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這個聲音,陳宏不由露出了苦笑,“唉,把這個傢伙給忘了!”陳宏站起身,對着蕭晨說道,“走吧,跟我出去。你對不死之身應該很好奇吧,外面那個傢伙就是不死之身!咱們三十三號島的第一高手!我一會把你介紹給他。”說着,將蕭晨帶到了門外。 蕭晨跟着陳宏來到了門外,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個身高超過一米九的大漢,根據蕭晨的目測這個大漢起碼應該有二百多斤。關鍵的是他可不是全身肥肉,而是渾身肌肉!將身上的t恤緊緊的撐起來,給人一種很有爆發力的感覺。

在蕭晨打量對方的時候,對面的人也在打量他。“老陳,這小傢伙就是喜歡小白的那個傢伙?”早在他剛剛從任務世界裏出來,就已經得到了消息,說是東方小白被一個男人抱着從任務世界裏出來,當然,他本人的理解就是有人喜歡東方小白。在這並不奇怪,在三十三號島,喜歡東方小白的年輕人沒有十個也有八個。

至於東方小白的安全,他雖然也很擔心,但是他相信,東方小白這麼一個善良的女孩福大命大,不會輕易出事的。況且東方小白的情況他也有所瞭解,既然現在還沒事,那麼就是說只不過是遭到了反噬,精神力有些透支,過段時間就好了。

倒是蕭晨,讓他很感興趣。一開始,雖然說蕭晨抱着東方小白從地獄傳送陣裏出來,但是他也只是將蕭晨當成了一個東方小白的愛慕者而已,但是蕭晨居然能在陳宏的房間裏待了這麼長時間,甚至讓陳宏都忘記了來接自己,說明陳宏對他很看重,所以他自然要看看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這個時候,陳宏說話了:“老孔,快來,我給你介紹,這個新是蕭晨。不過你別看他是新人,他現在可是我們島第四個擁有寄生類詛咒之物的了!”

“什麼?寄生類詛咒之物?”陳宏話音剛落,就聽見那壯漢已經吃驚的喊道。也難怪他如此吃驚,寄生類詛咒之物是何等的珍貴相信在整個三十三號島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正是靠着一件寄生類詛咒之物,才能在詛咒世界中生存下來,並且在整個詛咒世界裏也是小有名氣。否則以他這種直腸子,恐怕早就死了!而蕭晨可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新人,只參加了一次任務就獲得了寄生類詛咒之物,已經足以讓他重視了。

“先別急着驚訝,等我介紹完再跟你細說。”說着,又轉過身來,對蕭晨說道,“蕭晨,這位,就是我們三十三號島的第一強者,孔凡!”

“老陳,你就別挖苦我了,我就是皮糙肉厚,抗打罷了,什麼第一高手啊。倒是蕭晨小哥,第一次執行任務就能獲得寄生類詛咒之物。”聽了陳宏的介紹,孔凡連連苦笑。

“好了,不要在這裏說了,我們進去說。”陳宏打斷了孔凡的自我貶低,叫上了之前攔住了蕭晨的黑子,三人一起進了陳宏的房子。

進到了裏面,陳宏先是看了看東方小白,發現她還沒醒,就又從裏間走了出來。而跟進來的黑子,則一直盯着裏間看,很明顯,他對東方小白有意思。

“好了,既然老孔你也回來了,就說一下這次的收穫吧。首先,蕭晨獲得了一件眼睛類的寄生類詛咒之物,效果暫時不明。老孔,你呢? 與妹控的相處日常 詛咒之物拿到了嗎?”

“嘿嘿,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十號島和十二號島敢和我搶嗎?”孔凡有些得意的說道,“我這次的任務世界叫《停屍間的音樂聲》,詛咒之物是一顆人頭,是一件特異類的詛咒之物。至於作用嗎,也沒什麼,就是傷害轉移!使用後可以將自身受到的傷害轉移到人頭上。”孔凡雖然說沒什麼,但是臉上卻很明顯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他也確實應該得意,這樣的詛咒之物可以說是特異類中的極品,作用幾乎可以媲美不死之身了!只是沒有寄生類的詛咒之物那樣可以連續使用的能力。但是即使這樣也是不可多得的詛咒之物。

“可惜,小黃死在了裏面。”孔凡有些傷感的說道。

“好了,別傷心了,在這樣的世界裏,早晚都是個死。說不上我們什麼時候也下去了,他們也不過是提前一步而已。”陳宏雖然是在勸孔凡,但在蕭晨看來,不免有些消極。但是蕭晨並不知道,孔凡和陳宏是同一個任務裏走出來的新人,當時他們之前的資深者都已經死了。也難怪他會這麼消極。

“好了,老陳,你也不用太消極,有了這件詛咒之物,我們三十三號島又變強了不少,你的詛咒之物在《通靈者》裏面遺失了,你就先拿着吧。”這回反倒是成了孔凡安慰陳宏了。

“好,那我就先拿着。”陳宏也不客氣,作爲三十三號島僅有的兩名高級執行者,他們兩個人必須足夠強,否則一旦和其他島聯合執行任務,那很可能會有危險。在詛咒世界,從來不會缺損人利己的傢伙。

“對了,蕭晨。你先試一下你的詛咒之物是什麼效果,就對着我攻擊吧,相信寄生類詛咒之物的作用應該不會差。”沒看到陳宏怎麼做,就直接將詛咒人頭收起來了,也不知道放在那裏了。.

由於在詛咒世界裏使用詛咒之物時,消耗的詛咒之力只有每秒一點,蕭晨也不缺詛咒之力,就同意了。“好,我試試。”說着,就將詛咒之力輸送進自己的左眼,只見紅光一閃射向了陳宏。陳宏頓時覺得身體一緊,似乎動一個手指都非常費力。不過下一刻,只見陳宏輕輕一抖那層束縛着他的力就消失不見了。

蕭晨看在眼裏不覺心中一驚,他這一次攻擊對準陳宏,未嘗沒有試探的意思。陳宏身爲三十三號島的兩大高級執行者之一,雖然最強詛咒之物似乎遺失在一個頂級的任務世界,但是如果沒有點本事的話,說什麼蕭晨也不會相信。所以蕭晨就藉着這次機會,看看自己與高級執行者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他可是下定了決心要拯救東方小白的,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強大起來,那麼這無異於癡人說夢!

陳宏輕易化解了蕭晨的攻擊,好像沒有看出蕭晨的想法,只是說道:“威力還不錯,是禁錮類的,在中級難度的任務裏應該也有不小的效果。”

檢驗了蕭晨詛咒之物的能力,陳宏顯得很高興,因爲三十三號島的實力有變強了。

就在陳宏準備招呼幾人一起去吃飯時,蕭晨卻突然說道:“陳大哥,和我一起從這個任務世界裏出來的還有一個人,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大叔,不過我覺得他不簡單。”

“哦。怎麼不簡單。”聽見蕭晨說人不簡單,就連孔凡也來了興趣。

於是蕭晨就將孟國慶怎樣脫離了其他執行者,但是卻一個人活了下來的事跟陳宏等人說了,頓時陳宏幾人也有些詫異。要知道就算是資深執行者,要是單獨一個人面對鬼魂恐怕也很難活下來,因爲詛咒之物是要冷卻的。更何況孟國慶還是一個連詛咒之物都沒有的新人!

“走吧,我們先去食堂,這個點大多數人應該都在食堂,正好把你們兩個新人介紹給大家。至於孟國慶的事,等吃完飯將他叫來問問就好了。如果他真的很厲害,那我也不介意支援他一件低級的詛咒之物,好好培養他一下。”陳宏的話並沒有因爲孟國慶是一個老人就對他客氣,在詛咒世界,只有實力纔是輩分,年齡大反而容易拖後腿!

說完,就帶領着其他幾人直奔食堂。從這,蕭晨就看出,雖然說孔凡才是三十三號島的第一高手,但是三十三號島的真正首領卻是陳宏!很明顯,孔凡空有一身強大的武力,但是卻有些頭腦簡單,並不適合當領軍人物。

來到食堂,蕭晨發現已經有近三十人來了,想來平日裏,只要沒有任務的執行者在這個時間都會來吧。事實上也的確是這樣,這一條就是陳宏定下的規矩,目的是爲了讓衆多執行者更好的瞭解彼此,如果碰到在一個任務世界裏執行任務,也可以相互照應。再有就是互相分享一下任務中的經驗,讓更多的新人執行者能在其中找到適用於自己的東西,從而更好的活下去。而這個規矩也確實發揮了效力,相對於其他詛咒之島只有十幾二十人來說,三十三號島確實是生存率比較高的島。

剛一進食堂,蕭晨就看見了孟國慶。這傢伙正在和幾個新人吹噓自己的事蹟呢。不過蕭晨卻可以明顯的看到那幾個年輕的新人眼中的不屑。恐怕要不是還有尊老愛幼的習慣,陳宏又有過禁止同島執行者之間爭鬥的規矩,早就將他給丟出去了。

蕭晨看了覺得有些好笑,沒想到孟國慶一大把年紀了,居然還有這種習慣。不過仔細一想,年紀大了的人的確比較喜歡講自己年輕時候的事蹟,只不過沒有孟國慶這麼招搖罷了。

蕭晨走到他的身邊,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孟國慶回過頭來,一見是蕭晨,頓時露出了一絲笑意。他對蕭晨的感覺還是不錯的,就衝他敢在對面有二十多人時去保護東方小白,就能說明他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在詛咒世界裏,交好這樣的人關鍵時刻是可以保命的!雖然孟國慶只是剛剛進入詛咒世界的新人,但是根據他多年的社會經驗,自然明白在這裏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

於是微笑着對蕭晨還禮,並給蕭晨在自己身邊讓出一個位置,兩人坐在一起,自然離成爲朋友就不遠了。 就在蕭晨和孟國慶聊着的時候,陳宏已經走到了食堂的中央,那裏有一個圓形的高臺,應該就是爲了讓人站在上面講話的。

陳宏走上高臺,先是拍了拍手掌,示意所有人安靜。沒過幾秒鐘,食堂就靜了下來,看來陳宏在這裏還是很有威信的。

陳宏看見所有人都停下來自己手頭上的事,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今天,我們三十三號島一共有兩個任務,其中孔凡和黃允執行的是高難度的任務。很不幸,黃允死了。”說到這裏,陳宏的語氣有些沉重,“又一位戰友離我們而去,讓我們爲他默哀三分鐘!”

聽着陳宏講到這裏,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低下頭默哀。黃允這個人是一名中級執行者,在這些人裏實力也算不錯,但卻是就這麼死了,讓衆人不由得有些兔死狐悲。有幾個女性執行者甚至流下了眼淚。她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死的就是自己了。

蕭晨的心情也有些沉重,雖然他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將這該死的詛咒世界纔在腳底,但是誰知道那會是多久以後呢?不過蕭晨馬上重新拾起信心,在這裏,什麼都沒有,要是連信心也失去了,就真的成爲一具行屍走肉了!

當然,詛咒世界,不會真的不給執行者一點希望,早在所有執行者第一次進入詛咒世界時,就都知道一個信息,那就是隻要一次性向詛咒世界輸入一萬點詛咒之力,就可以離開! 獨家密愛:帝少的專屬冷妻 但是就算是傻子也明白,那有多麼困難!只看陳宏和孔凡就知道,他們都已經執行了二十多次任務了,也沒見誰湊夠一萬點詛咒之力。就算是整個詛咒世界,強者衆多,也沒聽說誰湊夠詛咒之力離開詛咒世界!也是因此,蕭晨才立下誓言,要將整個詛咒世界都踩在腳下!也只有這樣,這詛咒世界才能任他來去!

默哀完畢,陳宏深深吸了一口氣,“死者已矣,活着的人還要繼續活着。”說着,他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快步走到蕭晨身邊,指着蕭晨和孟國慶說,“這兩位就是我們三十三號島的新鮮血液,蕭晨和孟國慶,大家歡迎!”

所有人都鼓掌歡迎,三十三號島的人多了,他們自然是高興的,因爲這樣一來,執行任務時的人很可能就會增多,可能死亡的人數也會增多,但是死亡率卻會下降。

“還有,在我們三十三號島居然出了一個敗類!就是王明(劉磊),他居然見死不救!犯了整個詛咒世界的大忌,不過他已經死在任務世界裏了,否則,我必嚴懲!希望所有人以他爲戒,不可再犯類似的錯誤!好了,沒事了,都散了吧。”

將蕭晨和孟國慶介紹給了衆多執行者,又利用劉磊的事給了所有人一個警告,陳宏也就不浪費大家的時間,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早在陳宏領着蕭晨過來時,大部分人就已經吃過飯了,沒有吃飯的恐怕也就只有剛剛過來的蕭晨幾人。

就在蕭晨和陳宏,孔凡,黑子一起吃飯時,一個帶着墨鏡的中年人走了過來。先是向陳宏和孔凡問了聲好,又跟黑子和蕭晨打了招呼,就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陳老大,我來主要是代表大家問一下,小白怎麼樣了?有沒有危險?”墨鏡男一臉擔心的說道。

通過剛纔的介紹,蕭晨知道這個墨鏡男叫張偉,也是一個比較厲害的中級執行者,在三十三號島的威望僅次於與蕭晨同桌的這三人。不過孔凡頭腦太簡單,黑子爲人冷漠,都不怎麼管事,張偉儼然成了陳宏之下的二號人物。這不,就被衆執行者委派來打聽東方小白的消息。這也可以看出來東方小白在三十三號島究竟有多受歡迎!

“唉。”陳宏嘆了口氣,“小白沒事,只是受到反噬暈過去了,不過只要她動用那一招,靈魂的同化就會加快,現在我也不知道她能挺多久了。”

“放心吧,陳老大,小白她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張偉聽見東方小白沒有生命危險,也就放心不少,又聽見陳宏說東方小白的情況不是太好,轉而又過來勸陳宏看開點。

既然已經知道了東方小白沒有大礙,張偉也沒有在打擾幾人吃飯,離開去給衆執行者報告這個消息。

吃完飯,黑子對着陳宏點了點頭,一聲不吭的離開了。等到黑子走了以後,陳宏對着蕭晨苦笑道:“蕭晨,你別介意,黑子就是這樣。到現在,我們都還不知道他的真名呢!只是他自我介紹叫黑子,性格有些冷,但是內心絕對是火熱的,也救過不少咱們島的執行者。尤其是他的實力,更是隻在我和老孔之下,幾乎已經有高級執行者的實力。他的最強詛咒之物地獄之手能無視空間,十分強大!”

蕭晨此時也知道了,在整個三十三號島,只有四件寄生類詛咒之物。當然,這是包含了東方小白身體裏的惡靈,不管怎麼說,關鍵時刻也是一個保命的手段,甚至比孔凡更強!只不過只有一擊之力罷了。

陳宏站起身,向孟國慶發出了邀請,他也想看看這個獨身抗鬼的人有什麼本事,蕭晨和孔凡自然也跟過去了。

孔凡顯然是個急性子,剛剛在陳宏的小屋裏坐下,就已經問道:“老孟,快給我說說,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竟然自己一個人在沒有詛咒之物的情況下回來了,要是我的話絕對會死!”僅僅一頓飯的功夫,孟國慶和孔凡就已經像是多年的好朋友一般。這其中固然有孔凡的豪爽做鋪墊,但是孟國慶強大的社交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在瞭解了孔凡是整個三十三號島的第一強者後,以孟國慶的性格自然要想辦法交好他了。

“唉,別提了,當時我都後悔透了!”說到這個,孟國慶一臉的後悔,“當時我在完成了任務之後,害怕極了,當天晚上一直沒睡着!直到兩點多,我當時擔任的錢大爺家裏來電話,說是我女兒生了,我一聽,自然很高興,覺得只要逃離了學校就能度過這次任務,於是連夜買票離開了。可誰想到……”孟國慶一臉的後怕,“誰想到鬼居然追來了!車上的乘客死了好幾個,我終於崩潰了!心想,反正也是一個死,就和它拼了。其實要是當時我還有一絲理智,恐怕都不敢這麼做,畢竟那是鬼啊!但是當時我真是瘋了,居然衝上去咬它!”

聽到這裏,蕭晨幾人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孟國慶居然去咬鬼!

“誰知道那個鬼怎麼這麼不抗咬,兩口就被我吃進了肚子。然後界碑就提示我獲得了詛咒之物,一直等到任務時間到了鬼魂也沒出現過。”

“什麼,居然這樣獲得了詛咒之物?”聽到這,孔凡已經大叫了起來。不過卻沒有人說他大驚小怪,因爲就連陳宏也是一副震驚的樣子,只不過他的表現要比孔凡鎮定多了。

“好了老孔,這也不是不可能,你看小白不就是被惡靈附體後有了藉助惡靈力量這一招嗎,老孟能以這種方法獲得詛咒之物也是正常的。對了老孟,你的那件詛咒之物有沒有名字?”

陳宏這幾句話問的就有些僥倖了,雖然老孟獲得詛咒之物的方式比較離奇,但是有名字的可能也不大。

要知道,只有真正強大的詛咒之物纔有名字的,像是蕭晨的詛咒之眼,雖然是中級難度的寄生類詛咒之物,但是也沒有名字!整個三十三號島也只有孔凡,陳宏和黑子的最強詛咒之物纔有名字,而陳宏的詛咒之物還已經遺失了。

誰想孟國慶卻答道:“有名字,詛咒世界告訴我叫嗜血者,現在可以通過吞噬血液對抗詛咒,不過以後還可以提升。”提到自己的詛咒之物,孟國慶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自豪,畢竟那是他冒了巨大的危險才獲得的。

“什麼,居然還是血統!”不得不說,孔凡真的是很有嚇人的天賦。那副魁梧的身板,配上一驚一乍的語氣,真讓人無奈。

這一次,除了陳宏眼中又一次閃過一絲震驚,蕭晨和孟國慶都有些疑惑。關於詛咒之物的事,詛咒世界給出的介紹已經很詳盡了,除了沒有給出具體的劃分外,基本上沒什麼遺漏了,這個血統卻是從來沒有聽說過。

這時,反倒是陳宏給兩個人解釋道:“血統並不是詛咒世界給出的劃分,而是我們執行者自行命名的。主要是針對那些可成長的詛咒之物!”

“可成長?就像老孟那樣的詛咒之物還有很多?”蕭晨疑惑的問道。

“當然!”陳宏回答道,“像是老孔,他的詛咒之物名叫嘯月魔狼,就是一種血統類詛咒之物,經過幾次進化,現在已經十分強大了。再有就是我的靈媒體質,也屬於一種血統類詛咒之物,而且是流傳最廣的一種,也是目前唯一可以得知獲取地點的!其他的血統類詛咒之物大都具有偶然性。” “老孟的血統沒有經過進階,現在還很弱,恐怕只能抵抗低級難度的詛咒。不過畢竟是血統,沒有一點使用條件,更沒有冷卻時間。只要能進階兩次,恐怕就可以成爲高級執行者了,這也正是血統的厲害之處!不需要更換更強的詛咒之物,只憑一件詛咒之物就能成長起來!”陳宏有些羨慕的說道。

“陳哥,你不是也有血統嗎,羨慕他幹什麼?”蕭晨有些疑惑的問道。要說羨慕也是他羨慕,這裏的幾個人,只有他沒有血統。

“唉,都說了靈媒是目前唯一可以量產的血統,所以在進階上就有一定的困難。那就是隻有在《通靈者》的任務世界裏才能進階!而且不論進階還是獲得這個血統都十分危險,必須要進入到一個惡靈橫行的空間位面,尋找一種名爲惡靈殘片的詛咒之物,這種詛咒之物沒有別的作用,只能用來提升靈媒體質。將這種詛咒之物進行獻祭,如果獻祭的足夠多,那麼就可以進階了。從這些步驟裏你也應該能看出靈媒的進階究竟有多難了。”陳宏說這些話的時候一臉的苦澀,要不是眼裏的得意出賣了他,蕭晨幾乎就真以爲靈媒體質一無是處了。

這個時候還是他的老搭檔孔凡揭了他的老底,“你不要一味地放大獲取和晉升的難度,你怎麼不說說獲得以後的好處?”孔凡看着陳宏一臉的鄙視,“一旦成爲靈媒,哪怕是低級靈媒,就擁有了對死亡的感知,可以在某人即將遇險之前將之救下,不然小白怎麼會觸發自己的靈媒體質的?還不是感應到你有生命危險?”

孔凡說到這裏,見陳宏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東方小白爲了救陳宏,自己被惡靈附體,要不是及時迴歸了詛咒之島,恐怕已經死了!這件事是陳宏心中永遠的痛,更何況想到東方小白因此留下的後遺症還在昏迷中,陳宏就更加自責了。

孟國慶也注意到了陳宏臉色的變化,但是他卻不知道事情的經過,所以雖然想轉移話題,讓此時的氣氛不在尷尬,但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還是蕭晨,他知道事情的詳細過程,自然知道陳宏內心中是多麼痛恨自己,於是說道:“孔大哥,你繼續說說靈媒還有什麼本事,我也好了解一下,免得以後碰見其他島的靈媒措手不及。”

孔凡雖說有些頭腦簡單,但是絕對不傻,傻人也不可能成爲高級執行者。他只是有點一根筋,說話做事不經大腦。但是隻要他肯思考,也並不是笨蛋。聽見蕭晨轉移話題,他自然是借坡下驢,直接將話說了下去。

“靈媒最基礎的能力就是感知,可以感知到鬼魂的位置,從而進行準確打擊。更能方便像禁錮類詛咒之物準確找到鬼魂的位置。要知道,絕大多數詛咒之物都需要對準鬼魂才能發揮最大效力的。靈媒的第二大能力就是通靈!這也是一個逆天的本領,可以召喚死去的人的靈魂附體,從而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再有就是最基礎的驅鬼了,使用詛咒之力觸發靈媒體質,可以有防禦類詛咒之物的效果,驅散鬼魂。至於其他的一些衍生能力我就不多說了。”孔凡看見陳宏的臉色變好了很多,也鬆了一口氣。雖然三十三號島上他的實力最強,還要超過陳宏,但是就好像耗子怕貓一樣,孔凡似乎天生就對陳宏有一種恐懼感,對陳宏是言聽計從,而他自己也確實被陳宏救了好幾次。

聽孔凡說完,蕭晨對靈媒也不禁有了一絲嚮往,雖然有些難以獲得,但是一旦獲得了卻的確十分強大。能攻能守能感知,還有什麼能力是靈媒沒有的嗎?恐怕也就只有不死之身靈媒沒有了。也是因爲這樣,靈媒纔沒有被評爲最強血統。

陳宏雖然臉色有些好轉,但是畢竟被戳中了內心中最痛的地方。雖然是無意的,而且關於這件事也沒有一個人怪他,可是他卻無論如何也過不去自己心裏的那道坎,恐怕也只有東方小白真正解決了體內的惡靈時,陳宏才能重新振作起來吧。

“我去看看小白怎麼樣了。”由於沒有人說話,氣氛漸漸又變得尷尬起來,孟國慶剛想說點什麼,沒想到陳宏卻站起來進了裏間。

客廳裏的三人均是一陣苦笑。趁着這個機會,孟國慶開始詢問蕭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孔凡卻說道:“還是我來告訴你吧。唉,就怪我這張臭嘴,有的沒的都往外瞎說,已經不知道多少次禍從口出,就是管不住。”說着,還向着自己的臉上拍了幾下。

於是,孔凡就將東方小白的是告訴了孟國慶,和陳宏講的大同小異。但是不管在誰的嘴裏,東方小白都是女神的化身,似乎就連一切美好的詞彙都不足以形容她的萬分之一。

但是孟國慶在聽了東方小白做的一切之後,卻覺得孔凡說的一點也不誇張。不說別的,光是在五次任務中就救了十四個人來看,女神的稱呼東方小白就絕對當得起!

要知道,除了一次頂級難度的任務外,東方小白前四次任務只有第四次是一箇中級難度的任務。而在中低級難度的任務中,執行者的數量是極少的!單看蕭晨他們執行的這次任務,只有六個執行者就知道了。而且低級任務中的執行者一般都會有近一半是新人,執行者之間互相都不認識。更何況,東方小白自己也是在第三次任務中才獲得了第一件詛咒之物!

大多數執行者,在沒有獲得詛咒之物的新人階段,想的都是怎麼在資深執行者的庇護下活下來,東方小白卻已經開始拯救其他執行者了,不說能力,但是這份勇氣,就值得所有人敬佩!

也是由於東方小白救了這麼多人,積攢了大量的詛咒之力,才使她在那個頂級任務世界中充分的利用自己詛咒之力充足的優勢,接連使用其他人的詛咒之物,付出雙倍的詛咒之力使用詛咒之物,繞過了詛咒之物的冷卻時間,才讓《通靈者》這個任務中一半的執行者安全回到了詛咒之島,這對於大多數詛咒之島來說簡直就是奇蹟。恐怕也只有少數的幾個擁有頂級執行者的詛咒之島,纔會有這麼高的生還率吧。

使用其他人的詛咒之物,雖然會付出兩倍的詛咒之力,但是兩人之間的詛咒冷卻時間卻是分開算的,也就是說,即使是一般的詛咒之物也能在三十分鐘內使用兩次!這個好處誰都知道,但是沒有人願意付出兩倍的詛咒之力!

東方小白恐怕是唯一的一個願意使用其他人的詛咒之物救別人的傻瓜,剩下的執行者,就算是佩服東方小白,但是也絕對不會效仿她的做法,只要不在背地裏笑她就算是有良心了。

但是對於東方小白所做的事,哪怕是孟國慶這個老油條也不得不豎起大拇指。就算是他的心裏不贊成這種做法。因爲孟國慶覺得,這個詛咒世界,事實上就是老天爺設下的地獄,並不是善人就能昇天的,而是要完成天神的任務,也就是湊齊一萬點詛咒之力。

這是他在任務世界裏剛剛甦醒時的認識,直到現在,也不曾改變!他不知道什麼是上帝,只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天神就在天上看着他們。只有經歷了重重考驗,纔有資格升上天,成爲天神們的一員。

就在客廳裏的幾個人都各懷心思之時,突然從裏間傳來了陳宏驚喜的叫聲:“小白,你可算醒了!可讓我擔心死了!”正說着,陳宏竟然喜極而泣!陳宏剛剛在客廳裏被孔凡無意揭了一次傷疤,正一個人自言自語,給東方小白講一下自己是有多麼的擔心她,是有多麼的愧疚。也算是一種自我排遣吧,讓自己的心裏舒服一點。

哪成想東方小白竟然搭話了!而且第一句就是“我不怪你!從來沒有!”就是這句話,既讓陳宏感到高興,又讓他十分心酸!高興的是東方小白醒了,心酸的是,即使東方小白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醒來的第一句話居然是安慰自己?這個女孩子什麼時候才能好好關心一下自己啊!看來即使是被惡靈附體,東方小白的性格發生了一些改變,但是對於她真正關心的人還是沒有變化的。

蕭晨等人在外面,雖然沒有聽見東方小白的話,但是陳宏的話可是他喊出來的,幾人自然也是進到裏間,看看東方小白的狀況。哪成想剛進屋,就看到陳宏這樣一個大男人竟然趴在東方小白的身上哭了起來。自然讓他們深感錯愕,要知道,作爲三十三號島的領袖,陳宏可是從來沒有在任何執行者面前出過醜,更別說這樣不顧形象的大哭了,就算孔凡都沒看過。而蕭晨深感錯愕的同時,卻不想承認,自己的內心深處,對於陳宏趴在東方小白的身上竟然有種嫉妒的感覺。 過了一會,陳宏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立馬從東方小白的身上爬了起來,站起身,招呼剛剛進來的三人。

“東方小姐,謝謝你在任務世界裏救了我。”蕭晨並沒有多留,只是向東方小白道過謝後就離開了。孟國慶畢竟是和蕭晨從一個世界裏出來的,自然和他共進退,看見蕭晨走了,孟國慶也跟着離開了。

孔凡有些愣住了,他實在想不清爲什麼剛剛還聊得好好的,轉眼間蕭晨就變了臉色,竟然沒有留下來多陪陪東方小白就走了。

“呵呵,看來他是吃醋了,把我當成了他的情敵。”倒是陳宏笑着對東方小白說道。只一句話就將東方小白說得一臉羞紅,連連說道:“陳大哥你欺負人,我不依!”還將自己用被子蒙了起來。這個時候,東方小白才表現得像個小姑娘。看得陳宏一陣心酸。

“小白,我看這個蕭晨還不錯,人長得不賴,還有本事,第一次任務就弄了一件寄生類詛咒之物,你也二十三歲了吧,就算在這個詛咒世界,也該找個對象了!”聽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孔凡也開始調笑起了東方小白。

在這兩人的眼裏,東方小白就像一個小妹妹一樣,這麼善良的一個女孩子,本來應該好好的享受生活,找一個好男人,享受愛情,可是卻進入了詛咒世界!在這裏,生存纔是第一位的,又有多少人能考慮愛情這個奢侈的東西呢?

於是,蕭晨的出現讓兩人的心思動了起來。蕭晨跟東方小白的年紀差不多,還有本事,只要有一定的時間給他成長,絕對又是三十三號島的一個領袖級任務,可以保護東方小白。自然,這兩個傢伙就開始策劃,怎麼撮合兩人成爲一對!

東方小白可不知道這兩位大哥的想法,只當兩人是在調笑她,而她的心裏,只不過是由於小女孩人格對於蕭晨有些好奇心,女王人格對於蕭晨有點佔有慾,要真說感情那是不可能的,畢竟兩人也只不過認識了僅僅三天。

又和東方小白聊了一會,陳宏和孔凡覺得該讓她好好休息,所以就將她送回了自己的房子,讓她更好的休息。在這個詛咒之島上,只要你想,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建造自己的房子,而除了你自己,這個房子別人是打不開的,這也是陳宏一開始就將東方小白抱回自己家的原因。

而蕭晨和孟國慶兩人離開,也是爲了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建造自己的家。雖然說任何地方都可以,但是如果是那樣,整個島就亂了,所以每個島都有自己的規劃。正好,由於之前死了兩個人,蕭晨和孟國慶就分別在那兩個空出來的地方建了自己的家。三十三號島一共有三十六名執行者,相對應的就有三十六所房子,這三十六所房子共同組成了一個小村落。

趕巧的是,蕭晨所佔的位置,正是之前劉磊的家,不過那所房子已經隨着劉磊的死變成了空房子,蕭晨毫不客氣的將之據爲己有,並將之改造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可以說,在詛咒世界,執行者們的生活環境還是不錯的。意念一動,各種生活用品都會憑空幻化而出。食堂裏更是有一切你所知道的食物。要是不用執行任務,恐怕這裏就是天堂了。

蕭晨也可以直接將這座房子推到,並重新建立一座新的,那也不過是一念之間罷了。不過爲了避免麻煩,蕭晨也就直接佔用了劉磊房子的原型,只是在其中添加了自己的想法。

就在蕭晨建好了房子,想要見識一下詛咒世界是不是真的如此神奇時,卻突然感覺心中一陣空靈,似乎他的靈魂穿越了。

在他的眼前,是一個小山村,老老少少生活在一起,一副其樂融融的樣子。彷彿一個世外桃源。而蕭晨,是一個大學生,名叫李亮,是這個小村裏的第一個大學生,也是除了村長外唯一走出過小村的人。這一次,李亮帶着自己的三個同學,一起回到了小村裏,故事也將從這裏開始……

一陣恍惚下,蕭晨再一次靈魂歸體,晃了晃腦袋,蕭晨知道,新的任務已經出現了!

與純粹的新人不同,只要執行過一次任務,來到詛咒之島,就可以提前獲得任務即將到來的通知,就像剛纔一樣。中低級任務的通知大多提前一個星期左右通知,而頂級難度的任務甚至會提前幾個月進行通知,爲的就是給執行者充足的時間去準備。

蕭晨顧不得去參觀自己剛剛建的房子,連忙來到詛咒之島中心的廣場上。所有的任務,只要發佈了通知,那麼地獄傳送陣就會出現在廣場上,而需要參加任務的執行者的名單也會出現在傳送陣所在房屋的門上,一旦被選中的執行者不去參加任務,那麼就會被詛咒世界強行抹殺!

等到蕭晨來到廣場上,已經有四個人等在那裏了。蕭晨一看,還都是熟人,那四人正式陳宏,黑子,孟國慶和張偉。陳宏見蕭晨過來了,面色有些嚴肅的看了蕭晨一眼,說道:“好了,人齊了,一起去我家吧。”然後帶着蕭晨四人來到了自己的房子。

待五人都落座之後,陳宏面色嚴肅的對着蕭晨和孟國慶說道:“沒想到你們兩個剛剛執行了一次任務,就要執行這麼高難度的任務了。”

這句話聽得蕭晨一愣,不由疑惑道:“高難度,什麼高難度?”

陳宏看了蕭晨一眼,“你最後到,應該還不知道,這次你們四個執行的任務難度很高。你應該知道,詛咒世界中的任務難度一共有四個,分別是低,中,高和頂級難度。但是這四個難度中,每個難度還能在細分四個難度,仍舊用低,中,高和頂!像你們兩個上次參加的任務,最初只是低級中等難度,但是難度發生異變後,應該有中級中等難度。而你們這次的任務,難度級別達到了中級頂等!”

聽見這個消息,蕭晨不由被嚇了一跳。要知道,僅僅是中級中等的鬼魂就已經讓他束手無策了,中級頂等難度的任務,絕對有讓眼前這隻隊伍團滅的能力!當然這之中不包括陳宏。

腹黑總裁契約妻 沒有給蕭晨幾人太多的思考時間,陳宏又說道:“這次任務的起始時間是在十天以後,在這十天,我將對你們進行特訓,培養你們幾個的默契。詛咒之物的使用也要有合理的安排。你們四個是我們三十三號島的精英,三十三號島的未來要靠你們來撐,所以我希望你們都能活着回來!”

“放心吧,我會盡量保護他們的。”黑子難得的說了一句。但就是這一句,也讓陳宏放心不少。黑子可以說是三十三號島上的第三號強者,雖然性格冷漠,但是卻有一副熱心腸,既然他說了,就說明他認可了蕭晨幾人,那麼他就會努力做到。而以他的實力,就算是執行高級難度的詛咒任務也有一定的生還機率,在中級難度的任務世界裏,只要不是難度異變,想來對於黑子來說還是沒有太大問題的。

所謂的訓練,就是訓練反應能力,在使用詛咒之物驅鬼時,執行者的反應能力至關重要!必須要有自己的預判,鬼是不會給你機會的,一旦鬼將執行者制住,使其沒有能力使用詛咒之物,那麼就算是再強的詛咒之物也只能是白費。

就像蕭晨當初被女鬼的鬼手抓住了手腕,雖然還有能力使用詛咒之物,但是卻不能有效的驅鬼,要不是蕭晨反應快,恐怕就死在那裏了。所以,精準的第六感和良好的預判能力是在詛咒世界中生存所必須的!

雖然第六感有些玄乎,但是卻的確存在,對於執行者來說這並不是什麼難事,長時間與鬼打交道,即使不是靈媒,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感應到危險,只不過靈媒的感應更準確也更可靠。

至於預判能力,就是可以鍛煉出來的了。只要瞭解一些鬼魂的出現規律,就可以提升預判的能力。至於鬼魂出現的規律,則是靠經驗,陳宏這樣的高級執行者執行過的任務足有近二十次,經驗何等豐富,毫無保留的講給了四人。主要還是給蕭晨和孟國慶講的,因爲同樣的東西他已經在整個三十三號島上講了好幾遍了。

通過陳宏的講解,蕭晨覺得自己在任務世界中的表現真是太差了!就比如最後一次尋找詛咒之物時,蕭晨在二樓時被女鬼掐住了脖子,要是他的動作在慢一點,恐怕就已經步了劉磊的後塵!在詛咒任務中,鬼魂往往都會出現在一些隱蔽的地方,而樓梯轉角處就是其中之一!再有像廁所,電梯之類的封閉空間,都是鬼魂出現的多發地點。所以,在執行任務時,就要儘量避開這些地方,這些都是陳宏經歷了無數次生死總結出來的寶貴經驗!

蕭晨就在這十天裏不斷的吸取着,偶爾也和另外三人進行實戰演練。主要就是使用詛咒之物是順序,總不能出現鬼魂一出現,就讓所有人都把詛咒之物用光了吧! 在蕭晨四人開始實戰演練之前,陳宏單獨將蕭晨和孟國慶叫了出來,將兩人帶到了島中央廣場邊上的一座小屋外。

這座小屋實在是太小了,大概只有五平米的面積,蕭晨早就已經見過了,但是卻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因爲按照三十三號島的佈局來說,這座小屋是不應該存在的。陳宏將三十三號島的三十六名執行者的家全部安排在了廣場的周圍,距離廣場最近的也要有百十米,但是這座小屋居然就位於廣場的邊上。要不是它的門上沒有任何執行者的名字,蕭晨幾乎都要以爲這也是一個地獄傳送陣了。

陳宏站在門外,轉過頭看着蕭晨兩人。“現在,你們看到的這間屋子,是一個道具倉庫。這樣的道具倉庫,每個詛咒之島都有,在這裏,有各種各樣的神奇道具。其中最出名的兩樣,就是意識傳導器和空間指環!”說着,還舉起手,示意了一下自己左手上的指環。

“這兩樣東西是整個詛咒世界裏流傳最廣的兩件東西。雖然它們都不是詛咒之物,但是對於我們執行者來說卻是比詛咒之物更有用的東西。”

“比詛咒之物更有用?怎麼可能?”不管是蕭晨還是孟國慶,都對陳宏這個說法感到震驚。要知道,詛咒之物可是執行者們最強大的保命道具,怎麼可能還有比詛咒之物更有用的東西呢?

面對兩人的震驚,陳宏只是微微一笑,說道:“你們覺得,在任務世界裏,最重要的是什麼?”陳宏沒有過多的解釋,反而問起了在詛咒任務中的事。

“最重要的,當然就是生存。”蕭晨沒有多想,直接回答道。

“沒錯,是生存!”陳宏對於蕭晨的回答給予了肯定,然後又問道,“那麼怎樣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呢?”

“更好的生存下去?”蕭晨和孟國慶皺着眉頭,仔細的思考。細細想來,在任務中如何更好的生存,這是每一個執行者都會考慮的問題。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的人想要在任務世界裏尋求其它人的保護,有的人損人利己,只想着怎麼比人類跑得快,只要身後還有一個人,那麼鬼就追不上自己!

但是註定的,這兩種人都活不長久!第一類人只想依賴別人,但是在任務世界裏,沒有任何人敢說自己可以活下來,更別說救其它人了!第二類人則註定要被孤立,沒人會和一個隨時將你推入無盡深淵的人走在一起,也沒有人能敢!

“是強大!只有變得強大了,才能更好的在任務世界中活下去!”就在蕭晨還在考慮這個問題時,孟國慶突然搭話了。蕭晨回過頭一看,只見到孟國慶眼裏滿是,那是對強大實力的!

“錯!大錯特錯!你要是這麼想,就離死不遠了!”令蕭晨沒有想到的是,陳宏居然提出了強烈的反對。也是這反對聲,將孟國慶從嚮往中驚醒。孟國慶十分清楚,自己雖然有點運氣,有點能力,但是畢竟是個新人,在這方面的經驗是絕對比不上陳宏這個老牌資深者的,所以立刻虛心求教,“那是什麼?”蕭晨也轉過頭看向了陳宏,想看看他能給出什麼樣的答案。

“是團結!”陳宏嚴肅的說道,“只有所有執行者團結在一起,才能更好的在詛咒世界裏生存下去!”陳宏說的擲地有聲,但是蕭晨卻從他的眼中看到一絲無奈。

“真正的團結是不可能的,不說一些不同詛咒之島的執行者執行同一個任務,就是同島的執行者心也不一定齊!更何況詛咒世界還會給你們設下難關。”

“詛咒世界設下的難關?”蕭晨十分迷惑。關於人心的問題他十分贊同,畢竟他自己就被劉磊陰過,造成他失去了左手。但是詛咒世界怎麼還會設下難關呢?

“沒錯,就是詛咒世界。在每一個任務世界,執行者們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相信經過了一次任務你們也都清楚了。而這些被執行者附體的人,我們稱其爲天命者。呵呵,很可笑吧,天命者,是上天命令去送死的吧!”陳宏沒有在名字上糾纏太多,而是接着說道,“這些天命者之中,有好人,當然也有壞人。甚至直接就是敵對關係,可以互相殺戮!”

這次可真把蕭晨兩人嚇壞了,要是這樣的話,那麼一旦天命者中出了個比較強的壞人,他要是隨意殺戮弱者掠奪詛咒之物的話怎麼辦?

彷彿是看出了他們的想法,陳宏直接說道:“沒錯,就是你們想的那樣!確實有人這麼做!我的愛人就是死在他們

手裏的。”陳宏說這句話的時候,終於控制不住眼中的恨意,蕭晨能清晰的感覺到陳宏內心的感覺。有仇恨,又不甘,但更多的是無奈,因爲敵人太強。果然,就聽見陳宏說道:“那個傢伙就是十二號島的第一強者,一個頂級執行者!”

頂級執行者!哪怕整個詛咒世界都是有數的強者,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

費倫萬界支配者 “就是因爲有這些敗類的存在,才讓人類不能有效的團結起來!獨行俠只能出現在小說裏!在這個詛咒世界,沒有任何人能夠單靠自己的力量活得長久!哪怕是頂級執行者也終有詛咒之力用盡的時候,而那時,恐怕他也和一個普通人差不了多少。”

蕭晨仔細思考了一下陳宏的話,覺得十分有道理!就算詛咒之物再強,沒有詛咒之力恐怕也和廢物差不了多少。

“那麼這些和你說的兩樣東西有什麼關係呢?”孟國慶又把話題引到了這個已經跑題了很久的問題上。

“其實這和意識傳導器的關係比較密切。顧名思義,意識傳導器就是能傳到意識的儀器!安裝在執行者的腦子裏,所有的意識傳導器之間都能進行傳導,簡單地說就是一件不用開口說話的交流用具。”

“那有什麼用,大家都在一起,有什麼話直接說不就好了嗎?幹嘛非要用這個意識傳導器?”對於這個答案,孟國慶顯然有些不滿意。

陳宏看了看正在思考的蕭晨,突然問道:“蕭晨,你覺得呢?”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問話,蕭晨有些意外,因爲關於這個東西他可是第一次聽說,能有什麼意見。不過他還是說道:“嗯,我覺得這個東西還是有點用的,因爲在任務世界裏,有些東西是不能直接說出來的,不然會被詛咒世界所詛咒,從而損失詛咒之力的。”

陳宏讚賞的看了蕭晨一眼,說道:“沒錯,這個東西最大的作用就是爲了交流一些不能直接說的話的。不過卻不只是這樣。”陳宏又變得有些高深莫測。不得不說,陳宏說話實在是太愛賣關子了,但是形勢比人強,蕭晨於是又擺出一副受教的樣子。

果然,陳宏很是受用,繼續說道:“事實上,詛咒世界裏最強大的保命手段並不是任何詛咒之物,而是這個詛咒世界!”一邊說,還一邊舉起雙手,像是在擁抱天空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