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你搞什麼鬼,怎麼一會放水,一會兒放火,我不就吃了你幾片魚肉乾,你就想謀殺我啊,至於嗎?”那畫眉背上的毛都給燒沒了,它憤怒極了。

“來,乖嘛,吃魚肉乾,吃完,我們繼續來。”郝健完全不理會它的感受,又拆開一袋魚肉乾,一片片的餵給它吃。

“這可是最後一次了哈!”終於,受不了美食的誘惑,吃飽喝足後,它又配合郝健試了一次。

這一次,郝健學精了,他扔了一塊魚肉乾來當誘餌扔在了草叢裏,將小笨鳥給引誘了過去,然後,他再使用點火術將窗外的草叢給點燃了。

等小畫眉反應過來,已經置身於旺盛的火苗草叢裏了。

說時遲,那時快,郝健施法將提前準備好的符紙貼在了小畫眉的身上,他念了好幾遍咒語,符紙發出一串晶瑩剔透的光亮,完全包裹着小畫眉。

奇蹟發生了!小畫眉居然完全沒事,悠悠灑灑地從火苗裏飛了出來。

小畫眉飛出來那瞬間,火苗又全都熄滅了。

“再見了,小畫眉。”見它沒事了,郝健連忙關上窗…… 第1024章喚醒秦凌予

容幼儀可以心狠到不去看秦凌予,但是沒法不在意媽媽的感受。

最終容幼儀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留下助理照看霍尊這邊情況,容幼儀陪容世隱來到病房。

病房裡面,秦箐正在偷偷抹眼淚,看到容幼儀的身影,上前一把將她抱住。

「幼儀,救救凌予,救救凌予,好不好?」

「媽媽,救人這件事情應該交給醫生,讓我去做根本沒有任何用處。」容幼儀安慰道。

「有用的,只要是你,一定有用,我懂凌予,凌予一直都在等你。」

「你陪凌予說說話吧。」

容幼儀抿抿唇,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男人。

自從上回在醫院打過他一巴掌后,兩人再沒見過。

此刻容幼儀看的出來,秦凌予這段時間過的並不好,看起來整個人瘦了不下十斤,五官都消瘦起來。

「爸媽,你們出去,讓我和他聊聊。」

「好的好的,我們就在外面,要是有什麼事情,就叫我們。」

秦箐拉著容世隱出去,然後把門關上。

病房裡面只剩容幼儀與秦凌予兩人。

「真是不懂你這個人怎麼想的,好端端的非要賴在床上不肯醒來。」

「而且聽爸媽的意思,似乎想要聽我說話。」

「聽我說什麼,聽我罵你才是差不多。」

「秦凌予,其實早想狠狠罵你一頓,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適機會,現在這個機會擺在面前,那我就不客氣。」

「像你這種混蛋,誰都對不起,對不起我,對不起自己,明明當初為馮青青非要和我離婚。」

「但是看你現在混成什麼樣子,綠帽戴在頭上還要喜歡馮青青。」

容幼儀不知道秦凌予有沒有聽到,她只顧自己的說。

「其實,這個世界上最沒用的就是對不起,傷害已經造成,永遠都回不到過去。」

「當你在雲城的那些年,根本就不懂在外面的我,過得多麼辛苦,要承受多少非議。」

容幼儀想起從前的事,眼眶一紅,淚水滴答滴答往下落,落在秦凌予的手背上面。

秦凌予的手微微晃動,淚水是微涼的,但是秦凌予卻覺得這個淚水很燙,燙的他心痛。

「如果現在,還要躺在床上,不肯睜開眼睛,那你就是對不起爸媽。」

「爸媽已經四十多歲,難道要他們為你的事情操心嗎?」

「對,對不起。」秦凌予緩緩睜開眼睛,聲音沙啞的說。

容幼儀不敢置信的看著秦凌予。

來這邊不過就是試試的,從來沒有想過可以成功,但是秦凌予卻是真真實實的由她所喚醒。

「醒來就好。」

「醒的真不是時候,過來罵你的,沒有想到居然把你罵醒。」

「這樣,先躺著,爸媽就在門外,我讓他們進來。」

容幼儀說著就要出去,卻被秦凌予拉住手臂。

秦凌予捨不得容幼儀走,秦凌予很想和容幼儀說,過去的四年,可不可以給他一個補償機會。

「秦凌予,這是做什麼,我們不要有肢體觸碰,免得讓你妻子誤會。」容幼儀說完用一種強硬的態度,扯開秦凌予出門。

妻子,現在想到妻子兩字,秦凌予就覺得噁心,覺得難受。

他可真是全天下最傻的傻瓜,居然把仇敵的孫女娶進秦家。

只怕爸媽知道以後,在天之靈都無法安息。

正想著容世隱和秦箐已經進入病房。

「凌予,醒過來就好,世隱,快讓醫生過來看看。」

「媽媽,叔叔已經醒過來,那我先回去,尊霍那邊需要我去照顧。」

秦凌予的目光一直注視著容幼儀,可容幼儀說出的話,句句不離尊霍,最後連頭都沒回就離開。

秦凌予心中不是滋味,連帶著臉色都有些差勁起來。

「怎麼看著心情不好,凌予和姐姐說,究竟發生什麼事情,怎麼醫生說是你不想清醒過來?」

「是不是因為姐姐前段時間說馮青青壞話,讓你心情不好?」

「以後姐姐什麼都不說,只要你能平平安安,就算你們沒有孩子,姐姐都認。」

「或許我們秦家,就是無法擁有自己的孩子。」

「現在姐姐給馮青青打個電話,讓她過來,好嗎?」

秦箐絮絮叨叨說一堆,全部都是在為秦凌予考慮,這讓秦凌予聽著更加心酸起來。

「不用給馮青青打電話,姐姐也不用陪著,讓我自己安靜待會。」

「這——」

「姐姐不用擔心,既然已經清醒過來,就不會想不開,只是想要自己靜靜。」

「行,聽你的,姐姐就在隔壁病房守著,有事叫我。」

容世隱帶著醫生過來時候,秦箐剛剛關上病房的門。

「醫生要不等到晚上再來看凌予吧。」

「因為凌予現在情緒不是很好,只想靜靜。」

「病患現在確實是心理原因,只要做事不偏激,他想靜靜,就讓他靜靜。」

醫生離開以後,容世隱拉住秦箐的手,詢問情況:「和凌予說些什麼。」

「這個孩子一向都是心思重,從小就在軍營,很多事情不愛和我這個姐姐說。」

「不知道這回遭受什麼挫折,居然變得這樣一蹶不振。」

「現在他不想說,那就不說,以後再看吧。」

秦凌予坐在病床,枯坐著發獃,馮家對他做的一切,不可能就這樣過去。

從前秦凌予一直都是顧忌馮德港的恩情,現在得知真相,自然是要玩死馮家的。

至於怎麼玩,必須要刺激,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正想著手機傳到簡訊鈴聲,原來只是推送而已。

秦凌予目光一瞥正打算離開,突然看到兩個名字停留下來。

容幼儀,尊霍。

他們兩人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一起登上熱搜。

秦凌予打開手機看起來,上面有張照片,容幼儀在劇組,整個人都趴在尊霍身上,下面一些鍵盤俠已經在開始罵起來。

【這個容幼儀不是結過婚嗎,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居然趴在我的男神身上!】

【可不是嘛,將近三十歲吧,居然這麼不要臉,老阿姨!】

【聽劇組員工說是吊威亞出現事故,容幼儀掉下來,直接摔在尊霍身上,現在已經在去醫院路上。】 練習完水行術和火行術,都已經到了吃晚飯的時候了。

收拾好房間,換上衣服,郝健打電話將張小柔約了出來,請她吃了一頓飯,順便再看看哈巴最近過得怎麼樣。

哈巴那小傢伙變得又白又胖,看來張小柔給它喂得不錯嘛。郝健提拉着哈巴,左看看,右看看,還挺沉的。

這一頓飯吃得還算比較滿意,沒想到幾天不見,哈巴變得那麼萌噠噠的了。張小柔將它洗得白白淨淨的,看起來一點也不像之前那麼醜不拉幾的了。

張小柔吃飯時一直盯着郝健看,看得他都快不好意思了。難道自己臉上有東西?匆匆的吃完飯,郝健趕緊找了個藉口就開溜了。

晚上,郝健一個人無聊的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他拿着遙控器按來按去,換了一個臺又接着一個,終於,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好累啊…”他緩緩進入了睡夢之中。

“恭喜,恭喜啊,小健健。”他一進入腦意識空間層,一個年輕帥氣的青衣男子就滿臉堆笑的向着自己走了過來。

青衣男子一走過去就摟着郝健的肩膀,像是他們很熟一樣,動作親密得很。

這哪裏來的神經病?這是郝健的第一反應。

恭喜,何來的恭喜?!那表情,那動作,也太誇張了吧?我們很熟嗎?

郝健被他給驚了一跳,瞬間驚得連瞌睡都沒有了。一把推開他,一臉懵逼的看着他,說着:“大哥,你,你是哪位?我認識你嗎?”

“臭小子,我是你師傅,連我你都不認識了。 嬌妻入 難道,你真被夢境反噬了,你是不是腦子變傻了啊?!”青衣男子給了郝健一拳頭。

“啥?你是那老王八?!”郝健簡直目瞪口呆了,“不對,老頭子,你,你咋變得人模狗樣的了。”

“咳咳,你怎麼說話的,爲師不就是變帥氣了一點嘛。”青衣男子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難道你有意見?!”

“沒,沒有,絕對沒有。”在這個老東西的龜爪下,他那敢說不啊。“對了,師傅,你剛剛說的恭喜是什麼啊?”

冥龜告訴郝健,其實解救孟婆,拯救王老爺子,還有幫助王雨雯順利通過歷練,其實是他的隱形任務。

“由於你小子將任務完成的太漂亮,所以,閻王老爺大喜,一張機票,就從國外飛回來了。他要親自給你一個獎勵,你等會出去記得給他打個電話。”

“你怎麼不早說,我現在就去。拜拜了您。”郝健撒丫子就準備走人,“對了,臭老頭,你還是變回去吧,這麼文質彬彬的樣子不太適合你。你啊,天生的王八模樣就不要妄想變成癩蛤蟆了。”

“你說什麼?臭小子!”一個臭鞋子向着郝健扔了過去。

郝健躲過攻擊,回頭嬉皮笑臉的衝他做了一個鬼臉,就從腦意識空間層裏退了出來。

好險,幸虧我跑得快。哈哈。某男已經快笑得人仰馬翻。

郝健剛彈出去,蘋果妞妞傳來了叮叮叮的幾聲短信提示音。

——“恭喜主人,再次獲得一顆精靈幻變種子。”

“啊,妞妞,怎麼又是一顆種子啊。”郝健將那顆土豆般大的晶藍透亮的種子拿在手裏看來看去最終鑑定完畢,同之前那顆相比沒有什麼特別的。除了顏色不一樣。

“主人,可不要小看這顆種子喔!這可是升級版本的喲,嘿嘿,現在我不給你說,以後你就知道他的用處了。”妞妞一副知而不言的樣子,說得郝健心裏癢癢的。

既然妞妞都這樣說了,想必這種子肯定比上次的厲害,郝健親了兩口大土豆,就將種子種在了腦意識空間層裏去。

腦意識空間層裏他可種了不少東西呢!爲了節省成本,除去租地施肥,郝健老早就在腦意識空間層裏開疆闢地,替那三個小可愛,種了一大片太陽花。

也對哈,種在哪裏不如種在自己的腦袋裏來得比較輕巧簡單。

看着那一片片金黃金黃的太陽花,郝健心裏驚喜萬分啊。看來那幾個小傢伙以後不會餓肚子了。

從腦意識空間層裏出來,郝健就給閻王老爺打了個電話過去。聽聲音,那閻王老頭的心情也蠻不錯的。

“閻王老爺,聽說你叫我給你打電話,是又有什麼新任務要交給我去幹嗎?”郝健自行腦補了一下。

“不是。是有個獎勵要給你。”閻王老爺在吊他胃口。

“獎勵?還有獎勵啊?!”郝健有點小激動了。難道會是?錢,錢,錢,很多的錢。但是怎麼也得謙虛一點,推讓一下,郝健壓制住心底的喜悅,假裝不在乎的說着:“不用了吧?其實這些任務之類的,都是我應該做的,也是我心甘情願做的呢。”

郝健這小子倒還挺積極的,惹得閻王心裏甚是歡喜,也就不弔他胃口了。“郝小子,你幹得不錯,你不是一直想回去一次嗎?去吧,我賜你三個月回家探親。順便把你在人間留下的恩怨情仇都瞭解了。這就是我給你的獎勵,你滿意不?”

“滿意,真是太好了!”

這次,郝健順利的完成閻王老爺交給他的任務,理應好好獎勵,所以,閻王老爺獎勵給他以人的身份回家探親。

“三個月後,你直接回來地府上任吧。最近地府發生的這些事你也是看到的,我決定大整頓,等你回來助我一臂之力吧!別傻愣着了,快去吧。”

“是,老爺。”

掛斷電話後,郝健的心情簡直無以言表。說不上來的情緒,估計是思鄉太切了。也不知道老爸老媽怎麼樣了?出來這麼久了,也該回去一趟了。

郝健給王胖子發了一條消息過去,將事情告訴了他,他也要回老家一趟,到時候忙完了家裏的事,就去找他們。

臨走時,郝健將那株盆栽送給了張小柔,還將哈巴留給了她,讓哈巴留在人世間替他照顧着她。

“哈巴,一有丁躍鵬的消息,就及時聯繫我。記住絕不能讓她受到傷害。 重生之逆轉仙途 還有,我有事要離開這裏一段時間,大概三個月左右。一切都拜託你了。”

“沒問題,主人。我等你回來。”

半夜,郝健做了一個夢,他夢到了孟老婆子和王雨雯。

郝健成功的完成了王雨雯的遺願,王雨雯經過三生三世的歷練,成功當上了地府新一代的孟婆。

爲作報答,孟奶奶之前答應了郝健,只要他幫助王雨雯完成了她的遺願,今後每一代新上任的孟婆,她都會無條件滿足他的一個願望。

所以,在夢裏,她們是來完成郝健的願望的。

“恩人,你有什麼願望啊?”

“請讓我和張小柔從此變成陌路人吧。”

於是,新任孟婆滿足了郝健的願望。

畢竟人鬼殊途,郝健忘記了張小柔,張小柔也完全忘記了郝健,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都如過往雲煙消失殆盡,從此相見不相識,成爲了路人。 第1025章單方面喜歡容幼儀

這條評論一出,更加引起尊霍粉絲不滿。

【所以說是容幼儀這個賤貨害的我們哥哥受傷住院?】

【想去死就自己去死,幹嘛帶上我們哥哥!】

【容幼儀滾出娛樂圈,總是蹭著我們哥哥熱度!】

秦凌予原本就讓馮家的事氣的要命,現在看到這些評論,無法壓抑,拿起手機開始和他們互懟。

容幼儀從秦凌予病房離開,來到尊霍這兒。

尊霍安靜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面,助理陪在他的身邊。

不愧是成為國民影帝的男人,只是簡單坐在那裡,容幼儀都覺得這個畫面,像是一張海報。

只是尊霍周身自帶著一股憂鬱氣場,看起來有些可憐。

「怎麼樣,醫生怎麼說的,肋骨有沒有事?」容幼儀沒空欣賞這副美景,直接開口問道。

尊霍聽到容幼儀的聲音,不敢置信的抬頭。

剛剛從檢查室出來,尊霍沒有看到容幼儀,心頭就是一片失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