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他的這番話,原本蘇薇兒心底是有些緊張,但是此刻只剩下不爽,他一天莫名其妙到底在發什麼氣。

直接懟怒的過去,“陸少宸你對我發什麼火啊?你質問我又是幾個意思?怎麼?我和同事說話聊天有錯嗎?我被人撞到了,拉了我一把,我有錯啊?你莫名其妙對我發什麼火?你吃炸藥了?”

蘇薇兒現在就是你生氣,就比你更生氣,你脾氣大,比你脾氣更大,絕對不會示弱。

而車廂內兩人突然的爭吵是嚇得此刻車內的司機和隨行的警衛,聽到這蘇小姐的怒氣聲,恐怕也只有這位纔敢對他們先生大吼大叫質問了,這先生這算是遇到難伺候的主兒了。

只見陸少宸那陰沉的俊顏,緊縮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女人。

她還振振有詞罵他?

但是此刻男人只是陰沉的臉色,似乎是被懟不知道怎麼反駁了。

蘇薇兒看着男人怒氣騰騰的模樣,猛地收回視線,側頭望着窗外,懶得去看這個男人的臉色。

一路上兩人沒有再說話。

死寂壓抑的空間,似乎都能聽到呼吸聲。

而和陸少宸吵了兩句之後,這會兒蘇薇兒心底雖然憤憤不平,但完全沒有方纔的緊張和侷促感覺,而現在就是超級不爽。

到了莊園,蘇薇兒沒等警衛拉開車門,直接推開車門,砰的一聲用力關上車門,甚至震動整個車都顫抖一下,很明顯了這就是在發脾氣。

蘇薇兒直接朝着臺階上走去。

陸少宸下車,凝眸看着怒氣衝衝的女人,最後也只是跟在身後走上臺階。

此刻客廳迎接的管家自然看出進來人的不對勁,很明顯這好像又是吵架了,只聽到蘇薇兒開口道:“寶寶呢?”

管家恭敬的迴應的道:“小少爺在房裏自己玩!”

蘇薇兒恩了一聲,直接朝着樓上走去,完全就沒有要理會陸少宸的意思。

到了兒童房。

只聽到從一側隔間內傳來寶寶稚嫩的聲音,好像在當着老師教着念數字一樣,聽着寶寶這甜甜的聲音,蘇薇兒整個人都在被暖化着,煩躁的心情瞬間煙消雲散,深呼吸一口氣,收斂好神色,可不能帶着情緒照顧寶寶。

走進一看,只見寶寶正拿着幼兒園書本教着胖咚念數字,而胖咚還有模有樣的蹲坐着,像個乖巧的學生一樣。

看到這一幕,蘇薇兒不禁挽脣一笑,真的是對活寶。

伺候的僕人看到蘇薇兒恭敬垂首,胖咚更是搖着尾巴朝着蘇薇兒過來,汪汪的叫着。

寶寶反應過來,回頭就看到蘇薇兒,激動的起身直接撲過去,“媽咪!媽咪!”

蘇薇兒撫了撫胖咚的小腦袋,隨即上前抱起了寶寶,抱着寶寶坐在沙發上。

“媽咪,寶寶剛剛在教胖咚念數字!”寶寶直接開口道,得意洋洋的小模樣。

蘇薇兒垂首吻在了寶寶的額頭上,滿眼的寵溺的目光道:“阿姨看到了,寶寶教的很好!”

說着,胖咚坐在一旁汪汪汪的叫了兩聲,像是在說小主人教的好一樣。

這會兒抱着寶寶,蘇薇兒心情也是大好。

隨即讓僕人準備些點心和果汁上來。

就在僕人走出門,頓住腳步,站在一側垂首恭敬喚道:“先生!”

話落。

蘇薇兒擡眸看了眼出現在門口的男人,依舊那副擺着臉色陰沉的模樣,這樣子看着就讓人心底不爽快,對視了一眼,蘇薇兒直接偏側頭到一旁,完全就是不想理他的一副狀態。

但是寶寶一眼倒是沒有發現什麼異樣,還起身就要朝着陸少宸跑過去,“粑粑!粑粑!”

陸少宸上前伸手直接抱起了寶寶。

寶寶還笑嘻嘻的模樣,完全就是小棉襖溫柔着陸少宸的心,只聽到寶寶甜甜的嗓音問道:“粑粑接媽咪回來的嗎?”

陸少宸伸手揉了揉寶寶的小腦袋,只是一笑恩了一聲,隨即看向坐在沙發上的蘇薇兒,難堪的臉色,側頭偏向一側,完全就是一副不想看陸少宸的狀態。

寶寶回頭看向蘇薇兒的時候,自然看出了媽媽突然心情好像就不好了,眨巴大眼睛疑惑道:“媽咪怎麼了?”

聽到寶寶的聲音,蘇薇兒收回視線,“沒什麼!”說着,起身,上前一步,撫了撫寶寶的小腦袋,“寶寶先自己玩,我先去休息會兒。” 蘇薇兒陪着寶寶,看着男人倒是沒有再出現,和寶寶待了一會兒,心情倒是好很多了。

直到晚膳時間,兩人下樓。

只是到了餐廳沒有看到男人,只聽到寶寶問道:“管家伯伯,我粑粑呢?”

管家恭敬迴應道:“小少爺!先生在和書房,剛剛我已經去告訴了先生用晚膳,應該馬上就下來了。”

寶寶哦了一聲。

隨即蘇薇兒將寶寶抱起放在了兒童椅上,僕人準備好了晚餐。

蘇薇兒伺候照顧着寶寶給他餵飯,但是這會兒男人還是沒下來,莫名想知道他到底在做什麼,還不下來吃飯。

寶寶也是疑惑:“粑粑怎麼還不下來?媽咪去看看爸爸在做什麼?”

寶寶這話,讓蘇薇兒不禁一愣,餵了一勺蒸蛋在寶寶嘴裏,道:“你爸爸知道下來,肯定現在還有事情要做。”

寶寶哦了一聲。

但是直到兩人都吃的差不多,男人還是沒有下來。

“媽媽要不去看看粑粑,粑粑還不下來吃飯飯!”寶寶倒是催促道,似乎就是想讓蘇薇兒去看看他爸爸。

“你爸爸肯定在忙了,就不打擾他了,走吧,我們先上樓。”

“……”

“但是媽媽可以看看爸爸在忙什麼嗎?不吃晚飯會生病的!”

寶寶還就堅持讓蘇薇兒去看他爸爸。

也不知道這小東西是故意的還是怎麼回事,還真的就這麼堅持。

到最後蘇薇兒也沒有辦法,只有答應下寶寶:“好了!我知道了,我上去看看。”

寶寶點頭恩了一聲。

蘇薇兒直接上樓到了書房。

站在門口的位置,猶豫了半晌也不知道怎麼敲門,很想轉身就走,現在兩人在爭吵期間,她主動來找他,那不就是說明她在示弱了。

一想到這裏,蘇薇兒心底忙的打住自己,不行,堅決不行,她絕對不能主動認錯,更何況她有沒錯。

這樣一想之後,蘇薇兒心口一沉,轉身就走,但是她剛一轉身,只聽到身後的開門聲,猛地一怔回頭一看,只見陸少宸打開房門站在門口的位置,冷沉犀利的雙眸看着眼前這女人。

對視一眼,蘇薇兒心口猛地一緊,忙的收回視線,轉身就要走。

但是沒走一步,手腕突然被一股力量拽住,蘇薇兒一怔,猛地回頭看到身後的男人,用力抽回手來,“你放手!”

陸少宸看着她,完全沒有要放手的意思,“找我什麼事?”

蘇薇兒緩過神來,盯着他,不冷不熱的語氣道:“沒找你!”

陸少宸反問道:“沒找我,你站在這裏做什麼?”

這話堵的蘇薇兒一時之間似乎不知道怎麼迴應,就盯着他。

隨即揚聲堅決道:“路過而已!你放手!”

陸少宸仍舊拉着這個女人,繼續逼問道:“路過你還能路過到這裏?”

似乎非要逼得這女人老實交代。

“你……”

蘇薇兒瞬間語塞,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就盯着這個可惡的男人,沒有迴應她的話,揚聲喝道:“你放手!!”

看着這個女人這麼激烈掙扎的樣子,陸少宸目光緊縮盯着她。

“你到底在氣什麼?有必要氣到現在?我問你一句還問不得了?”

問一句?

這話說的蘇薇兒的暴脾氣直衝上來:“你叫問一句嗎?啊?莫名其妙甩臉色給誰看啊?我每天和誰一起都要給你報道一聲,你是我什麼人啊?怎麼?你不高興了,撒氣撒到我頭上,我是你的撒氣筒嗎?啊?”

一連串的質問,只讓陸少宸的臉色更是難堪的起來。

只是盯着這個女人,似乎不知道怎麼反駁。

而蘇薇兒突然掙扎起來,用力要掙脫開男人的桎梏:“混蛋你放手!”

但是陸少宸捏着女人的手完全沒有要鬆手的意思。

驀地。

還沒有等蘇微兒反應過來,突然手臂的一用力,猝不及防蘇薇兒直接撞入了男人的懷抱之中。

下一秒,溫熱的脣瓣覆蓋而上,一瞬間,蘇微兒腦袋一片空白,睜大雙眸驚恐的模樣看着眼前一張放大的俊顏,心突然急速加快的跳動着。

雙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之上,似乎不知道如何去反抗。

好半晌,蘇薇兒緩過神來,雙手抵着男人的胸膛用力要推開他時。

但是男人的力道卻越發強硬起來,伸手緊緊的抱着懷裏的女人,一手扣在女人的後腦勺上,狠狠的吻着。 在空間風暴中與柯望失散后,大祭司護著安傑爾安全降臨到了一個奇異的地方。

這裡四面環海,一望無垠,藍天白雲,椰林樹影,水清沙白,風景秀麗,不似人間……

(停停停,這兒不是馬爾地夫,不發展旅遊業,用不著打廣告!)

……

嘛!總之她們就是到了一個很美的地方。

看起來是一個與世隔絕的海島,周圍的景物美輪美奐,生機盎然。

陽光、大海、沙灘……一切都是那麼的和諧。微風吹拂到臉上,帶來大海的鹹味,海浪輕輕拍打在礁石上,發出悅耳的「沙沙」聲。

安傑爾是小孩子心性,一見到這麼漂亮的地方,歡呼一聲就想上去玩耍,不過卻被一隻手攔住了去路。

安傑爾疑惑著抬起頭,只見大祭司一臉嚴肅地看著那片大海,眉宇間是前所未有的鄭重。

「不要亂動,都是假的!這個地方是仙人的「界」!」大祭司將安傑爾護在身後,如同母雞護住小雞一般,將其置於自己的羽翼之下。

「什麼?假的!」看著眼前無比真實的美麗海島,安傑爾整個人的狀態都是懵逼的。

雖然經歷了那麼多不可思議的事情,而且安傑爾還在跟著大祭司學習法術。但是……仙人?

這個辭彙對於安傑爾來說,是那麼的遙遠,就像是另一個新的世界。世界上,真的有仙人嗎? 相愛就不要離開 而且,「界」又是什麼東西?

不過大祭司卻沒有接著解釋下去,她現在的精神高度緊張,死死地盯著看起來風平浪靜的海面,絲毫沒有懈怠。

老實說,安傑爾跟著大祭司學習以來就沒有見到大祭司露出過這種嚴肅的表情。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安傑爾乖乖的閉上了嘴,退到大祭司身後。

「此間仙人勿怪,我等是遇上了時空亂流,這才誤入此地,絕非有意冒犯,還請仙人放開出口,讓我等返回現世。」大祭司的話中用上了靈力,鼓盪起來,整個空間都都在迴響著她的聲音。

過了許久,也沒見這裡有什麼變化,安傑爾有些忍不住想要詢問:「師父……」

可誰知道,她剛起了個頭,整個空間忽然就變得扭曲起來。

安傑爾一下子重心不穩,跌倒在沙灘上。這沙灘上的沙子居然就如同海水一般下陷,迅速沒過了她的身子。她的視線變得模糊,黑暗遮住了她的眼睛,讓她看不清前方的道路。

安傑爾感到一陣窒息,那些沙子不斷地灌入她的口鼻之中,將她呼救的話語都給堵住。在那一刻,她真的覺得自己就要死了。

「欺負一個小輩,算什麼本事!給我滾出來!」一聲大喝在安傑爾的身邊炸響。

是師父,是師父來救她了!

果然,下一刻,安傑爾緩緩睜開眼睛,那如水一般的沙子與極致的黑暗統統都不見了。她們還是呆在那個風景優美的沙灘上,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好像是夢一般虛無縹緲。但是那種真實的觸感,以及深入到她骨子裡的恐懼,讓安傑爾無法想象這一切都是幻覺。

大祭司如今的模樣也發生了巨大變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好似火焰的紅色靈力,強悍有如遠古巨獸一般的氣場徑直向海面襲去,激起滔天巨浪。

「多年不見,你的性子還是一樣爆如烈火啊!朱雀!」

隨著一個有些慵懶的男聲響起,這個空間瞬間停風住雨,海面上風平浪靜,與最初的場景並無二致。

大祭司聽到這個聲音,原本緊張的情緒一下子放鬆下來。

「原來是你啊!剛鐸一別,已有多年,沒想到你竟已成仙……孤峰,你還好嗎?」

「哈哈哈……難得你還記得我啊!」隨著一陣大笑,孤峰的身影出現在二人面前。

仙風道骨,長須飄飄,一派道家真人風範;玩世不恭,遊戲人間,一生風流公子模樣。

這兩種極其矛盾的氣質在孤峰的身上卻是那麼水乳交融,而且還產生了一種非常獨特的魅力,使人一見之下便會產生好感。

必須要說一句,孤峰很帥,哪怕他看起來有些年紀了,但他絕對符合外界的「帥大叔」標準。用句通俗的話來講,那就是全身上下都散發著強烈的男性荷爾蒙,非常吸引年輕小女生的注意力!

這一點,從孤峰出場后,安傑爾那不斷閃爍的星星眼就可以看出來了。

「行了,孤峰! 我在女子監獄當管教 快把你的「魅惑」收起來,別再拿你那套騙人家小姑娘了!」大祭司卻是全然不受影響,還十分不客氣地拆穿了他。

孤峰尷尬地笑了笑,說道:「嘛嘛!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你不是在剛鐸當你的大祭司嗎,怎麼會跑到我的「界」里來?」

「嘿!要不怎麼說我倒霉呢!」大祭司自嘲地笑了笑,「本想抄個近路,用「時空穿梭」早點回去,沒想到被人打斷,遇上了時空風暴,稀里糊塗的就到這兒來了!」

「那你還真是有夠倒霉的!」孤峰的嘲諷毫不吝嗇,算是還了剛才大祭司對他的拆台。

兩人相視而笑,氣氛一時間無比和諧。

笑過之後,大祭司這才想起還有正事要辦,對著孤峰說道:「好了,不說了,我還著急趕路。孤峰,把你的「界」開一個口子,讓我們出去吧。」

孤峰面帶笑意:「怎麼了老友,不想跟我這個老朋友敘敘舊了?」

「怎麼會呢?不過我真有急事,你……你想幹什麼?」大祭司臉上的笑意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如最初之時一樣的嚴肅神色。

孤峰的臉上似笑非笑:「老友,你既然已經來了,又何必急著走呢?不如留下來,也好跟另外一些「老朋友」敘敘舊啊!」

大祭司面色一變:「你居然通知了天庭!為什麼?」

「你不是應該很清楚嗎?」孤峰朗笑一聲,「作為人,你是我的老友。但作為神仙,你就是天庭的通緝犯,是我的敵人!」

「你一定要與我打?」大祭司暗暗運起靈力。

孤峰搖了搖頭,嘆息道:「對不起,我是個神仙!」

曾經的朋友,如今兵戎相見,氣氛一時十分緊張…… 驟然沉寂的空間,好半晌,只聽到男人開口道:“要道歉等會兒再說!我先用餐!”

說着,男人直接繞開兩人離開。

不知道爲何看着這個男人的舉動,心底就不爽,一聲對不起就這麼難了。

但是這會兒寶寶還在,她也只能強忍下來,面帶笑顏:“好了!寶寶我們回房吧!”

寶寶看着蘇薇兒嘟囔道:“媽咪!爸爸一定會道歉的!”

蘇薇兒沒有多說什麼,恩了一聲。

“走吧!寶寶!”

蘇薇兒陪着寶寶回到臥室,給小東西洗澡洗漱,穿戴好可愛的睡衣。

萬古丹帝 抱着寶寶躺在牀上,這會兒洗完澡吹了毛髮的的胖咚甩甩毛走了進來。

直接就朝着小主人牀上過去,擱着個腦袋,乖巧的模樣,寶寶伸手去摸着胖咚的腦袋,這模樣看上去真的是可愛至極。

“好了!寶寶陪胖咚玩一會兒,我先去洗澡,等會兒就過來。”

“好的!媽咪!”

蘇薇兒回到自己房間沐浴洗漱,上了藥,臉上的紅疹基本上淡化,這下蘇薇兒總算是放了心。

吹乾頭髮,收拾好出來,走出門,正伸手整理着頭髮,當看到沙發上坐的人,蘇薇兒猛地頓住腳步一怔。

“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