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李向南眉頭一皺,沈青顏負責安全保障?

不過隨即一想,沈青顏本來就極具天資,目前好像也有了引導師傅要引她入秘武門派,也就釋然了,道:「那我的分工是什麼?」

「盜墓賊的事處理完成後,你就沒有分工了,你想幹什麼都行,不過必須要保證別脫離隊伍,讓大家擔心你!」

李向南道:「既然我沒什麼分工,那我的事你們也就不用管了,你們只要照顧好自己就行了!」

「可是……」

李向南不待葉雪晴說完,就打斷,道:「記住,這件事的關鍵都在我這裡,不以我為主導就罷了,我也不想去管瑣碎閑事,哪怕隊伍中臨時會有人加入進來也無所謂。

而我的目的想必你們也非常清楚,我的行動自由我自己決定,別到時候弄的大家不太愉快……」

果然如三伯所料,這個李向南很有主見,而且也不願意別人去約束他,恐怕這次行動有可能會出現變數。

葉雪晴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也沒有再聊這個話題,等飛機起飛之後,就不由自主地打起了瞌睡。

李向南靜了下來,微微閉上眼睛進行簡單的調息,使自己的狀態更好。

一個小時后,這次航班果然要在天海中轉,便降落在了天海機場。


李向南和葉雪晴下了飛機,到轉機簽票的窗口辦理了簽票手續。

葉雪晴見簽票上的時間,竟然還要等三個小時才能飛,於是提議道:「還有四個小時要等,不如我們先在這天海轉轉?」

天海是國際化的大都市,非常的繁華,也是東方的窗口城市,這裡的人口密度非常大,周邊的空氣環境質量也很差。

李向南對這個城市的印象不怎麼好,聽了葉雪晴的提議后,也沒有心思去逛,他直接去售票窗口問了問,最快的一趟去建南的航班,同樣也要在四個小時以後,跟他簽票上要等的時間沒什麼區別。

葉雪晴見李向南想快點去建南省,不由好奇,道:「你好像很趕時間,我們都用了這麼長時間準備,還在乎這一兩天時間?」

「我還要趕著事辦完了回家種稻穀,種菜種果樹呢!」

聽了這番話,葉雪晴徹底無語了,你說你這麼有才華、有實力的人,幹什麼不好,偏偏非要當農民?

當然,李向南說這番話也只不過是託詞罷了,他是想儘快找到藥材好安排治療二叔的舊傷,而且他此去建南省,也是想找到慕月。

因為聯繫不上慕月,他從秋素然那裡得知慕月竟跑去建南那裡尋銀見草,這就完全跟他已經找到的銀見草重疊了。

他打算,這次如果能碰到慕月,就馬上帶她回家。

出了售票大廳后,李向南也不想再去別的地方,打算找個安靜地方呆一會兒,那四個小時對他來說,簡單打坐一下就打發過去了。

葉雪晴似乎有別的事情想要去做,只是說想去逛街,李向南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也沒有說什麼。

只是在二人準備分道揚鑣之時,李向南眉頭不由皺了下,他在這機場中,看到了一個人,一個女人正朝他款款走來。

這女人只要我出遠門,怎麼到哪裡都能碰到她?

葉雪晴作為女人,也非常的敏感,尤其是那種極其吸引人的漂亮女人,她也在第一時間看到了朝他們款款而來的那個誘惑性極強的女人。

「小弟弟,我們真是有緣,又見面了呢!」

南無瑤身邊因為那十分彪悍的保鏢存在,所以沒有招來狂蜂浪蝶,但是她那欲勾人墮落的,禍水一般的容顏與氣質,還是讓許多男人貪婪的眼神不斷地光顧在那飽滿豐腴的性感身材之上。

就是女人,眼神也容易定格在這個女人身上,帶著一股強烈的羨慕和嫉妒。

葉雪晴看到這個女人後,內心十分的警惕,同時也充滿了擔憂,她知道這個危險的女人出現在這裡,肯定沒什麼好事。

南無瑤走了過來后,無視了葉雪晴那充滿戒備的眼神,她那彷彿帶有焚心烈焰般的火辣眼神,在李向南的身上掃了掃,便道:「小弟弟,你趕飛機,準備去哪裡呀?」

李向南早已經對這個女人所帶有的那股強烈的誘惑衝擊已經免疫了。

他知道這個女人身上一定經常戴著跟那秋素然那塊黑白石頭,以及秋素心總背著一把劍一樣的神奇物品,正是那件神奇物品,配合她的妖艷氣質,才會有如此的威力。

見李向南不說話,南無瑤的目光這才在葉雪晴的口袋處掃了一眼,不由帶上了那禍國殃民一般的笑容,道:「小弟弟這是準備要去建南省,很巧啊,姐姐也打算要去建南省的,我有專機,不介意的話,我載你們一程?」

「也好,那謝謝了!」

李向南正想睡覺,結果就有人送來了枕頭,他也懶得去猜測這女人去建南省的目的,到了以後,自然清楚。

南無瑤只是隨口一說,但聽到這個以前對自己總是很排斥的傢伙突然這麼爽快地答應了自己,卻非常的意外。

葉雪晴也沒有料到李向南竟然會答應坐人家的私人飛機,心中非常的著急,道:「麻煩別人不太好,我們還是等航班?」

「不必,有順風飛機坐也好,你們到了建南以後給我打電話便是!」

南無瑤頓時覺得十分有趣,嬌笑一聲,道:「那我們走,小妹妹,你不也和我們一道去?」

葉雪晴一見南無瑤就覺得有氣,這女人一出現,果然沒好事,她咬著牙,恨恨地瞪了南無瑤一眼,氣乎乎地道:「我等航班!」(未完待續。。) [求訂閱,推薦票!]

……

南無瑤的私人飛機並不大,空間也比較小,但裡面的裝飾極為奢華,而飛機駕駛員,竟然就是經常跟她身邊的一位彪形大漢。

飛機的坐艙之中,除了一名年紀約三四十歲,像是專門處理瑣事和雜務的中年女傭之外,只有李向南和南無瑤相對而坐。

面前的桌上,放著一瓶價值不菲的紅酒,以及兩個特製的高腳杯,那名女傭幫二人將紅酒倒上,就坐在艙外等候傳喚。

叮!

南無瑤從一個水晶般的盒子里取出一顆冰塊放進酒杯中,發出一聲脆響。

她端起高腳杯輕輕搖了搖,目光便落在李向南的身上,道:「我覺得,好像每次在我搜集到一些相關信息,準備採取行動的時候,都能碰到你,好像不是藥材,就是花木植物之類的,你說我們是不是真的有緣呢?」

李向南岔開話題,道:「你此次去建南省,也是為收集藥材?」

「當然不單是為了收集藥材,也是順便尋一個人!」

「尋人?」

李向南眉頭一挑,道:「我去建南省,也是順便要尋人的,該不會巧合到我們要尋的是同一個人?」

南無瑤巧笑嫣然,輕輕端起高腳杯抿了一小口紅酒,道:「那你先說,你尋的人,是什麼樣的人?」

「一個女人!」

南無瑤聽后,險些將喝到口中的酒噴了出來:「這就是你的答案?」


「是的。那你尋什麼樣的人?」

「也是一個女人!」

「你尋她幹什麼?」

「當然是要帶她回去了,那你尋她又幹什麼?」

「我要帶她回家!」

南無瑤此刻臉上那帶著的淡然笑意消失了,道:「這女人是你什麼人?」

「親人!」

李向南反問:「那她又是你什麼人?」

這次,南無瑤給出的答案已經完全不同了:「她不是我什麼人,只是我看中的人,想從對手那搶過來的人!」

話說到這裡,李向南心中隱約已經能夠確定,這南無瑤說的那個人,極有可能就是慕月,不禁沉聲道:「一個世俗普通的女人。會值得你們雙方這樣來爭搶?」

「當然值得。她的天資非常罕見,儘管年紀稍大了點,但還是極有培養前途的!」

李向南此刻的聲音也微微冷了下來,道:「你覺得。你跟秋家姐妹手裡搶人。你能搶得過她們么?」

南無瑤聽了這話。就已然明白過來,她要尋找的人,跟這位小弟弟尋找的人應該是同一個人。

不過讓她感到驚訝的是。這位小弟竟然知道秋家姐妹,難道她們已經接觸過了?

想到這裡,南無瑤的神色也肅然了起來,道:「你已經見過秋家姐妹,知道秘武者門派的事情了?」

「是的!」

南無瑤道:「那她有沒有對你提起過我們兩派之間的矛盾?」

「沒有!」

「那你是怎麼和她認識的?」

「秋素心跟我結下仇怨,秋素然想化解這段仇怨,就這樣碰到了!」

說到這裡,李向南盯著南無瑤,道:「秋素然找到了更好的,已然放棄了引慕月入門的打算,秋素心徹底將慕月得罪了,更沒有機會,那你還想要繼續做這件事么?」

這番話中帶著機鋒,南無瑤自然聽得出來,不過她卻突然笑了起來,道:「這個慕月,對你很重要麼,難道是你的小情人?」

「當然重要,在我眼中,她是我嬸娘!」

說到這裡,李向南眼神凌厲了幾分,看著南無瑤道:「如果你還想繼續做這件事,那麼今後,我們就是敵人!」

南無瑤依然笑容不減,搖著杯中的紅酒,道:「放心,小弟弟,既然秋素然放棄了,秋素心也沒機會了,那麼我有我的驕傲,自然也不會再去爭她丟掉的一枚棄子,但凡是她們想要的,我就要搶,她們放棄的,我自然也不要!」

說到這裡,南無瑤很是有興緻地打量了李向南一番,道:「我倒是很好奇,你怎麼會跟那冰塊秋素心結下仇怨的,以那個冰塊無情冷酷的性子,殺人是不會眨眼的,尤其是她那把玄冰劍,可是不好對付的!」

「為絕慕月之心,她想殺我的家人,正好碰上了我,我們作過一場,她被我打傷逃跑了,這仇自然就結下了!」

南無瑤更驚訝了:「你竟將那冰塊打傷了,這倒是件新鮮事,一定要好好慶祝一下,來干一杯!」

李向南沒有與她碰杯,自顧喝了一口,道:「好像聽到那個女人被打傷了,你非常的高興?」


「當然高興了,我跟秋家的人是很多年的宿敵了!」

只是想到秋素然有意要化解這段仇怨,那麼強大驕傲的人,竟能放下身段來見眼前這個人並向他妥協,那麼眼前這個人必然也是不同尋常之人,看來自己對這個小弟弟的關注還是不夠多。

南無瑤看著李向南,靜靜思索了下,道:「秋素然既然發現了比慕月更好的,那個人是不是你?」

「不是我!」

聽了這話后,南無瑤又帶上了笑容,道:「不是你的話,那就最好,否則我倒要跟她們爭一爭,把你搶過來了!」

說到這裡,南無瑤心思玲瓏,倒是想到了什麼,看著李向南道:「那你有沒有興趣加入秘武門派,我推薦一位朋友作你的引導之師?」

李向南搖頭,道:「沒興趣!」

「沒興趣?」

南無瑤詫異,道:「要知為了加入秘武門派。這世俗界的那些家族趨之若鶩,都能擠破頭,想方設法也要將族中子弟送入秘武門派。

你既然見過秋家姐妹,應該清楚秘武者的強大,而他們背後的秘武門派更加的強大,加入這些門派,對你,或對你的家人,都極有好處呀!」

說到這裡,南無瑤眨眨眼睛。發出一種勾魂攝魄般的聲音。道:「如果實在不行,姐姐勉強破例收你入本門,要知本門中可都只收漂亮女孩子哦,來自世俗界東西方的都有。就你一個男弟子。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呢……」

面對這種勾魂奪魄般的誘惑之音。李向南置若罔聞,只是淡漠一笑:「你就不怕引狼入室?」

「就算是狼,無非一頭小色狼而已啦。有什麼好怕的!」

「你的門派既然全是女弟子,為我這麼一個小人物破例,你覺得我會適合修鍊你門派的功法么?」

南無瑤道:「當然合適了,本門雖修武道,但本門招牌還是以煉製葯主為,在秘武各派之中,地位超然特殊,除了百秋谷外,與各派都非常交好,資源豐富,你若想學習煉丹製藥,還有比本門更好的選擇嗎?」

聞言后,李向南這才恍然,原來這南無瑤所在的是一個以煉製葯主為的門派,怪不得她會四處收集奇珍異寶與靈木草藥,也怪不得這地球上的資源無比的匱乏,恐怕都是被這些秘武門派搜颳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