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敖天之話,衆人心神更驚。

這話裏面,至少就已經表達出了倆個意思,最顯而易懂的,自也是說,此人在邪帝殿中,還不是權勢最盛的那一個人。

按照這個繼續想下去,在他之上,還有更加強大的,而比他還要強大者,至少倆人以上。

否則的話,敖天怎會說出,那人不是邪帝殿殿主,更加不是邪帝的話來?

這或許是說,邪帝殿殿主與邪帝,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

衆人凝重無比,如此也就意味着,邪帝之下,還有一位,放眼世間,或許都是無敵於天下的級高手。

這一道虛幻身影,都能夠看似輕而易舉的擊傷敖天,那麼,邪帝殿殿主的實力,無疑是更加的恐怖。

或許還沒有達到那不在武道之中的那個境界,可在如今這世界中,足以凌駕所有蒼生之上,而他,還不是邪帝!

一品農門女 這邪帝殿果然強大,難怪當年四位大帝聯手,讓邪帝失蹤了,集天下衆生之力,都不能讓邪帝殿徹底消亡。

如今邪帝殿重現世間,邪帝究竟怎樣無人知曉,可能確定的是,邪帝殿之主,必然是有着越衆生的力量。

一個邪帝殿之主,一個面前的這道虛幻身影,目前的天地,單是這倆人,恐怕,都已經能夠做到威懾天下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就是邪帝殿副殿主!”

敖天沉聲道,目光如電,死死的盯着那道虛幻身影,自龍族重現世間後,他敖天還從未敗的如此之甚過。

以爲,天玄八重巔峯的修爲,加上本身可以揮出來的實力,怎麼樣,也是有資格成爲邪帝殿中,那些絕頂高手的對手,可現在看來,自己對邪帝殿的瞭解,還遠遠的不夠。

“邪帝殿副殿主!”

辰夜雙眼森寒了許多,也凝重了許多,一個副殿主,便是擁有着至少天玄巔峯的修爲,而今也是現身了,究竟留給自己等人的時間,還有多少?

“敖天,看來這些年來,我邪帝殿放任着你的行爲,倒是讓你對我邪帝殿瞭解了不少的祕密啊!”

對面遠處,虛幻身影微微一笑,淡然道。

話語之中很是平和,絲毫沒有任何的邪意,如果他的出場方式,不是邪氣凜然的話,仍誰也不會想像到,他會是邪帝殿的副殿主。

聞言,敖天眼瞳一緊,旋即嘆道:“所謂的祕密,只怕也是你們故意透露出來的吧?”

不怪敖天此刻有種頹然之勢,多年來,龍族固然勢微,以前的歲月中,他敖天儘管也沒有天玄八重巔峯的實力,可是,在龍族內,有着一尊,放眼這天地,無數年來,都少有人能夠越的大神,那就是青帝的一縷真靈。

這縷真靈,只是青帝意識的凝聚,想要在隕落後還能爲龍族做一些事情,來彌補他在生之時,對龍族的愧疚。

西遊男主他壓力山大 自然,讓龍族在世間中真正的隱藏下來,那一縷真靈自是可以做到,但要想讓龍族短時間中恢復興盛,卻是不可能的。

不過,藉助着這一縷真靈的存在,敖天的出行,幾若無聲無息,他自認,除非是有着比擬青帝,或是越了青帝的實力,否則這天地中,只要他願意,還無人可以現他。

沒想到,這一切,都在邪帝殿的眼皮子底下,這何嘗不是一種挫敗,敖天頹然,在所難免。

虛幻身影頓時笑道:“倒也不是我們故意,而是那時侯,我們拿你沒有辦法,呵呵,如果有的話”

如果有的話,會是怎樣結果,衆人一想便知,不覺爲敖天有所慶幸。

“別說這些廢話了,你副殿主親自到了這裏,該不會只是爲了帶走邪天三人,或是爲了救柳族之人吧?”敖天畢竟是級高手,轉瞬過後,那頹然之勢,便也消失不見。

“接連倆次任務失敗,邪天三人,救或不救,都不在本座考慮之內,至於柳族的這些人,他們的生死,與本座有關係嗎?”虛幻身影笑道。

“副殿主大人饒命!”半空之上,邪天三人立即跪倒在地,神色驚懼不已,身爲邪帝殿的高手,他們自是更加清楚,被放棄之後,會有怎樣的下場。

“副殿主大人,我等柳族衆人,乃是誠心與邪帝殿合作的,還”

柳凌雲話未說完,虛幻身影袖袍輕揮,道:“你們,有資格與我邪帝殿合作?”

“不,不,我等願意歸降!”柳凌雲趕緊說道。

看來,爲了能夠活着,爲了柳之一族的衆多之人,柳凌雲不惜要放棄現有的一切地位了。

“哈哈!”

虛幻身影竟忍不住大笑:“當年四位大帝何等的睿智,爲了天地蒼生,寧願不要將來,可他們不會想到,萬載之後,這些他們苦苦守護之人,到如今呵呵,可悲啊!”

“敖天,你們覺得怎麼樣?”

“不怎麼樣!”

“是不怎麼樣啊,這天地蒼生,畢竟是太多,一小部分人,的確無法代表太多的人。”

虛幻身影感嘆了聲,旋即話鋒一轉,冷冷道:“敖天,本座既然來了,便不能空手而歸,你們這些人,未來都會是我邪帝殿的dàmá煩,今日,就一併解決掉了。”

“就憑你一人?”

“哈哈,正是如此!”

虛幻身影大笑,可怕的滔天邪氣,自那虛幻的身體當中,如狂風般的席捲而出,只是一瞬,便是將這逍若書生與千葉老人的隕落之地,盡數的籠罩而進。

在那正中心處,虛幻身影漠然站立,當這漫天的邪氣,已然是形成可怕的風暴之時,他才緩緩的伸出手,在這虛空中,輕輕的一拍。

混在非洲當歐皇 “砰!”

一掌拍下,這看似沒有任何力道,不攜帶絲毫能量的虛幻手掌,卻是將這天地攪動的,猶若末日來臨一般。

狂風呼嘯,天翻地覆,在那一掌的籠罩下,不但是空間,彷彿就連時間都是被凝固了。

這裏的所有人,包括敖天在內,均是感覺到天地間的所有能量,全都是匯聚而來,然後,以一種摧枯拉朽之勢,快若驚人般的掠出。

一掌之下,竟然是連天地本身,都是無法承受的住,這至少天玄巔峯層次的高手,如斯的恐怖!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整個天際之上,因爲那一掌的出現,所有的一切,都是失去了原本的顏色,就連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都是被禁錮而無法像以往那般運行。

恐怖的壓力之下,不但是辰夜等年輕一輩,即便是敖天這等已算是世間中級高手的存在,他都是感覺到,壓力已經讓他心中極端的無力,一絲的戰意,都是無法沸騰起來。

彼此的差距,並不是太大,敖天能夠感應到,邪帝殿副殿主的修爲,還沒有越過武道的巔峯,也就是說,後者只在天玄巔峯之境,這與他之間,只有一個層次的差距。

然而,體現在實力上面,居然會是這般之大!

“盟主,自在兄弟,你們聯手破開空間,我去阻他一阻”

“不行!”

敖天話未說完,便是被拒絕掉,所謂的一阻,辰夜等人很明白,前者將會一去不回,就此隕落。

聞言,敖天沉沉一笑,傳音道:“這是唯一的方法,否則,我們大家,全都要死在這裏,別猶豫了,盟主,自在兄弟,快些準備!”

“呵呵!敖天,別多想了,本座既然出手,就斷然沒有讓你們逃走的可能。”

虛幻身影顯然已經洞悉了敖天心中所想,其攻勢仍然未變,可在這剎那中,衆人赫然的感應到,這方天地,已經真正的被禁錮了下來。

漫天的邪氣,無處不在,充斥在這片虛空中,使得廣闊空間,在衆人感知下,變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囚籠,至少,以敖天等人的力量,絕對無法破開。

“副殿主大人,莫要高興得太早!”

辰夜突然一步的踏出,屈指一彈,一縷玄氣便是如電般的射向前方空間之中。

衆人頓時可見,那被精純邪氣所佔據之地,在這縷玄氣到達後,竟如同是寒冰遇見的烈火,在快的消融而去。

“動手!”

一衆人旋即不在遲疑,道道強大的能量匹練,飛快的暴射而出,射向那已經消融的地帶。

“轟轟!”

接連不斷的衝擊下,那方虛空,終於是現出了本來的面目。

“有意思,這個年輕人是誰,很是不簡單嘛!”虛幻身影並未理會衆人的舉動,那份自信叫人知道,即使破開了一方空間,他們這些人,都休想逃的出去。

“回副殿主大人的話,他就是辰夜!”柳凌雲連忙討好的說道。

今天一場大戰,他柳之一族的天玄高手,除卻他之外,已只有三人,其他的,那些聖玄級別的高手,幾乎全部被滅殺。

雖然還有四大天玄高手在,尤其他柳凌雲沒死,這等陣容,放在世間之中,仍然是可以嘯傲一方之地,然而他卻是明白,如果今天,夜盟不滅,他柳之一族,將會真正的消失在這天地中。

夜盟最好是在今天,所有的人都被殺死,但柳凌雲更加的清楚,從今往後,若是得不到邪帝殿的庇護,而且是誠心的庇護,那麼他柳之一族,不僅將在世間中寸步難行,更加會慢慢的被取代,從而也會消失。

所以現在的他,非常的積極。

看了柳凌雲一眼,虛幻身影轉而看向辰夜,虛幻目光略略的一冷:“他是辰夜的話,那就要將他帶回邪帝殿了。”

“副殿主大人,抓辰夜,我可以代勞!”柳凌雲再度笑道。

“聒噪!”

虛幻身影冷冷一哼,心念一動,漫天邪氣,**了起來,只是一瞬中,那被衆人所擊破的空間,赫然的再度恢復了原狀。

與此同時間,那可怕的一掌,也是出現在了衆人的頭頂之上,而後,重重的壓了下去。

一處處的虛空頓時碎裂開來,巨大的壓力當中,下方大地,被不斷的掀起,僅是片刻左右,大地已然是生生的被剮走了數尺,令人觸目驚心。

“辰夜,你隨本座走一趟吧!”

在那一掌將要把衆人化成灰飛之時,辰夜的身子,便是情不自禁的受到了牽引,快暴射而出。

回身遙望着紫萱衆人在那生死之間,感受着圍繞在自己身體外的強大不可敵的力量,辰夜不覺輕輕的吁了口氣。

“刀靈,殿靈,天地洪荒塔,事到如今,我不知道你們還有沒有什麼方法去應對,我只能說聲對起了,不過你們放心,天上地下,或是九幽黃泉,我陪着你們一起!”

輕喃聲落下,陡然,無比耀眼的白色光芒,率先一步,自辰夜體內直射天際之上,霸道氣息,滾滾的猶若雷霆般攪動着這方虛空。

片刻之後,一道五彩光華,伴隨着璀璨的紫色光芒,同時掠出,這倆道光芒,儘管是沒有白色光芒那般霸道,可此時此刻,皆是充斥着一股,極端恐怖的毀滅氣息。

到了這個時候,連敖天都沒有任何脫險的手段,辰夜也只好光芒籠罩中,天刀,古帝殿,以及天地洪荒塔,閃電般的旋轉着,一道道,那近乎是滅絕的氣息,不斷的暴涌而出。

“辰夜,不要!”

只是一瞬,衆人便是明白了辰夜要做什麼,當即大喊道。

或許在其他人眼中,只是覺得天刀,古帝殿以及天地洪荒塔乃是渾元之寶,可幽兒與瘋魔卻知道,根本不是。

這三大神物自爆,倒是有可能會給他們帶來足夠逃生的時間,然而,三大神物沒了,辰夜自身,必定是也會因此而重創,甚至,隕命!

只是在那一掌的重壓之下,衆人莫說去阻止辰夜,他們自身,多是寸步難移,若非是一個個的都在拼命,那一掌,已是要了他們的命。

“天刀,古帝殿,辰夜你果然是古帝的傳人!”

虛幻身影的眼瞳,陡然變得極度森寒下來,次,有着滔天的殺意,瀰漫在這虛空當中。顯然,辰夜這古帝傳人的身份,讓前者有些難以剋制自身的情緒。

“你們,開始吧!”

話音落下,辰夜也是不忍的閉上了眼睛,不過在同時間,他身子閃電般射向虛幻身影時,一縷黑炎,也是悄然的浮現在他閉上了的眼瞳之中。

唯有這樣,辰夜纔有把握,將那邪帝殿副殿主的步伐拖住一瞬。

他是魂變擁有着,本命魂魄較之其他人要強大了許多,自爆起來的威力,自也不可估量。

辰夜從不想走到這一步,可是現在,他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不能眼睜睜看着,心愛之人,衆多兄弟朋友,全數死在這裏。

自己死了,雖然還有許多心願沒有完成,可只要紫萱她們還活着,就一定可以幫助自己完成未了的心願,固然那樣一來,很多的快樂,都不在能夠出現了。

“辰夜,不要啊!”紫萱那淒厲之聲,響徹天地,她是那麼的深愛着辰夜,已然是對辰夜的性子,有着十分的瞭解,天刀和古帝殿還有天地洪荒塔要自爆,辰夜又怎可能不做別的舉動。

“紫萱,兄弟們,再見了!”

辰夜霍然張開眼睛,一縷黑炎,竟然,生生的從他眼瞳之中飄射出來。

與此同時,三大神物的光芒,也是變得越濃郁起來,可怕的滅絕氣息,已然籠罩了這整個天地。

“辰夜,你夠狠,可惜這樣,依舊對本座沒有任何的威脅!”

“有或沒有,得試過才知道!”

辰夜厲聲喝道:“天刀,古帝殿,天地洪荒塔,你們還等什麼?”

“蓬!”

一聲輕輕的bàozhà聲音,便是迴盪了開來。

紫萱等一衆人,頓時憤而欲絕,她們都知道,一旦三大神物開始自爆的時候,以後的她們,就再也不可能見到辰夜了。

不過一瞬之後,衆人的視線,乃至辰夜的神情,都是被定格了下來。

那bàozhà的聲音迴盪在每一個人的耳中,然而,卻不是三大神物開始了自爆,三大神物此刻的旋轉度,竟然也在減緩,直至停留懸浮在了天空中。

“恩?”

虛幻身影的眼瞳猛然一緊,旋即喝道:“既然都清醒了,那便出來吧!”

醒了?誰醒了?辰夜神色一動,難道是?

“呵呵,要是讓古帝陛下曾經用過的武器,和古帝陛下的傳人死在了老夫的隕落之地,老夫縱然是死了,也無法安心的。你們這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傢伙,竟敢在這裏放肆!”

一道笑聲之中,衆人猛然見到,在那bàozhà傳出之處,也就是遠處的某一座深山中,突然,一股強大無比的波動,飛一般的傳蕩過來。

剎那之後,已是到達衆人所在空間。

“砰!”

那讓得紫萱,敖天等所有人聯手,都難以應付的一掌,便在這波動的衝擊之下,迅的消失不見。

旋即,波動凝聚,化成一道蒼老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辰夜身邊。

這身影同樣有幾分虛幻,只是,當他那蒼老的手,搭在辰夜肩膀上的時候,後者所有的負面影響,全然的消失不見,辰夜一身的傷,居然也是瞬間之中,恢復如初。

這等神通,較之邪帝殿副殿主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是誰?是逍若書生,還是千葉老人?”虛幻身影沉聲問道,第一次在他的神色中,見到了一絲絲的緊張與凝重。

“老夫千葉!”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是千葉老人!”

這是個看起來非常慈祥的老者,灰色長袍,顯得很是樸素,絲毫沒有曾經身爲這天地之中,最爲巔峯高手的那種自然生成的威嚴,若不是知曉他的身份,千葉老人,就是一個慈祥的鄰家老爺爺!

辰夜重重的吐了口氣,連忙抱拳恭敬道:“小子辰夜,見過前輩!”

這千葉老人出現的倒是及時,否則的話,再晚來一步的話,即便前者修爲滔天,恐怕都無法阻止辰夜和三大神物的自爆

辰夜自是不怕死,但如果能不死,誰又願意身死?

紫萱那一衆人,也是頃刻之間回過神來,一個個的,都是有着劫後餘生的欣喜,以及極大的慶幸之意,就在剛纔,她們差點就失去了辰夜。

“多謝前輩!”

紫萱閃電般的飛掠而至,緊緊的拽着辰夜胳膊,身爲天玄高手的她,此時此刻,其眼瞳之中,有着無比的後怕,那一抹悲憤,直到現在,都是不曾完全的消散掉。

“呵呵,夜盟之主紫萱,辰夜,果然好一對璧人!”

千葉老人和藹的笑了笑,道:“放心,既然你們在這裏,老夫保證,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你們。”

“千葉老人,你好大的口氣!”

虛幻身影不由的冷哼了一聲,之前對辰夜等人存在着的淡淡不屑,此刻已盡數的消失,取而待之的,乃是面對同等級數高手時候的凝重。

聞言,千葉老人淡淡笑道:“邪帝殿副殿主是吧,就你一人的話,老夫這口氣也不算太大。”

千葉老人在世之時,同樣是天玄巔峯的高手,虛幻身影也是,倆人修爲相當,即便是各自手段有所不同,後者或許更加xiéè一些,但要想在千葉老人手中傷害到辰夜等人,也是非常難做到的。

虛幻身影突然詭異的一笑,道:“如果並非是本座一人呢?”

千葉老人不由微微一楞,旋即啞然失笑,道:“總歸只是一道意識真靈,千多年過去,這腦子都有些不好使了,你也別多說廢話了,你更加沒有勝了老夫的實力,快些離開吧,省得讓人看了生厭。”

“嘿嘿!”

虛幻身影桀桀笑道:“千葉老人,本座相信你是個聰明的人,本座都來了,自不能空手而歸,就憑你一人,還改變不了什麼大局,所以,把逍若書生召喚出來吧,否則的話,你們倆位的一身所學,雖然在我邪帝殿中不算什麼,總也是有些用處的。”

“這些就不勞你費心了,要戰,老夫就陪你一戰,要不然,快些滾吧!”千葉老人顯然已經是有些不耐煩了,若不是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只怕不會在說這番話了。

“哈哈!”

虛幻身影大笑了起來:“千葉老人,你曾經也是絕頂的高手,逍若書生更是在那個時代中,無人可以出其左右之輩,今天雖然隕落了,可真靈依舊還在,你們若是聯手,不說可以絕對將本座斬殺在這裏,但至少可以讓本座重傷,或許因爲這傷,讓本座從此往後,沒有了如今的這身實力。如此好的機會,逍若書生居然不出現,嘿嘿,本座是否可以這樣認爲,逍若書生的真靈已經不在了,或者,他不敢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