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我孫女找了個男朋友,王越,來讓我看看你。”

範老爺子笑呵呵的走過來,對着不遠處的王越說道。


範老爺子的話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王越。

而王越聽到範老爺子的話後,也走了過去。


老爺子就這樣拉着王越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笑着說道。

“小夥子,我這個老頭子很看好,你相信將來你必然有一番作爲。不要在乎別人怎麼說,我當年也是被人看不起,但是後來拼着自己的努力,也在濱海市混出了一片天,我相信你也可以的。”

範老爺子自然能夠知道,周圍的人很看不起王越,所以直言不諱的說道。

這些富二代出身的子弟怎麼能夠知道,白手起家的日子有多麼艱苦。

不過範老爺子很看好王越,他相信王越將來一定能夠成就一番事業的。

“王越,坐到我這邊來。你能來給我老頭的祝壽,我還是很高興的。”

範老爺子似乎很欣賞王越,覺得王越和他的年輕時候很像,所以拉着王越讓他坐在了自己旁邊。


這讓所有人都一臉的羨慕,而在不遠處的劉耀輝此刻一臉的猙獰,他沒想到王越竟然能夠成爲場中的焦點。

此刻的她能夠明白,看來範朵朵和王越真的是男女朋友關係了,隨後他惡狠狠的說道。

“臭小子,竟然敢搶我的女人,接下來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王越坐到了範老爺子的旁邊,範振賢和範朵朵也跟着走了過來,坐在了旁邊。

能夠坐到範老爺子跟前,絕對算是整個家族最值得炫耀的一件事了。

周圍的親朋好友都一臉的羨慕,範朵朵的母親此刻也有點心神不寧的坐到了範振賢的身旁。

剛纔的一幕她可是都看到了,對於王越這個窮小子,她現在並沒有剛纔那麼嫌棄了。

尤其是範老爺子剛纔說的那幾句話窮不要緊,最重要的是有志氣。

此刻的範朵朵母親似乎也對王越有了改觀,要知道自己當年找範振賢的時候,他也是白手起家,後來日子才變好的。

“你這是去幹什麼了?剛纔李豪傑的助理楊雪來這裏給老爺子祝壽了,還給了我名片說有事可以找他們。你是不知道啊,他們還給了朵朵慧能公司的超級VIP卡,你不知道啊這張VIP卡,整個濱海市拿到的不超過十個人。” “這張卡可十分的貴重,如果你剛纔在的話,估計楊雪也會給你一張這樣的卡,到時候那可是身份的象徵啊!”

範振賢看到自己老婆過來了,忍不住埋怨道。

要知道如果自己老婆剛纔在的話,說不定也能得到一張超級VIP卡,錯過了這樣的機會簡直太可惜了。

如今慧能公司可是百億市值的公司,一般人可是沒辦法進去的。

現在楊助理竟然親自上來給王越打招呼,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得到的榮譽。

範振賢越來越覺得自己這個女婿的實力,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想象的到的。

隨後範振賢想了想,將目光放到了王越身上繼續說道。

“我和你說,這一次所有的事情都是沾了王越的光,是他和楊助理認識,現在我們能夠坐在這邊,那是因爲老爺子十分欣賞王越,不然的話我們也不可能坐在這桌上。”

“你給我閉嘴吧!”

範朵朵的母親聽到範振賢的話後,臉色有點難看。

不過她還是看向了王越隨後說道。

“那個王越,阿姨剛纔也是有口無心,你可千萬生氣呀!至於你和朵朵的事情,我也並沒有那麼反對。”

範朵朵的母親對王越的態度好了不少,但是說實話,她打心眼裏還是看不上王越。

但是畢竟王越認識楊雪楊助理,好像和她的關係還是很好,這讓她有點心裏好受了不少。

只是王越現在還是個窮小子,這讓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認可這個自己未來的女婿了。

“阿姨,沒事。”

王越聽到後,點點頭,並沒有和範朵朵母親一般見識。

對於這樣的事情,自己根本不會放在眼裏的。

“媽,王越是個很好的人,你以後不要對他這樣了。”

範朵朵聽到自己母親的話後,十分的高興,她能夠知道自己母親對於王越這麼認可,讓她十分的高興。


那麼以後如果自己和王越真的在一起的話,自己父母也不會反對了。

雖然她知道今天兩個人只是假裝情侶而已,但是範朵朵卻把這件事情當成了真的。

“好了,我知道了,等這次聚會過後,陪媽出去逛逛。”

範朵朵的母親聽說慧能公司在濱海市開了好幾個娛樂大商場,她早就看中好多衣服還有首飾,正好有範朵朵的超級VIP卡,所以趁着這個機會好好去逛一逛。

“好的,媽。”

範朵朵聽到後,也笑着點點頭,說道。

很快範老爺子的壽宴就開始了,整個大廳幾乎已經坐滿了人,十分的熱鬧。

“大家都不用客氣,一起吃吧。”

範老爺子十分的高興,看着周圍十分的熱。

他也是開懷大笑,酒桌上的飯菜十分的豐盛,畢竟每個人都非富即貴,飯菜自然也差不了。

一時間大家開始熱鬧了起來,就過半巡的時候,大家開始拿出禮物準備獻出去。

“老爺子,這是我給你準備的壽山石,您看喜歡嗎?”

範家的老大第一個把禮物獻了上去,老爺子看到後,點點頭笑着說道。

“不錯,這壽山石品相很好,應該花了不少錢吧。”

“老爺子,這是我給你準備和田玉雕,您看看怎麼樣?”

範家老二也很快現了上去,接着就是範振賢還有範有爲賢等人。

他們的禮物也大都是古玩玉器,因爲大家都知道,範老爺子喜歡這方面的東西,所以他們就投其所好了。

“今天你們還算是用心,不像之前送的都是金銀首飾太過俗氣了。”

範老爺子看到後,也十分的高興,很快把禮物收下了。

接着就是一些小輩送的禮物,看起來都十分的新奇,老爺子見都沒見過。

不過他還是笑呵呵的收下了,畢竟都是一些晚輩的心意,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絕。

劉耀輝等了一會兒後,看大家都送的差不多了,自信滿滿的走過來將手中的一副畫展開說道。

“老爺子,您看這幅畫你喜歡嗎?”

說話的同時,劉耀輝直接把畫展開了,一副惟妙惟肖的畫作,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看到這幅畫後,周圍的人都將好奇的目光看了過去。

範老爺子更是激動地站了起來,戴上眼鏡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王越也看到了劉耀輝手中的這幅畫,不過讓他有點詫異的是,劉耀輝手中的畫居然也是《春樹秋霜圖》,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我這幅圖可是從蛇哥的手中拿過來的,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敢拿副贗品給老爺子,看來他膽子倒是不小啊。”

說實話,如果王越不是重生之後知道蛇哥的那幅《春樹秋霜圖》是真的,說不定他還真的以爲自己拿的是贗品呢,不過現在他倒是很淡定。

“我的天!這不是之前在拍賣會上出現過的《春樹秋霜圖》嗎?我可是聽說被人高價拍得了,沒想到今天竟然能夠在這裏看到。”

範老爺子看着眼前的《春樹秋霜圖》,自然能夠知道,之前在拍賣會上被人以兩千多萬的價格拍走了。

“老爺子,您說的沒錯,這幅圖是我高價從那個藏友的手中拍得的,花了將近三千萬,爲的就是在今天重要的日子,獻給範老爺子。”

劉耀輝看着眼前衆人羨慕的樣子,一臉的得意。

這就是有錢的好處,說實話,在場的人送的禮物,恐怕沒有一個人能夠比得過自己了。

隨後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王越,一臉的鄙視,心想王越這種窮小子估計一輩子都沒辦法買得起這種話畫。

更何況這種真跡越來越少了,也算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

別以爲和楊雪那個女人有點關係就能如何,這個社會畢竟是有錢人的天下。

“這竟然是名家的真跡。”

聽到劉耀輝的話後,周圍的人紛紛湊了上來,準備看看這名家的畫作。

在場的人也有對古玩玉器十分感興趣的,所以大家都十分的好奇,當大家看到這幅圖的時候,劉耀輝一臉的得意。

隨後他忍不住看向了不遠處的王越,冷笑着說道。

“王先生,你作爲朵朵的男朋友,不知道今天你來參加範老爺子的宴會,帶來了什麼禮物,準備獻給範老爺子。”

劉耀輝的話,一出在場的人都將目光放到了王越的身上。

要知道,所有人都知道王越只是個窮小子而已。

雖然和楊雪有點關係,但是身上肯定沒多少錢,一時間所有人都有點好奇,王越這個窮小子能夠獻給範老爺子什麼特別的禮物。

“範老爺子禮物我自然已經早就準備好了,只怕到時候拿出來恐怕會讓你下不來臺。”

王越說完後,笑了笑,隨後也將手中的畫拿了出來。

衆人看到王越也帶着一幅畫忍不住有些好奇,不知道王越獻給範老爺子的畫,到底是什麼?

現場的人將目光放到了王越的身上,隨後王越將畫緩緩地展開。

一瞬間一副生動的畫作,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中,接着衆人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怎麼可能,這不是和劉耀輝一模一樣的一副《春樹秋霜圖》嗎?”

“這下有意思了。”

很快所有人就認出來王越手中的這幅圖,和劉耀輝拿來的簡直是一模一樣,根本沒有任何的區別。

“我的天,怎麼會有兩幅一模一樣的《春樹秋霜圖》。”

很多人都一臉疑惑的看向了王越,不過很快有人明白過來其中一個肯定是假的,而且是高仿的。

不然的話也不會做的這麼像,幾乎所有人都沒辦法分辨,哪個畫作是真是假。

但是卻有人已經開始猜測了起來。

“哈哈哈,王越,你可真搞笑,竟然拿高仿的畫來糊弄範老爺子。我看下不來臺的是你吧,你可真讓人佩服,臉皮也太厚了吧?”

劉耀輝看到這一幕後,愣了一下臉色有點不好看。

這個王越竟然拿出和自己一模一樣的《春樹秋霜圖》來,這簡直太不給自己面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