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着,拎起門邊的啤酒瓶,看到長毛身旁桌子上的那盆綠蘿了嗎?端起花盆,下面就是大門按鈕。你先悄悄地去開門,如若驚動了長毛,你就用啤酒瓶底部較硬的部分,砸長毛後腦脊柱上端位置,他會暫時切斷意識而昏厥。”

“哐——”,一號關押地的門開了。

“砰——”,長毛應聲而倒。

走出了卷閘門的花璟末,迷在原地了——好大的一個院子,東、北各有兩扇門,該走哪個?

“那都是死門,掩人耳目而已!”

“你聽,外面是街道,車聲,人聲,叫賣聲,吵雜聲……這纔是人間萬象、煙火衆生啊!我花璟末重生了!”

“哈哈,要我說,就是花無缺橫空出世。”西門慶打趣道。

“什麼橫空出世?先離開這裏再說吧!”

“離開這裏,簡單,我看見大米好幾次的行跡了,按我說地做!”

“看到西面那面大牆了嗎?上面畫着壁畫,你按三下紅紅的太陽,會有奇蹟發生哦!”西門慶賣着關子。

“真神奇,這是一面可以旋轉的牆。”花璟末跨過牆來,眼前又是一派別院風景。

這面牆裏是一個大倉庫,裏面雜七雜八地放着許多大紙箱。再往出走又是一個院子,他環視四周。這是一家工廠,看起來,屬於小作坊那種。

花璟末故意放慢了腳步,慢悠悠地走出了工廠。此刻的他,置身於一個鄉鎮一條偏遠的街道。

“師傅,拉我去清河縣!”

“好咧,上車!”

“嗡嗡嗡…”,花璟末沒有哪一次會像此刻,喜歡上汽車發動的聲音,雖然是年齡見老的一部車。這種聲音宣示着成功逃離,代表着重獲自由。

“傷疤臉、瘦馬臉、長毛、老鼠、大米……終有一天,我會拿一條繩子,將你們像螞蚱一樣串起來!”花璟末扭過頭來,看着那家工廠,看着那片天空,心裏暗暗下着決心。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23場第2場次——花璟末再回醫院

花璟末的眼睛投向了車窗外,已是黃昏時刻——太陽的紅下巴陷入了天邊的烏雲裏,把烏雲染成了紫檀色。一眨眼,太陽只剩下了小半邊的紅臉盤,它微笑着對花璟末說:

“你好啊?老朋友,五天不見了。儘管你鬍子拉碴、頭髮蓬亂、面黃肌瘦、蔫不拉幾的,我還是認得你。你是這芸芸衆生裏比較特殊的一個呢!這個世界,也許只有我知道你心裏的難、痛、悲……多日不見了,再見的時候,我又要下山了。請記住:太陽每天都是新的!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就讓月亮姐姐陪你說會話吧!”說完,便紅着臉倏地鑽進了雲層裏。頓時天邊紅彤彤的,好像那裏着了火。

“對啊!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花璟末喃喃自語。

“乘客,你還好吧?”司機關心地問。

“哦,還好!”花璟末心不在焉地回答。他的內心還在思考着——下一刻的事情,有許多的事等着他去做……

“姜局,報告一個好消息,花璟末回來了?”報告消息的此人忘了敲門,忘了禮節,跑得剎不住閘似地撞開了姜局的辦公室門。

“是嗎?在哪裏?”

“在門房。”

“走,去看。”

“小花同志,你?”

“姜局,我——被人非法拘禁了。”

“啥都別說了,先去醫院!”

花璟末被“押”上了警車,姜局陪同。

在縣醫院,接診醫生對花璟末做了全面檢查,全身CT、彩超,結果均好。只是,受了一些皮外傷,腸胃受涼……醫生開了一點藥。

“都說了,我的身體一級棒,不用這麼興師動衆的。”花璟末有些羞赧地說。

“你失蹤了五天了,這期間不知道你受了多大的罪,全面做一下檢查,大家就都放心了。”


“去了醫院,接下來‘押往’美容院!還有美食街!你,你,還有你,陪他去,全程保護他的人身安全!”姜局點兵點將般佈置着下面的工作。

花璟末在“三大金剛”的陪護下,前往了美容院、美食街……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24場第1場次——畫圖捉拿,懸賞通告

花璟末逃離監禁生活,重回“陽間”,兩院一街的光顧,讓他深刻感受到了濃濃的人間煙火氣。原來,嘈嘈雜雜的街道這麼生機勃勃,他再也不埋怨堵車了,他又聽到了市井民音……

“報告!”

“進來!”

“姜局,我給繪畫大師敘述了一下,那晚車上的兩名嫌疑分子的外貌長相,經過多次修改,現已電腦繪成,請過目!”花璟末胸有成竹地請姜局“瞻仰”兩位嫌疑人的“惡容”。


“嗯,外貌挺有特點,確認無誤嗎?”

“這兩人的長相太別出心裁了,太出類拔萃了,一個我叫他‘瘦馬臉’,一個我叫他‘傷疤臉’,看一眼就讓人過目不忘,一定不會錯!不然,我也不會遭到有心人的非法拘禁啊!”

“他們是狗急跳牆了,纔會對你出此下策,一切都不要急,還是回到起點——9.22特大入室搶劫殺人案。破了此案,咱們就順藤摸瓜……”姜局擲地有聲的話語讓花璟末想到一句話——薑還是老的辣。


清河縣公安局“9.22特大入室盜竊殺人案”懸賞通告

2000年9月22日凌晨1時許,清河縣青陽鎮“恆遠住宅小區”502室發生了入室盜竊殺人案,犯罪嫌疑人僞裝成務業人員,敲開了陸某某家的門。用極其殘忍的手段殺害了受害了陸某某,盜得金銀首飾、現金若干,初步判斷2人作案。通過查看當晚周圍的視頻監控,及目擊者的描述,現已描畫出犯罪嫌疑人的畫像,如下所圖:

圖略

警方分析,犯罪嫌疑人作案後於當日清晨駕駛懸掛外地車牌的銀色麪包車離開青陽鎮。請廣大車主或知情者提供線索,對提供線索協助公安機關破案的,公安機關獎勵人民幣1萬元。

清河縣公安局

2020年9月30日

犯罪嫌疑人的頭像,貼滿了清河縣的19個鄉鎮的大街小巷、100多個自然村的鄉間小道。可以說“瘦馬臉”、“傷疤臉”已走進了千家萬戶,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他們倆成了夜裏哄孩子睡覺的法寶——

寶寶乖,早早睡,

睡着了,就不怕,

瘦馬臉,傷疤臉,

來敲門,來偷盜,

削指頭,索人命,

……

時隔三日,根據知情者提供的兩名犯罪嫌疑人的線索,已初步鎖定犯罪嫌疑人爲交河鎮周家莊、王家屯的兩位村名周某某、王某某。而且,得到可靠消息,就在花璟末被非法劫持的時候,他們已逃離了交河鎮。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24場第1場次——使命召喚,千里追兇

清河鎮公安局專案組辦公室。

“同志們,目前爲止,‘9.22特大入室盜竊殺人案’已有重大突破,馬上就進入收網環節。其間,凝聚着同志們辛勤與汗水,花璟末同志差點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他被犯罪分子非法劫持、非法拘禁長達五天時間,精神及肉體上深受折磨。同志們的心血一定不會白費,我們要雙倍奉還在犯罪分子身上。不但要破獲本案,還要拔出蘿蔔帶出泥,深挖其身後的犯罪組織、犯罪團伙,用他們供認不諱的犯罪事實,用他們應該承受的法律制裁,告慰受害人英靈!人間自有公道,陽光自當普照 ……同志們,有沒有信心?”

“有!有!有!”專案組成員口號震天響,行動如霹靂——

專案組兵分兩路,對周某某、王某某的社會關係進行了排查,演擬了幾條逃亡路線。然後,分了好幾撥人馬,使命召喚,千里追兇……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24場第2場次——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專案組人員有的甚至遠赴萬里之外,一邊要克服水土不服、飲食不慣、休息不夠、潛在危險等自身困難,一邊制定着追捕計劃……在一次次碰壁、一次次空手而歸中,重新規劃追捕路線,重新起航,真是吃了老鼻子的苦,受了老鼻子的罪……

2000年11月22日晚八點,雙福市電視臺《一線》欄目開播——

各位觀衆,大家晚上好!

我是雙福市電視臺《一線》欄目主持人小蔡,今天我們播放的節目是——萬里追兇、兩臉(瘦馬臉傷疤臉)落網。大家看我身後的屏幕,這是萬人空巷的清河鎮,此刻,大家圍聚在清河縣公安局門口——2000年11月20日下午,青陽鎮9.22特大入室盜竊殺人案’受害人陸某某的家屬崔某某等人,將一面寫着“破案神速,金盾衛士”的錦旗送到了清河縣公安局專案組民警手中,以表達對辦案民警神速破案的感激之情……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25場第1場次——審訊室交鋒

清河縣公安局審訊室。

花璟末陪着姜局隔着一面玻璃看着專案組長和兩個人,在審訊“9.22特大入室盜竊殺人案”嫌疑犯瘦馬臉、傷疤臉,他們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案件即將按司法程序移交當地檢察院、法院進行起訴審判……

“小花同志,在破獲本案上,你的表現尤爲突出,我們專案組會上報縣局,再一一上報上級黨組織,給你申報特別功勳獎,讓你成爲我們清河縣的功勳警察!請靜待佳音!這段時間,給你放半個月假,好好休養一下。我知道,放再多的假,都彌補不了那五天暗無天日的拘禁生活對你身心的折磨與摧殘!”姜局用慈愛關懷的目光看着眼前這位前程似錦的警員——花璟末。

“姜局,了結了這個案子,是不是可以進一步追查我被非法拘禁這一案了?”花璟末試探性地問詢道。

“在短時間破獲這起性質惡劣、影響極壞的入室盜竊殺人案件,大大樹立了我們公安局執法爲民的社會形象,提高了我們警察執法辦案水平,給受害者家屬一個法律公道的交代,也給‘恆遠小區’一千二百多家住戶吃了一顆定心丸。現在各大報紙、電視臺爭先報道了本案的偵破過程,一方面震懾犯罪,收到良好的效果,我們的目的是能大大降低同類發案數;另一方面充分向廣大市民、社會各界展現了我們清河縣公安打擊犯罪分子的決心和成果,贏得社會認同和廣泛支持,羣衆安全感、滿意度能較去年大幅提升。”

“可是,姜局,我那個案子?”花璟末不依不饒地又問。

“咱們局裏現在是忙着慶賀戰鬥成果——我也請示了馬局,得到的指示是——上面不讓深入往下查了……”姜局無可奈何地說。

“可是,明明我們專案組潛伏着非法分子的眼線,怎麼那麼巧?那麼寸?又那麼快?我剛在會上說看到過犯罪嫌疑人的樣貌,明天準備圖畫捉拿,會後,散會的時候,我接到陳咪的電話,我說馬上回青陽鎮,十幾、二十分鐘後,就有黑車,就有迷局,在那裏等着我?您不覺得敵人的組織龐大嗎?手眼通天嗎?手段厲害嗎?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把我劫持、拘禁起來了。這背後的犯罪集團的勢力、人力、財力、物力、能力讓人後背發涼,讓人咂舌不已呀!”花璟末激動起來了。

“我還要去開會。”姜局說着走出了審訊室,留下激動不已的花璟末獨自看着那兩個醜惡的嘴臉。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25場第2場次——不對勁的地方太多了

被放了半個月假的花璟末,“悠閒地”走在清河縣縣城的街頭。自從有了被非法拘禁的經歷,他就愛上了這熱氣騰騰、熙熙攘攘的街頭巷尾,一家一家店面用“愛撫”的眼光看過,彷彿這裏是自己白手起家的地方,凝聚着自己的心血。那家包子鋪,門口上蒸着幾屜包子,他駐足閉目深嗅,嘴角不覺上揚,這裏一定有來自媽媽的味道……

那個從一個垃圾桶到另一個垃圾桶裏搜尋塑料瓶、廢紙箱的白頭拾荒小夥子——他認識,他長着方臉盤,最有特色的是那雙鬥雞眼和呵呵笑的表情,一副身份滑稽又討喜的樣子。

他以前在清河縣上一中的時候,就遇到過這個神志不清的半傻小子,那個時候,對同齡的他投來的是同情憐惜的目光,他幹得還是這事——撿垃圾、賣垃圾。

他記起來了,學校附近的小山坡,有幾個廢棄的土窯。其中一個土窯,用一些長柴火綁起一個柴堆,擋在窯門口,同學們不知是不是謠傳,說是這個傻小子“撿”了個瘋女人,就養在土窯裏。

他靠撿垃圾養活着他們二人,每每他們幾個同學路過這幾個土窯的時候,想探個究竟,又不敢靠前,好奇心、恐懼心在心裏大戰過八百個回合。過了一段時間,人人相傳,這位瘋女人還生了一個孩子。我們再經過土窯洞的時候,仿似能聽到嬰兒的啼哭聲……

快到畢業的時候,悲慘的一個傳說來了——這個傻小子去外面撿廢品去了,有兩個壞人偷走了孩子,瘋女人的淒厲哭聲喊聲叫聲把土窯哭塌了,黃色的土埋葬了這位失去孩子,痛得如同刀子鑽心的媽媽。

還有一個更悲慘的傳說襲來——傻小子最後在附近的林子裏,找到了被挖心挖腎後悲慘死掉的孩子,他最後用手刨啊刨——在埋葬瘋媽媽的土窯裏埋了這個苦命的孩子,把孩子還給了媽媽後,這個傻小子一夜白了頭……

花璟末再細細地瞧那白頭傻小子,心裏的一個聲音響起了——

別看了,這個人的前世我清清楚楚——一本帳。

他就是動了揚州城裏有萬貫家產的富商——苗天秀“奶酪”的苗青,是個背主求榮、喪喪盡天良的惡鬼。

一次,他陪同家主苗天秀出門做生意。夥同船家陳三、翁八,中途刺死苗天秀,又將僕人安童打落水中。這廝將家主害了性命,推在水內,盡分其財物。

苗青回去之後,再把病婦( 一吻成癮:總裁大人輕點愛 )謀死,佔有所有傢俬,霸佔了苗天秀的小妾刁氏(名喚刁七兒,原是揚州大碼頭的一個娼妓,天秀買來爲妾)……

後來,苗青謀害家主事發,那些還沒來得動的“奶酪”,爲了買命,都統統送到我西門慶的手上了。通過行賄,這小子逃脫法網。這世,這廝淪落到此慘景了。

這人都噁心死花璟末了。

這段時間爲了破案、追逃犯,他還是第二次認認真真地看太陽。第一次還是他逃出暗室的時候…….

他的眼睛投向太陽,奇怪,太陽上怎麼掛滿了一個個大大的問號??????…….

專案組裏的誰是非法分子的臥底、同夥、眼線?

誰下令非法劫持、非法拘禁了我?

誰又迫使馬局不再深查此事?

爲什麼受害人丈夫崔某某沒有登記丟失在廚房水缸裏的那一沓沓現金?

瘦馬臉、傷疤臉身後的犯罪集團的勢力有多龐大?

他們還幹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

局裏的領導爲什麼不深挖幕後黑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