將那百萬魔兵以及十大魔獸收了進去,在聖王的指引下,飛出了羅剎天,從這一刻起,羅剎天裏再也沒有了永生不滅的這一說法,羅剎天裏,也再沒有九曜魔龍這等兇惡之物!

到了豐都鬼城的時候,我們一羣人來到花千落爲我們準備好的客房,聖王欣喜道,大人可擇日趕往地獄魔池,最好就在這幾天。

我點頭恩了一聲,隨後還是問道,在我使用生死殺之前,你說天魔師傅能復活,你到底是在騙我,還是真的能夠復活? 聖王不吭聲了,我一看聖王的表情,當即追問道,到底能不能啊?你快告訴我啊!

過了許久,聖王說道,這件事情也是隻存在於傳說,相傳魔皇能夠操控六道幽魂,使其復活,不過這需要你成爲魔皇之後才能參悟了。

魔皇經當中,確實有一些大神通是看不到的,那些大神通上的金字非常模糊,不知道是爲什麼,反正就是看不到,怎麼用力都看不到,現在想想,很有可能就是一種魔皇禁制,到達不了魔皇境界,就觀看不了那些大神通,或許這麼做的願意就是爲了保護修煉魔皇經之人。

我問聖王,那上一任魔皇做過這種事情嗎?更或者說,做成功過這種事情嗎?

聖王點頭道,確實有這方面的記載,上一任魔皇爲了召喚自己的得力手下,曾經利用這種大神通從六道輪迴之外將其覆滅的元神召喚而回。

我也跟着點了點頭,心裏算是喘了一口氣,上一任魔皇既然能夠做到,也確實做到了,那我成就了魔皇,肯定也能做到,媽的,爲了魔皇而努力!

當即我就對衆人說道,這幾天大家休整一下吧,在羅剎天裏,確實讓我們累夠嗆了,想留在這裏的,可以留在這裏,不想留在這裏的,可以回到雲中城裏休息。

說完,聖王率先告辭道,大人,我先回府邸一趟,與左右護衛交代一番,過幾日我就去聯繫你,帶你前去地獄魔池,成就血魔。

我恩了一聲,不再說話,聖王離去之後,五大魔尊此時坐在我的四周,一聲不吭,我也不想說什麼話,畢竟心裏不太好受,不過知道了成爲魔皇就能讓天魔師傅復活,我還算能夠承受這個結局,天魔師傅就是跑到了一個很遠的地方玩耍去了,等我成爲魔皇,就親自迎回他!

見五大魔尊不吭聲,我對衆人說道,這樣吧,咱們的根畢竟在雲中城,大家先回去看看吧,現在城裏也沒個管事的,怕城裏出什麼亂子。

大家其聲點頭,我們剛走出包廂,就看到了花千落,他正坐在樓梯邊上,微蹙秀眉一言不發,我走上前去,輕聲問道,千落姑娘,你怎麼了?

她的臉上微微露出一絲笑容,小聲對我說道,沒什麼,只是多日不見公子,甚是想念。

一直很保守的花千落,能夠說出這些話,也確實讓我有些驚訝,我想了想,然後對五大魔尊說道,那就帶千落姑娘一起回到雲中城吧,以後那裏就是我們的家。

我在想,至少這兩三個月的時間之內,我可能是回不了家了,哎,有點想陽間的家,有點想父母,有點想游塵師傅,還有各位師叔師伯以及祖師爺。

在回去的路上,我心說成就魔皇大業,也就是這段時間了,咬着牙,繼續扛下去,等我真正的成爲了魔皇,屆時便可回到陽間,振興開天教。

到了雲中城,素兒對我說道,大王啊,既然我們回來了,你還是穿上龍袍吧,嘻嘻,怎麼樣?

我說還是別穿了,低調一點吧,沒想到我剛說完這句話,立馬就有幾個眼尖的市井百姓認出了我,立馬就衝了過來,跪倒在地上,大呼恩人。

我們一羣人都愣住了,一打聽才知道,原來雲飄渺當時也讓他們上交沉重的賦稅,也就是期限快要到達的時候,我攻下了雲中城,拯救了他們的性命。

我連忙笑道,大家都只是想安居樂業,好好的過日子,我也沒做什麼,畢竟雲飄渺也惹了我,當初想殺死我,大家別跪着了,你們跪着,我不太習慣,呵呵,都站起來吧。

話音剛落,忽然一個年逾七十的老漢,顫顫巍巍的從人羣中走了出來,當即遞給我一個包袱對我說道,城主啊,這是老朽集一生之力,連夜爲你趕製的龍袍,希望你能收下。

那老頭說話的時候,眼珠子絲毫不動,我試探性的揮了揮手,小聲問他,大爺,你看不見我嗎?

他滿是皺紋的臉上展露出了笑容,當即淡淡的回道,龍袍做成的那一刻,我就開始雙眼模糊,也該我命中如此,做龍袍那是要折陽壽的,現在只是眼瞎了,但命還在,一雙眼睛爲新城主做出天下無雙的龍袍,老朽這輩子也確實值了!

他說話間,顫顫巍巍的打開包裹,只打開包裹的一剎那,我們一羣人立馬就驚呆了!

臥槽,這裏邊裝的到底是什麼樣的龍袍?

剛一打開,香氣四溢,隨後便是金光淋淋,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當下就伸手拿出龍袍,伸展開來,這一刻,我徹底的震驚了!

此龍袍之上,全部由金絲線縫合連接處,材質摸上去竟然就像是軟甲一樣,既能護身,又穿着舒服,而且所謂袍,這衣服可真正的是一件袍了,長度直接到了我的腳脖,太陽光照射下來,上邊金光淋淋,光芒四射,絕對不是凡品!

素兒欣喜的問那老者,她說你這龍袍是怎麼做出來的?怎麼如此精緻?

老者捋了一下鬍鬚,笑道,龍袍中含有麝香,這乃是我年輕之時,從一個獵人手中購買回來的特殊香料,衆所周知,牽魂麋鹿可不好抓,但從牽魂麋鹿身上製作出來的香料,卻是百年不散,最具安神之功效!

牽魂麋鹿我不知道,但一聽老者這麼說,我就感覺這一定是豐都鬼域特有的稀有品種。

我笑道,那這金絲線呢?用的什麼?

老者說道,金絲線乃重明神鳳的眼淚,經過冥火的鍛鍊,最後風吹,拉長,便能做成這曠世絕倫的金絲線,重明神鳳的眼淚能夠抵禦幽魂入侵,城主若是穿上這身龍袍,定然不懼冤魂惡鬼!

其實我現在穿不穿,都不懼怕冤魂惡鬼,但這老者的心意我還是比較清楚的。

我當下正準備說話,沒想到老者嘆了口氣說,哎,本來期限將至的時候,我也拿不出那麼多的銀兩,心說實在不行,就讓牽魂麋鹿的麝香以及重明神鳳的眼淚供奉上去,正巧城主趕走了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雲飄渺,老朽活了一輩子,膝下無兒無女,留此物也無任何用處,索性一想,就做成龍袍,送給城主吧,也算是我們雲中城百姓的一點心意。

我頗爲感動,說真的,這老者連夜爲我趕製龍袍,到最後眼睛都瞎了,此時我對身後的五大魔尊說道,吩咐城中士兵,以後一定要善待百姓,大家只想安居樂業,平平安安的過日子,切不可蠻橫欺負百姓。

五大魔尊同時點頭,素兒也不多說,直接擡手搶過龍袍,直接就開始往我身上穿了,三下五除二幫我穿在了身上,尼瑪,瞬間我渾身上下飄散着迷人的香味,而且渾身金光閃閃,簡直屌到不行,比神魔滿天星甲都厲害。

瞬間城中跪倒一片,高呼城主萬歲!

我靠,我被這整齊的陣容嚇了一跳,也都不知道該說平身還是什麼的,只能傻笑道,大家別跪了,都起來吧,起來吧。

我這一路走回宮殿,所到之處,城中士兵以及市井百姓皆是跪倒一片,等我走過之後,他們才起身,看來這古代的皇帝可真特麼爽。

到了宮殿的時候,我對衆人囑咐道,這幾天都好好休息吧,等候着聖王來尋找我們,皆是去地獄魔池成爲血魔,這應該就不會有危險了,所以大家可以儘管放心,儘管的玩耍。

衆人點頭,然後離去,就在我剛入目雲闕殿的時候,忽然一羣侍女涌了上來,欣喜的說道,城主大人,你這麼快就回來了?

我一看她們,立馬心說,完蛋!我當初的諾言估計要履行了! 一羣侍女圍繞了過來,當即就跪倒在地上,喊道恭迎大人。

我趕緊說道,哎哎哎,請起請起,咱自己人就不要客氣了,那什麼,你們去給我放點水吧,我洗洗澡去。

剛纔從城門一直走到宮殿,身上本來就穿着自己的衣服,結果又套上了一層金色的軟甲龍袍,這可讓我有點熱了,畢竟我還是一個陽人,有自然的生理反應,會出汗的。

一羣侍女面色緋紅,當即跑到騰龍池幫我放水,等我休息片刻之後,侍女們就走到我的面前,跪在地上恭敬的說道,恭迎大人移駕騰龍池。

我說你們別跪了,天天見面就跪,膝蓋估計都長老繭了,以前城主那一套,咱不用了,以後見我該說什麼就說什麼,不用跪的。

侍女有些蒙圈,好像自古以來跪拜城主,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這猛的一下不讓跪,她們很是想不明白。

到了騰龍池,一羣侍女開始脫我的衣服,本來我是想靜一靜的,但我突然發現,聚集在騰龍池的侍女越來越多了,一個個都掩面輕笑,好像要故意看看我脫光了衣服是什麼樣的。

我去,這…這讓我情何以堪。

我說你們都下去吧,我就想自己靜一靜,領頭的侍女約莫二十五六歲,這在侍女裏邊已經算是年紀大的了,她轉頭訓斥道,都忙你們的事情去吧,別圍在這裏看城主了!

哎呀臥槽,這意圖太明顯了,圍繞在這裏,敢情就是爲了看我..

領頭的侍女帶着七八個侍女脫光了我的衣服,隨即又脫下了自己的衣服,跟隨我一起,進入了騰龍池。

我躺在池子邊上,微微閉目思索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所有的事情看起來都是那麼的危險,但最終還是走了過來,眼看我就要成爲魔皇了,成爲魔皇之後,一切都將結束,因爲魔皇的力量,亙古無雙,我再也沒有敵人,到時候,我就能輕輕鬆鬆的過上我想要的生活,沒事帶婷婷她們出去逛逛街,沒事遛遛狗,沒事上lol坑兩把,裝裝小學生,這會是多麼愜意的生活。

一羣侍女幫我搓澡,其實說是搓澡,就跟摸我差不多,她們軟弱無骨的小手根本就沒有力道,一直在摸我的全身,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島國動作女明星一樣,正在被一羣摳腳大漢圍繞在牀邊,伸出幾十隻手,上下亂摸。

忽然,一個侍女小聲說道,大人,您走的時候..

話說到了這裏,沒有了下文,我一愣,當即擡起腦袋問道,我走的時候怎麼了?

這個侍女臉面一紅,不再說話,領頭的侍女年紀最大,應該有二十五歲左右了,她說道,大人臨走的時候曾經對我們說過一些話的..

她說完這些話,臉面也紅了,哎呀臥槽,我頃刻間就懂了她們的意思。

我有點不想履行自己的諾言,因爲我真不是一個荒淫無道的人,就素兒那句話,他雲鳳衛當中上百名妖嬈多姿的女魔頭,都是我的,因爲我至高無上,因爲我是魔皇。

雲中城的宮裏,還有這幾百名侍女,也都算是我的女人,只要我想,她們絕對不會拒絕,可我的目的不是來乾女人的啊,我是來成爲血魔,振興開天教的。

但我轉念一想,我身爲一城之主,我要是隨便食言,那我以後還怎麼混?畢竟這是一個信譽問題。

我想了一會,當即笑道,呵呵,這個啊,呃…讓我先想一想吧,這幾天事情太多,容我好好想想,行吧?姐妹們。

我用姐妹們相稱她們,頓時讓她們受寵若驚,連搓澡都不由得用上了幾分力氣,但我趕緊攔道,哎哎哎,別搓那裏,別搓那裏啊,不然一會要出事的!

侍女們撲哧一聲就笑了,膽大的領頭侍女笑道,真奇怪,上一任城主雲飄渺不喜女色,就連寬衣解帶的時候都不准我們進來,而且城主大人可能不知道,雲飄渺的鬍子是假的,他的鬍子是粘上去的。

我說我靠,難道這貨真是太監?更或者他爲了修煉什麼了不起的功夫,而揮刀自宮?這代價真心有點大了,爲了追求力量,追求金錢,而毀掉自己的那個地方,我個人感覺真心不值。

其餘的侍女接腔道,上一任城主不喜女色,很可能是因爲不行,而城主大人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爲何也不喜女色?

我笑道,呵呵,這個嘛,我喜歡的是男人。

這話一出,所有侍女都愣住了,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彷彿像是看怪獸一樣,我趕緊擺手道,逗你們玩的啦,我生活的那個時代,只能一夫一妻,一個男人只能愛一個女人,你可以愛很多個,但你只能娶一個,我是從小被灌輸這種思想,所以一時半會還不太習慣,懂了吧?

侍女們頻頻點頭,就在此時,我忽然注意到旁邊一個小女孩很是眼熟,我觀之其胸部,就像沒蒸熟的饅頭一樣,上邊那一點還是粉紅色的,完全就沒發育好,我仔細想了想,猛然想起,對了,有個賣花蛇簪子的小姑娘,叫小環來着,就是她,沒想到那個領頭的侍女真的把她安排到了我的身邊。

我問她,小環,你最近回過家嗎?她點頭然後甜甜的笑了笑說,恩,回過兩次,父母很是高興。

哦,這樣就好,我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任憑侍女們幫我搓澡,說實話,我也憋了好久了,我心說等我回到陽世,我要拉着婷婷,先在牀上弄個幾十次再說。

就在繼續躺下的瞬間,一個侍女小聲對我說道,大人,有侍衛進貢了一盤水晶果,我現在端過來給大人品嚐一番,如何?

我點頭道,好啊,端過來,讓我嚐嚐,你們也嚐嚐啊。

那侍女撅着白白的小屁屁走出了浴池,披上浴袍之後,不一會從別的宮殿裏端過來了一盤透明的果實。

那玩意看起來像是荔枝,但我確定那肯定不是荔枝,因爲那水果的造型雖然跟荔枝一般大小,但卻晶瑩剔透,沒有核。

我捏起來了一個,欣喜的笑道,這玩意好啊,我還沒吃過呢,當即就仍嘴裏了一顆,咬破的瞬間,汁液浸透我的口腔,甘甜爽口,真叫一個給力!

我咕噥道,恩,好吃,你們也都嚐嚐,來啊,這一大盤呢,我自己又吃不完。

侍女們都不由自主的吞嚥了一下口水,或許這傳說中的水晶果確實名貴,而她們一直沒有吃過,如今,機會就在眼前。

我知道她們的想法,肯定都想嘗一下啊,畢竟這是帝王專享的東西。

我笑道,別客氣了,也別咽口水了,吃吧,一人吃一個,分不完的話,一人吃兩個,別客氣,來來來。

我將水晶果遞給了她們,侍女們猶如小鳥一樣嘰嘰喳喳,當下就一人捏了一個,正要往嘴裏送的時候,那最初端過來水晶果的侍女卻說道,你們如此大膽,這水晶果是供奉給城主大人的,你們憑什麼能吃?

這話一出,頓時所有侍女都愣住了,個個面紅耳赤,愣在原地也不敢多說別的了。

我說沒事啊,我讓你們吃的,你們隨便吃啊,端來水晶果的侍女對我恭敬說道,大人,這水晶果只有城主纔有資格享用,您還是自己吃吧。

我灑脫的笑道,沒事沒事,大家一起吃,一起吃,我是城主,我發話了,你們敢不聽? 婚契蝕骨:前妻帶球跑 都給我吃!

我說完這句話,所有侍女的臉上重新展露笑容,就在此時,那個端來水晶果的侍女忽然緊張的說道,大人,我…我…身體不適,可否先行退下.. 我一愣,但隨即還是說道,恩,行,身體不適你就休息去吧。

畢竟每個女人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不管人家的身體到底是怎麼不適,我也不能讓人家繼續陪着我泡在浴池裏不是?

等那侍女下去之後,我周圍那些侍女也相繼吞下了水晶果,一個個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神情,我笑着說,好吃嗎?

侍女們忙不迭的點頭,還一個勁的說,跟着大人真是三輩子修來的福氣,以前根本沒有遇到過這種待遇的。

我笑了笑說道,因爲我畢竟生活在二十一世紀嘛,在我們生活的那個年代,男女平等,不止是男女平等,在我們那個年代,女的,尤其是漂亮的,那都是寶貝。

侍女們驚訝道,真的假的啊?

明末異姓王 我說那還有假?這都是真的,我當初就是連個女朋友都找不到,只能天天自己在家擼*。

侍女們又奇道,大人,什麼是**

我靠!

我剛嚥到喉嚨裏的水晶果,差點一個沒忍住重新給吐出來,我穩了穩情緒,當下想了一會才說道,**嘛,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而且只是男人的事情,只有男人能做,女人不能做。

侍女們驚訝極了,她們嘰嘰喳喳的圍繞在我的旁邊,不停的問我,大人,這**到底是幹什麼的啊?爲什麼只有男人能做?女人不能做,而且還特別愉快?好有意思啊。

我學着小智那淫蕩的笑聲對她們說道,這玩意你們不會懂的,這是我們那個時代的產物,男的叫擼管,女的叫揉道,你們要真是想懂,那我以後慢慢教你們唄,嘿嘿嘿嘿。

我正嘿嘿笑着呢,忽然一名侍女捂着自己的肚子,秀眉緊蹙的說道,哎呀,我肚子疼。

一聽這話,我趕緊說道,是不是想上廁所啊?趕緊去吧,別憋壞了。

沒想到我話音剛落,別的侍女也忽然皺起了眉頭,捂着自己的肚子,對我說道,大人,忽覺腹中疼痛難耐,我等先行退下,還請大人恩准。

我趕緊說,恩,都趕緊去休息吧,別累壞了。

就在那些肚子疼的侍女走出了騰龍閣之後,別的侍女進來幫我搓澡,我猛然感覺不對勁了!

剛纔在浴池裏幫我搓澡按摩身體的,有那麼一兩個沒吃水晶果,其餘吃了水晶果的,個個都肚子疼,我心說水晶果中出了問題嗎?

那些吃過水晶果的侍女幾乎都是在同時肚子疼了起來,沒有吃的,則是絲毫沒有任何反應,我心說奇怪,我也吃了水晶果,而且吃了好幾個,我怎麼就沒事?

念及此處,我將內力沉入心神,就在這一瞬間,我猛然嚇了一跳!

在我腹中逐漸消化的水晶果肉竟然變成了漆黑之色,而且從果肉當中還飄出了許多黑氣,不停的朝着我的丹田之處纏繞而去!

我丹田的外圍已經纏繞了一圈黑色的東西,而且那黑氣模樣的東西還在繼續纏繞,像是要把我的丹田徹底的阻擋!

尼瑪,竟然敢害老子!

我猛的一下就從浴池中站了起來,侍女們都嚇了一跳,水珠濺了她們一臉,當即我快速穿上衣服,披上龍袍,命令侍衛快速將五大魔尊召回!

而我自己則坐在雲闕殿,靜靜的等候着,就在等候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肚子也慢慢的疼了起來,這種感覺就好像有一把尖刀,插入了我的腹中,然後狠狠的扭動着,那種感覺真是讓我撕心裂肺。

我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多高,我咬着牙心說五大魔尊快點回來吧,不然老子馬上就要歸位了!

天知道那水晶果裏到底有什麼東西,天知道那侍女爲什麼會害我,我仔細想想,我好像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也沒逼迫她們與我發生什麼關係,她下毒的動機到底是什麼,我真是絞盡了腦汁也想不明白!

腹中越來越疼,漸漸的讓我疼的滿頭大汗,都要忍不住從龍椅上跌落下來了,我體內的神羽太歲,以及火精對這種黑氣完全沒有抵抗性,那黑氣侵擾我的身體,根本就不被控制!

我心說這侍女好歹毒啊!也不知她從何處找來這種曠世毒藥,我自己的內力根本解不開!

過了一會,就在我即將疼的暈過去之時,忽然我面前黑光一閃,五大魔尊同時出現,他們一出現的剎那間,立馬就驚訝道,大王,你中毒了?

我艱難的點了點頭,撲通一聲,就栽倒了龍椅之下,此時的我,並沒有昏厥過去,我還有一絲意識,恍惚間,五大魔尊抱起我,快速的讓我放到了龍牀之上,然後放出魔氣,來到我的體內,查探我中了什麼毒。

等查探過後,他們俱是一驚!

雷魔震驚道,大王怎麼會中無神劇毒的?素兒趕緊說道,別討論這個了,我們五個一起,用魔氣阻斷這毒素,不要讓大王丹田被毀,不然我們以前所做的一切,全部就前功盡棄了!

素兒一說,冰魔幾人迅速放出自己全部的魔氣,從我口中衝入我的身體,強行將毒素切斷,不過我的丹田已經被無神劇毒侵襲的差不多了。

毒素被切斷,我漸漸的恢復了自己的神智,當下虛弱的問道,什麼是無神劇毒?

冰魔做到牀邊對我說道,大王,無神劇毒是爲上古劇毒之一,其取名叫做無神,正是因爲此毒專攻擊元神,魔心,丹田,而且目前還找不到什麼解救的方法。

我心說我靠,這無神劇毒如此猛烈?竟然專攻修行者的命脈!

見我不吭聲了,一羣人趕緊問我,大王,你好端端的在雲闕殿,怎麼會中毒?這種毒藥雖說無形無色,但必須要進入口中,或者吸入鼻孔之中,難道是有什麼高人混進來了?

我淡淡的說道,有一個侍女,在水晶果裏下了劇毒,我現在想想,肯定就是她,這種事情再明顯不過了,只不過當時我沒在意而已。

幾人同時哦了一聲,至於那侍女長什麼模樣,我也說不上來,我也沒照片,五大魔尊想要追殺她,那也不科學,現在她肯定跑出宮殿了。

我說這無神劇毒,真的沒辦法解開嗎?

五大魔尊同時低下了頭,沒人再說話了,我嘆了一口氣,心說我張亮今日就要殞命於此了?

仔細想想虎神鏈,還有好些日子才能重新讓我擁有一條命,若是虎神鏈在,那我還不怕什麼,死就死,死了之後虎神鏈讓我重新滿狀態原地復活,但偏偏的是,前段時間我已經用過虎神鏈了。

我用盡自己身體裏的力氣,艱難的擡起頭問道衆人,那些侍女怎麼樣了?

冰魔擔憂道,大王,你自己都身中劇毒了,你還關心她們幹什麼?

我擺了擺手,阻止冰魔繼續說下去,旁邊的侍女小聲說道,那些侍女並無大礙,只是一直肚子疼,我仔細想了想,畢竟侍女們是沒有丹田法力的,也沒有元神,沒有魔心,而這無神劇毒就是專攻修行者的,想來她們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

此時我對風魔說道,你的速度最快,麻煩你跑一趟豐都鬼城,這個時候,也就只有找來聖王,再商量對策了。

風魔恩了一聲,瞬間化作一道黑光,飛出了宮殿,他化作輕風之後,飛行速度比之瞬移速度都要快,這就是風魔的優勢。

我將另外四大魔尊教到牀前,小聲說道,這幾天你們注意一點,這無神劇毒乃上古之物,一般凡人不會有,我懷疑有一個敵人,悄悄的折返了回來。

四大魔尊一驚,趕緊問道,是誰? 雲飄渺!

我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媽的,雲飄渺這貨算是我的一大敗筆!當初攻下雲中城的時候,我就應該帶着五大魔尊乘勝追擊,一鼓作氣乾死這貨,如今這種事,那就是斬草不除根所出現的禍害!

四大魔尊一聽雲飄渺的名字,尤其是冰魔和雷魔,他倆曾經跟着我,一同被困入丹青二氣爐當中,他們是知道這傢伙的,用二十一世紀的話來形容,那就是笑面虎,表面上笑嘻嘻的,但背後最能捅刀子!

雷魔憤恨的說道,我現在就搜尋雲飄渺,找到之後非要弄死他不可!

我趕緊揮手道,別衝動,你們都是魔尊體質,他手中有敕令金仙刀,這玩意最能剋制魔頭,大家不要輕舉妄動,我有一個主意,等聖王來了之後,我告訴大家,屆時我們可以將計就計,設下陷阱!

就在我話音剛落之際,忽然寢宮上方兩道黑光閃過,尼瑪,竟然一炷香的時間都不到,風魔就讓聖王請了過來,這特麼的是什麼速度,我驚訝的都差點站起來。

聖王見我表情激動,連忙走過來安撫道,大人切莫驚慌,這無神劇毒雖說是上古劇毒,但也不是沒有辦法可解,只不過這種辦法無人知曉,所以也就解不開了!

一聽聖王這話,五大魔尊同時激動的問道,聖王,此毒該如何解開?

聖王想了想,正要說話之際,我趕在聖王之前說道,聖王,五大魔尊,我有一個計謀,咱們商議一下,你們意下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